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太陽之井的主人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太陽之井的主人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太陽之井的主人



見自己提供不出讓主人滿意的信息,格爾自己心里也有點著急了,畢竟他還想著要怎麼壓過安吉拉諾一頭呢.電子書下載**(《7*)更何況,一個合格的奴仆,怎麼能夠對主人的問題一問三不知呢.于是,思索了片刻之後,他有些猶豫的道:"尊敬的主人,我還從其他惡魔那里,聽到過一些傳,只是我也不知道傳的真假,所以……"

"吧,"林立也沒法責怪格爾什麼,誰讓格爾在這里地位低呢,一條看門狗能知道主人多少事,就算知道還多是道聽途.

"是,據,這個地方的主人,在我們深淵惡魔進入這里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格爾心的把自己的信息傳遞了過去,當然也是下了很大決心的,畢竟這種聽來的消息,准確性實在是讓人不能不懷疑.

在深淵惡魔進入之前就已經存在了?林立立刻從聽出了其中的問題,先不管太陽之井那個神秘的主人是什麼來曆,按照格爾這個法,似乎可以判斷對方很可能不是深淵惡魔.不是深淵惡魔的話,再聯想到這太陽之井的前身是高等精靈的太陽神殿,難道那個所謂的主人,又是一個遺留下來的高等精靈?

但是格爾接下來的話,卻再次超出了林立的預料,"雖然已經不知道是由誰傳出來的,但這里的不少惡魔君主都在傳,這里的主人似乎應該是一個人類."

"人類?"

按照林立的想法,對方如果不是深淵惡魔,那就很可能是高等精靈,卻萬萬沒有想過有人類什麼事.難道,又是一個黑暗年代中,默默無聞的人類英雄嗎?

可是,當年格雷斯科摧毀永琱屁,太陽神殿沉入空間裂縫,成為了現在的太陽之井.在那場災難中,就連太陽神殿都損毀過半,林立實在想象不出,有什麼人能夠在那場災難中存活下來.難道是失蹤的格雷斯科?可是格雷斯科離開安瑞爾世界的時候,與太陽之井形成的時間也並不相符.何況,以格雷斯科的實力,早就可以在虛空中任意穿梭,根本不可能被困在這種地方.

雖然格爾,太陽之井的主人可能是個人類,但是林立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他可不會忘記,當初在無盡世界的時候,自己正是在太陽之井,得到的七支星辰碎片.也就是,對方手中所掌握的,很可能還真的是七支星辰碎片,而這就更讓人感到詭異了.

雖然和格爾交談了不少,但是林立也並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在無盡的虛空中一步步向著深處走去.而他手中的星辰碎片虛無,也在不斷的散發著似真似幻的力量,將他整個人都籠罩了起來,抵抗著周圍那股虛無之力的侵襲.

別看周圍虛無一片,但是林立的腦海中,其實有著一幅非常清晰的圖景,此時所走的方向正是虛無之主藏身之處.~~

大概走了幾百米的距離,林立終于停了下來,同時舉起了手中的虛無長矛,向著前方的虛空中猛然揮去.

就好像一幅黑布被利刃劃過一樣,隨著虛無長矛的劃過,黑暗的虛空中被劃開了一道巨大的裂口,屬于太陽之井的金色光芒,也從那虛空的裂口中透射了出來.而隨著虛空裂口的出現,整個空間中也突然傳來一聲慘烈的嘶吼,接著就見虛空中一陣晃動,一個漆黑的身影落在了林立的面前.

但是讓人意外的是,這個漆黑的身影,也就是所謂的虛無之主,現身出來後並沒有立刻向林立發起攻擊,反而是一下子跪到了林立的面前.

"偉大的至高君主,請寬恕我的失禮,我只是在沉睡,並沒有任何對您不敬的念頭."虛無之主幾乎是五體投地一般的爬俯在林立的面前.

