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繼承人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繼承人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繼承人



難道,這個時代,人類的魔法天賦,真的不如黑暗年代麼?恐怕這並不是真正的原因.

格雷斯科在永琱妙悛澈坉惜W,留有一句話,"知識才是一個魔法師最虔誠的信仰!"

這句話並不是什麼秘密,在最高議會的圖書館,甚至很多魔法工會的圖書館中,都有這句法師之神留下的名.

格雷斯科的這句話,幾乎每一位魔法師都知道,但是真正能夠按照這句話去做的人,卻可以是鳳毛麟角.所以毫不誇張的,這個時代的魔法師,已經失去了魔法師應有的信仰,失去了對知識的那種強烈的渴求.

阿波菲斯再次長歎了一聲,神中流露出幾分疲憊,淡淡的道:"現在,我們累了,我們已經管理這些瑣事一千三百多年了.要不是格雷斯科那個混蛋,用這些瑣事纏住我們,我們早就可以追隨他的腳步,踏入安瑞爾世界最高的領域了."

一千三百多年前,三位仲裁者就已經是聖域強者了,而且能夠追隨格雷斯科參加推翻高等精靈統治的戰爭,可見當時的實力就不是初入聖域境界那麼簡單了.那個時候,他們就算沒有達到聖域數峰,恐怕也相差不遠,畢竟他們的敵人可是強大的高等精靈.

這麼漫長的歲月,三位仲裁者卻始終沒有跨出最後一步,最大的原因就是不放心最高議我可以想見,如果最高議會,沒有了這三位仲裁者坐鎮,恐怕不用等敵人出現,自己內部早就四分五裂了.

"這,就是我們找你來的原因了."

正在林立疑惑這個事和自己有什麼關系的時候,一直在旁邊沉默不語的梅格爾德,卻突然開口出了這樣一句話.

聽到這話,林立心里頓時一驚隱隱有些感覺到,這次三位仲裁者找自己過來的意圖.

果然,沒等林立多想,梅格爾德語調沉穩的道:"我們希望,你能夠接替我們,成為安瑞爾世界所有魔法師的管理者,接掌最高議會."

什麼?我不會是聽錯了吧!林立甚至忍不住有點想要掏掏耳朵了到底是三位仲裁者瘋了,還是自己瘋了,又或者是這個世界瘋了!

盡管月才隱隱猜到了一點,可是真得聽到梅格爾德出來,林立還是感覺有些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最高議會和黃昏之塔可完全是兩個梃念,黃昏之塔經營得好,不代表就能夠領導得了最高議會.這就好像,讓一個大魔導士,去學習傳奇級別的魔法一樣這是境界上的差距,不是努力就能夠做到的.

更何況,自己的黃昏之塔經營得好好的,林立也並不願意,再接手這樣一個已經散發出腐朽之氣的最高議會.三位仲裁者,都沒能把最高議會帶到正路上去,林立可不認為自己會有那個本事,恐怕就算是折騰到吐血都不可能.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林立是萬萬不想攬到身上的,于是也顧不得多考慮什麼,張嘴就要向三位仲裁者推辭.

然而,還不等林立開口,梅格爾德卻是早有預料一般抬手止住了他,接著道:"你先不要急著拒絕聽我把話完.你所顧慮的問題,我們都想到了,我們的意思也並不是讓你立刻就接掌最高議會.現在,我們三個老家伙還有一些精力,可以先幫你打下基礎,給你足夠的時間適應,等到時機成熟後,你再真正的接管最高議會."

"這個,不好吧,我既沒有資曆,也沒有威望,做個議員都有些勉強,怎麼能夠管理得了整個最高議會呢."

盡管梅格爾德那麼了,可是林立還是有些不太願.

對于普通人來,可能成為最高議會的仲裁者,站在整個安瑞爾世界的權力菊峰,有著無與倫比的誘惑力.可是,林立的追求並不在于此,就像三位仲裁者想要踏出那最後一步一樣,他也並不為自己現在踏入聖域境界而滿足.

