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苟延殘喘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苟延殘喘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苟延殘喘



只見那影子,伸手在領域世界中一抓,一團世界之力化為一支箭矢,接著張弓搭箭,箭矢指向頭頂的天空.

隨著一聲霹靂般的弦響,箭矢飛入空中消失不見,緊接著就有無數箭矢,好像流星一樣從天空中向著林立的領域中落去.

箭雨流星,這在獵人的箭術技能中,由于是大范圍的技能,所以威力並不是十分強大.可是在這里,每一支流星箭矢,卻都擁有著近乎傳奇魔法的威力,一路呼嘯著劃破空間,密密麻麻的落入到了林立的領域之中.

林立的領域世界,大地破碎,天空崩塌,一付世界末日&的景象,而那無數流星箭矢的飛入,更加快了這個世界的毀滅.在那無盡的爆炸與轟鳴中,整個世界領域幾乎都被顛覆,大地碎裂成了無數碎塊,天空都被撕裂成了碎片.

終于,林立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領域世界在無盡的轟鳴中淪陷了,七支星辰碎片不受控制的從領域世界中脫離了出來.

媽的,再這麼下去,真得要玩完了!林立連嘴角的血跡都顧不上去抹一下,全力催動精神力,恢複著對七支星辰碎片的控制,想要重新構建出自己的領域世界.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卻有一箭破空而至,瞬間出現在了林立的面前.林立身形疾閃,並操縱著七支星辰碎片,擋在了自己的面前,幾聲巨大的轟鳴之後,才險之又險的將那一箭擋了下來.可是這一耽擱,不朽之王影子的後續攻擊,已經是接踵而至,讓林立根本沒有時間重新構建領域.

這還怎麼打下去!一位聖域法師,連自己的領城都無法使用,就算是勉強的支撐下去,卻也幾乎不會有翻盤的機會了.林立已經顧不上去咒罵不朽之王了,自己的命都快不保了,光是罵一罵有個屁用.

林立一邊發動身上的空間法袍,一邊腦中急轉思考著對策,利用閃爍的能力和星辰碎片的防護,才暫時保住了自己的命.但是到對策,卻根本是毫無頭緒,畢竟實力的差距太大了,根本不是什麼策略能夠彌補的.

藥劑?煉金法陣?魔紋陣列?林立將自己擅長的東西一一擺了出來,可卻無奈的發現,自己縱使在這此方面,都擁有著宗師級的造詣,足以傲視安瑞爾世界,卻沒有一樣能夠在這個時候救得了自己.

相比滿天亂竄的林立,不朽之王的影子則是一付穩坐釣魚台的模樣,在領域世界的籠罩這下,只是不斷的抓出一支世界之力凝聚的箭矢,然後張弓搭箭射向林立,如同游獵一般輕松.

不過,躲閃了不朽之王影子的幾次攻擊之後,林立心里也突然有了疑惑.這個時候,自己已經沒有機會重新構建領域世界了,這對于一個聖域法師來是非常致命的.而不朽之王的影子其實根本不用一直用箭術,只要將那個恐怖的領域世界碾壓過來,自己恐怕就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可是如此簡單的事,不朽之王的影子難道想不到嗎,難道在這種時候還想玩貓捉老鼠的游戲?

明明有機會將對手擊殺,卻還要學貓捉老鼠一樣戲弄對手,這樣的人最後住往是不得好死,只有那些低層次的狂妄的蠢貨才會做這種事.更何況,不朽之王的影子,雖然有了自主的意識,卻還沒有完全人性到那種程度,又怎麼可能做那種蠢事呢.

難道,不朽之王的影子無法移動?想到這里,林立試著向更遠的地方逃離了一些,可是卻分明看到,不朽之王的影子也立刻追擊了過來.

看到這個況,林立也對自己的想法感到有些可笑,不朽之王的影子作為太yang之井的主人,怎麼可能在這里無法移動呢.

林立本來還想再試探一下,可是看了不朽之王的影子那邊,卻頓時被嚇了一跳,立刻發動空間法袍的力量,毫不停留的開始連續的閃爍.

