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零六章 找麻煩  
   
第一千零六章 找麻煩

第一千零六章 找麻煩



聽到老師讓自己去打聽對方的住處,格羅索知道自己這個仇是有得報了,臉上也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甚至一時都忘記了身體僵立一天後的痛苦.他沒像雷丁斯想那麼多,但是也知道自己老師在最高議會,有著什麼樣的能量,立刻應了一聲,不顧身體的酸麻脹痛,急匆匆的就去打聽消息了.

看著自己學生離開夠背影,雷丁斯嘴角微微翹起,臉上浮現出一縷得意之色.其實,出這口氣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輕風平原魔法工會這塊大肥肉.

當初誰也沒有想到,有人能夠在輕風平原站穩腳跟,因此都忽視了輕風平原魔法工會能夠產生的價值.而當人們注意到時,想要再插一腳進去,幾乎已經不可能了,除非能夠找到理由,把那今年輕的會長弄下去.

而現在,對于雷丁斯來,就是一個機會,如果對方識相,那就乖乖的奉上一塊足夠讓自己滿意的利益.如果不識相,那就聯合其他幾位議員和高階議員,直接把輕風平原魔法工會分掉.

林立這邊,和麥德林等人聊了一陣之後,在一位大魔導士的帶領下,來到了最高議會給他安橋的住處.畢竟他也是最高議會的議員了,雖然只是個臨時休息的地方,但是環境還是相當不錯.

不過,對于環境,林立並不怎麼在意,在那位大尼導士離開後,自己就坐在房間里拿出了永琱妙悀N雖然岡剛參加了一場,可以稱為決定安瑞爾大結命運的會議,但是林立卻沒怎麼放在心上.對于他來,更重要的是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然後好去封印格雷斯科所的時空裂縫與這個相比起來,戰爭算什麼.

林立心無旁鹜的閱讀著永琱妙,不知什麼時候,隱隱約約聽到屋外有人叫喊放下書仔細一聽還是喊自己的.

"費雷,你給我出采!"

格羅索站在屋外,神色很是得意,個然忘記了自己今天被禁錮的時候,在那種恐懼之下是多麼後悔袼惹了不該惹的人.當然,也不是一點記性沒長,至少現在他還知道站在遠離林立房門的地方喊.

房門輕輕打開,無聲光息.

格羅索卻是一下子渾身汗毛都立了起來,看到林立出現門口時,後背不知不覺的就濕了.但是,想到老師很快就要替自己出頭了,他立廖壯起了膽子,恨恨的叫道:"你別得意,我告訴你,我老師很快就會來找你的你有大麻煩了,到時有你哭的時候!"

完這話,格羅索根本沒有等林立回應,也沒有去看林立聽到這消息的表,直接轉身逃也似的離開了.雖然有老師撐腰,他甚至可以肯定對方的下場會很慘,但畢竟對方實力比自己強,一伸手就能把自己禁錮起來萬一對方聽到這個消息後,要拼個魚死網破,那例黴的不還是自己嗎.

見格羅索一溜煙跑沒影了,林立還有些莫名其妙,不過也沒多想轉身回房間繼續閱讀永琱妙.

天空花園並沒有脫離這個世界,雖然漂浮在高空卻依然會受到這個世界的晝夜變化的影響.很快,天色就漸漸暗了下來,一盞盞明亮的魔法燈照亮了天空花園的一條條大街巷.

雷丁斯沒有立刻動用自己掌握的人脈,而是在夜色下獨自一人按照格羅索回報的消息,來到了林立的住處外面.這里的環境他很熟悉,因為當初自己月剛加入最高議會時,召開例會的間隙也是在這種地方休息的.

因此,雷丁斯就更不用顧忌什麼了,很顯然對方並沒有什麼了不得的靠山,否則就算是新晉議員,也不可能被安排到這種地方的.

走到門前,雷丁斯准備直接推門而入,然而手還沒有落到門上,卻聽到了屋子里面傳出一陣話的聲音,似乎並不只是林立一個人在,而且隱約感覺其中有個聲音還有些熟悉.

