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以前一百三十二章 談判  
   
第以前一百三十二章 談判

第以前一百三十二章 談判



戈爾是光照會的長老,真要起來,身份之尊貴還在納斯里這位第三艦隊統帥之上.因此,納斯里把話題引向了戈爾長老那里,也是希望對方能夠稍稍管制一下康托利,別讓這子惹出大麻煩來.

聽到納斯里提到灰燼術士,不但戈爾的臉上微微有些變色,就連康托利也一下子沉默了.之前那隊使團的遭遇,他們雖然沒有親眼見到,可是看到那個被放會來傳話的幾乎精神崩潰的人,也能夠想象到當時的景有多麼的可怕.

一般來,在聖域強者眼中,聖域以下皆為螻蟻,因此聖域強者很少和螻蟻去計較什麼.可是這位灰燼術士,卻完全是聖域強者中的異類,不但和螻蟻計較,而且還是往死里計較,根本不給冒犯自己的螻蟻一點活路.

僅僅是因為一點失禮冒犯就全部干掉,灰燼術士的作法,簡直就是**裸的打金度王國和光照會的臉.可是,挨了這一記響亮的耳光之後,金度王國和光照會卻是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根本不敢生出一點報複的念頭.

雖然光照會也同樣有聖域強者坐鎮,可是通過查詢古老的文獻,得知這位灰燼術士就是黑暗年代讓大領主奧斯瑞克都頗為忌憚的那個人後,光照會的幾位長老更是誰也不敢再提報複的事了.

不過,康托利可不是一個喜歡鑽故紙堆的人,自然也不會知道灰燼術士在曆史上的赫赫威名.因此,在沉默了一下之後,他的臉上又恢複了那付桀驁的神,滿不在乎的道:"偌大的輕風平原就這麼一個聖域強者而已,大不了請老師出馬牽制他,等到我們掃平輕風平原之後看他還能怎麼辦."

聽到康托利這話,戈爾長老和納斯里不由得臉色一變,好像生怕千里之外的灰燼術士聽到這話一樣.

"康托利,這樣的話在這里就算了,萬一要是流到灰燼術士的耳朵里,那可就有大麻煩了.你也不想一想,我們就算牽制住灰燼術士,掃平了輕風平原,灰燼術士難道不會報複金度王國嗎?"戈爾少有的表嚴肅的對康托利道.

"是啊,看灰燼術士的行事風格,那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納斯里也連忙在旁邊附和道.對于他來,不管是通過什麼方法,只要能夠從輕風平原搞到足夠的礦產,那回去之後就是大功一件,他可不想這件事再節外生枝.

"灰燼術士也已經表明態度了,輕風平原上的事,由那個什麼黃昏之塔的會長和我們談,我看這就已經是一種讓步了,我們沒有必要再去招惹他."戈爾長老想當然的道,他還不知道,黃昏之塔的那位年輕會長,手段之狠辣可是一點也不遜色灰燼術士,只以為這是灰燼術士為讓步找的一個台階.

"希望如此吧,"納斯里雖然也比較認同戈爾長老的法,可是心里卻還是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妥.他聽灰燼術士從來不離開那個鎮,已經在鎮上隱居了數千年,那麼之前自己這邊在輕風平原損失的戰艦,真的會是灰燼術士所為嗎?如果不是灰燼術士,那麼輕風病原豈不是還有一位自己所不知道的聖域強者!

不過,好在金度王國這一次的計劃,得到了光照會的全力支持,盡管納斯里想不出來,光照會在圖謀輕風平原上的什麼,但是只要自己這邊能夠完成任務也就夠了.

十天的時間轉瞬即過,輕風平原上各勢力的代表,也在這十天當中陸續來到了科隆城.畢竟大家都只是為了利益,但凡有可能的話,誰也不想惹到金度王國和光照會這樣的大敵.因此,他們都已經做好了准備,只要金度王國和光照會的要求不太離譜的話,就盡量滿足他們好了.

作為科隆城的主人,瑪法家族雖然沒有達到頂級勢力的標准,但是也成為了這一次會談的參與者,負責准備會談的一切需要,並招待來自輕風平原各地的勢力代表們.

而林立也帶著埃蘭等人,在第十天的時候來到了科隆城,並且作為瑪法家族的早期盟友,受到了塞恩的熱款待.塞恩的弟子赫頓,也參加了款待林立的宴會,雖然赫頓現在也已經踏入了傳奇境界,可是比起林立還是差得太遠了.在宴會上,塞恩甚至向林立提出請求,希望赫頓能前往黃昏之塔學習,因為他自己已經沒有什麼能夠教導赫頓的了.

