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一定是幻覺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一定是幻覺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一定是幻覺



一個是格雷斯科指宏的麇法工會,一個是格雷期科出生地的魔法工會,兩大魔法工會從建立之初,到現在一干多年的曆史,不能勢不兩立,但是明里暗里的競爭卻是非常激烈.

正是因為這樣,當奧蘭納魔法工會的奧德文,靠向了議長安度因之後,格雷斯科城魔法工會的卡努曼自然也就受到了副議長諾森的大力拉攏.

雖然現在,隨著歲月的流逝,法師之神格雷斯科已經成為了神話,但是卡努曼在最高議會中的威望,卻並不比奧德文差多少.隨著卡努曼的發,任何一個人都看得出來,諾森這邊已經占據了絕對的優勢,提案的通過將再沒有任何意外.

"安度因議長,這個提案大家討論到現在,我看是不是可以進入投票流程了?"諾森抬手止住眾議員的討論後,眼中隱隱帶著幾分得意之色,向坐在旁邊不遠處的安度因詢問意見.

投票?不用投票都看得出來,支持諾森提案的議員,恐怕已經占了三分之二,投票結果根本不會有任何懸念.安度因此時表面雖然平靜,但是心里早就開始罵娘了,如果有足夠的時間准備,也許化解這個陰謀並不難,可現在問題就是沒有時間.

不過,就在安度因有些為難的時候,已經恢複安靜的會場中,突然從角落中響起一個極為平淡的聲音.

"不用投票了,不就是要泰拉礦嗎,沒有問題我可以把它交給最高議會."

一瞬間,會場中的所有議員,目光都齊齊的投向了發出聲音的那個角落,而在那里坐著的正是林立.

雖然每個人都知道,黃昏之塔失去泰拉礦,幾乎已經成為了必然,可是聽到林立如此平淡的出這樣的話一個個還是不免露出了詫異的神.

裝模作樣!諾森冷笑著暗罵了一句,接著道:"很好,費雷議員能夠如此顧全大局,的確是值得稱贊.那麼,安度因議長,請宣布提案通過吧."

在諾森看來,林立一定是看到事不可挽回,為了避免在投票的過程對安度因的議長權威造成影響,才主動站出來這話的.

"費雷?"對于林立的作法,安度因都有些無法理解了,可是一想到是自己沒有為林立提供足夠的幫助,臉上不由得也隱隱透出幾分愧色.

林立從坐位上站了起來,安慰似的向安度因笑了笑,但是接著笑容一斂,目光掃過會場中的諸位議員,眼中帶著絲絲冷意,語氣卻顯得有些若無其事一般淡淡道:"泰拉礦交給最高議會,也是促進魔法文明發展我沒有什麼意見."

"不過,我也希望諸位能夠理解,輕風平原魔法工會能夠在混亂之地發展到現在,泰拉礦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為了魔法工會的發展,我想回去之後,會派遣一些人,前往高加索地區,新月山脈,以及曼斯庫爾地區,勘探尋找新的泰拉礦.到時,希望這些地區的魔法工會,也能夠顧全大局,免得出現什麼不必要的誤會."

林立的這話一出,平靜的會場中好像丟入了一個炸彈,頓時議員們一片嘩然.

如果,林立的這些地區,是那些人跡罕至的自然禁區,也許人們還真會懷疑,他是不是暗中還掌握了一些泰拉礦的來源.

可是,在場的每一個議員都清楚,林立的這幾個地區,根本就是剛才那幾個帶頭表示強烈贊同提案的人,其魔法工會所在的地區.

高加索地區,就是格雷斯科城魔法工會的地盤,其大量魔法資源都是來自這個地區.新月山脈,則是新月城魔法工會的地盤,特產的新月魔法寶石是其最重要的資源.

曼斯庫爾地區,更是一直由吉諾魔法工會和塔羅魔法工會共同把持,而這兩家魔法工會的會長,也是諾森的堅定支持者.

這麼一來,林立為什麼選這幾個地區,也就顯而易見了.

