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立威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立威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立威



這個時候還有什麼好商量的呢,商量怎麼對付黃昏之塔嗎?別開玩笑了,人家那邊可是有聖域強者的,就算魔法潮汐之後讓各個勢力的實力提升不少,可是對上聖域強者也絕對是有死無生!

胖魔法師開了一個頭,其他人立刻也都站起身紛紛告辭,都想著盡快回去自己的地盤,就算是死也得把家人先安頓好吧.==甚至有的人,都想著回去後立刻解散勢力,以躲避黃昏之塔的報複.

吵鬧的聚會大廳轉眼間變得一片安靜,大廳中只剩下黑日兄弟會的安洛克等人,和已經失去了一切根本無處可去的恩格里.

"可惡,這群家伙難道不知道,只有把我們的力量都聯合起來,才能夠與黃昏之塔抗衡嗎!"安洛克氣得一巴掌將桌子拍成了碎片,但是眼睛深處的恐懼卻怎麼也掩飾不住.

盡管他這樣,可是就算把這些勢力都捏起來,就真的能夠和黃昏之塔抗衡了嗎?他自己心里其實也不相信,要知道黃昏之塔那邊可是擁有一位聖域強者啊,聖域境界以下皆為螻蟻可不是的.更何況,黃昏之塔這一次還得到了不朽之王的天空之城,那可高等精靈統治安瑞爾大陸的戰爭利器啊.

安洛克強按下心中的恐懼,扭頭看了一眼旁邊,突然問道:"塔努大師怎麼沒有過來,難道你們沒有人通知他今天的會議嗎?"

"會長大人,昨天我們就已經去通知過了,可是今天早上我們再過去的時候,塔努大師已經不在了."站在安洛克身後的一個手下,心翼翼的對安洛克道.

"什麼!"

聽到手下的回答,不只是安洛克,黑日兄弟會的其他幾位首領,也是不由得驚呼了起來.不過很快,他們就明白過來了,那位塔努大師肯定是見勢不好溜之大吉了.想到這里,幾個人的臉色別提多難看了,因為只有他們幾個知道,之所以這一次對付黃昏之塔,正是聽了那位塔努大師的勸.

然而,就在安洛克等人滿心憤慨的時候,剛剛急急忙忙離開的那些人,仿佛聽到安洛克的召喚一般,竟然都一個不少的都跑了回來.

看到這景,安洛克等人不由有些驚訝,他們可不相信這些人回來是為了共同對抗黃昏之塔的,于是語氣不善的問道:"你們不是要回去准備後事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媽的,安洛克,你以為老子願意回來嗎!你,是不是你暗中已經向黃昏之塔低頭,把我們都給賣了!"人群中的一個勢力的首領,氣急敗壞的向安洛克等人罵道.而他的話,也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響應,一個個頓時都目露凶光的看向安洛克等人.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安洛克有些茫然,但更多的是憤怒,堂堂黑日兄弟會的老大,什麼時候被人這樣汙蔑過,什麼時候被人這樣指著鼻子罵過!

要是在平時,就憑黑日兄弟會的實力,在場的這些勢力中敢和安洛克對視的恐怕都不會有,可是現在這些人顯然已經有些破罐子破摔了.聽到安洛克的厲聲質問,那些人不但沒有絲毫的膽怯,反而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嘲諷之色,道:"你自己做的事,你還有臉問我們?你把我們騙到這里來,不就是為了向黃昏之塔邀功賣好嗎!"

"你們,把話清楚!"安洛克氣得渾身發抖,要不是旁邊兩個兄弟攔著,恐怕早就下令把這些人統統干掉了.

"別演戲了,黃昏之塔的人就在外面,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何苦還戲弄我們呢."最早要離開的胖子魔法師,坐在了一把椅子上,兩眼看著頭頂,顯然是已經准備認命等死了.

"黃昏之塔的人!"聽到那些人的話,安洛克頓時感到眼前一黑,不由自主的連退了兩步,將身後的椅子撞翻卻不自知.

而這個時候,在聚會大廳的大門外,一群黃昏之塔的魔法師簇擁著幾個人,已經是將聚會大廳的大門嚴嚴實實的堵住了.大廳內的人們看到黃昏之塔的人來了,才終于停下了對安洛克的聲討,一個個渾身顫抖的看著門外,仿佛在等待著黃昏之塔做出最後的宣判.

