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暗流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暗流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暗流



一直以來,從開始接受格雷斯科影子的指導,到進入蠻荒競技場中戰斗磨練,林立都沒有再去使用星辰碎片的力量.因為他需要的是,通過各種方法努力提升自身的實力,自然不可以經常去依賴外物的力量.

但是現在林立的實力,已經無法通過這樣的戰斗來得到提升了.他目前需要的,是這個格雷斯科留下的冥想之地,而不是和這些聖域級的洪荒魔獸戰斗.只不過,由于一直都刻意的不去使用星辰碎片,讓他幾乎都有些忽略星辰碎片的存在了.

直到如今,林立面對黃金比蒙,面對那自己全力也無法轟開的防禦,才終于想起了手中的七支星辰碎片.論攻擊的犀利與強大,恐怕整個安瑞爾世界,也再沒有能夠與七支星辰碎片相比的魔法武器了.如果非要的話,那就只能是有星辰之怒配合的星辰碎片.

可惜的是,林立的手中並沒有星辰之怒,只有一件自己親手打造的,具備了星辰之怒少部分特性的輪回手弩.當然,除了星辰之怒以外,放眼整個安瑞爾世界,輪回手弩與星辰碎片的組合,恐怕同樣也沒有什麼魔法武器能夠與之相比了.

拿出輪回手弩之後,林立另一只手上,依次出現寒冷的冰極,炙熱的赤炎,狂暴的雷霆和虛幻的虛無四支星辰碎片,並且一一變化為閃爍著不同顏色光芒的弩箭.林立一邊控制著黑白光球,將黃金比蒙定在半空,一邊將星辰碎片變化的弩箭一支一支的裝入輪回手弩.

隨著裝入的星辰碎片,輪回手弩也在明顯的發生著變化,那暗金色的魔紋閃爍出絢麗的光彩,散發出一股龐大的令人靈魂都為之戰栗的恐怖氣勢,仿佛神靈在這一刻降臨了這個世界似的.而在這股氣勢的影響下,天地都仿佛受到驚嚇般的變了顏色,天空中烏云翻滾好像都要壓到地面上了,大量彙聚的魔法元素形成了一股股驚人的風暴.

四支星辰碎片,這並不是林立的極限,但卻已經是輪回手弩的極限了.畢竟輪回手弩只是個仿制品,並非真正的星辰之怒,如果再加一支星辰碎片,恐怕不等射出這恐怖的一擊,輪回手弩就已經先崩潰瓦解了.

這個時候,被定在半空中的黃金比蒙,似乎也從星辰碎片的氣勢中感受到了威脅.它咆哮著,拼命的扭動著身軀,似乎想盡快的落回到地面上去.可是,身處空中的它,根本無處借力,空有一身強大的力量卻無法施展.

如果這一擊都無法達到效果的話,那麼就只能明這個冥想之地與自己無緣了!林立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將輪回手弩指向了被定在半空的黃金比蒙.對于這一擊的效果,林立自己其實都不太有信心,畢竟自己手中的不是星辰之怒,遠遠不能發揮出星辰碎片的最強威力.

"嘣!"

林立輕輕的扣動了弩機,隨著一聲清脆的弦響,四道交織在一起的光芒從輪回手弩上射出,直直的射向了那拼命掙紮的黃金比蒙.

這一箭,讓整個天空都失去了顏色,好像天地之間只有這一箭的光彩.

"嗷!"

黃金比蒙感覺到了巨大的威脅,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咆哮,籠罩全身的金色光芒也立刻變得更加濃重,並且全部都集中到了正面,迎向了那疾射而來的驚天一箭.

一聲轟鳴,金光四濺,四支星辰碎片彙聚的光芒,以勢不可擋之勢,轟散了那已經凝成巨盾的金光,射入到了黃金比蒙的體內.黃金比蒙沒有發出任何的哀嚎,只一瞬間就被帶走了全部的生命,那籠罩身體周圍的金色光芒,也好像受到了驚嚇一樣,一下子全部都鑽入到了黃金比蒙的身體中.

