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到底想干什麼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到底想干什麼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到底想干什麼



聽到這個消息後,會議廳中所有人都震驚了,一個個滿臉呆滯,根本無法相信這是事實.利維坦不是號稱不死之身嗎?就算沒有了不死之身,還有數量在啊!那可是上萬頭利維坦,不是什麼隨手可以碾死一片的螞蟻!

而最讓眾人接受不了的,就是金度王國的隊伍居然無一傷亡,這簡直沒有道理啊.難道那群利維坦,根本連反抗都不會,就是乖乖的跪在地上等他們殺嗎?

眾人被這個消息直接震懵了,過了許久才漸漸回過神來,同時也意識到了金度王國那支隊伍的可怕.他們當然不會認為,利維坦真的是毫無反抗的等著人去殺,那麼就只能明金度王國那支隊伍的實力太強了,強到了讓利維坦想反抗也無從反抗!

想到這一點,在場眾人無不感覺到,自己的心底不可抑制的升起了一股寒意.每個人都不由得反問自己,面對這樣強大的金度王國,自己等人的這個聯盟,真的能夠抗衡嗎?

"金度王國,究竟想干什麼!"埃爾維斯看了看下邊的眾人,從眾人的臉色上就看得出他們在動什麼心思.不過別是他們了,就是已經身為聖域強者的埃爾維斯自己,現在從內心里也不認為自己搞這個聯盟,真得可以和金度王國抗衡.

難道,金度王國的這一次行動,僅僅是在向輕風平原的勢力宣示武力嗎?不管金度王國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一次行動的確是給輕風平原的勢力,帶來的極大的震撼.雙方這還沒有真正交鋒呢,輕風平原聯盟這邊,已經被震撼得人心浮動了,恐怕金度王國這個時候稍微表示一點敵意.聯盟中就會立刻有不少勢力倒向那邊.

"他們在利維坦峽谷沒有停留,而是直接穿越了峽谷.那麼接下來他們又將會到什麼地方呢?"阿布萊德見會議廳中的氣氛有些低沉.于是想要轉移一下眾人的注意力,讓人們暫時先不要再去想,金度王國那看起來無比輝煌的戰跡.

只不過,阿布萊德的做法並沒有得到多少效果.會議廳中的眾人都有點被金度王國的實力嚇破膽了,一個個都在考慮著各自今後的出路.誰還管金度王國的隊伍目標是什麼.在他們看來,金度王國的目標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通過這次的事.知道了金度王國的實力有多麼恐怖.這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旁邊的羅傑特同為聖域強者,心境自然也同樣恢複得很快,聽到阿布萊德的話之後,自然而然的將目光投向了那幅巨大的地圖上.要確定金度王國隊伍的目的地,現在其實已經並不會太困難了.這就好像兩個點可以確定一條線一樣.黑水沼澤和利維坦峽谷就像兩個點,這兩個點已經確定了隊伍的方向.接下來就是沿著這個方向找下去,也就大概知道了目標的所在.

羅傑特的目光在地圖上緩緩移動,一邊看一邊心里暗暗分析著,哪些地方毫無價值,哪些地方有價值卻不值得金度王國興師動眾.終于他的目光停了下來,目光所注視的地方,竟然是地圖上的一個並不起眼的角落.

而這個時候,埃爾維斯和阿布萊德,也注意到了羅傑特的異樣.本來阿布萊德就是為了轉移眾人的注意力,才隨口了那麼一句,卻沒想到羅傑特還真得認真去找了,而且看樣子還有所發現.

于是,兩個人帶著幾分好奇,隨著羅傑特的目光,一同向著地圖上看去.只不過目光落到地圖上之後,兩個人臉上的疑惑之色並沒有絲毫減退,反而更顯出濃重的不解,不自覺的道:"這,不太可能吧,難道真的會是那個地方?"

三位聖域強者的表現,終于也引起了下邊那些各個勢力首領的注意.他們這才想起自己現在坐在什麼地方,自己這邊還有聖域強者坐鎮,而且是三位聖域強者,算起來也未必就比金度王國那邊實力差.

