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流星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流星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流星



盡管從下邊那狼籍的戰場上看得出,黃昏之塔在這場戰斗中也受到了不的損失,但是林立的語氣和表中,卻找不到一絲的憤怒.並非是林立胸懷多麼廣大,只不過是那此敵人在他的眼中,其實已經如同死人一樣了,和死人有什麼值得生氣的呢口

"那個魔法師,難道是格雷斯神魔法工會的卡努曼?"站在林立旁邊的巴塞爾,突然從那影像中,認出了卡努曼的身份,不由得有此驚奇的道:"卡努曼不是最高議會的議員嗎,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卡努曼?"林立還真是差點忘記了,那個在最高議會的會議上向自己叫囂,然後被仲裁者阿波菲斯丟出會場的家伙口現在在巴塞爾的提醒下,能夠想起這個人來,更多也是因為格雷斯科城這個名字特殊的城市而已口

不過,雖然是想起了這麼個人來,林立也並沒有太在意,微微搖了搖頭,道:"管他是什麼來曆,既然敢侵犯黃昏之塔,那就把命留在這里吧口"

雖然這個卡努曼,在最高議會也有著相當高的地位,但是林立卻會然沒把那此東西放在眼里.別林立的身上,還有一個三位仲裁者承諾的第四仲裁者身份,就算沒有這個第四仲裁者的身份,他也不會輕易放過那個卡努曼的.

很快,控制室中傳來了埃蘭聲音,向林立報告手下魔法歸們已經各就各位,做好了進入戰牛的准備.在埃蘭的聲音中,還隱約透著那麼一股興奮,畢竟這可是第一次真正將天空之城運用到戰斗中.

"很好,開始攻擊."林立掃了一眼戰場的影像,淡淡的向埃蘭下達了攻擊命令.

這個時候天空之城下方,整個戰場都已經被那巨大的$陰$影籠罩了,卡努曼等人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天空口盡管他們無法看到天空之城上邊的模樣,但是那如同倒懸的山峰一樣的底部卻也讓他們聯想到了傳中的天空之城口

"卡努曼,難道最高議會發現這次行動了嗎?"桑多斯語氣中難得的透出了幾分恐慌.他怕的不是天空之城,畢竟天空之城的力量怎麼樣,已經是只存在于是傳中了.他所恐懼的,是天空之城上邊的三位仲裁者,那可是三位聖域巔峰的強者,是從黑暗年代走過來的神一般的人物.

"不"卡努曼艱難的咽了下口氣,臉色難看的對眾人道:"不是最高議會,不是最高議會的天空花園口"

卡努曼做了多牟的最高議會議員,對于最高議會的天空花園,不能是非常熟悉,起碼也對外觀有一個深刻的印象口因此,通過天空中顯露出來的,那倒懸的山峰般的底部,他立刻判斷出那絕對不是最高議會的天空花園口

可如果不是最高議會的天空花園又會是哪里來的天空之城呢,安瑞爾大陸除了最高議會的天空花園,似乎也沒有聽過哪個勢力還擁有天空之城這樣的戰爭利器啊口

難道,—,

卡努曼突然有點不敢去想了口他還記得關于黃昏之塔那位會長的傳,那傳不就是那個叫費雷的,帶著人去探索不朽之王的天空之城了嗎口只不迂,那費雷帶著人一走就是三年,沒有任何音訊傳回來,不少人都認為他們已經葬身在天空之城了口

可是現在這座突然出現在頭頂的天空之城,如果不是最高議會的天空花園,那就似乎也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那個消失了三年的費雷回來了,而且還掌握了不朽之王的天空之城!