啪!豐努曼拍桌站起,一股傳奇級的魔力波動驟然釋放出來,兩眼緊盯著林立,語氣陰沉的道:"費雷會長,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嗎?"

格雷斯科城魔法工會,能夠和奧蘭納魔法工會,並稱法蘭王國南北魔法之都,卡努曼身為魔法工會的會長,一身的實力也是不容覦的.此時他一下子放開龐大的魔力波動,就連旁邊的議員們都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

"威脅?不,這只是我善意的提醒罷了."

面對卡努曼用龐大魔力波動制造出的氣勢,林立臉上卻依然是一付云淡風輕的模樣,絲毫不為所動.

"好,好啊,我們隨時恭候,只是意外總是難免的,希望費雷會長要做好流血的准備."卡努曼怒極反笑,陰森的語調,讓周圍眾人也不由得一陣顫栗.

誰都知道,格雷斯科城魔法工會的實力,比起奧蘭納魔法總會也毫不遜色.一個剛剛建立幾年的魔法工會,也敢出這種威脅的話,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結果怎麼樣,不但沒有威脅到對方,反而是被對方一句話逼上了絕路,八成剛才的狠話又要自己吃回去了.

諾森一派的議員們,此時看向林立的目光中,頗有些幸災樂禍.

只不過,林立根本沒有在意其他人的目光,而是毫不客氣的道:"請放心,我可以肯定,那只會流你們的血!"

包括雷丁斯在內的幾位魔法工會的會長,全部都站了起來,憤怒面又有些難以置信.這是什麼意思?同時挑戰幾大魔法工會嗎!難道他以為自己是最高議會?

"費雷,你這是在向我們宣戰嗎!"雷丁斯氣得都微微有些發抖,對方簡直太囂張太無法無天了!

"流血的會是我們嗎?今天當著這麼多議員的面,我倒要見識見識,你有什麼樣的本事敢這麼囂張!"著話,卡努曼拿出了法杖,扭頭看向安度因和諾森那邊,道:"兩位議長,我希望會議暫停片刻既然他娜老師沒有教討他怎麼做人,那麼我不介意給他好好的上一課."

這話可就連安度因都罵上了,當然卡努曼並不知道,林立是安度因的學生,只知道林立是從加洛斯那個鄉下地方走出來的.

而對于戰勝林立,卡努曼更是有著極大的信心,雖然他也聽過林立踏入傳奇境界的消息.可是在他看來,一個憑運氣踏入傳奇境界沒兩年的傳奇法師,如何能和自己這個踏入傳奇境界幾十年的資深傳奇強者相比呢.

只有踏入傳奇境界的人才會知道,傳奇境界中實力的提升是何等的艱難,每一個等級都如同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就算是魔法天賦極高的人,想要提升一個等級,往往也要幾年十幾年的時間努力.

真正打破這個規律的人,整個安瑞爾世界的曆史上,恐怕也就只有法師之神格雷斯科,還有三大仲裁者這樣的天縱奇才.

卡努曼踏入傳奇境界幾十年,如今已經是二十三級頂峰的傳奇強者,這個提升速度已經算是相當驚人了.在他看來,就算林立擁有格雷斯科那樣的魔法天賦,兩三年的時間,頂多也就達到二十一級而已,這樣實力懸殊的決斗,自己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不光是卡努曼,實際上在場的議員們,絕大多數也都有著同樣的想法.而剛才被林立點名的雷丁斯等人,此時心里更是不出的快意,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一個年輕輩裸的威脅,就算卡努曼不出手,他們都准備出手了.

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目光,又都聚向了林立那邊,等著看這個囂張的年輕人,究竟是硬著頭皮接受決斗呢,還是沒骨氣的把出的話吞回去.