原來,不朽之王的影子,似乎也厭倦了這樣的追擊,這一次竟然是直接從領域世界中,抽出了一支真正的星辰碎片搭在了弓上.

星辰碎片啊,那可是蘊含著世界本源力量,連毀滅之龍都能夠擊殺的神器.林立從來都是用星辰碎片擊殺敵人,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嘗嘗星辰碎片的滋味,這一次不朽之王的影子顯然是要給他開開葷了.

不朽之王的影子,從領域世界中抽出的,是蘊含著火元素法則的星辰碎片赤焰.一支完全由火焰構成的箭矢,搭在了星辰之怒上,然後隨著林立的閃爍稍稍調整了一下方向.

隨看著一聲霹靂弦響,火焰箭矢向著林立直追了過去,一路上將空間都映照得火一片,好像把整個空間都瞬間點燃了.

不朽之王的影子,在時機的把握上,無疑將獵人的優點都繼承了,赤焰射到林立近前的時候,林立已經是來不及再次使用宴間法袍的力量了.面對這種況,林立只能是把牙一咬,將自己的星辰碎片冰極放了出來,迎向了射來的赤炎.

"轟"得一聲巨響,林立的身影從爆炸中飛射出來,形象看上去更加淒慘了幾分.不過,能夠從赤炎的射擊下,逃出這條命,對于林立來已經是非常值得慶幸的事了.

不過,剛才的況雖然十分驚險,林立的臉上除了狼狽之外,卻並沒有那種劫後余生的喜悅,同時也沒有了慌張與恐懼,而是一反常態的變得平靜了許多.

是的,通過剛才的那一擊,林立已經感覺到,不朽之王的影子對星辰碎片的掌控,似乎並不像自己原來所想的那樣完美.這其中當然有星辰之怒並非真品的原因,但更多的還走出在掌握力的問題上,不朽之王的影子對于星辰碎片的掌控力,似乎比起當初自己在無盡世界中,還要略差上幾分.否則,只憑著mo力凝聚的星辰之怒,林立就算同樣擁有星辰碎片,也根本無法擋下他射出的赤炎.

不朽之王的影子,似乎並不想給林立太多的時間去思考,在赤炎落空之後,緊接著又將冰極射了出來.冰極與赤炎的力量截然相反,一箭射出之後,一路散發出的寒氣,讓周圍的空間如同下起了暴風雪.

面對這一箭的威勢,林立不敢怠慢,連忙收起思緒,將自己的星辰碎片放出,迎向了飛射而至的冰極.

又是一聲轟鳴巨響,林立滿身冰屑的再次從爆炸中飛出,身上的空間法袍由于被鮮血浸透,此時都被那寒氣冰凍得好像鎧甲一樣.

但是這一次,林立卻是皺起了眉頭,神中並非是憂慮,而是更多了幾分思索.在這一次的攻擊中,林立已經可以肯定,不朽之王的影子對星辰碎片的掌控力,恐怕比起自己在無盡世界時,只能發揮大概八成左右的威力.

雖然即使讓星辰碎片發揮出八成的威力,也同樣不是林立能夠輕易抗衡的,但是這卻明白不朽之王的影子,與獵人的真正實力其實是有著差距的.要知道,當初在無盡世界,林立可是用獵人這個號,擊殺了毀滅之龍阿紮達斯那個近乎半神的存在.

如果,不朽之王的影子,能夠達到那樣的水平,林立也就根本不用逃了,直接讓對方把自己射殺,還省了受這些折磨.

為什麼會是這樣?在赤炎與冰極之後,林立接連擋下了不朽之王影子夠幾次攻擊,也愈發的肯定了自己的判斷.同時在他的心里,對于這個況,也終于有了一個模糊的猜側,恐怕不朽之王的這個影子,之所以能夠使用星辰碎片的力量,更多的還是依靠了不朽之王的遺澤,而不是由于他自己的能力.

