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零八章 人得志  
   
第一千零八章 人得志

第一千零八章 人得志



想到如此巨大的利益,休伯特也是不免感到心跳加速.不過,他也並沒有被沖昏頭腦,稍稍冷靜了一下,道:"這個提案一旦提出,肯定會受到安度因議長,以及以他為首的一派議員們強烈反對的.以我們現在能夠掌握的投票權,想讓這個提案通過,恐怕並不容易."

不是不容易,而是非常困難,如果諾森真能夠輕松讓這提案通過,那麼他也就可以把那個副字去掉,取代安度因成為真正的最高議會議長了.

諾森自然也是知道這個問題的,但是如果錯過這次機會,讓林立在最高議會中站穩了腳跟,以後這個提案就更不可能通過了,于是對休伯特問道:"的確,不容易,以你的能力,你預計在明天,可以拿出多少張票.

休伯特在最高議會中,是地位僅次于奧德文的高階議員,手中也是掌握了一定的人脈的.他沉思了片刻,將那些以自己馬首是瞻的議員的名字過了一下,又考慮了一下與自己有些交,可能爭取過來的,最終向諾森報了一個數目.十九票,這是除去了諾森可以影響到的人,休伯特能夠爭取到的票數.

但是,這個回答,卻並不能讓諾森感到滿意,微微搖了搖頭,道:"不夠,即使加上可能爭取到的,中立派的議員的票數,也不夠推動提案通過."

"如果許下一些成功後的好處,我倒是可以再爭取到三個人的支持,可即使是這樣,距離半數還是差很多."休伯特也很是為難畢竟不可能把所有議員都收買,一旦搞不好曝光出去諾森怎麼樣不知道自己這個高階議員是別指望做下去了.

而且,就算是收買,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才能夠讓人不去顧忌安度因那議長的身份呢,畢竟這提案擺明是要得罪安度因的.

不管那提案能夠帶來多麼巨大的好處,無法通過,就只是一個畫出來的美景而已.房間中的氣氛一時顯得有些沉悶,兩人誰都沒有再開口,只有諾森不斷輕敲桌面的聲音,顯得格外清晰刺耳.

格羅索站在門外臉上泛起興奮的潮就連巴掌印都被遮掩了起來,呼吸更是無法控制的愈加急促.原以為自己是倒黴透頂,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害自己被老師一頓臭罵,沒想到原來自己的運氣是在這里,根本都不用自己請求,副議長諾森大人已經准備收拾那個費雷了.

格羅索早就已經來了,原本還發愁要怎麼動諾森,替自己出這口惡氣,卻不想聽到了諾森與休伯特的談話.從談話的內容來看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教訓費雷那子了,而是要生生的從那子身上剮肉啊.

只是聽到後來,格羅索也知道諾森和休伯特遇到了難題了.想要推動提案通過,就至少要獲得議會半數議員支持才行,如果沒有把握達到這個標准,那麼提案也不用拿出來了,否則只會讓諾森的威望受損.

聽到房間里忽然沒了聲音,格羅索一下子急了,這可是一個報仇的最好機會,如果就這麼放過的話,以後自己就再也出不了這口氣了,甚至在馬森和歐靈面前也將再抬不起頭來.不就是票數不夠嗎,自己的老師也是議員,而且在議會中也頗有人脈,想必老師也不甘心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何況還能借機與副議長搭上關系呢!

想到這里,格羅索只覺得一股熱血湧上頭頂,再也顧不了許多了,伸手將房門推開闖了進去,滿臉興奮的叫道:"諾森議長,我……"

諾森和休伯特,正在為提案的問題頭痛呢,卻聽到房門"咣當"一聲打開,接著一個身影就跌跌撞撞的沖了進來.兩人雖然都是傳奇強者,卻也被這突然發生的況嚇了一跳,等看清來人居然是一個大魔導士,那心里的怒火可就壓制不住了.

諾森身為最高議會副議長,就算是安度因來見他,也要先在外面問一聲再進來,對頭是對頭,但這必要的禮儀還是要講的.正是因為這樣,諾森與休伯特談話時,才沒有安排人在外面守著.整個最高議會中,諾森還真想不出,誰敢來偷聽自己的談話.

