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偽聖域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偽聖域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偽聖域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不經允許擅闖會議廳!"康托利看到林立等人的表現,心里的氣就不打一處來,不是一個的地方勢力的會長罷了,居然敢讓自己等待,而且進來後也不為遲到道歉,這簡直是太無禮了.因此,盡管猜到了對方的身份,他還是故作不知,當著輕風平原這些勢力代表的面,想要給對方來一個下馬威.

聽到康托利的話,林立卻是毫不在意,僅僅是抬了抬眼皮看了對方一眼,眼神中透著幾分不屑之色,什麼話都沒有.盡管以康托利的年紀,能夠擁有二十四級的實力,可以算得上是年輕一代中的佼佼者,可是對于林立來卻仍然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但是康托利卻並不這樣認為,自己堂堂金度王國宰相之子,又是光照會聖主的得意弟子,稱得上是金度王國年輕一代第一人,什麼時候受過如此的輕視.對方眼中的那縷不屑,立刻讓他如同受到了奇恥大辱一般,頓時一股無法抑制的怒火湧上了頭頂.

"砰!"康托利重重的拍了下桌子,忽的一下子站了起來,就打算將黃昏之塔的這些人逐出會議廳.

然而,康托利的話還沒有出口,旁邊的戈爾長老卻也跟站了起來,勸道:"好了,既然人都來了,還是正事吧."同時,隱晦的暗示康托利,黃昏之塔的那個年輕會長可不簡單.

得到了戈爾長老的暗示,康托利這才注意到,黃昏之塔那位年輕會長身上那不同尋常的魔力波動.那魔力波動並非多麼的洶湧磅礴,恰恰相反,反而是晦澀難明,讓人幾乎難以察覺得到.康托利也不是什麼都不知道,他可不認為黃昏之塔的會長,會是一個什麼力量都沒有的普通人,那麼就只剩下另一種可能,就是聖域.

可是,對方看上去才二十出頭的樣子,怎麼可能已經踏入聖域境界呢!康托利扭頭疑惑的看了戈爾長老一眼,卻從戈爾長老那里得到了一個肯定的眼神.

這下,康托利的話不下去了,雖然不至于被嚇住,但心里也的確感到了一些忌憚.畢竟聖域強者的尊嚴是不容踐踏的,自己這邊的實力雖然未必就怕了對方,可真要是因為這點事搞得談判失敗了,就太有些得不償失了.

想到這里,康托利恨恨的看了林立一眼,心有不甘的坐了回去,道:"好吧,既然人都已經到齊了,那麼接下來就談正事吧.這次我代表金度王國前來,將各位召集到這里,就是打算談一談關于礦產資源的收購.這是經過勘查後,我們選中的一些礦產資源產地,以及我們給出的價格,各位可以看一下,沒什麼問題的話,就盡快簽訂轉讓契約吧."

隨著康托利的話,旁邊幾位金度王國的文職人員,將一份份的材料送到了各個勢力的代表面前.參加會議的勢力代表足有幾十人,包括黃昏之塔那邊,每個勢力都拿到了一份,由此可見金度王的胃口之大.

那些各個勢力的代表,原本還沒覺得什麼,還以為金度王國既然都勘查過了,想必對于那些礦山礦場的價值應該也有些了解,給出的價格應該不會太離譜.可是,當他們打開手中的資料,看到自己勢力名下的礦山礦場後邊的價格,卻是頓時一個個都傻眼了.

"什麼!五萬金幣!我們這座礦山一天的出產,價格也不止這個數目!"

"開什麼玩笑,兩萬金幣就想買我們的礦場,這簡直就是搶劫!"

"這上邊的數字寫錯了吧,我們這兩座礦山的儲量,足夠開采上百年,居然只給出十萬金幣,什麼時候黑金比泥土還便宜了."

原本還比較安靜的會議廳,頓時變得比菜市場還是熱鬧,各個勢力的代表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先不自己的勢力有沒有變賣那些礦山礦場的意思,金度王國給出的價格也太離譜了吧,這根本就是**裸的搶劫啊!

