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特使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特使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特使



不過,不管黃昏之塔發展成什麼樣子,畢竟也只是一個輕風平原上的地方勢力,而金度王國的使者,代表的卻強大的擁有安瑞爾世界第一艦隊的金度王國.這兩者之間,可是有著非常巨大的差距的,兩者放在一起,就好像偏僻山村與繁華都市的對比一樣,是根本無法讓人平等相視的.

因此,這位金度王國的使者,自然也不會和黃昏之塔講究什麼外交禮節了.在經過的驚訝之下,金度王國的使者擺出了上國使者的架勢,直接來到了黃昏之塔魔法城的大門前,對負責接待的一位魔法師道:"你去通知一下你們會長,就金度王國使者有事要和他談,讓他來見我.另外,我的時間很寶貴,就不要搞什麼歡迎的儀式之類的事了."

聽到金度王國使者這話,那位魔法師的臉色也不由得變得有些古怪,自從會長大人踏入聖域境界,還是第一次有來訪之人擺出這樣的態度,還什麼歡迎儀式,這自我感覺也太好了些吧!就算是黃昏之塔剛剛建立的那段時間,似乎敢擺出這種態度的人,最終也都沒有什麼好下場!

那位負責接待的魔法師,上下打量了一番金度王國的那些人,雖然看那些人的態度非常不爽,不過畢竟職責在身上,倒也沒有多耽誤時間.將金度王國的使者帶到迎客大廳後,他了一句"請稍等",便轉身去通知黃昏之塔的高層了.

林立此時正在蠻荒競技場中,不斷的向更強的對手發起挑戰,負責接待的那位魔法師自然是沒有辦法見到他.因此,他將金度王國使者到來的消息,報告給了身為黃昏之塔高層的加文.

不得不,金度王國的使者運氣還是不錯的,幸好林立沒有時間來見他們,否則就以他們這樣的態度,林立就算不出手滅掉他們,也會把他們丟出黃昏之塔的.而得到手下報告後,來見金度王國使者的加文,脾氣就比較平和了.

"你就是黃昏之塔的會長費雷?"看到加文進來,那位金度王國的使者想當然的問道.

"呵呵,"加文笑了笑,對金度王國使者的態度毫不在意,當然也談不上什麼熱,作了個請坐的手勢之後,才淡淡的道:"不好意思,我們會長最近不在這里,不知道使者前來有什麼事?"

關于林立的事,加文沒有向金度王國使者多做任何解釋,而是直接詢問對方來這里的目的.對于一個脾氣不錯的人來,這或許已經算是最為激烈的一種回應.

聽到黃昏之塔的會長不在,金度王國的使者不由得皺了皺眉頭,不過也沒有在這件事過多計較,而是道:"好吧,那麼我就和你吧,你轉告你們會長一句,十天之後,我們將會在科隆城召開一個會議,輕風平原各勢力的首領都要參加,就這樣吧."

金度王國的這位使者,一上來連自己的名字也沒有,現在更是連會議主題是什麼也沒有提,完之後直接起身告辭,看上去好像生怕在這里多呆一秒鍾似的.

而加文的臉上,仍然是一付不慍不火的神,對方不提什麼事,他也不去問,對方到要告辭,他就站起身將對方一行人送到門口.等到金度王國那些人大搖大擺的離開,加文身邊的魔法師,都不由得面露不忿的神,要不是加文在這里的話,他們恐怕早把那些下巴抬到天上的家伙點了天燈了.

面對手下眾人的抱怨,加文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吩咐眾人各自去做事,自己則通過黃昏之塔的傳送法陣,來到了天空之城的倒懸高塔.

加文在倒懸高塔的大廳中等了沒多久,正碰到林立等人陸續從蠻荒競技場中出來,于是把金度王國使者來訪,以及十天之後在科隆城召開會議的事,向林立報告了一遍.