一個黃昏之塔,還不需要林立卻做太多事,只要自己擁有足以威懾敵人的實力,其他瑣碎的事有手下人去辦就可以了.因此,林立也不需要,在黃昏之塔的經營上,投入太多的精力.

但是最高議會就不能這樣,尤其是三位仲裁者希望的,可不是有個聖域強者坐鎮就完事的,而是要讓林立帶著最高議會走上正確的軌道.以最高議會現在的狀況,林立要是接下這個任務,那要做的事可就太多了.

現在的最高議會,已經散發出了腐朽的味道,想要改變這個狀況,首先就得要對議會進行清洗吧.清洗之後呢,還要去發掘一些人才,再補充到議會里面吧.然後呢,如何改變魔法師們,失去信仰的狀況,這也是一項漫長而又龐大的工程.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林林總總各種各樣的問題,林立就是現在想一想,都會覺得無比的頭痛,真要是去做的話,那簡直就是要命啊.

三位仲裁者互相看了一眼,對于林立的拒絕,他們並不感到意外.

身為聖域強者,他們自然知道,最高議會仲裁者這個身份,雖然在普通人看來好像很風光,可是對于聖域強看來,與其這是一種權力,倒不如是一種責任,甚至就是一種麻煩.而這種麻煩,他們已經背負了一千三百多年了,感受絕對要比林立想象得要深刻得多.

但是,三位仲裁者也沒有別的選擇了,聖域強者也不是永生不死的,不能踏出那最後一步,終究還是會有腐朽的一天的.如果找不到合適的接班人,那麼最高議會要麼隨著三位仲裁者先後離去而滅亡,要麼越走越偏直至走向崩潰,總之都是要完蛋.

"我覺得,安度因老師,應該比我更適合吧.他本身就是最高議會的議長,有著管理最高議會的經驗無論資曆還是威望,都足以擔當這個重任."

林立知道直接拒絕不太容易,于是又向三位仲裁者推薦起了安度因.

"他?提起那個混蛋子,老子就氣不打一處來!"

聽到林立提起安度因阿波菲斯的怨念一下子爆發了出來,毫不客氣的大罵道:"原本我們還挺看好那個兔崽子的,誰知道他那麼不爭氣,為了藥劑學,居然搞出個荊棘魔法領域來,這輩子都別指望踏入聖域.再,就他那能力連諾森那子都壓制不住,今天的事就是個例子,你還能指望他帶著最高議會改革嗎!"

阿波菲斯雖然得有些絕對,可是林立也徑清楚,憑著那荊棘魔法領域,安度因踏入聖域境界的可能性幾乎接近于零.除非,安度因在藥劑學方面,能夠達到神匠級的水平,那樣洌是也能夠踏入聖域境界.

可是那可能嗎,就憑安度因那半吊子藥劑水平,想要達到神匠級別,比他走魔法這條路還要不靠譜.

"費雷,關于資曆和威望這方面的問題,我們三個之前就討論過,已經有了一個安排."

仲裁者克里斯這話的時候,自己都有此不好意思因為誰都聽得出來,林立拿資曆和威望事,只是為了找一個推辭的借口罷了.

但是,不好意思也要,總不能看著最高議會在自己手中毀掉吧!克里斯暗暗歎了口氣帶著幾分商量的口氣,對林立道:"如果你同意的話,那麼你就將是最高議會的第四位仲裁者.但是,這個消息暫時我們不會對外界公布,你還是先以議員的身份參與最高議會的工作."

林立聽著沒有話沒有立刻點頭,但是也沒有繼續表示拒絕.

畢竟三位仲裁者對他也不錯,阿波菲斯在他還是大魔導士的時候,就親自指點他魔法知識,這放在別人身上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而梅格爾德呢,雖然表面冷冰冰的,但在探索奧斯瑞克陵墓後,知道他擁有永睆第l,所以將永睆第l夠核心水晶巨棺讓他拿走了.

最後一位仲裁者克里斯,更是親自去接他來最高議會,還指點他關于聖域境界的問題.

