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以前一百三十七章 不歡而散  
   
第以前一百三十七章 不歡而散

第以前一百三十七章 不歡而散



隨著代表著兩大頂級勢力的約瑟夫和查爾斯開口,其它勢力的代表們也紛紛開始向林立表起了忠心,一個個好像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林立看一樣.當然,千萬語彙成一句話,就是希望林立能夠留下來繼續參與談判,能夠帶著他們從金度王國那里爭取到更多的好處.

不過,面對眾人的勸,林立並沒有立刻表態,畢竟金度王國那邊死不松口的話,這邊得再多也是無濟于事.

林立並不是一個戰爭狂,但是也不怕戰爭,關鍵還是看金度王國的態度.

各勢力的代表離開後不久,金度王國的仆從就緊跟著來到了林立這里,是特使邀請他前去商談關于這次談判的事.見金度王國的人,這個時候還要擺架子,林立自然是不會去慣著他們,直接對那仆從,讓他們的特使大人有事就來這里見自己,沒事別來打擾.

得到仆從的回報,康托利等人氣得牙根發癢,可是卻又拿黃昏之塔無可奈何,畢竟這里不是金度王國.無奈之下,康托利和戈爾長老,只得硬著頭皮前來拜訪林立.倒是那位海軍統帥納斯里,借口要檢查戰艦,早早的躲了出去.

康托利和戈爾兩人也沒有帶任何的隨從,很快來到了林立的臨時住所,只是面對那道大門時,卻怎麼也無法再向前邁出一步.

康托利就不用了,宰相之子,光照會聖主弟子,絕對的金度王國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別是讓他低頭妥協了,向來都是別人討好他,什麼時候對別人過哪怕一句服軟的話?

而戈爾長老呢,別看長得慈眉善目的,一付很親民的樣子,平時表現的很平易近人似的.可畢竟是光照會的長老之一,他在金度王國的時候,就連金度王國的國王陛下都要對他禮讓三分.他那所謂的平易近人,不過是做出的一種姿態罷了,骨子里卻仍然是無比高傲的.

這兩位大人物,在金度王國不能如同俯視蒼生的神靈,起碼也是站在一個絕大多數人眼中都高不可攀的位置上.可是如今,卻要他們對這輕風平原上的,一個的地方勢力的頭領妥協軟話,這簡直就好像讓國王向一個地痞低頭行禮一樣,恐怕只有受虐狂才會覺得舒可是他們又不得不來到這里,不得不向他們原本不屑一顧的一個地方勢力的頭領妥協,在自己的尊嚴和國家的存亡之間,他們只能選擇暫時放棄自己的尊嚴.只不過,即使心中已經有了正確的選擇,可真正要做到,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對他們這樣高傲到骨子里人來.

而且更重要的是,通過這幾天的接觸,他們對于黃昏之塔那位年輕會長的性格,也多少有了一些了解.第一次談判沒有結果,對方就敢直接派人襲擊自己這邊的戰艦,這第二次又是突然離席,天知道自己兩人上門會受到什麼待遇.

兩個人在大門旁邊躊躇了半天,直引得來往的人不時投以奇異的目光,這才終于下定了決心,邁步踏上了大門前的台階,並對門口的侍衛明了來意.按照他們的想法,自己兩人身為金度王國的特使,對方就算再囂張狂傲,也不應該太過失禮吧.

然而,讓康托利和戈爾長老沒有想到的是,門口的侍衛進去通報,這一走就是足足兩個時,這個時間就算是蝸牛恐怕都能夠爬個來回了吧.兩個人在門口焦急的等待著,一邊還要承受著來往人們的怪異的目光,真是恨不得干脆扭頭回去.

兩人就這麼在門口等了兩個時,終于等到那侍衛出來,卻又是只見對方一人,不見黃昏之塔的那位會長出來迎接,頓時又是一陣怒火攻心.自己兩人可是金度王國的特使啊,就算是去面見萊丁法蘭兩國的國王,對方也會擺出隆重的歡迎儀式,並且派地位相當的大臣來迎接的.可是現在,黃昏之塔的那個年輕會長,不過是一個的地方勢力頭領而已,居然就敢如此目中無人!

"兩位,會長大人讓你們進去."那侍衛連個請字都沒,而且和兩人了這一句之後,便站回到了自己的原本的位置,連帶領兩人進去的意思都沒有.

"好!好!"康托利咬牙切齒的連了兩個好字,隱藏的袍中的雙手緊緊的攥的,指甲都深深的刺入到了手心,這才勉強壓制住了自己轉身離開的沖動.而在他的腦海中,那殘存的一絲理智,也是在不斷的提醒著自己要大局為重.