"加文,你就是脾氣太好了,可惜我沒有趕上,不然怎麼也不能讓他們這麼輕松的離開."經過無數次惡戰洗禮的埃蘭,此時身上多了一股凶悍的氣息,完全沒有了一般魔法師那種文質彬彬的感覺.

對于埃蘭的挖苦,加文毫不在意的笑了笑,道:"這不是還有一場談判嗎,要是談不合的話,你想收拾他們不是更有理由了嗎."

"會長大人,您看到時候,是不是帶著我們一起過去啊."似乎是被加文得動心了,埃蘭轉過身滿臉堆笑的對林立道,感覺就好像在討要什麼好處一樣.很顯然,以埃蘭為首的這群魔法師,在經曆過蠻荒競技場的無數次戰斗後,已經不知不覺的變成了好戰份子.

林立摸了摸下巴,微微眯著雙眼,道:"嗯,在這里這麼長時間,也的確是時候去放松放松了.不過,還有十天的時間,你們在這十天時間里,如果能夠再提升一級,我就帶你們去,否則就留在這里吧."

"嘩!"一陣腳步聲,包括埃蘭在內的眾人,頃刻間都跑得無影無蹤,竟然是一個不落的都再次沖入了蠻荒競技場中.

看到這一幕,加文都有點傻眼了,這才過去多長的時候,怎麼這群魔法師都變得這麼好戰了.

"好了,加文,最近黃昏之塔的事已經重新走入正軌了,你有時間的話,就也經常到這里來磨練一下.雖然不至于讓你的等級快速提升上去,但是這種戰斗的磨礪對于提升戰斗力還是非常有效果的."加文是從黃昏之塔建立就加入的老人,林立自然不會忘記他的功勞.

雖然在這次魔法潮汐中,加文的實力也有了不的提升,但是如果沒有什麼辦法將這個提升消化掉的話,他的成就恐怕也就終生止步于此.而如果能夠進入蠻荒競技場,通過大量的實戰來進行磨煉,正可以讓加文將那輕易得來的力量,真正的快速的融入自身.

"是,會長大人,以後只要有時間,我會經常過來這里的."加文雖然醉心于權力,但是也知道對于一位魔法師來,走魔法的道路才是正途,其他權力財富都是虛的.尤其是看到周圍的同伴,不少當初和自己差不多時間加入的魔法師,都在不斷的提升著實力,他的內心也早就不知不覺得熱切起來了.

和加文交談了幾句之後,林立再次恢複了自己的作息規律,繼續在蠻荒競技場中不斷的挑戰強大的對手.雖然直到現在,林立也沒有能夠擊敗第十一位對手,不過收獲還是非常巨大的,至少已經不至于一上來就被對方秒殺送走,有來有往的也能夠支撐個幾分鍾.

要知道,那可是聖域巔峰的強者,而林立才只不過是二十七級而已,能夠在聖域巔峰的強者手下支撐幾分鍾,這已經就是非常了不得的成就了,恐怕出去真得要嚇死人的.

而這個時候,輕風平原南方沿海的港口城市科隆城,五艘來自金度王國的巨型戰艦,正靜靜的停泊在港口之中.原本還十分寬闊的港口,被五艘巨型戰艦幾乎占滿了,其他的商船貨船都不得不轉向附近的型港口.

科隆城原本是黑暗之刃的地盤,黑暗之刃能夠發展到那樣的規模,成為輕風平原十大盜賊團首位,科隆城的港口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後來黑暗之刃被黃昏之塔滅掉,這科隆城也就被附近的瑪法家族接手了,而黃昏之塔則選擇了距離科隆城不遠的一處貌似廢棄的礦場.

當時,瑪法家族的塞恩,對于黃昏之塔的這個選擇,還感到非常的奇怪.畢竟一處興旺的港口和一處廢棄的礦場,價值孰高孰低一目了然.可是沒過多久,塞恩不得不為自己的選擇大叫後悔,那處廢棄的礦場中,居然被黃昏之塔挖出了泰拉礦,而且探查到的儲量還不低.

