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還提嗎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還提嗎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還提嗎



雷丁斯心里,其實更是一片冰涼的,原本從林立的住所離開後,就可以當成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中文網可惜,他偏偏又聽信了自己學生格羅索的話,為了搭上副議長諾森的關系,上躥下跳的聯系幾位好友,參與到針對林立的這個提案中來.

這下好了,副議長諾森的權勢再大,還能大得過仲裁者嗎?雷丁斯心里真是後悔不迭,只想著會議能夠盡快結束,回後狠狠的收拾自己那個惹事生非的學生.

當然,雷丁斯還不知道,自己那位天才學生,現在還在圖書館門前的大道上做雕像,供來往的人們觀賞呢.

林立走到自己角落中的位置,正要坐下的時候,卻又停了一下,抬頭對眾人道:"對了,阿波菲斯仲裁者,還有誰對泰拉礦感興趣的話,可以直接去找他談."完,看了諾森等人一眼,這才又坐了下去,表平靜的等待著會議繼續進行.

林立這句話一出,包括諾森在內,剛才全力推動提案的議員們,頓時感覺身上一陣發軟,冷汗不受控制的狂湧而出,如果不是都坐在椅子上,恐怕真得要倒下一大片了.

阿波菲斯的這句話,庇護的意味可就太明顯了,這不光是泰拉礦的問題,只要不是傻子就都聽得出來,那意思就是誰敢再針對林立,再針對黃昏之塔,那就得先問問阿波菲斯同不同意.

諾森坐在那里,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這個提案不但好處沒有撈到反而是讓自己一方倍受打擊.可以想見,在這件事之後,原本靠向自己這一派的議員們,肯定是要流失一大半了,這還是往好處想呢.

"諾森副議長,費雷議員現在回來了,您是否要繼續就提案進入投票表決."安度因雖然也搞不清楚林立和三位仲裁者商量了什麼事,但是並不妨礙他在諾森的傷口上再撒一把鹽.

聽到提案這兩個字,諾森以及他一派的議員,幾乎是不約而同的打了個冷戰.現在,在他們的心里,這份提案已經不是能夠帶來龐大利益的等西了,而是一個給他們帶來無限恐懼的催命符.

開什麼玩笑,還提泰拉礦?那和找死有什麼區別!諾森心中雖然無比怨恨可是臉上卻不敢表現出一絲一毫,聲音微微有些顫抖的道:"安度因議長話了,很顯然,費雷議員與阿波菲斯仲裁者,已經就泰拉礦的問題有了處理方案,我們就不再在這里多此一舉了.c/o/m手,打.吧更新超快)"

大張旗鼓搞出來的提案,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這種感受絕對不好,但是諾森也沒有別的選擇了.而且,很明顯就算他不怕死,硬要讓提案進入投票表決的程序其他議員難道會願意跟著他一起死嗎?

"那麼好吧我們接下來討論下面的提案……",安度因畢竟不是諾森那樣的人雖然不能心慈手軟吧,但是也懶得再擠兌失魂落魄的諾森.

是要討論新的提案,但是會場中的氣氛卻並不怎麼熱烈,甚至隱隱有種壓抑的感覺.不光是諾森一派的議員們,包括安度因一派的議員和一些中立派議員,也都還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徹底清醒過來.

現在會場中的議員們,每個人的腦海中都在想著林立和仲裁者的事,誰還有心思去討論那些無關緊要的提案.盡管那些提案,在普通人看來,起碼都是關系到一國興衰的大事.

尤其是剛才,支持諾森提案的議員們,心最是忐忑不安.每個人都想著怎麼能夠挽回一些,自己在林立心中的惡劣印象,不能是裸的巴結吧,起碼也不能讓林立心里惦記上.

但是,林立只是一個新晉的議員,又沒有拿出什麼提案,這真是讓人們想要討好都無從討好.

不過很快,這些議員們想到了星一個辦法,雖然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林立和安度因是什麼關系,但是從剛才諾森那個提案的事件來看,安度因顯然是站在林立一邊的.

于是,會場中就出現了這樣的一個現象,凡是安度因這邊支持的提案,立刻就會得到大數人的支持,就連諾森一派的議員也一樣.反之如果是安度因這邊反對的提案,也是會立刻得到大數人的反對.這使得會議的進程,也得到了極大的加快,基本上都沒有太多的討論,一個個提案被快速的通過或是否決.