出于謹慎,雷丁斯又收回了手,並且避開了房門,來到了屋子的另一側,既不會讓經過這里的人起疑,又足以聽到里面話的聲音.而他剛剛豎起耳朵,就聽到屋子里面又傳出了聲音,而且聲音也更清晰了一此,只是這一聽,卻讓他的心不由得微微沉了一下了難怪自己會覺得聲音熟悉,那聲音不正是奧德文的嗎,還有麥德林?雷丁斯做了議員很多年了,而且平時在外面,與奧蘭納魔法工會也沒少打交道,對于奧德文和麥德林的聲音,還是能夠聽得出來的.

這一刻,雷丁斯也不由得為自巳的謹慎感到慶幸,如果剛才自己貿然闖進去興師問罪,碰上這兩位可就太尷尬了.只是,在這個時候,這兩位怎麼會在費雷這里呢,難道那子這麼快就搭上了這兩位的關系?

雷丁斯不能不多想,奧德文可是真正的高階議員,而且地位僅次于兩位議長,而且還是魔法工會總會的會長,無論從哪方面前不是自己能惹的.

還有那麥德林,雖然加入議會不久,但是貢獻夠大,實力也踏入了傳奇境界,議員只是個暫時的跳板罷了,搞不好什麼時候就會成了高階議員.更重要的是,麥德林那脾氣,可走出了名的臭,真起來比奧德文還要難纏.

不過,雷丁斯也不想就這麼放棄,自己氣勢洶洶的來了,然後灰溜溜的回去?這讓自己的學生怎麼看自己.更何況,輕風平原魔法工會的財富太饞人了,如果自己的新月城魔法工會,能夠從那上邊切一塊下來,對工會的發展絕對有著極大的幫助.

是的,割一塊就夠了,整個吞掉會招人嫉恨的.帶著這樣的想法,雷丁斯決定留下,聽聽他們之間究竟是什麼關系.

而這個時候的屋子里,林立正與奧德文和麥德林,談著探索奧斯瑞克陵墓後各自的事以及兩家魔法工會的一些合作的事.由于談得東西,沒有什麼值得避人的,完全就是聊天和談一點意向而已,所以也沒有刻意的去壓低聲音更沒有去關心是不是有人偷聽.

提起探索奧斯瑞克陵墓的經曆,奧德文和麥德林兩人,少不了帶著幾分感歎再次向林立表達謝意.不只是林立最後解決掉了奧斯瑞克的完美身體,一路上如果沒有林立,恐怕奧蘭納魔法工會的法師團早就團滅了,根本連最後一層都未必走得到.

不過,林立並沒有在這傘話題上多什麼對于兩人的謝意也只是一笑帶過.畢竟那次探索中,自己也是大賺了一筆,不但得到了永睆第l的核心,還拐騙了一個煉金宗師.

而後,三個人又談起了合作的事,從魔晶到藥劑再到魔法裝備等等.由于只是先談一個意向,所以倒沒多詳細,真要是把各項都拿到桌面上談,那就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談完的了.

三個人在屋子里談笑風生,語氣輕松,又透著一股親近.在外面偷聽的雷丁斯,心里卻漸漸得開始結冰了,先不三個人的關系怎麼樣,光是兩家魔法工會合作這個事,就讓他感到了事的棘手.

不管怎麼識,奧德文和麥德林在里面雷丁斯已經是沒有再進去討公道的想法了:看來也只能先回去找其他人商量一下,聯合幾位高階議員的話,這事或許還會有一些希望.

然而,就在雷丁斯准備離開夠時候,卻又聽到了一陣腳半聲傳來扭頭看去不由得嚇了一跳,來的人竟然是議長安度因.

"咦雷丁斯,怎麼在這里站著,是來找費雷的嗎?"

安度因知道雷丁斯的住處不在這里所以奇怪的問了一句,但是也沒有多想.

可是安度因這麼一問卻把雷丁斯驚得險些跳起來,身上的冷汗根本控制不住,直接把衣服都打透了.要不是他穿著黑色的法袍,又有夜色的遮擋,恐怕立刻就能讓人看到,前胸後背那濕漉漉的樣子.