當然了,塞恩也有自知之明,如果那泰拉礦真的落到了自己的手中,恐怕不但不是什麼好事,反而還會給瑪法家族惹來滅頂之災.

科隆城港口,金度王國艦隊的旗艦上,幾個衣著明顯與水手不同的人,正站在甲板上悠閑的俯瞰著整個港口的景色.

憑借著港口貿易帶來的財富,科隆城在整個輕風平原上,也算是數得上的繁華城市了.只不過,即使是城中最高的建築,似乎也沒有高過金度王國那巨型戰艦的甲板去,使得那幾個人站在甲板上,就幾乎將大半個城市看了個清楚.

戰艦甲板上的這幾個人,正是這一次金度王國使者團的主要領導者,派去黃昏之塔的不過是一個負責傳話的罷了.這幾位在金度王國中,都有著極高的身份地位,他們可不認為輕風平原上一個地方勢力的會長,值得自己這樣尊貴的人去親自邀請.

"納斯里將軍,你也太心了吧,不過是下去走走而已,我們的戰艦就停在港口中,就算給那些廢物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動我們一根汗毛."話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一頭金色的卷發,面容看上去頗為英俊,只是神中充滿了桀驁.

這位滿臉桀驁的金發男子,名叫康托利,也的確是有著桀驁的本錢,不但是金度王國宰相最寵愛的兒子,而且還是光照會聖主的弟子.而且除了高貴的身份之外,他的實力也是驕傲的資本,三十多歲的年紀,就已經是一位二十四級的傳奇強者,在金度王國的年輕一代中絕對是無人可媲美的天才.

而康托利口中的納斯里將軍,則是這一次出使艦隊的指揮官,金度王國第三艦隊的統帥.身為第三艦隊統帥,納斯里很清楚這次出使輕風平原,對于整個金度王國海軍的重要的意義,因此不敢有一點的疏忽.

其實原本,納斯里心里的想法,和金度王國絕大多數人的想法一樣,都覺得憑借著強大海軍,足以橫掃一盤散沙的輕風平原.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之前的計劃還沒有完全展開,就遭到了巨大的打擊,不但損失了不少的傳奇強者,更是失去了兩艘巨型戰艦.

要知道,金度王國畢竟是海上島國,各種的礦產資源並不豐富,每一艘巨型戰艦都是非常珍貴的.而這一次,金度王國針對輕風平原的計劃,其實也正是看中了輕風平原上的礦產資源,希望能夠從輕風平原得到急需的礦產,否則海軍發展將會陷入停滯.而對于憑海軍立國的金度王國來,海軍的發展陷入停滯,對于整個王國都將產生巨大的影響.

"康托利,我們這一次過來,勢必要影響到輕風平原那些勢力的利益,不能不心啊."

納斯里微微搖了搖頭,康托利的身份特殊,任務完成固然是大功一件,但就算任務失敗,回去後也用不著承擔什麼後果,簡單就是為了鍍金來的.可是自己不一樣,之前的計劃失敗,損失的那些人員還不算什麼,關鍵兩艘戰艦的損失無法解釋,如果這次任務失敗,那麼自己的仕途恐怕也就到頭了.

"納斯里將軍,你也看瞧得起他們了,我看根本也用不著什麼談判,他們要是敢和我們做對,那就全部滅掉好了."康托利在金度王國,憑借著高貴的身份地位,憑借著優秀的天賦,絕對是年輕一代中的第一人,做任何事從來都是順風順水,自然是不把輕風平原的這些勢力放在眼中.

康托利的話,讓納斯里心中不太舒服,這得好像成了自己是膽怕事一樣,于是提醒道:"不要忘記,輕風平原的勢力雖然是一盤散沙,但是後面還是一位聖域強者坐鎮.聖域強者的恐怖,相信戈爾長老最清楚了,那位灰燼術士,可不是我們憑著船堅炮利就能夠對抗的.真要是把他惹出來,恐怕我們誰也不要想著回去了."




上篇: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秒殺     下篇:第以前一百三十二章 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