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黑水沼澤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黑水沼澤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黑水沼澤



而且更重要的是,金度王國方面曾經派人與卡迪亞家族談過,想要卡迪亞家族讓出手中掌握的一座魔法金屬礦.只不過,在這筆生意上,金度王國一如既往的吝嗇,給出的價格相當低,于是生意最後也沒有談成.

于是,在桑德夫看來,金度王國的那支隊伍,這一次肯定是沖著卡迪亞家族去的,恐怕不但會搶走家族擁有的一切,甚至可能會將卡迪亞家族直接滅掉.卡迪亞家族的實力,比起瑪法家族還稍有不如,別是偽聖域強者了,就連傳奇強者都少得可憐,根本不可能擋得住金度王國的攻擊.

可是任憑桑德夫口水用盡,也只有在卡迪亞家族附近的幾個勢力首領幫腔幾句,其他人依然都是無動于衷.

其實也不能怪其他人自私,畢竟金度王國的那支隊伍,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上千名十五級以上的強者,還有數十名傳奇強者,這樣的實力可不是一般勢力能夠抗衡的.這還是埃爾維斯沒有告訴他們,金度王國的隊伍中有聖域強者,如果真把這個消息漏出來,恐怕這個聯盟也搞不下去了.

正在這個時候,門外又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會議廳中的眾人對這腳步聲都已經麻木了,因為每過兩三個時就會聽到一次.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前方又有新信息傳過來了,整個會議廳也立刻安靜了下來.

果然,秘銀聯盟的一個魔法師從外面急匆匆的走了進來,手中拿著一張有著明顯折痕的紙條,來到了這次聯盟的主持者埃爾維斯的近前.

見埃爾維斯拿到紙條後看了自己一眼,桑德夫都沒有去問那紙條的內容,整個人就已經癱在了椅子上.從金度王國那支隊伍的行進速度,以及行進方向來判斷,這個時候對方肯定已經站在了卡迪亞家族的廢墟上面了.想到這些,桑德夫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精神面色灰敗的喃喃自語道:"完了嗎,卡迪亞家族難道就在我的手上完了嗎!"

然而,埃爾維斯在看了桑德夫一眼後,卻什麼話都沒有,反而微微皺起了眉頭,露出了非常疑惑的表.

而看到埃爾維斯的表,旁邊凱撒家族的阿布萊德不由得奇怪問道:"埃爾維斯,究竟是什麼信息,金度王國的那支隊伍,對卡迪亞家族做了什麼嗎?"

"這正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埃爾維斯臉上露出一縷不解的苦笑,也沒有多什麼直接將手中的紙條遞給了旁邊的阿布萊德.

阿布萊德接過紙條一看臉上頓時出現了和埃爾維斯一樣的不解,道:"這,怎麼可能,不會是前邊的那些子搞錯了吧!"

兩個人的對話,立刻將下面眾人的好奇心勾起來了一個個急迫的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信息,竟然會讓埃爾維斯和阿布萊德兩人這樣表.而泰勒家族的羅傑特,正是直接叫道:"你們兩個在搞什麼,這里還有這麼多人等著呢,那紙條上究竟寫的什麼!"

阿布萊德搖了搖頭,將紙條又傳給了羅傑特而埃爾維斯則是對其他眾人道:"根據剛才得到的報,金度王國的隊伍並沒有進入卡迪亞家族的范圍,而是在那之前走上了另一條路,那條路通向這里."完手中的棍在地圖上指向了一個位置.

"什麼!金度王國的人是傻子嗎,還是他們根本不認識路,怎麼會跑到黑水沼澤去!"

"哈哈,這下金度王國的人有好瞧的了黑水沼澤是什麼地方,那可是連聖域強者都不敢輕易踏足的死地!"

"這一回,我看金度王國的隊伍,能夠從黑水沼澤里退出一半人來,都要感謝神靈的眷顧了."

看到埃爾維斯在地圖上指的位置整個會議廳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各個勢力的首領們無不拍手叫好.似乎他們已經看到金度王國的隊伍在黑水沼澤中如何垂死掙紮,如何損失慘重狼狽不堪的退出來.