"呼!"林立終于長出了一口氣,也幸虧黃金比蒙發狂,偏要追著跳到天空中來,否則就算是四支星辰碎片齊發,恐怕也難以轟破它的防禦.

感覺到黃金比蒙已經失去了生命氣息,林立也就停止了繼續轟炸,直接飛身到了近前,將黃金比蒙的尸體收入到了無盡風暴之戒中.雖然林立的無盡風暴之戒中,儲存了大量的珍貴材料,甚至還有一具毀滅之龍的尸體,但這黃金比蒙畢竟也非常稀罕,也有著非常大的用處.而且林立也想從這尸體上,研究一下那神秘的上古符文,怎麼能夠讓黃金比蒙擁有那麼逆天的防禦能力.

黃金比蒙的氣息消失,似乎是給了其他的洪荒魔獸們,一個非常巨大的警示.林立通過精神力完全能夠感覺到,原本還有一些在戰場邊緣觀望的洪荒魔獸,現在卻在加速的離開這個地方.而領地就在戰場附近的洪荒魔獸,也在這個時候做出了盡可能遠離的舉動.

的確,以黃金比蒙那強悍到逆天的防禦力,即使是在這樣一個洪荒魔獸遍布的世界,也絕對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存在.而現在,洪荒蝰蛇死了,風雷獸群全滅,就連那麼強悍的黃金比蒙也失去了生命的氣息,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想到,這里必定是有著一個非常可怕的存在.

收起了黃金比蒙的尸體,林立落回到地面,卻並沒有立刻利用冥想之地去恢複魔力,而是有些奇怪的查看起了手中的輪回手弩.盡管當時黃金比蒙處于浮空狀態,無法從大地上得到力量的幫助,但這一次輪回手弩和四支星辰碎片發揮出的威力,實際上是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

要知道,這輪回手弩,就是林立自己親手打造的,可以對于手弩的所有況都非常了解.所以他很清楚,這輪回手弩能發揮出什麼樣的威力,畢竟這只是一件仿制品,而且還是模仿了星辰之怒極少部分特性的仿制品.

所以林立最開始的時候,才對四支星辰碎片齊射的威力不是很有信心,如果可能的話,他甚至想把七支星辰碎片都壓上去.在他看來,就憑輪回手弩這樣一個仿制品,四支星辰碎片齊射,就算是能夠轟破黃金比蒙的防禦,也絕對不會太輕松,搞不好只能把黃金比蒙轟個重傷.

可是事實上呢,四支星辰碎片直接轟散了那層上古符文構成的防禦,然後又毫無阻礙的穿透了黃金比蒙的身軀.這讓林立如何能不驚訝呢,盡管這和星辰之怒相比仍然差得很多,可是如果以前的輪回手弩只具備千分之一的星辰之怒的力量,那麼這一次輪回手弩的表現,無疑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一的標准.

雖然對于星辰之怒來,不管是千分之一,還是百分之一,似乎都是距離非常的遙遠.但是對于輪回手弩本身來,這就等于是性能直接提升了十倍,這十倍的提升表現在星辰碎片上,那可是非常可怕的.

林立仔細的查看了一下輪回手弩,不管是材料還是魔紋還是什麼法陣,似乎與以前並沒有任何的區別.突然,他想起了當初,第一次探索天空之城的時候,在七界螺旋的最後一層,遇到的那魔力凝聚的星辰之怒.

當時,林立也是使用了輪回手弩,並且使用了三支星辰碎片,才勉強擊敗了操縱著星辰碎片雷霆的,那個魔力凝聚的星辰之怒.林立記得,後來在收取星辰碎片雷霆的時候,那被擊散了的星辰之怒複制品中,曾經有一團東西飛入到了輪回手弩中.看來,輪回手弩的性能能夠大幅提升,八成就是當初融入到手弩中的那團東西的功勞了.

林立想明白這一點,也就不再這上邊糾結了,反正輪回手弩的這個變化對自己也沒有壞處,而且還讓自己更多了一個強力的攻擊手段.