當然,他們沒有踏入聖域,是不會知道偽聖域與真正的聖域強者之間,究竟有著多麼巨大的差距.另外,埃爾維斯等三人去提姆港的事,也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過.他們自然也不會知道,自己眼中接近神靈的三位聖域強者,曾經在金度王國那邊丟了不的面子.

于是,眾人終于暫時放下各自的心思,齊齊將目光投向了三位聖域強者的身上,想要知道他們究竟發現了什麼,是不是金度王國方面又有什麼出人意料的舉動了.而當他們看向三位聖域強者的時候,卻正看到埃爾維斯的手指,點在了地圖上的一個位置上.

"那里?不就是囚籠島嗎?"有對地圖熟悉的人,立刻叫出那個地方的名字,只不過語氣中同樣充滿了疑惑不解.

"囚籠島?"

這個名字對于在場的絕大多數人來,並不是非常的熟悉,但是卻每個人都知道.因為這囚籠島,在人們的心目中,實在是一個非常無聊,非常不被人待見的地方.它並不像黑水沼澤和利維坦峽谷那樣,在輕風平原上有著赫赫凶名,但也絕不是一個吸引人踏足的地方.

這囚籠島,就位于輕風平原最南端,一個月牙狀的海灣中心,周圍都是險峻的懸崖峭壁.而通向大海的那一面缺口,卻又布滿了大大的島礁,就如同一個天然的迷宮,任何大一些的船都無法從那里進入海灣.

位于是海灣中心的囚籠島,從黑暗年代之前就已經存在了,之所以被稱為囚籠島,是因為傳那里曾經是泰坦巨人囚禁了一頭上古惡龍的地方.

當然,傳也只是傳,事實上在這漫長的歲月當中,並不是沒有人登上過囚籠島.只不過據上邊除了一片荒蕪之外,根本就沒有什麼上古惡龍的影子,更沒有什麼泰坦遺跡之類的東西.

不過,除了和傳不太相符之外.這個地方倒也的確是透著那麼一股詭異的味道.囚籠島的面積並不,可是整個島上卻荒蕪的嚇人.別是什麼動物或者魔獸了.就連一棵樹一根草都看不到蹤影.

而真正詭異的是,任何生物踏入囚龍島的范圍,都好像會受到一種奇怪的詛咒似的,生命力會大量的流逝.快速的衰弱下去.要是生命力弱一些的生物,在島上恐怕連三天都生存不下去.即使是十五級以上的強者.已經擁有了相對普通人更加旺盛的生命力,可能頂多也只能生存十天左右的時間.

當然,傳奇強者的生命力更加強盛.或許可以在那種詭異的環境下.換取到更長的生存時間.只是到現在,還沒有人聽過,有哪位傳奇強者會那麼無聊,沒事跑上那座荒蕪的孤島去挑戰生存極限.

差不多從黑暗年代以後,就很少有人會主動提起這個地方了,實在是覺得這個地方沒什麼好的.沒有動物植物.又沒有什麼有價值的資源,再加上這種如同詛咒一般的詭異環境.囚籠島這個地方,在輕風平原幾乎就成了一個遺忘之地.

因此在起囚籠島這個名字的時候,會議廳中的許多人一時都有些反應不過來,只覺得這個名字有那麼一點熟悉,但具體怎麼樣卻沒有什麼印象.直到有人提醒了幾句,眾人才慢慢的記起了,輕風平原上一直還有這麼一個不招人待見的地方.

當然,在知道金度王國的隊伍,目的地竟然是囚籠島之後,眾人心里就更感到疑惑了.從金度王國進入輕風平原後的表現看,似乎金度王國非常需要輕風平原上的各種資源.如果,這一次金度王國的隊伍,是要到窮山惡水間尋找什麼礦產,似乎還算是比較合理的.可是囚籠島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實在讓人想不出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因此,對于埃爾維斯等人的推斷,雖然眾人都不好明什麼,可是態度卻明顯是不太相信的.畢竟,金度王國的人也不是傻子,沒有事跑到那種地方去做什麼呢?