虛無之主的一句話,反而是讓林立愣住了,這唱得是哪一出啊,自己什麼時候成了至高君主了,能夠被虛無之主稱為至高君主的,恐怕只有那位太陽之井的主人了吧.難道這虛無之主和格爾一樣,也是認出了星辰碎片,所以才將自己誤認為是太陽之井的主人?

但是就是林立這一愣,那虛無之主卻突然反應過來了,爬俯在林立面前的身體一下子膨脹爆開,再次彌漫整個空間,將剛剛林立劃破的裂口也重新彌補了起來.緊接著,龐大的虛無之力,向著林立的身體狂湧而去,想要將林立的身體化為虛無.

如果這是陰謀,似乎也太蠢了一點吧!林立雖然愣了一下,但反應卻一點也不慢,手中星辰碎片虛無猛然爆出一股力量,迎向了狂湧而來的攻擊.(《7*)兩股強大的虛無之力碰撞在一起,卻並沒有引起一絲一毫的波動,那虛無之主的力量,幾乎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瞬間就被星辰碎片虛無的力量所吞噬同化了.

這並不是虛無之主太弱,而是恰好被星辰碎片虛無所克制,憑借著星辰碎片虛無的力量,林立對付起虛無之主來,比起當初簡直輕松太多了.星辰碎片虛無的力量所過之處,那無盡的虛空被破開一道又一道的巨大裂口,彌漫空間中的虛無之力,也被大量的吞噬同化.

林立根本不需要像在無盡世界中那樣,去推測判斷虛無之主所在的位置,去絞盡腦汁的思考戰斗的策略.他如今也終于體驗一次,讓敵人拿自己毫無辦法的感覺,那湧來的虛無之力,只是星辰碎片的補品,根本無法對他造成絲毫的傷害.那隱藏在虛空中的虛無之主,也只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力量被大量吞噬,自己的領域被劃得七零八落.

短短片刻的時間,虛無之主連同那無盡的虛空,便徹底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被虛空所掩蓋的宮殿,也再次綻放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而且,和之前格爾的地盤一樣,這一層的魔法機關也都早就失去了作用,除了整個建築的主體之外,幾乎一切都被虛無之主轉化為虛無了.

而這一切的變化,在其他人看來也許還不覺得什麼,畢竟他們並不了解虛無之主的實力,也沒有去親身體驗一下虛無之主的可怕.但是,在這個世界中,生存了上千年的格爾,對虛無之主卻很了解.

雖然虛無之主,不像其他的惡魔那樣,會施展什麼魔法攻擊敵人,但就憑借著轉化虛無這一個能力,在太陽之井的所有惡魔君主中就足以排在前列了.看著僅僅片刻的時間,虛無之主連同他經營了上千年的虛無領域,就被林立輕而易舉的毀滅了,格爾盡管已經同林立簽下了靈魂契約,卻仍然感覺到身上一陣發寒.

"偉大的主人,您就如同神靈一般令人景仰,就算安瑞爾天空上的太陽,也無法與您的光輝相比.能夠成為您的奴仆,就是我……"一見虛無之主被殺掉了,格爾立刻對著林立大拍起了馬屁.

"少廢話,告訴他們可以過來了."林立毫不客氣的對格爾吩咐道,而心里卻在思考著剛才的景,為什麼虛無之主會將自己認成是這太陽之井的主人呢,難道僅僅是因為星辰碎片虛無的力量嗎?

當然,這並非不可能,畢竟星辰碎片的力量太過獨特了,幾乎沒有人會相信這世界會有兩支相同的星辰碎片.如果太陽之井的主人,真的也掌握著七支星辰碎片,那麼虛無之主將林立認錯,似乎也是很正常的.

但是想到這里,林立心里又有了一個問題,既然虛無之主將自己認成了太陽之井的主人,那麼就明格爾之前所的傳是真的,太陽之井的主人真的是一個人類.可是,這同樣也明,虛無之主很可能是見過太陽之井的主人的,否則怎麼那麼確信太陽之井的主人是人類.

于是,讓林立更為不解的問題來了,既然見過,為什麼還會認錯.