洪荒蝰蛇,風雷獸群和黃金比蒙的死,讓林立所在的這一片區域,幾乎成了其他洪荒魔獸們心中的禁地.而林立來這里的目的,本身就不是為了獵殺洪荒魔獸的,自然也懶得去找它們的麻煩,而是專心的享受這冥想之地帶來的好處.

不過在林立的心里,卻還是縈繞著一個問題,格雷斯科在這倒懸高塔中的種種設置,難道僅僅是為了讓自己有實力在不久的將來,去封印那些時空裂縫嗎?雖然這一切看起來並不沖突,但是林立卻隱約感覺,格雷斯科的目的似乎並不僅僅是這個.

林立的這個感覺,在走到倒懸高塔第三層,進入了這個冥想之地後,也變得愈發的明顯了.單單就目前這三層的設置來看,先是親自指點,然後是戰斗磨練,現在又是冥想積累魔力,看起來簡直是一環扣一環,循序漸進有條不紊.按照這樣的步驟一路走下去,究竟會被推向一個什麼樣的境地,連林立自己都不知道.

當然,盡管心里有著不的疑問,但是林立也不會放棄這一切,至少目前看來格雷斯科的目的,還只是盡可能快的幫助自己提升實力.至于實力提升到一定的程度後,自己又會面臨什麼樣的問題,那就只能等到以後再了.

林立在格雷斯科的冥想之地,一待就是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而這近一個月時間的冥想帶來的收獲,卻絕對要比一般人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收獲還要巨大.通過這近一個月的冥想,林立的魔力已經積累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程度,雖然級別還停留在二十七級頂峰沒有得到提升,但是單純魔力的積累在聖域級別中卻絕對是頂尖的.

同時,在這一個月里,輕風平原上的形勢,也可以是風平浪靜,好像金度王國的進入,並沒有給輕風平原帶來任何影響似的.當然,那只是表面上的,實際上是暗流湧動也並不過份,其實誰都知道輕風平原要變天了,因此不管大勢力,都在暗中為將來的變化做著准備.

金度王國在正式進入輕風平原後,就立刻開始拉攏輕風平原上的各個本土勢力,到現在為止,誰也不知道輕風平原上有多少勢力,已經暗中依附金度王國了.因此,輕風平原上的諸多勢力,在暗中已經漸漸的分成了三個部分,一部分勢力選擇了依附金度王國,另一部分則是黃昏之塔的堅定支持者,還有就是中立觀望形勢的牆頭草或者是等著渾水摸水的.

金度王國在拉攏了一批輕風平原的本土勢力之後,在輕風平原上的發展很快就步入了正軌,觸手通過拉攏的勢力,很順利的滲入到了輕風平原的方方面面.這就使得金度王國這個外來勢力,很快在輕風平原上,就獲得了相當的話語權,甚至可以是成為了一定程度上的決策者.

按理金度王國這樣的發展,影響最大的應該就是黃昏之塔了.畢竟在金度王國進入輕風平原以前,黃昏之塔在輕風平原已經擁有了統治地位,包括秘銀聯盟等所有的勢力,都已經向黃昏之塔表示了臣服.而金度王國的出現,以及這段時間的所有作為,幾乎可以視作在顛覆黃昏之塔的地位.

然而,面對金度王國的種種舉動,黃昏之塔卻一直沒有任何的反應,就是埋頭經營著自己的那一攤生意.這讓輕風平原的其他勢力有些看不懂了,這似乎不太像黃昏之塔的作風,難道黃昏之塔也畏懼了金度王國的力量?

也只有加文,巴塞爾等黃昏之塔的高層才清楚,其實所謂的統治地位,對于現在的黃昏之塔來,並沒有什麼實際的作用.之前林立要輕風平原的所有勢力臣服,並不是想要從他們那里得到什麼,只是想讓黃昏之塔的發展不會受到什麼阻礙.

金度王國不管怎麼去發展,不管怎麼去獲得更多的話語權,只要不觸犯到黃昏之塔的這條底線,黃昏之塔根本懶得去和他們計較.這就好像大人看孩子擺家家酒一樣,你們自己想怎麼玩是你們的事,但是影響到了我,那就心要打屁屁了.




上篇: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輪回     下篇: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艦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