黃昏之塔一方為首的,正是隨林立一起消失了三年的法師團團長埃蘭,身邊還有林立的兩位亡靈仆從烏伊法魯西和諾菲勒,後邊跟著的則是一百名十**級的大魔導士.這些大魔導士,並不都是隨林立探索天空之城的那些人,但是里邊魂上那麼二三十名,就足以讓整個隊伍都顯出逼人的氣勢了.

"你們……"安洛克指了指埃蘭等人,可是話卡在喉嚨里卻不出來,人家就是上門來算帳的,還能質疑些什麼呢.

而埃蘭看也沒有看安洛克等人,直接將手一伸,旁邊立刻有魔法師將一個卷軸遞到他的手上.接著,他雙手將卷軸展開,目光在卷軸上緩緩的移動,口中則是冷冷的道:"血鴉盜賊團團長恩格里,黑日兄弟會會長安洛克,副會長吉納文,副會長羅伯特,副會長佐頓,銀劍傭兵團團長卡羅,副團長約克,河傭兵團團長……"

開始的時候,大廳里的眾人還不太明白,黃昏之塔的人這樣念出這些名字究竟是什麼意思.可是隨著一個又一個名字被念出來,眾人漸漸也從中找到了規律,那就是這些人的勢力對黃昏之塔曾經直接動用過武力.

黃昏之塔一向講究的就是,商業上的問題從商業上來解決,在商業上不管對手用多麼卑劣的手段,黃昏之塔也從來都是以商業手段回擊.否則的話,就憑林立這位聖域強者坐鎮黃昏之塔,要橫掃輕風平原所有勢力也不是什麼難事.

林立定下這個原則的意圖,就是希望黃昏之塔在商業方面,能夠健康的成長,而不是一味的依靠強橫的武力去掃除一切障礙.但是,如果有人以商業以外的手段對付黃昏之塔,那就對不起了,任何敢這麼做的人或勢力,都必將受到黃昏之塔最嚴酷的打擊.

這一次,林立一走就是三年,以至于讓那些勢力,都忘記了黃昏之塔的規矩.像黑日兄弟會,血鴉盜賊團這種勢力,又不可能拿得出什麼巧妙的商業手段,自然是動用武力最為簡單直接.反正在他們當時看來,黃昏之塔沒有了林立這位聖域強者的坐鎮,也就沒有了維持這個規矩的實力,還不是隨便自己怎麼拿捏.

知道埃蘭念出那些名字的意思後,大廳中的那些各個勢力的老大們,也是一個個變得表各異.被念到名字的自然是面若死灰,而沒有被念到一邊暗叫僥幸,一邊也仍然少不了擔心,畢竟是參與了打壓黃昏之塔,就算僥幸不死,恐怕也要付出相當巨大的代價賠償.

終于,埃蘭將手中的卷軸合了起來,一邊遞給旁邊的魔法師,一邊冷冷的看著大廳中眾人,道:"殺!"

這一個殺字,仿佛一股陰風吹入大廳,讓整個大廳的溫度仿佛都驟降到了極點.大廳里頓時變得無比嘈亂,有大聲咒罵的人,也有四處尋找逃路的,還有一些索性面露猙獰要拼命一戰.

大廳中的這些人,既然能夠成為各個勢力的首領,自然身上也都是有些本事的,幾乎全部都是傳奇級別的強者.尤其是幾位傳奇法師,以前可能就是二十一二級,但是在經曆過魔法潮汐的洗禮後,卻都有了二十三四級的實力.

"慌什麼,我們這麼多傳奇強者,難道就乖乖伸出脖子讓他們殺嗎!"

"和他們拼了,就算是死,也是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本來這些稱霸一方的人物就都不是什麼善類,埃蘭的一個殺字出口,頓時激起了他們心中的凶性,反正不管怎麼樣也是一個死,干嘛不拼一把拉幾個墊背的呢.而且在他們看來,現在的局面也並非沒有拼出一線生機的可能,畢竟自己這邊可是擁有十幾位傳奇強者.而黃昏之塔呢,雖然看起來人多勢眾,可是真正的傳奇強者卻只有三位而已.