作為輕風平原上的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黑水沼澤的大名,那可是整個輕風平原最有名的死地.在黑水沼澤中,毒沼,毒氣是都最平常的東西,劇毒魔獸都不是最恐怖的,真正要命的是里面的一種毒蟲.

這種毒蟲,因為是黑水沼澤特有的,所以被人簡單的命名為黑水毒蟲,但是它的能力可一點也不簡單.首先就是劇毒,黑水毒蟲的毒素,融合了死亡,汙穢,腐蝕,詛咒等種種特性,可以中者必死,就算是一頭巨龍被咬上一口,也絕對活不過三分鍾.

當然,一提到蟲子,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拿火去燒.事實上也是如此,很多冒險團隊,在遇到毒蟲的襲擊時候,只要隊伍中有一個能夠施展火系魔法的魔法師,基本上就不會有任何危險了.可是黑水毒蟲不同,這種蟲子並不畏懼火焰的燃燒,甚至還會吞噬火焰中的力量,這也是為什麼沒有人去一把火將黑水沼澤燒掉的原因.

而且更重要的是,黑水毒蟲不但不畏懼火焰,而且還免疫各種魔法傷害.想要干掉黑水毒蟲很簡單,只要拍一巴掌下去,就可以將毒蟲拍成泥.可是如果面對上百萬千萬的毒蟲,恐怕就算是有一千只手,也根本拍不過來.而人只要被一只毒蟲的咬上一口,那除了死亡就不會再有第二種可能了.

黑水沼澤中究竟有多少黑水毒蟲,沒有人知道,人們只知道沼澤上空經常騰起的黑霧,就是完全由黑水毒蟲組成的.

人如果進了黑水沼澤,對于那無處不在的黑水毒蟲,根本是防不勝防,吸一口空氣都可能吸進去幾只毒蟲,根本就不要想活著從里面走出來.好在這種無比歹毒的毒蟲,根本就離開不開黑水沼澤,否則整個安瑞爾的生靈都要被滅絕了.

正是因為這樣,盡管金度王國的那支隊伍實力非常強大,甚至強大到可以橫掃輕風平原,可是現在這些勢力的人們都已經一點也不擔心了.他們根本不相信,走進了黑水沼澤的那些人,能夠再活著走出來.

"沒想到那個恐怖的地方,這次居然幫了我們這麼大的一個忙."會議廳中的眾人,一個個臉上卻露出了輕松的笑容,只等著下一次那腳步聲再次響起,給大家帶來預料之中的好消息.

"沒事了,哈哈,那群該死的家伙居然走錯了路他們的運氣可真是差到了極點啊."原本已經絕望的桑德夫,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立刻又精神了起來,簡直高興得連嘴都合不攏了.

只是埃爾維斯等人,此時臉上卻並沒有多少欣喜之色,反而是凝聚在眉頭上的那縷疑惑愈發的明顯.他們可不認為金度王國方面的人會犯走錯路這種低級錯誤盡管金度王國是外來勢力,但也不可能不知道黑水沼澤的事.

那麼,如果金度王國的人不是走錯了路,而是根本就是沖著黑水沼澤去的呢.這似乎是一種可能,卻更讓埃爾維斯感到奇怪黑水沼澤是輕風平原最著名的死地,但是和其他一些險地禁區不同,黑水沼澤基本上是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的.因為誰都知道,黑水毒蟲最喜吞噬魔力,但凡是有點價值的東西,恐怕也早被毒蟲吞得渣都不剩了.

如果非要黑水沼澤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恐怕也就只能是那無窮無盡的黑水毒蟲了,畢竟它們那毒素似乎對于藥劑師來,還有些利用價值的.可是金度王國那樣興師動眾,難道就是為了捉幾只蟲子嗎?這顯然是解釋不通的.

埃爾維斯等人,並沒有將心中的疑惑出來,而會議廳中的其他人卻為了這個消息幾乎要立刻開香檳慶祝了.他們如果仔細思考的話,自然也能夠想到其中的疑點,只不過這些天被金度王國的事搞得壓力巨大,讓他們更願意相信對自己有利.