而諾森看著這樣的況,心自然就更差了,臉色陰沉的坐在副議長的位子上,所有提案都只以棄權回應.沒辦法,他也知道自己的威望,現在已經降到了極點,根本無力和安度因去爭什麼.

當然,這只是暫時的,並不意味著諾森就真的完了,只是因為議員們還沉浸在阿波菲斯帶來的震撼中,暫時的失去了士氣.

就在這種詭異而又和諧的氣氛中,一天的會議終于結束了.

諾森帶著休伯特等人率先離開了會場,怎麼也經營了這麼多年,他手下還是有幾個死忠的.而其他議員一個個也都顯得心事重重,甚至根本回憶不起,剛才表決的那些提案都是什麼內容.

林立沒有提前離開,而是等到安度因和奧德文等人過來,這才一邊聊著天,一邊離開了會場.對于林立的事,安度因等人雖然好奇,卻也默契的沒有追問,而是聊著林立一去一回,諾森那邊眾人的反應.

看著諾森走了,林立和安度因也走了,雷丁斯這才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腳步無比沉重的向會場外面走去.他的那幾個朋友,因為這次被他拖入火坑,沒找他來算帳就算不錯了,早就已經丟下他離開了.

雷丁斯隨著人流,失瑰落魄的來到會場外面,辨認了一下方向,正准備返回自己的住所,卻見一位大魔導士急匆匆的迎了過來.

"雷丁斯議員?"那大魔導士詢問道.

雷丁斯木然的點了點頭.

雖然對雷丁斯的狀態有些奇怪,不過這位大魔導士在確認了他的身份後,還是道:"您的學生格羅索,被人禁錮在圖書館外面,已經站了一天了,您看……"

這句話,真好像是晴天霹靂一般,讓雷丁斯頓時感覺一陣天旋地轉,連著哴蹌了幾步才沒有摔倒.

這一刻,雷丁斯真是恨不得親手掐死格羅索,根據昨天的經驗,自己這位弟子,無疑又是惹到了那位被仲裁者青睞的費雷議員.該死,真是該死啊!自己這里還在考慮,要如何挽回這個局面,卻沒想到格羅索那混蛋居然又去惹事了!

"雷丁斯議員,您沒事吧,您的學生只是被人禁錮了行動而已,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您不用太過著急."這位報信的大魔導士,還以為雷丁斯是擔心自己的學生呢,連忙出勸解.

媽的,戈倒是甯願那個混蛋直接死掉啊!雷丁斯勉強穩了穩心神,對那位大魔導士道:"麻煩你跑一趟了,那個不爭氣的東西,就先讓他在那里站著吧."

"啊?"報信的大魔導士反應過來時,眼中已經是只有雷丁斯漸漸遠去的背影了,不知怎麼,只感覺那背影中充滿了頹敗落寞.

不只是格羅索,格羅索那幾個弟的老師們,在搞清楚事的原委後,也是做出了和雷丁斯一樣的選擇.結果,格羅索和他的弟們,就只能繼續矗立在圖書館大門前的道路上,繼續接受著來往人們的指指點點.

直到三天之後,格羅索等人身上的禁錮力量才終于消失,展覽了三天的雕像,頓時一個個好像爛泥一樣癱在了地上.就算是大魔導士,三天不吃不喝,保持一個姿勢,身體也絕對吃不消.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老師沒有來救自己!格羅索先是一陣疑惑,不過很快疑惑就被無窮的怨恨取代了,雖然還不出話來,可是心里卻在咆哮著咒罵著:費雷,我發誓,我不會放過你的!很快,我就會讓你知道,惹怒我的後果!

格羅索等人在地上趴了很長時間,來來往往很多人,卻沒有人去理會他們.

現在誰都知道,他們一定是惹到了了不得的大人物,否則他們的老師也不會這樣懲罰他們.因此,所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哪里還會去幫他們.

格羅索是在地上趴了半天,自己緩過勁來,才爬起來晃晃悠悠的返回老師雷丁斯的住處的.原本,他以為老師一定是在忙什麼,或許是在忙著分割黃昏之塔的財富,才沒顧上管自己的.雖然這個解釋有些牽強,可是他也不相信,十拿九穩的事會出現什麼變故.

可是,讓格羅索沒有想到的是,老師雷丁斯就在住處,根本哪里都沒有去.這個況可就有些讓人想不通了,不過他也顧不上去想那麼多,一見面就滿臉悲憤對老師叫道:"老師,您要給我做主啊!費雷那個混蛋他……"




上篇: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繼承人     下篇: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一半又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