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離席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離席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離席



戈爾長老也是微微點頭,顯然比較贊同納斯里的話,道:"不錯,輕風平原上的這些勢力,如今都是散沙一片,如果我們逼迫太緊的話,不定反而會促使他們聯合起來,萊丁王國和法蘭王國就是例子.而我們的根基遠在海外,除了用戰艦鎮壓沿海,想要派遣軍隊進入內陸,比起萊丁和法蘭兩國要更加困難."

金度王國的幾人,在空蕩的會議廳中交談了一陣,分析了一下當前的形勢,都認為只要把輕風平原那些勢力晾上幾天,讓他們知道金度王國和光照會的雄厚實力,以及進入輕風平原的堅定決心,他們自然會哭著喊著來要求重啟談判.于是,對于這次談判出現的意外,康托利也就不再放在心上了,只等著那些勢力來求自己時候再算這筆帳.

康托利等人離開會議廳時,臉上已經沒有了絲毫的慍色,反而是一個個臉上都帶著付勝券在握的神.康托利的本意,還打算去科隆城的風月場所找點樂子,不過在納斯里和戈爾的勸下,還是早早的返回了港口的戰艦上,只等著輕風平原那些勢力的代表來道歉,來懇請他們重啟談判.

回到戰艦後的第三天,康托利等人正在甲板上悠閑的品著美酒,吹著清新的海風.突然納斯里的副官急匆匆的趕了過來,向幾人行禮之後,湊到了納斯里近前,壓低了聲音了幾句話.而納斯里聽到副官的報告之後,原本還掛在臉的微笑瞬間凍結了,仿佛晴朗的天空瞬間陰云密布.

看到納斯里臉上表的變化,正在與戈爾長老交談的康托利,臉上也露出了不愉之色.他並不認為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只是對納斯里和副官的低語而感到不滿,于是沉聲問道:"納斯里將軍,有什麼事還需要避開我們嗎?"

納斯里平複了一下心,對副官道:"你把剛才的事,和康托利特使和戈爾長老一下吧."

"康托利特使,戈爾長老,事是這樣的,剛才我接到消息,我們派遣回國的一艘戰艦,在途中遭遇到了襲擊."副官神有些惶恐,別看他在艦隊中的職位也不低,可是比起眼前的幾位還是差得太遠了.雖然這件事,怎麼也不會有他一個副官的責任,但是他心里很清楚,這些大人物要是遷怒起來,那可不管什麼責任不責任的.

"什麼!戰艦遇襲?是在什麼地方,難道有什麼強大的海獸出沒嗎?"

海洋是金度王國的天下,沒有人能夠在海洋上,與金度王國一較長短,除了那些隱藏于深海中的巨型海獸.因此,聽到戰艦遇襲,康托利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戰艦撞上強大的海獸了.

然而,聽到康托利的詢問,那位副官卻是搖了搖頭,道:"特使大人,襲擊我們戰艦的,不是什麼海關獸,而是一艘強大的戰艦,據幸存的水手,那艘戰艦的桅杆上,掛得是黃昏之塔的旗幟."

"不可能,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比我們更加強大的戰艦,就算是萊丁和法蘭王國都沒有,黃昏之塔一個內陸的地方勢力,怎麼可能有那樣戰艦.難道是那些水手操作失誤,想推卸負責嗎!"康托利雖然不是海軍出身,但是身為一個金度王國的人,對于自己王國的戰艦,還是有著相當大的信心的.

這份信心也並非是盲目的,事實上金度王國能夠成為海外霸主,靠得就是這融合了煉金技術的強大戰艦.憑借著這些強大的戰艦,他們在海上縱橫掃蕩,可以是戰無不勝,即使是那些凶悍無比的海獸,也只能成為艦隊的獵物.

而萊丁和法蘭兩國,雖然都有著一些海岸線,但是在海軍方面的投入卻少得可憐,那些所謂的戰艦更是一碰就散的垃圾貨色,根本沒有資格與金度王國的艦隊相提並論.如果不是金度王國沒有強大的陸軍,恐怕早就憑借著堅船利炮,轟開萊丁法蘭兩國的國門長驅直入了.