赫頓的天賦,其實還是非常不錯的,如果沒有林立這個妖孽的話,他在輕風平原的年輕一代中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天才了.因此,林立也沒有推托,很痛快的答應了塞恩,讓赫頓這次事結束後,就隨自己回黃昏之塔學習.

就在林立帶領著黃昏之塔的眾人,來到科隆城的第二天,由金度王國特使所發起的談判,在科隆城中心的市政會議廳開始了.來自輕風平原各頂級勢力的數十名代表,陸續走入會議廳中,一個個神顯得非常嚴肅,即便是熟人之間都沒有太多的交談.

盡管談判還沒有正式開始,但是他們都能夠隱約猜到金度王國的意圖,很顯然這一次這個海上王國是要把觸手伸入輕風平原了.如果僅僅是金度王國,輕風平原這些勢力到不會十分忌憚,畢竟當年法蘭王國想要真正統治輕風平原都沒有成功,何況遠在海外的金度王國.可是,金度王國的背後卻還有著一個光照會,那可是一個古老的不遜于光明神殿的強大勢力.

輕風平原就這麼大,而生存在這里的各個勢力,早已經將輕風平原上的資源都占據瓜分乾淨了.金度王國這樣一個強勢的外來勢力進來,勢必要從各個勢力的手里搶奪利益,這是任何一個勢力都不樂意看到的.要知道,當初黃昏之塔的崛起,就已經從各個勢力的手中,分走了不少的利益,而金度王國的胃口絕不會比較黃昏之塔.

雖然,由于魔法潮汐的原因,輕風平原的幾個頂級勢力中,也有了聖域強者的出現.可是,他們自己心里都清楚,這種借助魔法潮汐力量踏入聖域境界的強者,是不能和真正的聖域強者相比的.因此,誰也沒有勇氣,去和金度王國的強抗,萬一要是惹出了光照會的真正強者,那時候後悔可就晚了.

眾多勢力的代表進入會議廳各自落坐,一個個臉上的表就像上刑場一樣,實際上也的確和上刑場差不多.眾人足足等了有半個多時,金度王國的特使才終于走入了會議廳中.為首的一位正是金度王國宰相之子康托利,兩邊隨行的除了光照會的長老戈爾和海軍第三艦隊統帥納斯里之外,還有幾位捧著不少資料的文職人員.

坐到會議廳的主位上之後,康托利抬眼看了一下會議廳中的眾中,輕輕的清了一下喉嚨,揚著下巴道:"人都已經到齊了吧,那麼接下來就進入會議的主題吧."

從內心里,康托利並不怎麼看得起這些地方勢力的人,就算是所謂的頂級勢力,可能夠和強大的金度王國相比嗎,能夠和古老的光照會相比嗎!因此對于這場談判,他也並不怎麼當回事,只覺得這談判根本是多此一舉,自己這邊的條件一提,那些勢力有哪個敢個"不"字嗎!

"康托利特使,黃昏之塔的人還沒有到,是不是要稍等一下."某個勢力的代表心翼翼的提醒了一句.

聽到黃昏之塔的人居然還沒有到,康托利的臉色立刻就沉了下來.他特意晚了半個多時的時間才來,就是為了表示出自己這邊的強勢地位,可是卻沒有想到那個黃昏之塔的人居然還要讓自己等.

"黃昏之塔?不過是你們輕風平原的一個勢力罷了,既然他們沒有把這次會談當回事,那麼就不用等了."康托利陰沉著臉道.在他看來,輕風平原這麼多的勢力,那個黃昏之塔來不來都無所謂了,既然敢遲到,那麼就等著承受遲到的後果吧.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戈爾長老卻攔住了康托利,道:"還是再等一等吧,畢竟他們也是輕風平原的一員,還是等人到齊了再."

戈爾長老這樣的話,並不是因為他的脾氣好,而是他想起了灰燼術士放回來的那個使者帶回的話.他可不認為,灰燼術士那樣的人物,會隨便的指個人讓他代表自己,很顯然黃昏之塔的那個會長,在灰燼術士眼里還是很有份量的.

康托利皺了下眉頭,正想要對戈爾長老些什麼,卻突然聽到會議廳外,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只是,那腳步聲顯得不慌不忙,足足過了幾分鍾,人影才終于出現在會議廳的大門前.

來的人正是林立,身後跟著的則是巴塞爾和埃蘭,姍姍來遲的三個人走入會議廳之後,沒有向任何人解釋什麼,徑直走到了會議廳的最後,恰恰是正對著康托利他們的位置坐了下來.




上篇: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特使     下篇: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偽聖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