然而,還沒等林立開口,就在會場的中央,突然憑空出現一只魔法巨手.這只魔法巨手,沒有給任何人反應的時候,直接落下將叫囂著要決斗的卡努曼握在了掌中,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將卡努曼這位二十三級的傳奇法師,直接丟出了會場.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卡努曼可是格雷斯科城魔法工會的會長,地位比起奧德文來也不遜色多少.更重要的是,他可是二十三級的傳奇法師啊,居然在那只魔法巨手落下時,如同一只可憐的蟲子一般,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整個天空花園中,擁有這樣能力的,只有三個人,那就是最高議會的三位仲裁者.整個會場瞬間一片安靜,所有人就連呼吸都不由得放緩了,唯獨目晃仍然注視著會場的角落中,那個年輕的魔法師.

怎麼可能!他的靠山,不就是安度因議長嗎?為什麼仲裁者會在這個時候出手,難道真的是為了保護他嗎!仲裁者,那可是真正的聖域強者,神靈一般的存在!對于仲裁者們來,什麼議員會長,什麼傳奇法師,全部都是微不足道的螻蟻,怎麼可能為了一只螻蟻出手呢!

雷丁斯只感覺身上一陣發冷,自己靠上諾森副議長,的確是不用害怕安度因了,而今天的計劃也都很順利,眼看著就要出這口惡氣了,仲裁者卻突然插手.這簡直太可怕了,仲裁者究竟是什麼意思,是要庇護那個費雷嗎!

不僅僅是雷丁斯,所有剛才強烈支持諾森那個提案的人,此時也是都恨不得鑽到桌子底下去.如果仲裁者只是對會議中的爭吵不滿,就不會只是將卡努曼丟出去了,畢竟這是兩個人的事,只處罰其中的一個人,足以看出仲裁者的偏袒之意.

果然,在眾人的注視下,仲裁者阿波菲斯出現在了會場的大門處,那並不高大的身影卻讓眾人感受到了無限的壓力.那緩緩而行的腳步聲,在寂靜的會場中顯得格外清晰,一聲聲好像直接落在眾人的心上.

走入會場之後,阿波菲斯沒有對剛才的事,做出任何評價,目光環顧會場,所有被目光掃過的人都不由得低下了頭.沒有一個人,敢和阿波菲斯對視,沒有一個人敢在這時,發出一絲一毫的響動.

直到看見角落里的林立,阿波菲斯的表才稍稍緩和了一些,淡淡的道:"費雷,跟我來一下,我們有些事和你商量."

可能在其他人看來,仲裁者阿波菲斯的出現,以及將卡努曼丟出會場,等于是救了林立一次.可實際上,恐怕誰都不知道,如果阿波菲斯不來,倒黴的依然是那位卡努曼議員,而且後果絕對要比現在嚴重的多.

因此,對于阿波菲斯的突然出現,林立既沒有表現出驚訝之色,也沒有眾人所想的那種劫後余生的慶幸.想當初,林立剛剛就任會長的時候,還只是個大魔導士,就敢放火燒掉阿波菲斯的胡子,現在已經踏入聖域境界,自然是更沒有那種面對神話人物的誠惶誠恐了.

林立也沒有多問,應了一聲,從自己的位置走了出來,來到了阿波菲斯的身邊.接著,兩個人誰也沒有再多看會場中一眼,轉身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離開了會場.

這不是真的!幻覺,一定是幻多!

看著兩個人的身影,從會場的大門那里完全消失,所有人才終于松了一口氣,但是轉瞬間又都緊張了起來.尤其是剛才針對林立的那些議員們,更是幾乎都要發狂了,即使是親眼看到,他們也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剛才的會場那麼安靜,盡管阿波菲斯話的聲音不大,可是每個議員都聽得非常清楚.他們看楚得聽到,如同神靈一般的仲裁者阿波菲斯,提到了"我們"顯然他的到來並不是他一個人的意思,很可能是代表著三位仲裁者.

當然,林立是受一位仲裁者的庇護,還是受三位仲裁者的庇護,其實對于這些人來並沒有多少區別.可是,同時受到三位仲裁者的接見,這可就是非常了不得的事了.




上篇:第一千零一十章 什麼邏輯     下篇: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頂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