至于旁邊的戈爾長老,臉色同樣也是變得奇差無比,以他光照會長老的身份,就算是面見金度王國的國王陛下時,都沒有遇到過這種待遇,現在居然在輕風平原上嘗到了這種滋味.不過,他也能夠想到,如果自己拿這個事質問黃昏之塔那位年輕會長,對方肯定又會既然是敵人,有什麼禮儀可講等等.

康托利和戈爾長爾互相對視了一眼,眼神中除了憤怒也就是無奈了,誰讓現在形勢比人強呢,對方是自己能否完成這次任務的關鍵,就算是地位再下賤卑微,自己在這個時候也只能低頭妥協了.

兩人冷著臉邁步走入大門,雖然沒有人帶領,不過也不至于找不到地方,很快就來到了會客的大廳.會客廳里,黃昏之塔的那位,那讓他們恨得牙根發癢的年輕會長,正穩穩的坐在那里,和旁邊的一位老魔法師交流著什麼,絲毫沒有在意他們的到來.

"咳,"戈爾長老強忍著心中的不快,輕咳了一聲,引來了對方的注意,這才緩緩道:"費雷會長,對于我們之間的談判,你有什麼意見可以提嘛.這樣不聲不響的離開,我們又怎麼能夠在談判中達成一致呢."

聽到戈爾長老這虛偽的套話,林立淡淡的笑了一下,目光從兩人臉上掃過,不以為然的道:"戈爾長老,如果你們還是這麼沒有誠意的話,那麼我想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好談得了."

總是什麼為了和平而談判,什麼自己多有誠意,結果到了談判桌上,卻又擺出一付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臉,各種條件咬死不松口,這算什麼談判.林立現在天空之城在手,金度王國和光照會雖然勢大,卻也威脅不了黃昏之塔,又怎麼會慣著他們這毛病呢.

林立的話,讓戈爾長老和康托斯的臉上,頓時湧出幾分羞憤的潮,只是想到自己身上的使命,才又不得不無比艱難的壓制了下去.康托斯猛得深吸了兩口氣,聲音中甚至還帶著一絲怒極的顫抖,道:"那麼費雷會長覺得,如何才算是有誠意呢."

"這應該問你們自己才對,你們只要記住,這里是輕風平原,而不是金度王國."林立可真是一點沒拿兩人當大人物,教訓起來是毫不客氣.

自己居然被一個輕風平原上的土包子,比自己還年輕的無名之輩給教訓了!康托利此時簡直肺都要給氣炸了,活了三十多年還從來沒有受過這種氣.如果是在金度王國,除了幾位長輩之外,誰要是敢和他這樣話,恐怕早就被丟到海里喂魚去了.

戈爾長老雖然也被氣得不行,但畢竟比康托利多活了那麼多歲月,還不至于被氣得失態.眼見著康托利就要發作了,他連忙在旁邊暗中拉了一下,然後搶在前邊對林立道:"既然費雷會長想看到我們的誠意,那麼我們就給你拿出足夠的誠意來,只要費雷會長肯和我們坐下來談,那麼我們可以不追究之前你方襲擊我們戰艦的事.至于你們手中的那艘戰艦,我也可以做主送給你們."

聽到這話,林立心里不由得暗自冷笑,對方這不就是空手套白狼嗎!襲擊戰艦的事你到是究竟一個來看看,現在一句不追究當成條件,還真是夠大度的!至于手中那艘戰艦,你金度王國送不送,也是黃昏之塔的東西了,用得著你來做主?

林立雖然不知道,金度王國為什麼突然想要進入輕風平原,但是通過這幾次與康托利他們的接觸,也早知道進入輕風平原對于金度王國必定是非常重要的.不得不,在談判方面,康托利他們做得實在是不怎麼樣,大概是以他們的身份地位,還從來沒有和人進行過談判的原因吧.

看出了這一點,林立就更不會把眼前這兩人當回事了,眼中帶著幾分嘲諷,道:"兩位,還是請回吧,這種所謂的誠意,你們拿給其他人去看好了.

今天你們的身份算是使者,我就不和你們計較了."

聽到林立的話,康托利和戈爾長老兩人頓時傻眼了,甚至已經忘記了心里應該有的憤怒.在他們看來,之前對方之所以在談判中離席而去,不就是為了不肯賠償襲擊戰艦的損失,不肯交還俘虜的戰艦嗎?!




上篇: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一起走     下篇: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航海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