"不,不是,我那個""雷丁斯雖然不知道安度因來干什麼了,也不知道安度因和那費雷是什麼關系,但自己興阜問罪的事卻也一個字都不敢提,慌亂中連忙編了個理由,道:"我在等人,是的,在等人,您不用管我."

"在這兒等人?"

安度因嘟囔了一句,卻並沒有懷疑什麼,徑直來到了林立房門前,直接推門進去,道:"費雷,你個臭子,來這里居然不想著去看老子,還要老子過來找你!"

"我不是知道您老人家忙嘛,沒想到您這麼迫不及待的要見我,真是讓我不好意思啊."

林立笑著回應道,著不好意思,卻怎麼聽也似乎沒什麼誠意的樣子.

"我迫不及待的見你?你子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對于林立的態度,安度因一點也沒計較,回應了奧德文和麥德林問候之後,又道:"我來就是通知你子一聲."

聽著安度因和林立的對話,雷丁斯已經完全陷入石化狀態了,盡管不知道兩人之間究竟是什麼關系,可是從這幾句話當中,是個人也能聽出兩人的關系不一般了吧.

那是安度因議長啊,整個最高議會中,地位僅次于三大仲裁者的人!那個費雷究竟是什麼來頭,怎麼會和安度因議長扯上關系呢!媽的,格羅索那個混蛋,差點害死老子,剛才要是真闖進去興師問罪,那後果……

想到那可怕的後果,雷丁斯猛得打了個哆嗦,到時就算認識那幾個高階議員,恐怕都保不住自己了.

但是房間里面的人,卻並不知道,自己只是話而已,外面就已經有一個人快要崩潰了.林立把安度因讓到了椅子上,然後笑著問道:"有什麼大不了的事,還用勞動您老人家親自跑一趟,隨便找個人傳個話,我還不得乖乖的跑去見您啊:""找人傳話?算了吧,我就是個傳話的,還找別人傳話"安度因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雖然身為最高議會議長,但他就不是那種喜歡擺譜的人,如果換成諾森搞不好會那麼做.

一聽這話,林立和奧德文,麥德林都不由得微微一驚,林立更是好奇的問道:"您不讓別人傳話,就夠降身份了,誰還能讓您給他傳話?"

"能勞動我跑一趟的人還能有誰,還不是上面那三位,"

安度因一邊著,一邊伸手指了指上邊.

當然,一上邊那三位,林立他們也明白了,最高議會當中,除了三大仲裁者之外,也的確沒有人能指派動安度因了.

"呃,要不,我們先回去了?"

知道安度因是替三大仲裁者傳話,奧德文和麥德林雖然不知道要什麼事,卻也不好繼續留在這里了.

"不用",安度因擺了擺手,接著對林立道:"就是明天三位仲裁者要見你,有些重要的事要和商量."

商量?

安度因和林立的關系,奧德文和麥德林都是知道的,因此對于他們兩人的這些表現,也並沒有一點感到驚訝的地方.三位仲裁者要見林立,這其實也不值得奧德文他們奇怪,反正之前阿波菲斯,梅格爾德和克里斯,三位仲裁者都是見過林立的,只是這一次是一起見而已.

但是,有事要商量,又是怎麼回事呢?商量這個詞怎麼能夠用在這里!一時之間奧德文和麥德林也有些石化了.整個安瑞爾世界,夠資格讓三大仲裁者用到商量這個詞的,恐怕就只有光明教宗羅薩里奧那個級別的人物了吧.

見兩人這樣反應,安度因撇了撇嘴,洌是沒有取笑他們,因為他自己之前聽到仲裁者讓傳這話的時候,其實也是這樣的反應.

"行了,話我帶到了,我還得回去准備一下明天會議的事,就不跟你們多聊了."

安度因雖然還想和林立多聊一聊,特別是再挖點藥劑學的東西,可惜每到這個時候,身為議長總是會有忙不完的事.!




上篇:第一千零五章 這麼囂張?     下篇:第一千零七章 泰拉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