"不是天空花園?我聽,黃昏之塔的那個會長就是因為去探索天空之城才失蹤的,難道這天空之城是他在操縱的?"血精靈的話竟然和卡努曼所想的一樣,只不過在他的語氣中,卻並沒有太多的擔憂和恐懼反而是透出了難以抑制的興奮口

"卡努曼,瞧瞧你那點膽子居然嚇得臉都青了口你也不想一想,不朽之王的天空之城,那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掌控的嗎.那個叫費雷的子,就算是把天空之城開動起來了,可又能夠發揮出多少的力量呢口"獨眼矮人但丁注意到了卡努曼的表,頓時很是不屑的嘲諷了起來口

"你!"卡努曼頓時被激得有些急了,可是轉念一想,卻壓下了心中的火氣.對啊,最高議會的天空花園,從得到手中到正式使用,中間經過了大規模的改造,這才讓天空花園真正成為了人類的天空之城口而費雷那子,就算是能夠把天空之城開動起來,可短短三年時間能做什麼,怎麼可能真正發揮出天空之城的力量呢口

想到這些,卡努曼不但心里的驚恐立刻消退,眼中也閃爍起了貪婪的光芒口如果,自己能夠得到這座天空之城,然後再接收了黃昏之塔的產業,那麼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手中的魔法工會就會成為整個大陸的第一魔法工會了吧口

卡努曼當然不會自大到,以為自己擁有一座天空之城,就可以和最高議會分庭抗禮.但是在最高議會以下,恐怕也沒有哪個勢力,能夠與擁有天空之城的自己相比了吧口還沒怎麼樣呢,卡努曼的心里已經將那座天空之城,打上了屬于自己的標簽口

至于其他幾個人,不用看也知道,一個個也都是兩眼放井,的看著天空之城.作為安瑞爾世界曆史上,最為強大的戰爭利器,高等精靈一族的文明結晶,恐怕沒有一個人不渴望能夠擁有它口

然而,就在下面眾人在想入非非,甚至忘記了繼續攻擊黃昏之塔的時候,頭頂上的那座天空之城,卻突然間放射出了一顆顆拖著絢麗光尾的流星口那足足有近百顆數量的流星,每一個都散發著驚人的mo力波動,劃破天空向著下邊的卡努曼等人砸了過來口

"該死,他在攻擊我們!"獨眼矮人但丁了一句廢話,氣急敗壞的搶起巨斧竟然是打算要正面硬抗來自天空之城的攻擊口

可是,其他人就不像但丁那樣魯莽了,包括卡努曼在內的眾人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閃".盡管他們不知道天空之城的攻擊,究竟擁有著什麼樣的威力,但也能夠猜以那絕對不是魔晶炮能夠相比的口

的確,先不威力怎麼樣,魔晶炮的mo力炮先就是直來直去,躲過去就躲過去了.可是那來自天空之城的攻擊,那一顆顆看似絢麗的流星卻好像擁有生命一樣,在下邊眾人躲避的時候,竟然自動的改變了方向,向著眾人繼續追擊了過去.

"轟!"

最先倒霎的,不是逃跑的眾人,也不是腦袋發熱要硬碰硬的獨眼矮人但丁,而是卡努曼手下的那支法師團口

雖然卡努曼的魔法工會,以法呢之神格雷斯科命名,但是他們的法師團卻並沒有繼承格雷斯科創造的魔網魔法陣列口因此土百名魔法適,其中還有不少的傳奇法師,根本無法將力量會部集he起來進行防禦.也只有法師團的那位團長,及時施展出了魔法領域,將手下的魔法師們都保護了起來.

可是,真正當那流星,轟擊在魔法領域上的時所,法師團的那位團長立刻就後悔了早知道就應該自己逃跑的口可是,現實沒有賣後悔藥的,那顆流星瞬間轟碎了魔法領域,落在了法師團的中間口

在轟鳴聲中,一個太yang在法呢團中間升起耀眼的光芒瞬間吞噬了周圍的一切.在那光芒籠罩下的魔法呢們,不管是大魔導士還是傳奇法師一個個都毫無抵抗之力,就好像太yang下的冰雪一樣,從毛發皮肉開始快速的在光芒中消融口

而卡努曼等傳奇巔峰的強者們這個時候也都是自顧不暇,不管是怎麼加快速度怎麼變換方向那身後的流星就好像蹌骨之蛆一樣緊追不舍.