"格爾,這虛無之主在這里的地位怎麼樣,有沒有可能見過太陽之井的主人."怎麼也想不通的林立,將總是拋給了地頭蛇格爾,雖格爾在這里魂得不怎麼樣,但起碼也是一層的惡魔君主,在這里生活了上千年,多少也應該知道點有用的東西吧.

格爾剛剛向探索隊傳達了林立的命令,接到這個問題後,稍稍回憶了一下,頗有些幸災樂禍的道:"雖然虛無之主達克只是在第三層,但是實力在這里也是絕對排在前列的,只是因為他喜歡把什麼東西都化為虛無,才被這里的主人打發到了下邊."

虛無之主這個毛病,倒是和格爾有些類似,一個喜歡把什麼都轉化為虛無,一個喜歡把什麼都吞到肚子里.這種無良租客,自然是房東最為厭惡的,太陽之井的主人沒有直接除掉他們兩個,也算是他們的運氣了.

而兩者唯一的不同,就是格爾是沒有實力占據高層,虛無之主卻是被太陽之井的主人趕下來的.既然是被趕下來的,那麼虛無之主就應該有很大的可能,見過那位神秘的太陽之井的主人.

難道自己的臉就那麼大眾嗎?林立不禁想起了以前,好像不少人把自己認成了不朽之王,還有死亡之痕的那座很像自己的不朽之王雕像.甚至布雷希爾親王陵墓中,布雷希爾的靈魂,居然還叫了自己幾次父親.

難道太陽之井的主人是不朽之王?擁七支星辰碎片,而且還這麼容易被人認錯,不是不朽之王又會是誰呢!太陽之井本來就是不朽之王移動到這里的,從某些方面來,不朽之王還的確算得上是太陽之井的主人.

想到這里,林立不禁打了個冷戰,如果真的碰到不朽之王,那自己麻煩可就大了.

要知道,不朽之王那可是安瑞爾世界曆史上,真正最接近神靈的強大存在.如果是在以前,可能林立會覺得這個法有些誇張,但是在經曆過前邊的幾個世界的曆險之後,這個法在他看來簡直就是太謙虛了.

凡人能夠創造世界嗎!能夠創造生命嗎!那種造物的手段,恐怕就算是一般意義上的神靈也做不到,那是真正的主宰之神,創世之神才能夠擁有的力量.別看林立踏入了聖域境界,但是距離不朽之王那樣的境界,還差著十萬八千里呢.別是林立了,就算是最高議會的三位仲裁者聯手,恐怕也未必是不朽之王的對手.

不過林立仔細一想,似乎又沒有可能,如果太陽之井的主人是不朽之王的話,能夠任憑奧斯瑞克在天空之城搞那些事嗎?或者,太陽之井的主人是不朽之王,但是早已經離開這里了?

這個時候,一直等在外面的探索隊,在得到林立的命令後,也很快排列著整齊的隊伍走了進來.

馬丁大主教和唐納德見林立臉色有些難看,心里頓時就是忽悠一下,連忙上前詢問:"費雷大師,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問題?"也難怪兩人這麼緊張,在他們看來,能讓聖域強者臉色難看的問題,那可絕對不會是什麼問題.

林立當然不會告訴他們,懷疑這里可能會遇到不朽之王,別是還沒有確實的證據了,就算是真有證據也不能.一旦要是出來,別是隊伍里那些普通人了,就是馬丁大主教和唐納德這樣的人物,恐怕也會瞬間崩潰的,可不是什麼人都有勇氣去面對不朽之王.

當然,這僅僅是猜測而已,林立也無法肯定一定會遇到不朽之王,于是搖了搖頭,道:"沒什麼,只是在想剛才虛無之主的一些規則運用方式而已."

老實,這個法真沒什麼服力,但是馬丁大主教和唐納德就算心里疑惑,也沒有勇氣去逼問林立什麼,也就只能接受這個法了.不但要接受,他們還要滿臉堆著笑,對林立些什麼勤奮好學難怪會有這樣成就之類恭維的話.




上篇:第一千零八十章 虛無     下篇: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