而黃昏之塔,在康托利等人的了解中,就是一個位于多蘭德地區的內陸新興勢力而已,別是造出可以和金度王國戰艦相媲美的戰艦了,就算是一般的木制大艦恐怕都造不出來.

"不是的,特使大人,據幸存的水手,敵方的那艘戰艦,似乎很像是我們之前在附近海域失蹤的那艘戰艦.而且,對方是先行登船,將我們戰艦上的物資都洗劫一空之後,才把戰艦弄沉的."在康托利的氣勢威壓之下,那位副官感覺雙腿都有些發抖,聲音也不由得有些顫抖.

"是我們失蹤的戰艦?可惡,一定是灰燼術士那個老東西給他們的!"被自己的戰艦打劫了,這簡直就是**裸的打臉啊,康托利氣得一巴掌將桌子拍成了碎片,扭頭對納斯里道:"納斯里將軍,既然對方敢這樣挑釁,難道你不准備做點什麼嗎?"

金度王國的戰艦,在法蘭王國和輕風平原各損失了一艘,法蘭王國那邊的被他們算到了最高議會仲裁者的頭上,而輕風平原這邊損失的這艘戰艦,則是被他們算到了灰燼術士的頭上.在他們看來,也只有灰燼術士那樣的,真正的聖域強者,才能夠如此輕易的俘虜自己的戰艦.而現在,那被俘虜的戰艦上,掛起了黃昏之塔的旗幟,自然是被認為是灰燼術士送給黃昏之塔的了.

此時的納斯里,心里的怒火其實一點不比康托利少,畢竟那兩艘戰艦都是自己第三艦隊的,作為艦隊的指揮官,在這件事上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不過,他並沒有像康托利那樣爆發出來,而是強壓著怒火,對自己的副官道:"立刻將所有信息交到參謀部,讓他們盡快制訂出完善的圍剿計劃,金度王國海軍的尊嚴,絕不容他人玷汙!"

納斯里下這樣的命令,並非是憤怒的失去了理智,否則的話他應該是讓戰艦直接開炮,將整個科隆城都轟成廢墟.在納斯里看來,盡管敵人擁有了和自己一樣的巨型戰艦,但想要熟練的操作,沒有五六年的時間練習,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因此,如果能夠捉到那艘戰艦,不但可以彌補自己的之前的失誤,不定還可以在這次談判中起到一定的作用.

但是,戈爾長老卻叫住了正要去傳達命令的副官,微皺眉頭,對納斯里道:"慢著,納斯里將軍,關于軍事上的事,雖然我不方便插嘴,但現在還是不得不一句,我們現在的最緊要的事,是通過和平的手段,拿到我們所需要的東西.如果一旦開啟戰端,對于我們接下來的談判,恐怕會造成一些不好的影響."

其實,最讓戈爾長老擔心的,還不是和輕風平原的那些勢力開戰.他們都認為,黃昏之塔那艘戰艦,是灰燼術士俘虜後送給黃昏之塔的,這明灰燼術士和黃昏之塔的關系不太一般.如果和黃昏之塔開戰,萬一惹出灰燼術士,以他們現在的力量,那可是很難討到好處的.

實際上,他們搞出這樣一個談判,想要通過和平的手段,從各個勢力手中得到自己需要的資源,也正是因為灰燼術士的威懾.否則得話,堂堂金度王國和光照會的人,怎麼可能和那些地方勢力坐在一起談判呢.

"那怎麼辦,難道就這麼忍了嗎!"康托利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虧,自然是不甘心就這麼算了.

戈爾長老的臉上露出一縷冷笑,手撚著胡須,陰聲道:"黃昏之塔的那位會長,不是就在科隆城嗎,這一次的談判之所以沒有進展,不就是因為他的突然離席嗎.這一次,雖然我們損失得不,不過如果能夠從黃昏之塔的手中,得到那兩座泰拉礦,足以彌補我們的損失了."