另外,在他們看來不管金度王國的隊伍是不是走錯了路,進入黑水沼澤已經成了為事實.而以黑水沼澤的恐怖金度王國的隊伍不管是抱著什麼樣的目的,也不可能從里面全身而退.所以,又何必再去考慮,金度王國這次行動究竟為了什麼呢.

距離剛才傳來的消息,剛剛過去一個時左右的時候,突然會議廳外面的腳步聲再次響了起來.整個會議廳頓時安靜了下來,這麼快就又有新的消息來了,這讓會議廳中的人們對于自己心中的猜想更加有信心了.因此,一個個都伸長了脖子看向大門那里,只等著聽到新消息報告金度王國隊伍的損失況了.

果然,很快那傳遞消息的魔法師的身影,就再次出現在了會議廳的大門前,手中同樣捏著一張紙條.只不過,這位魔法師沒有理會充滿期待的眾人,而是臉上帶著驚駭的表,快步向埃爾維斯那里走了

對于傳遞消息那位魔法師的表,眾人並沒有太過在意,只以為是被消息中到的黑水沼澤的恐怖嚇到了.所有人的視線,都緊緊的盯著魔法師手中的紙條上,並且一路緊跟到埃爾維斯的手上.

然而,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埃爾維斯拿到紙條後掃了一眼,並沒有立刻向大家宣布什麼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反而和那傳遞消息的魔法師一樣,臉上一下了充滿了難以置信的表.

"埃爾維斯大師,是什麼消息,是不是金度王國的隊伍已經完蛋了."旁邊幾個人忍不住向埃爾維斯問道.

"不,是黑水沼澤,"埃爾維斯搖了搖頭,深吸了一口氣,才神凝重的道:"從今天起,輕風平原上,再沒有黑水沼澤這個地方了."

埃爾維斯的話一出口,整個會議廳中立時一片嘩然,眾人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有的人更是忘記了埃爾維斯的身份,連連向他追問,問他是不是看錯了,是不是消息傳錯了等等.

埃爾維斯沒有多做解釋,只是將手中記錄消息的紙條,讓人一個個的傳看下去.結果,幾乎每一個看到紙條內容的人,都頓時變得神呆滯,跌坐在椅子上嘟囔著不可能之類的話.

而在這個時候,就在輕風平原的沿海地區,傳遞走消息不久的探子們,也終于在金度王國的隊伍之後,站在了黑水沼澤的地面上.或者,已經不能是黑水沼澤的地面了,因為黑水沼澤這個數千年無人踏入的地方,已經從這一刻成為了曆史.

曾經,黑霧籠罩,散發著死亡與**氣息的黑水沼澤,此時已經完全被改變了模樣.黑霧已經散盡,取代死亡與**氣息的,是一股帶著幾分腥咸的氣息,就好像置身于海灘之上一般.

周圍那些腐朽樹木,還有各種沼澤植物,此時都東倒西歪的攤在了地上,身上更是都包裹了一些厚厚的鹽殼,就好像某種晶石雕刻出來的一樣.而原本一踩就會深陷下去的地面,現在也整個被覆蓋上了一層**的鹽層,就連手中的武器砍上去,都無法留下太明顯的痕跡.

這就是曾經被稱為輕風平原死地的黑水沼澤嗎?那些探子難以置信的看著周圍的一切,他們實在無法想象,究竟是什麼樣的力量,居然能夠將黑水沼澤變成這般景象.

"這是,神靈的力量!"一個探子滿臉驚恐的道,仿佛被這變化嚇得都有些瘋癲了.

可是,周圍的幾個同伴,卻沒有人去嘲諷取笑這看似瘋癲的話,反而是一個個都露出了深以為然的表.他們想起了之前看到的那驚天動地的景,就在金度王國的隊伍走入黑水沼澤後不久,突然無邊的海水憑空湧現,刹時間就將整個黑水沼澤都淹沒了,而等到海水退去,黑水沼澤就已經成了現在這付模樣,這種改天換地般的手段,不是神靈的力量又是什麼呢.




上篇: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真正的聖域     下篇: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利維坦峽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