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魔力潮汐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魔力潮汐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魔力潮汐



雖然,林立是聖域強者,唐納德是不敢質問什麼的,可畢竟大家的性命可以都維系在林立的身上,不問個清楚怎麼能踏實的了呢.

不過,唐納德剛要有所動作,馬丁大主教卻一把將他拉住了,搖著頭道:"費雷大師這麼做自有主張,不要去影響他."

"可是,難道真有什麼藥劑,可以解決那個怪物嗎!"唐納德雖然也希望這樣,可憑著自己的經驗和見識,內心卻怎麼也無法服自己.

"我們只要替費雷大師爭取時間就夠了,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事."馬丁大主教心里其實也沒底,但是想想林立替教宗陛下化解蝰蛇之毒的事,也只能是再一次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林立的神奇上.

但是,沒有了聖域強者的支持,盡管有元素幼龍花和雙生龍巫妖,探索隊這邊在吞噬之主的攻擊下,還是支撐的非常艱難.每一層魔法防禦的破碎,都會給探索隊中的施法者造成不的傷害,就算是馬丁大主教和唐納德這樣的傳奇巔峰強者,也無法真正免除那份傷害.

這樣的傷害,一次兩次也許對于任何施法者,都不會有明顯的影響,但是如果積累到了一定的程度,就是傳奇巔峰的施法者也要為之付出代價.

而且,吞噬之主也並非是一味的狂轟濫炸,而是在那排山倒海般的魔法風暴中,還蘊含了一種特有的韻律節奏.在吞噬之主這種節奏的引導之下,探索隊這邊的防禦,竟然也漸漸的受到了一種無形力量的控制.

這種控制,是一種潛移默化的,而且讓人無法改變的控制,甚至就算探索隊的人們從一開始就知道,也根本無力去做什麼改變.不管什麼時候,攻擊的一方總是占據主動的,想快就快,想慢就慢,想用什麼方式攻擊就用什麼,而防禦一方卻只能是被牽著鼻子走.

很顯然這位模樣丑陋的吞噬之主,並不是一個只知道蠻干的家伙,而是在那看似使用蠻力狂轟濫炸的表面下,還有著幾分特有的狡猾.

而當探索隊中,馬丁大主教和唐納德這樣的傳奇巔峰強者,察覺到自己一方的防禦節奏,竟然在脫離自己的掌握時,想要改變卻已經根本不可能了.他們完全能夠預想到,一旦自己的防禦節奏,被完全納入吞噬之主的節奏之後,等待自己等人的結果就只有死路一條.就好像明知道前邊就是深淵,卻也無法控制自己一步步向著深淵滑去,任何的掙紮都是徒勞的.

實際上如果不是有元素幼龍花在,恐怕探索隊這些人早就被吞噬之主的魔法風暴吞沒了.光是元素幼龍花自己,在防禦方面的貢獻,就足以和探索隊其他人合起來相比了.可即便是這樣,探索隊的防禦究竟還能夠堅持多久,每個人的心里都沒底.

馬丁大主教和唐納德,只能是在勉力支撐的同時,不時的將目光轉向林立那邊,臉上充滿了萬分焦急的神.而其他的人,其實也不是不想去看,只不過是在吞噬之主帶來的巨大壓力下,根本無暇分神.

然而此時的林立,卻像完全感受不到周圍緊張的氣氛,眼中只有面前那一堆配藥器具,雙手行云流水一般的進行著一個接一個的步驟.在那些魔法劇烈轟擊的震動中,林立藥劑瓶里的藥水竟然是不起一絲漣漪,魔法火焰沒有一絲晃動,如同整個隔絕在了這個世界之外.

但是林立冷靜的表現,卻並沒有對探索隊的人們起到多少影響,畢竟現在真正承受巨大壓力的是他們,擔心防禦隨時崩盤的也是他們,而防禦崩盤要倒黴要死的還是他們.林立身為一位聖域強者,就算搞不死吞噬之主,也絕對有能力自保,可是探索隊的其他人包括傳奇巔峰的強者們卻都沒有這個能力.