可是這樣的人,偏偏就出現了,而且還是一個的大魔導士.看著剛剛闖進來的格羅索,諾森的臉色頓時陰沉到了極點,根本不等格羅索話,便厲聲斥道:"鬼鬼祟祟的東西,一點規矩都不懂嗎,這里也是你這種東西隨便亂闖的!"

隨著諾森的喝斥,一股龐大的威壓也瞬間爆發出來,充斥了整個房間,好像連空間都被凝固了起來.格羅索闖進來之後,本是滿臉的興奮,正想要向諾森出自己的來意,卻在那威壓臨身後臉色大變,只感覺天都塌陷了下來,重重的壓在自己的身上.

而更讓格羅索無比驚恐的是,從副議長諾森的身上,清晰的感覺到了一股透入靈魂深處的冰冷殺意,讓他毫不懷疑對方這一刻真的會殺掉自己.在這種壓迫之下,格羅索的精神都要崩潰了,只覺得兩條腿都失去了知覺,身體頓時趴倒在了地上不住的顫抖,哪里還顧得上去些什麼.

其實這個時候,別只是大魔導士的格羅索了,就連已經身為傳奇法師的休伯特,也是被諾森爆發出來的威壓嚇到了.不過,在感覺到諾森的那股殺意之後,休伯特也不敢怠摟,連忙道:"大人,請息怒,先聽聽他的解釋,再處理他也不遲."

這里畢竟是天空花園,諾森雖然身為副議長,但是隨便滅殺一名大魔導士,也不是一件可以輕易遮掩過去的事.更何況,這個人既然是闖進來了,而不是偷偷去告密,就明至少不是安度因那邊的人.

諾森當然也知道這個道理只是原本就被提案的事搞得很頭痛,又突然冒出這麼一件事換成是誰都會發怒的.不過聽到休伯特的勸之後諾森還是稍稍壓制了一下怒火,看著地上趴著的格羅索,冷聲問道: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如果不能讓我滿意的話…………

這個時候的格羅索,渾身就好像剛剛從水里出來的一樣,就連趴著的地方都濕了一大片,如果不是諾森稍稍的收了一些威壓,恐怕下一刻真的會尿出來.

"是,議長大人,是我啊,您不記得我了嗎,您的學生格蘭芬多是我的弟弟."格羅索仍然趴在地上,身上軟得根本站不起來,只是把頭艱難的抬了起來看向諾森.

"這不是我要聽"看到格羅索的樣子時,諾森已經記起了這麼個人,但是態度卻並沒有絲毫的緩和.

當初,格蘭芬多被推薦到諾森的面前時,格羅索其實也是被推薦的人選之一.不過那個時候,諾森就看出格羅索雖然有點魔法天賦,卻絕不是什麼可造之材,因此只是收了格蘭芬多一個學生.沒有天才的能力,卻有天才的囂張,對于這樣的人,諾森根本是看不上眼,過去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

諾森語氣中的那透骨的寒意,讓格羅索不由得又一陣哆嗦,也不敢再奢望攀關系了,連忙道:"議長大人,我的老師是雷丁斯議員,而且在議會中也有一點點的人脈,如果您需要的話,我或許可以替您傳個話,相信我的老師也一定會很樂意為您效勞的."

于一聽這話,諾森的臉色,終于稍稍緩和了一些,同時也收起了充斥房間的龐大威壓,淡淡的問道:"是嗎,那麼你的老師,能夠爭取到多少人支持呢."

那股讓人崩潰的威壓終于消失了,格羅索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再這樣下去自己真的要瘋了.有了剛剛那夢魘般的經曆之後,對于諾森的問題,格羅索絲毫也不敢怠慢,一邊想一邊道:"有凱米特議員,奇亞拉議員,薩加議員……"

隨著格羅索道出的一個個名字,諾森和休伯特的臉上,都漸漸浮現出一縷微笑.剛剛,他們已經算過了自己能夠掌握的票數,現在再把這些加上去,心里立刻就有了答案.