同時,林立還察覺到一個問題,就是在不朽之王的影子射出星辰碎片的時候,每一次都會引起太yang之井的異常震動.雖然星辰碎片射擊的速度非常之快,在與林立的防禦碰撞後,同樣會引起太yang之井,乃至整個空間的劇烈震動.但是,林立還是能夠敏銳的,在刹那之間分辨出,太yang之井的震動究竟是由何引起的.

可是這對于現在的況有什麼幫助嗎?林立幾乎可以肯定,就算不朽之王的影子,只能發揮出星辰碎片八成的威力,但只要再這樣特擊幾次,自己也就真的無力再去抵抗了.畢竟,不朽之王的影子手中,起碼還有mo力凝聚的星辰之怒,而林立自己卻是什麼都沒有.

想到星辰之怒,林立突然想起,第一次探索天空之里的時候,自己在七界螺旋的最後一層,用輪回乎弩射爆了那個mo力凝聚的星辰之怒,似乎是讓輪回手弩也擁有了一些星辰之怒的規則特性.

想到這里,林立連忙將輪回手弩拿了出來,接著將星辰碎片雷霆搭在了手弩上.林立剛剛做完這些,還沒等將自己反擊射出,卻看到那邊不朽之王的影子,已經再次向射出了一支星辰碎片,正是蘊含大地力量的新生.

林立不敢稍有怠慢,連忙將輪回手弩舉起,對著飛來的星辰碎片新生,用力的扣下了弩機.輪回乎弩雖然擁有了一些星辰之怒的規則特性,但和不朽之王的影子手中的星辰之怒比起來,還是差了很多的.也好在不朽之王的影子,這一次射出的是新生,雖然威力依然很強大,但是在速度上卻明顯不如攻擊最為犀利的雷霆.

一直都是不朽之王的影子發射星辰碎片,林立對于自己剛的判斷,還不敢十分的肯定.但是,這一次,當林立自己用輪回手弩,射出星辰碎片雷霆的時候,卻清楚得感覺到隨著雷霆的力量爆發,太yang之井竟然真的受到影響發出了震動.盡管這點震動,旋即就被雷霆與新生的碰撞產生的震動掩蓋了,但是卻沒有逃過林立的感知.

星辰碎片,太yang之井!林立突然想到,自己幾乎忽略掉一個事,自己的七支星辰碎片當初不就是在太yang之井中得到的嗎.而在自己取走七支星辰碎片後,這座太yang之井也很快隨之崩潰了,因為七支星辰碎片的力量,就是支持太yang之井存在的基礎.

而現在,林立自己的手中,擁有的一套星辰碎片,是他從安瑞爾世界收集到帶到這里來的.不朽之王的影子所使用的那一套星辰碎片,自然應該是原本存在于太yang之井,作為太yang之井存在基礎的一套.

這樣,似乎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每一次星辰碎片力量的爆發,都會引起太yang之井的異常震動了.

因為七支星辰碎片,與太yang之井本來就是一體的,太yang之升以星辰碎片的力量而存在.

不過,只憑這一點,又如何解決眼前的困局呢?難不成要去奪走不朽之王影子手中的星辰碎片嗎?如果林立真有這樣的本事,現在也不會被對方搞得這樣狼狽了.

雖然有了輪回手弩的幫助,但是林立也只能是芶延殘喘罷了,根本沒有資格與不朽之王的影子真正一較高低.而且,林立現在畢竟是一個魔法師,而不是真正的獵人,在箭術上就根本沒法和不朽之王的影子相比.憑著聖域境界三個等級的差距,就算對方使用得是普通的弓箭,恐怕林立也根本沒有翻盤的希望.

星辰碎片與太yang之井的關系,究竟要如何來利用?

林立隱約感覺到,這可能是自己翻盤的唯一希望,但是究竟要如何去做,卻偏偏想不出一個頭緒來.如果,他現在可以沉下心,仔細的將所有線索思考一番,也許能夠想到辦法.

可是,不朽之王的影子,又怎麼可能會那麼好心,給林立這個思考對策的機會呢.在不朽之王的步步緊逼之下,林立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在天空中四處逃竄,被動的防禦著一次次致命的打擊.

面對不朽之王的影子這樣的強敵,林立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分神!




上篇: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箭術     下篇: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賭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