而就在探索隊的眾人,急切的等待著林立拿出解決辦法的時候,局勢突然又發生了令人猝不及防的變化.那充塞了所有人視線的魔法風暴,突然間退潮一般向著吞噬之主倒卷了回去,但是這一點也不值得慶幸.因為在魔法風暴倒卷的同時,探索隊的人們還感覺到了一股無法抗衡的巨大吸力,籠罩著探索隊的各種防禦魔法,也在這巨大的吸力下被拉扯得瞬間變形破碎.

最要命的是,吞噬之主所選擇的這個時機,恰恰是探索隊在防禦上舊力剛盡而新力未生的時候.當然,這個機會,實際上也正是吞噬之主創造的,通過對節奏的掌控,將探索隊一步步逼到了這個地步上.

元素幼龍花幾乎可以無限制的瞬發傳奇魔法,但是探索隊的其他人卻做不到這一點,即便是馬丁大主教和唐納德這樣的傳奇巔峰強者也不行.畢竟,就算是單純的吐口水罵人,還需要個喘氣的時候呢,何況是運用規則操縱魔力.瞬發一個兩個傳奇魔法還沒有什麼,連續不斷的瞬發傳奇魔法,搞不好腦袋都會自己爆掉的.

吞噬之主的突然發難,一下子將探索隊打入了深淵,而且斷絕了探索隊的一切扭轉局面的希望.即使是元素幼龍花,這個時候也無力去改變什麼了,防禦魔法剛一施展出來,就被那巨大的吸力扯碎並吸走了.

吞噬之主的那張巨口,簡直就是一個連星辰都能吞噬掉的黑洞,整個空間在那巨大的吸力中都出現了扭曲塌陷.在探索隊的最外圍,光明戰歌籠罩下的光明騎士團,只一瞬間就被吸走了十幾位騎士,他們終于體驗了一次什麼叫閃電般的速度,只是體驗的結果並不美妙.

而探索隊的人們都知道,那十幾位光明騎士,其實只是比自己等人先走了一步而已,也許用不了幾秒鍾的時間,自己等人一樣都會被吸入敵人那張巨口當中,落得一個同樣的下場.

"費雷大師!"馬丁大主教一邊對抗著那巨大的吸力,一邊再次焦急的向著林立那邊看去.然而這一看才發現,剛剛在那邊配制藥劑的林立,居然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失去了蹤影.

難道,他已經放棄所有人逃掉了嗎!馬丁大主教之後,唐納德等不少人都發現了這一點,同時他們也相信以林立聖域境界的實力,想要獨自逃離這里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因此,看到林立不在了,這就成了幾乎所有人想到的第一個可能.

的確,聖域之下皆為螻蟻,聖域強者又怎麼會去在意螻蟻的生死呢.如果換成是他們自己,恐怕在這種況下最先顧及的也是自己的生命.聖域強者那已經是接近神靈的存在了,不定有朝一日更可以成就不朽,又怎麼會願意陪著一群螻蟻一起滅亡.其實別是光明神殿和洛丹倫的人了,就連黃昏之塔的人,也有不少人生出了同樣的想法.

但就在這個時候,林立的身影卻突然閃現在了吞噬之主的面前,手中沒有什麼星辰碎片,有的只是一支看上去沒有什麼特別之處的水晶藥劑瓶,里面盛著閃耀著如夢似幻般色彩的藥水.

林立的突然出現,把吞噬之主都嚇了一跳,即使是他也不敢看一位真正的聖域強者,因此立刻施展出雷霆火焰轟殺了過去.但是施法的時候,吞噬之主卻必然要停下吞噬了,不然施放出多少魔法也會被自己吞掉.

而就在吞噬之主停下吞噬的那一刹那,面對滾滾襲來的雷霆火焰,林立卻是看都不看一眼,抬手將那支水晶藥劑瓶向著吞噬之主的巨口投了過去.

在吞噬之主使用吞噬的天賦時,憑借著那分解一切的規則力量,即使是天下間最為歹毒的毒素,也會被瞬間分解成為純粹的能量.但是作用曾經的對手,林立卻很清楚的知道,當吞噬之主停下吞噬的時候,也會停止運用分解規則.