黃昏之塔這邊,埃蘭看著手中的資料,嘴角也不由微微翹起,露出一縷嘲諷的笑容.金度王國的資料中,寫了黃昏之塔擁有的五處礦場,其中兩處正是泰拉礦的礦場,另外三處也都是出產珍貴的魔法金屬的礦山,可是給出的價格卻連白菜價都無法形容.真不是知道是金度王國窮得只能拿得出這點錢,還是金度王國的人以為輕風平原的人窮得沒見過金幣.

"會長大人,您看金度王國的人這樣,我們是不是能……"埃蘭看過那些資料之後,不但沒有像其他勢力的代表那樣氣憤,相反眼中還透出一股興奮的神.

之前金度王國派到黃昏之塔的使者,好運的遇到了加文那個好脾氣的人,最後才毫無所覺的得以全身而退.但是以埃蘭為首的法師團的魔法師們,一個個卻幾乎都是典型的好戰份子,早就想找機會收拾金度王國的人了.

因此,現在看到金度王國提出這樣一個,根本無法被人們接受的條件,埃蘭腦海中立刻就閃出了兩個金燦燦的大字"開戰".不僅僅是因為金度王國的人的傲慢,還有之前黃昏之塔被圍攻,礦場被襲擊的帳.盡管圍攻黃昏之塔的,還有襲擊礦場的人,都已經被會長大人滅掉了,但是在埃蘭他們這些好戰份子看來,這件事可還絕不算完.

這個時候,會議廳中已經可以是群激奮了,各個勢力的代表們幾乎已經忘記了康托利等人金度王國使者的身份,一個個緒激動的幾乎在破口大罵了,紛紛指責著金度王國的**裸搶劫的可恥行徑.

不過,面對眾人的指責,康托利的神色卻是絲毫沒有變化,目光傲慢的從眾人的臉上掃過,揚著下巴道:"告訴你們,我們金度王國看上你們手中這點資源,是你們的榮幸,我們肯出錢購買,已經是很給你們面子了.價格就是這個樣子,你們盡快簽下轉讓契約就是了,太貪心的話,心一個金幣都撈不到."

這***哪里是談判,擺明了就是要打劫啊!各個勢力的代表臉都綠了,可是除了憤怒不滿的叫罵之外,卻也不敢有太過激的舉動,畢竟人家那邊可是金度王國和光照會.就算心里再多不滿,可誰也不敢做這個出頭鳥,這個時候替別人出頭,自己倒黴的時候可未必有人來替自己出頭.

不過想到這個出頭的事,一些人不禁將目光轉向了黃昏之塔那邊,漸漸的會議廳中又安靜了下來,而各個勢力的代表都幾乎都做著同一樣動作,一個個都看向了林立.你黃昏之塔當初不是讓我們各個勢力臣服于你嗎,現在金度王國的人明火執仗的來打劫了,你黃昏之塔是不是也應該站出來,替我們這些臣服于你的勢力出下頭呢?

而且,他們都知道,在這件事上邊,黃昏之塔就算不想出頭也不行.畢竟,各家勢力的礦產雖然豐富,可是和黃昏之塔掌握的泰拉礦比起來,那價值可就差得太多了.黃昏之塔肯定不會願意,把那珍貴無比的泰拉礦,當成垃圾一樣賤賣給金度王國.

果然,在眾人的期待下,黃昏之塔那邊以林立為首的三人,突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只不過出乎眾人意料的是,林立等人並沒有對金度王國的特使破口大罵,甚至臉上看不出一絲憤怒之色,反而還隱隱透著幾分笑意.

"怎麼,你有什麼意見嗎!"康托利見林立站起來的時候,心里也是不由得一緊,不過旋即又放松了下來.他可不認為對方有膽量傷害自己這個金度王國的特使,那樣的話,簡直就等于向金度王國宣戰,向光照會宣戰.

在康托利看來,就算是那神秘的灰燼術士,也不敢真正的與金度王國和光照會作對,否則不會把這件事推給別人,何況是一個的黃昏之塔.因此,康托利眼中的驚色只是一閃而逝,轉瞬又換成了那付無比高傲俯視眾人的神.