因此在他們看來,只要這一次能夠逃出去,立刻卷包離開輕風平原,到時候就算黃昏之塔那位聖域強者,也不可能從這麼大的世界把自己等人揪出來.

當然,要拼命也都是那些被念到名字的,剩下幾位沒有被念到的卻早早的躲到了大廳中的角落里面.對于他們來,反正只要能活命就行,就算最後要賠個傾家蕩產,憑自己的實力也總會有東山再起的時候.

一般來,埃蘭其實是有些不太明智的,大可以等到這里的人都各自散去時,再派出人手去分頭進行圍殺,那樣才是真正萬無一失的辦法.而他這樣,一上來就激起了對方的凶性,肯定會逼得對方狗急跳牆,反而是讓這一次任務的難度提高了不少.

但這並非是埃蘭考慮不周,因為這一次黃昏之塔要做的不僅僅是報複,而是要在這輕風平原上再一次的立威,告訴輕風平原上的所有勢力,黃昏之塔的主人回來了.

林立僅僅離開三年的時間,這輕風平原上的勢力就開始忘記林立這位聖域強者的威嚴了,這只能明之前林立給他們的威懾還不夠.

如果換成是最高議會呢,安瑞爾大陸上也不是沒有流傳過三位仲裁者不在的謠,畢竟三位仲裁者極少出現在世人面前,可是為什麼沒有哪個勢力敢去一試真假呢.就是因為最高議會這一千三百年來,已經積累起了一股讓人根本不敢升起一絲嘗試之心的威勢,即使三位仲裁者一百年不出現,那些阿貓阿狗們也不敢向最高議會遞爪子.

黃昏之塔成立的時間不長,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經營這種,或者可以被稱為是積威的東西,所以就要狠厲的手段了.用敵人的鮮血與生命,來成就黃昏之塔的威嚴,讓每一個人從心里連動黃昏之塔的想法都不敢生出來.

雖然黃昏之塔這邊,連埃蘭算上也才只有三位傳奇強者,可是要知道烏伊法魯西和諾菲勒那可是傳奇巔峰的強者,而且還是經曆過多少次生死之戰磨礪的.他們的真正實力,怎麼可能是那些突然力量大幅提升的暴發戶能夠相比的.

而且,在他們的身後,還有一百名法師團的大魔導士,憑借著魔網魔法陣列,甚至擁有和傳奇巔峰強者對抗的實力,同樣也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實際上,就算沒有烏伊法魯西和諾菲勒,光憑這一百名大魔導士的實力,就算不能擊殺對面的那些人,但也絕會讓他們輕易逃脫.

大廳中的眾人剛剛叫囂著要拼命,諾菲勒的身影已經是瞬間從原地消失,化身一道黑色的閃電射入了大廳之中.諾菲勒的雙手,反握著天譴匕首,在力量的灌注下燃起了血的光芒,還沒等那些人反應過來,就見到兩顆頭顱飛上了半空,鮮血如同噴泉一樣噴出老高,化為血雨紛紛揚揚撒落下來.

眼見著自己這邊一上來就被人砍了兩個腦袋,大廳中的眾人才終于反應過來,劍聖身上爆發出濃厚的斗氣,傳奇法師也的撐起了一道道魔元素護盾,而兩個傳奇級別的刺客也悄無聲息的遁入了陰影之中.

"烏伊法魯西大師,別讓他們逃了."埃蘭恭敬的對身邊的烏伊法魯西道,雖然這位是會長大人的仆從,可是黃昏之塔沒幾個人敢把他們當成仆從看.

"嘿嘿,放心好了,保證一個也別想逃出去."烏伊法魯西陰聲笑道,接著就舉起了手中的骸骨法杖,隨著法杖頂端的寶石爆發出光芒,在這聚會大廳的外面,突然間湧出了大量的骸骨,將整個建築一層層的包裹了起來.

這僅僅是亡靈魔法中的一個骸骨囚牢而已,作用就是短暫的限制敵人的行動,一般也就是十幾根骸骨柱子將人攔在里面.




上篇: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震懾     下篇:第一千零九章 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