藥劑瓶一閃而逝,沒入了吞噬之主的巨口,而林立則立刻激發了身上的空間法袍,身形瞬間閃爍回了探索隊的上空.緊接著,在他的雙手中,再次出現了星辰碎片聖光與幽暗,一個巨大的光暗屏障瞬間將整個探索隊都籠罩了起來.

幾乎就在同時,吞噬之主仰天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吼,以它那臃腫龐大的身軀為中心,巨量的魔力如同開閘的洪水一般,向著四周圍狂泄而出.那純粹的魔力,如有實質一般,洶湧的沖刷著周圍的空間,雖然沒有被組成任何的魔法,卻仍然有著驚人的威力.

看到林立出現在隊伍上空,馬丁大主教等人不由得精神振,而緊接著看到吞噬之主身上發生的變化,就更是欣喜若狂了.雖然他們不知道,林立究竟對吞噬之主做了什麼,但只要有眼睛的人就能看得出來,吞噬之主現在的身體絕對是出問題了.

是的,吞噬之主的身體出問題了,而原因就是林立丟入它口中的那支藥劑,那是一支穿心藥劑.

當初在海加山脈,林立在與元素之龍投影戰斗時,就曾經自己服用過一支穿心藥劑,不但使得自己失去了全部魔力,而且還創造出了一個恐怖的禁魔領域.正是憑借著那禁魔領域,才讓元素之龍投影失去了戰斗力,幾乎被錘殺.

只不過這一次,林立沒有自己服用,而是將穿心藥劑送給了吞噬之主去品嘗.畢竟失去全部魔力的那種痛苦,林立體驗過一次就夠了,當初之所以自己服用穿心藥劑,最大的一個原因就是沒辦法喂給元素之龍投影.但是現在,吞噬之主那張巨口,就算是閉著嘴的縫隙,也足以讓一支的藥劑瓶穿過,林立又何必自己再去吃那種苦頭呢.

實際上,當初在無盡世界,林立探索太陽之井的時候,就是憑借著一支穿心藥劑干掉的那個世界的吞噬之主.這一次,只不過是沒有預料到,自己居然會再次來到太陽之井,再次遇到吞噬之主,否則早准備這樣一支穿心藥劑,哪里還用得著那麼麻煩.之前與吞噬之主的交手,雖然沒有取得什麼戰果,但更重要的目的就是為了確定,現在遇到的這個吞噬之主與無盡世界中的吞噬之主是不是完全一樣.

穿心藥劑落入口中,還不等吞噬之主運用分解規則的力量,那強烈的藥效就已經在他的身體中無比迅猛的爆發開了.到了這一步,就算什麼分解規則也都沒用了,在穿心藥劑藥效之下,吞噬之主這上千年吞噬得來的魔力,一下子都掙脫了束縛.

吞噬之主吞噬掠奪來的魔力,總量比起一般的聖域強者還要龐大,現在突然間都被釋放了出去,竟然生生形成了一場魔力潮汐.要知道魔晶炮的原理也是單純的魔力釋放,這簡直就像是一個聖域強者自爆一樣,雖然沒有自爆那麼猛烈,但是其中所蘊含的威力是毀天滅地恐怕還真是一點也不過分.

看著屏障外那如有實質般的魔力,仿佛風暴中的大海掀起的層層巨浪,不斷的沖刷拍打著光暗屏障,伴隨著發出轟隆隆的巨響.被光暗屏障籠罩的探索隊眾人,此時已經完全傻眼了,這樣的場面可是他們有生以來從未看過的.

相比而,光暗屏障外的那些深淵惡魔,可就沒有探索隊的人們這麼好的運氣了.在那魔力的潮汐中,不管是什麼級別的深淵惡魔,不管它們擁有著什麼樣的強悍身軀,都好像一座座沙雕一樣,眨眼間被沖刷成了最基本的微粒,從這個世界完全的消失了.

看著那些深淵惡魔們的下場,探索隊的人們,也是不由得暗暗慶幸.幸虧林立及時回到了探索隊的上空,用聖光與幽暗撐起了一道光暗屏障,將探索隊的眾人都籠罩了起來,否則除了他自己之外,就算傳奇巔峰的強者也難以在這場魔法潮汐中幸存.




上篇: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吞噬     下篇: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格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