然而,讓包括康托利等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林立竟然是什麼話都沒有,從座位上站起來之後,便徑直帶著巴塞爾和埃蘭離開了會議廳.

等到三人的身影從會議廳大門口消失,會議廳中的眾人無不面面相覷,誰也搞不明白黃昏之塔這究竟是什麼意思.不同意金度王國提出的價格?那你到是一句話啊,不話怎麼知道你同意不同意,既然是談判,那就得談才對,搞這種沉默的抗議會有什麼用!

不過,林立的做法,倒是給眾人提了一個醒,既然金度王國的條件這麼苛刻,到了讓人根本無法接受的程度,那麼就先把他們晾一下好了.反正黃昏之塔那邊是第一個走人的,金度王國的人就算是怨恨,也怨恨不到自己等人頭上來.

于是,會議廳中的各個勢力代表,非常有默契的,沒有和金度王國那邊的人打一個招呼,就好像潮水一樣頃刻間退了個乾淨.轉眼之間,會議廳里就變得空空蕩蕩,只剩下了康托利為首的金度王國眾人.

"這……這群不識好歹的家伙,他們究竟想做什麼!"看著空蕩蕩的會議廳,康托利氣得幾乎要掀桌子了.在他看來,就憑著金度王國和光照會的力量,絕對可以橫掃整個輕風平原,現在要用金幣購買他們手中的資源,對他們就已經是相當的寬厚仁慈了.

要知道,在金度王國中,那些商會勢力,為了能夠和王國高層,和光照會搭上關系,無不心甘願的奉上大筆的財富獻金.可是現在輕風平原的這些家伙,面對這樣一個難得的機會,不感恩戴德也就罷了,居然還搞了這麼一出,這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看來,灰燼術士讓我們和黃昏之塔那位會長談,不是沒有原因啊."戈爾長老微微皺著眉頭,伸手摸了摸胡須,對于眼前這種景也是多少有些無奈.其實從內心里,他也覺得康托利擅自訂下的條件,的確是有些不太合適,不過畢竟這是談判,就是要通過談來達成最終的目的,黃昏之塔那位會長什麼都不談就離開,實在是太過無禮了.

"戈爾長老,我看我們干脆也別和他們談了,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的力量再,就先拿那個什麼黃昏之塔來立威,到時候不怕他們不乖乖的簽下契約."康托斯咬牙切齒的道,恨不得現在就去把黃昏之塔滅掉,把那個不知所謂的會長狠狠的踩在腳下.

不過對于康托利的這個主意,戈爾長老卻並不是怎麼贊成,搖了搖頭,道:"如果我感覺沒錯的話,黃昏之塔的那個年輕會長,應該是已經踏入了聖域境界的強者,只憑我們現在這里的力量,想要對付黃昏之塔恐怕並不容易."

"哼,不過是一個偽聖域罷了,如果不是老師的要求,我也可以這個時候踏入聖域."康托利當然不會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會有比自己天賦更好的天才,自然是認為林立能夠踏入聖域,八成也是借助了這一次魔法潮汐的力量.這種偽聖域,只是提高了壽命而已,力量的本質和傳奇巔峰幾乎沒有太大的區別,只要有幾位傳奇巔峰的強者圍攻,絕對有機會將對方干掉.

"我們金度王國進入輕風平原,已經是勢在必行,沒有任何人或者勢力可以阻攔,相信他們想明白這一點之後,會自己回來請求與我們重啟談判的,我們不妨晾他們幾天,有他們著急的時候.至于動用武力,並不是最佳的選擇,畢竟即便是對付一位偽聖域強者,也是要付出相當的代價的,不如等他們在勢的壓迫下自動低頭."納斯里可不希望,自己的手下再出現嚴重的損失了,偽聖域強者雖然遠不如真正的聖域強者,但也不是尋常武力能夠壓制住的.




上篇:第以前一百三十二章 談判     下篇: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離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