很快,一個卡努呈手下的副會長,二十三ji的傳奇法師,被一顆緊追的流星砸到了背上口還沒等那位傳奇法師做出掙紮,後邊緊接著又是兩顆三顆甚至更多的流星砸了過來,轉眼間連續爆發的光芒就將徹底他吞沒了口

准備硬碰硬的獨眼矮人但丁,終于也發現了不妥,拖著巨斧扭頭就跑.可是他本來就不是以速度見長,再加上反應又慢了一拍,想要跑的時候已經晚了.轉眼間,一顆顆的流星,接連砸在了但丁的身上,讓他根本連躲都沒有機會躲.

獨眼矮人那吞噬mo力炮光的能力,在這個時候完全失去了作用,等到那流星爆發的光芒消散後,現場已經完全失去了他的身影,就連那柄堅固的巨斧也不見了蹤跡口一位傳奇巔峰的強者,覺醒了血脈的矮人戰士,就這樣被從安瑞爾世界抹去了口蛇女維莎,搖擺著蛇尾快速的向遠處逃竄著,周圍圍繞著她的二十四根圖騰柱不斷的綻放著光芒口圖騰柱上的獸影,從圖騰柱上飛躍而出,迎向了後邊緊追不舍的流星,接連三個獸影的消散,才換來了一個流星的泯滅.而那失去了獸影的圖騰柱,也隨之變得黯淡無光,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口

可是,追在蛇女維莎身後的,卻並不只有一顆流星,直到她身邊的圖騰柱只剩下一個還閃爍看光彩的時候,才算是終于將那些追來的流星都擋住了.不過即使是這樣,維莎也沒有停下逃跑的腳步,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逃得越遠越好.

要所有人里邊,血精靈的處境倒還算是不錯的,借助黑暗的力量,以及精靈一族的速度天賦,雖然被流星追得也是非常狼狽,但卻還算是有驚無險口而且,在逃跑的過程中,他還不斷的召喚出深淵中的低級惡魔沉淪魔,讓那些沒腦子的家伙去替自己阻擋流星的追擊.

至于亡靈法師桑多斯,原本還想試著讓自己的亡靈生物,去替自己阻擋那些要命的流星.可是隨著流星的落下,很快他所召喚的亡靈生物,就被掃蕩一空了,連死亡之潮的漩渦之門都被轟散了,又哪里去找什麼亡靈生物出來呢口

而且,桑多斯還能夠感覺到,隨著那一顆顆爆發的流星,這片空間中的光元素已經越來越濃重了,幾乎就快要趕上所謂的光明禮堂了.在這種倩況下,桑多斯別中召喚亡靈生物了,自己就算不被那流星轟到,恐怕處境也絕對要比其他人危險口

想到這里,桑多斯把牙一咬,一邊狼狽逃跑,一邊拿出一個魔法卷軸來口隨著魔法卷軸的激發,一道造型古樸的大門在桑多斯前邊憑空出現,這正是一張非常難得的傳送卷軸.而且,從這道大門那無比凝實的外觀來看,還必然是一張高階的傳奇卷軸,恐怕可以一下子將人傳送到千里之外.

"對不起了,以後我會替你們報仇的!"桑多斯$陰$聲念叨了兩句,再也不敢耽棧時間,一頭就沖入了那道古樸的大門中口

看到桑多斯居然獨自使用了高階傳送卷軸,剩下的眾人心里可是恨極了,如果桑多斯能夠在大家在一起的時候使用的話,那高階傳送卷軸的力量足以讓眾人全部離開這里.可是現在,大家被流星追得四面奔逃,根本來及不跑向傳送門那里了口

"在我面前,還想逃跑?"就在眾人一邊逃一邊心里暗罵桑多斯的時候,天空中卻突然傳來一個淡漠的聲音口接著,半空中突然打開一道豁口,一個看上去非常年青的魔法插,一手拎著法杖,一手拎著剛剛追走的桑多斯,表平靜的從那道空間豁口中邁步走了出來.

"費雷!快讓這些流星停下,你知道你在向誰動手嗎,難道你想背叛最高議會嗎!"狼狽不堪的卡努曼,看到林立突然現身在半空中,立刻氣急敗壞的咆哮了起來口他當然知道,自己和黃昏之塔的仇恨已經不可化解了.但是只要能夠逃過眼前這一劫,他相信憑借自己在最高議會中的地位,還不至于受到太嚴重的懲罰口




上篇: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回歸     下篇: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