不過,隨著前方一條又一條的報傳來,埃爾維斯等人的推斷也漸漸得到了證實.金度王國隊伍的方向很明確,就是一路直奔囚籠島而去的,甚至沿途還真遇到了幾處不為人知的礦藏,也沒有能夠讓他們的隊伍停下腳步.

金度王國方面的奇怪行為,把輕風平原這邊的眾人都搞得是一頭霧水,難道囚籠島上還真有什麼東西吸引了他們嗎?不過,隨著金度王國那支隊伍的目標漸漸清晰,最擔心的事並沒有發生,輕風平原這邊的人也終于可以松一口氣.

而隨著最新的消息傳來,金度王國的隊伍已經開始登島了,聯盟這邊也終于有人提出要返回自己的地盤.很顯然,金度王國的隊伍登島,也就意味著這一次事件的威脅已經消除了,在聯盟這些各個勢力的首領看來,這個聯盟目前自然也沒什麼事可討論的了.

聯盟的會議雖然散了,但是各個勢力對于金度王國方面的關注,卻並沒有因此而降低.畢竟他們都還很好奇,金度王國的隊伍在囚籠島,究竟是要做什麼事,難道在那個荒蕪的孤島上,真得隱藏著什麼珍貴的資源甚至寶藏嗎?

當然,更多的人,其實還是等著看金度王國的笑話.如果囚籠島上真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的話,那麼這麼漫長的歲月中,恐怕早就已經被別人發現了吧,哪里還會輪得到金度王國.

只不過誰也沒有想到,隨著金度王國隊伍的登島,事的發展卻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在金度王國的隊伍登上囚籠島之後,隊伍中的十幾位傳奇法師,便立刻開始在整個島嶼上,布置起了一個非常巨大的煉金法陣.接著,十幾位傳奇法師各自站在島嶼的不同位置上,高舉手中的法杖,聲嘶力竭的吟唱出一段古老而又神秘的咒語.

隨著那些傳奇法師的動作,囚籠島上的煉金法陣,在充沛的魔力流動之下漸漸亮了起來.那光芒由暗轉亮,漸漸變得明亮耀眼,甚至發散的光芒幾乎將囚籠島都籠罩了起來,仿佛成了一個漂浮在海面上的太陽.

不過,當煉金法陣的光芒亮到極點的時候,原本碧藍如洗的天空中,突然間憑空湧現出了厚重的烏云.那烏云不住的翻滾著,好像都要壓到人的頭頂了,烏云中更是電蛇流竄,雷聲滾滾.

同時,囚籠島周圍的海面,也好像沸騰了一般,不斷的咆哮著翻滾著,掀起一道道數十米高的巨浪.只是那巨浪不管怎麼湧動怎麼翻騰,卻始終無法真正的拍打到島嶼上,就好像在這島嶼的外面罩了一層看不見的罩子.不過,整個島嶼,此時也在發出劇烈的震動,搖晃的好像風暴中隨時都會傾覆的船只.

島嶼上,主持煉金法陣的那十幾位傳奇法師,此時也在竭盡全力維持著煉金法陣的運轉.只是,不知道是一股什麼力量,使得煉金法陣發出的光芒也是忽明忽黯,顯示出煉金法陣的運轉並不怎麼流暢.

輕風平原各個勢力派出的探子,遠遠的看著囚籠島那邊的劇變,一個個都被天崩地裂般的景象嚇傻了.他們可從來不知道,死氣沉沉一片荒蕪的囚籠島,也會有如此激烈狂暴的時候.

緊接著,從那囚籠島的下邊,海面下不知多深的地方,突然傳出來一聲低沉卻又極富穿透力的龍吟聲,在雷霆的轟鳴與巨浪的咆哮聲中,顯得格外的清晰明顯.並且隨著那聲龍吟,囚籠島周圍的天地也立刻發生了巨變,那天空中濃厚的烏云,在烏黑中透出一股暗的血色,好像即將凝固的血塊一樣.而烏云間轟鳴不斷的雷霆也變得光四射,散發著暴戾與血腥的氣息.




上篇: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利維坦峽谷     下篇: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囚龍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