所以,林立盡管清楚這個任務是個大麻煩,也沒有立刻干脆的拒絕,而是耐心的聽著克里斯的安排.如果,這個大麻煩,還在自己的能力范圍之內,林立例也不介意幫三位仲裁者一回,誰讓自己還年輕呢.

感覺到林立的態度似乎有些松動,克里斯緊接著道:"直到你積累到足夠的威望,我們再將這個消息公布,你再以仲裁者的身份,開始對最高議會的續革.你放心,我們也不是一下子就撒手不管了,在你進行改革期間,我們三個老家伙,還會繼續支持你.直到你完全掌控了局勢,我們再慢慢的退下去."

"費雷,我們也知道,這件事對于踏入聖域境界的人來,的確是一個大麻煩.可是,這麼多年,我們三個老家伙,也沒能培養出一開,像樣的接班人,總不能就看著最高議會這麼毀掉."

見林立沉默不語,阿波菲斯又開口勸道.

"阿波菲斯,不要話,讓費雷自巳考慮."

梅格爾德雖然語氣依然平靜,但是眼中隱隱也透出一絲期待.畢竟,站在聖域巔峰這麼多年了,誰不想踏出那最後一步,鄉正成為不朽的神靈.

世人總是羨慕,三位仲裁者站在世界權力的巔峰,卻不知道這權力對三位仲裁者而,根本就是一個巨大的包袱.如果不是最高議會束縛著他們,憑著他們的魔法天賦,恐怕早就成就不朽神靈了.

林立沉默了片刻,織于在三位仲裁者的注視下,緩緩點了點頭,道:"好吧,既然三位仲裁者這麼信任我,那麼就按照這個安排,我盡力而為吧."

見林立終于點頭了,三位仲裁者也暗暗的松了口氣,雖然一切安排都還沒有開始實施,也不知道林立什麼時候,真正有能力接掌最高議會,但是他們心中已經隱隱有了幾分久違了的輕松之感.

林立現在對于最高議會,了解還不是很多,所以簡單的聊了幾句之後,便起身向三位仲裁者告辭.

倒是在林立要出門的時候,阿波菲斯突然又叫住了他,道:"對了,要是還有人提泰拉礦的事,你就讓他們來找我."

林立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那間藏書室,心里卻是暗自腹誹:諾森那群家伙,好歹只是要泰拉礦,這三位仲裁者比他們還狠,明顯是連自己帶泰拉礦一網打盡了.

林立這麼想,倒也不是沒有道理,試想&日&後,他真正接掌了最高議會,那麼自己的什麼資源,還不都得用在最高議會上邊.

帶著亂七八糟的想法,林立回到了會場外面,畢竟對外的身份還是一個的議員,最高議會的會議還是要參加的.

在會場外面時,林立還能聽到里面傳出的嘈雜聲,但是隨著他邁步走入會場大門,整個會場卻是突然間變得一片寂靜.

所有議員的目光,都再次聚集到了林立的身上,看著他一步步走入會場,再一步步走向角落中的位子.從林立被仲裁者阿波菲斯帶走,會場中的眾人就沒有中斷過對他的種種猜側,猜測著三位仲裁看見他究竟是什麼事,猜測著他究竟和其他人有什麼不同,竟然會引起三位仲裁者同時接見.

其實,別管三位仲裁者找林立是什麼事,就從阿波菲斯什麼都不問就出手把卡努曼丟出會場,就能夠看得出來這位仲裁者對林立庇護之意.要知道,卡努曼在最高議會中,身份也是不低,也是高階議員中的一位,地位遠不是一個新晉的議員可以相比的.

所以現在,誰還敢把林立,當成一個新晉的普通議員來看.

雷丁斯此時,真的是如坐針氈,明顯得感覺到,左右自己串聯的幾位議員,看向自己的目光中都透著極大的怨念,顯然是在埋怨自己把他們拉進了火坑.




上篇: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你有什麼看法     下篇: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還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