如果,格羅索真的能夠做到,將他得這些議員拉過來,那麼諾森這邊所擁有的票數,就突破了議會的半數,不出意外的話,足以推動提案通過.

而且,這個提案的內容,原本就是對最高議會有利的,只不過是損害了一個新興魔法工會的利益而已.相信那些一向保持中立,將最高議會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議員們,面對這個提案時,也會有不少人動心的.

"很好,如果你能夠做好這件事,我可以原諒你這次的無禮.記住,明天會議開始之前,我要得到確切的答複,你走吧."諾森冷冷的警告了格羅索一句,揮手讓他離開.

轉眼間到了第二天,天空花園最高議會的圖書館外,格羅索與幾位年輕魔法師,手舞足蹈的著什麼,神上已經完全看不出,昨天那些事對他的影響.

這幾位年輕的大魔導士,都隨各自的老師,來最高議會學習長見識的.而他們的老師,正是格羅索向諾森承諾的,將在會議上支持諾森提案的議員們.

而格羅索在向諾森報告的時候,也從諾森的態度語氣中感覺到,會議召開後,那個廢了自己弟弟,讓自己出丑丟臉的費雷,這一次絕對是要倒大黴了.

而且格羅索高興的還不止是這一件事,這次老師雷丁斯與副議長搭上了關系,對自己更是贊賞有加,甚至還日後將讓自己掌管新月城魔法工會.

仇人倒大黴,自己走大運,這簡直就是人生中最爽的事了.

這麼爽的事,怎麼能沒有人分享呢,但是只和身邊這幾個弟分享,似乎還是讓人感覺有些欠缺.這時,格羅索的目光,越過前眼前的弟看向遠處,突然間眼中一亮,遠處那個正向圖書館走來的人,不正是馬森那子嗎!

"喲,這不是馬森嗎,怎麼不見你那個大靠山了."帶著幾個同伴,格羅索攔住了馬森去路.

"格羅索,怎麼,昨天得到的教訓還不夠嗎?"馬森停下了腳步,警惕的看著格羅索等人.

"教訓我可真是害怕啊……"格羅索誇張的打了個哆嗦,而後又揚起下巴,滿臉得色的道:"我告訴你吧,你那座大靠山,現在都自身難保了.可惜啊,你應該早點和他要什麼魔晶炮啊,過了今天,他恐怕連顆魔晶都掏不起了."

格羅索的話和誇張的表,立刻引得那幾個大魔導士一陣大笑.

"我不知道你在什麼.讓開,我要去圖書館.馬森知道,格羅索這種欺軟怕硬的人,經過昨天的教訓後,如果不是有了什麼依仗,今天絕不敢這麼囂張.因此,他不想再和格羅索他們糾纏,而是急于去圖書館,提醒約好在那里見面的林立一聲.

但是,格羅索還沒爽夠呢,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放馬森離開,滿臉不屑的道:"去圖書館?就你這種廢物,去了也是浪費位子,背什麼咒語也是沒有用的.我看啊,你還是乖乖的回你們那漁村去,老老實實做個漁夫吧,哈哈!"

馬森頓時臉漲得通,太陽穴上的血管都鼓了起來,雙拳緊緊的握著,身體都微微有些顫抖,強忍著憤怒低吼道:"格羅索,你別太過分,別以為我真的怕你!"

"是嗎,不知道以前總是被我打趴下的人究竟是誰,就你這樣的廢物,除了躲在那個費雷的身後,還能干什麼啊,簡直就是給魔法師這個職業抹黑."馬森的樣子,讓格羅索看得很爽,感覺昨天受得那些罪,終于取回了一點利息.

"馬森,動手啊,這樣還能忍,是不是男人啊!"

"哈,就憑他,也配和格羅索大哥動手嗎,上次被一個氣爆術轟飛出去,爬了半天都沒爬起來,那樣子可笑死人了."!




上篇:第一千零七章 泰拉礦     下篇:第一千零九章 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