聽到這里,康托利和納斯里,臉上也頓時露出了恍然之色.黃昏之塔的這一次襲擊,雖然給自己這邊造成了不少的損失,但是也將把柄送到了自己的手中.那麼在接下來的談判中,自己完全可以抓住這個事,壓迫黃昏之塔做出讓步.

"嗯,就這樣,吉爾,你立刻去通知輕風平原那些人,我到要看看這一回談判,黃昏之塔那邊的人還能些什麼."康托利想明白之後,立刻吩咐手下人,去通知輕風平原各個勢力的代表,要再次召開談判會議.

而與此同時,在科隆城外的無邊海域中,一艘有著金度王國特色的巨型戰艦,卻掛著黃昏之塔的旗幟,正在海面上緩緩的向著一個方向航行著.戰艦的甲板上,站著幾位魔法師,身上的都佩戴著黃昏之塔特有的身份徽章,為首的一位正是黃昏之塔法師團的團長埃蘭.

埃蘭在襲擊了金度王國的戰艦之後,並沒有下令立刻離開這片海域,還特意放走了一艘救生艇,就是希望金度王國的那些人得到消息後,能夠再派戰艦過來.

他這可不是自大,雖然他們手中的這艘戰艦,得自于金度王國,但是經過林立和安吉拉諾的改造,性能比起原本提升了何止幾倍.原本這樣的一艘戰艦,雖然是融合了煉金技術,但是想要完全發揮威力,還需要數百名熟練水手來操作.可是,經過林立的改造,這艘戰艦的操作就簡單得多了,十幾個魔法師就可以操縱得如臂使指.

除了操縱更簡單之外,戰艦的魔力艦炮也被換上了傳奇級的魔晶,威力更加的強大.而且,林立還在戰艦上,布置了宗師級的魔紋,以及宗師級的煉金法陣,讓這艘真正成為了名符其實的永不沉沒的海上堡壘.

就算金度王國那邊,五艘巨型戰艦全部出動,埃蘭也有信心在給對方造成巨大的損失後,自己仍然可以安然的離開.甚至即便是遇到了聖域強者,這艘戰艦也能夠支撐一段時間,足夠讓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從容的通過船倉內的傳送法陣離開.

不過,很可惜的是,埃蘭他們在這里等了半天,也沒有看到金度王國戰艦的影子,最後也只能無奈的返航了.

黃昏之塔的這艘戰艦,自然不可能停靠在科隆城的港口里,而是進入了黃昏之塔一座沿海礦場的港口.埃蘭留下其他人看守戰艦,自己則離開了礦場,只用了半個時的時間,就回到了科隆城,並向林立彙報了這一次行動的收獲.而就在埃蘭彙報結束的時候,瑪法家族的人也恰好帶來的金度王國要重啟談判的消息.

"金度王國的那些人不是很高傲嗎,怎麼挨了一巴掌連點反應都沒有."埃蘭顯然對今天的收獲不怎麼滿意,就希望金度王國的那些人按捺不住,自己也好有借口干掉那些高傲的家伙.

"放心,以後會有機會的,"林立一邊翻閱著手中的永琱妙,一邊毫不在意的道.他可不認為,以金度王國那些人高傲,這件事會就這麼算了,突然要重啟談判,不定這里面就有這件事的影響.

不過,對于金度王國的人是如何反應,林立也根本並不會去在意,反正在這次所謂的談判中,他是不打算讓黃昏之塔吃一點虧的.

果然,第二天的會議一開始,身為金度王國特使的康托利,就氣急敗壞的向黃昏之塔方面發出了質問.

原本,想著昨天的計劃,康托利還打算保持一點風度的,可是看到黃昏之塔那邊的人出現,就立刻就無法保持理智了.他都沒有等黃昏之塔那邊的人坐下,就直接拍桌子站了起來,兩眼赤的看著為首的林立,厲聲喝道:"費雷會長,昨天我們的一艘運送物資的戰艦,在海上遭到了你們黃昏之塔的襲擊,對于這件事,你有什麼解釋!難道,你真的想把整個輕風平原,都拉入到戰爭當中嗎!"




上篇: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偽聖域     下篇: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扯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