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惡龍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惡龍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惡龍



他們很清楚,對于真正的聖域強者來,聖域之下皆為螻蟻絕不是一句空話.就像當初羅德哈特肆虐輕風平原,灰燼術士絕對有能力制止,但是卻從始至終都沒有出手.就是因為在灰燼術士的眼里,輕風平原上不管死多少人,都不過是螻蟻罷了,不值得自己去費力氣.

所以在得到林立答應出手幫助金度王國的消息後,埃爾維斯他們不相信林立是助人為樂,也不相信他是什麼悲天憫人.他們相信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在那囚籠島上,絕對有著什麼足夠吸引一位聖域強者的東西.

"費雷大師,關于囚籠島,難道你知道些什麼嗎?"埃爾維斯心翼翼的問道.盡管他心里也清楚,就算囚籠島真有什麼了不得的好東西,自己的實力似乎也不足以和金度王國或黃昏之塔的任何一方去爭,但還是禁不住有些好奇.

然而,林立卻搖了搖頭,道:"囚籠島下面究竟有什麼,就要問金度王國的人了.不過有一點,我倒是想要提醒你們,關于囚籠島的傳你們應該都很清楚,囚籠島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什麼動靜,這一次卻搞出如此大的聲勢,搞不好那個傳並不僅僅是個傳."

"費雷大師的意思是,囚籠島下面真的囚禁著一頭上古惡龍?"林立的話,讓埃爾維斯等人都有些驚訝,畢竟在一般人看來,傳的事都是極不靠譜的.

"不管是上古惡龍還是什麼東西,囚籠島在輕風平原上存在了多少歲月,誰也不出一個准確的時間,似乎從黑暗年代之前就已經存在了.囚籠島的那個東西,既然能夠存在如此漫長的歲月肯定是不簡單,搞不好就是個聖域巔峰的強大存在.那東西一旦脫困,恐怕整個輕風平原都要被毀滅掉了."林立並沒有給出他們肯定的回答,得只是根據現在已知的況分析的一種況.

其實,林立所的這些,和康托利之前勸各個勢力代表的理由,幾乎可以是如出一轍.只不過,埃爾維斯等人可以不相信康托利,因為康托利代表著金度王國卻不能不把林立的放在心上.

因此聽了林立的話後,埃爾維斯等人幾乎沒有什麼懷疑,一個個頓時被驚得臉色大變.真正讓他們驚駭的,並不是輕風平原被毀滅或者怎樣,而是林立口中所的聖域巔峰這四個字.

毀滅這個詞,對于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概念,對于普通人來可能就是一場生靈塗炭的災難.但那樣的災難對于埃爾維斯等人所在的,擁有著深厚底蘊的古老勢力來,也許並不算什麼.就像當年天譴騎士羅德哈特肆虐輕風平原一樣,盡管輕風平原的人口在那場災難中減少了將近一半,但是秘銀聯盟等勢力仍然堅持了下來.

但是林立到了聖域巔峰,聖域巔峰還有一種法叫半步成神就是距離真正的神靈也只差半步而已.如果,囚籠島中所困的那個未知存在,真的擁有著聖域巔峰的恐怖實力,那被毀滅的恐怕不僅僅是輕風平原,他們這些勢力肯定也是無法幸免的.那才將是真正的毀滅,是萬物俱滅的毀滅,就算是埃爾維斯他們這些偽聖到時候恐怕不但難以保全各自的勢力就連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

"聖域巔峰!"埃爾維斯等人,艱難的咽了下口水,臉色蒼白的看著林立,似乎是希望林立剛的話只是開玩笑而已.

然而林立卻並沒有讓他們如願,而是接著道:"你們應該知道,這世上沒有什麼東西是永存不朽的,何況是困住這樣一個強大存在的封印.金度王國的人應該只是提前觸動了封印,才驚醒了被封印的那個存在而這對于我們來反而是一個機會.否則的話,等到那東西自己從囚籠島中出來,我們也就再沒有機會了."

"這麼的話,我們倒是的確不能束手旁觀了,真要是讓那東西跑出來,金度王國的人都是可以遠遠躲回海外去,倒黴的還是我們輕風平原這些勢力."埃爾維斯等人顯然都被林立動了.

"不錯,現在看起來,似乎是我們在援助金度王國,但是換一個角度來看得話,又何嘗不是金度王國在幫我們壓制那個未知的存在.因此在囚籠島的這件事上,我們和金度王國其實是站在同一立場上的."林立的意思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不管金度王國和黃昏之塔,和輕風平原的眾多勢力,是什麼樣的關系,至少在囚籠島的這件事上,都有著共同的目標.

不過,林立告訴埃爾維斯等人的也並不是全部,還有很重要的是一點他沒有,就是從囚籠島那邊感覺到的氣息,讓他有一種相當熟悉的感覺.正是基于這一點,他才確信關于囚籠島的傳並不是胡編亂造的,因為那氣息讓他隱隱有種猜測,那囚籠島下封印的上古惡龍,很可能是自己認識的那一頭.

在林立與埃爾維斯等人談話之後,各個勢力的隱世強者也陸陸續續的趕來了拉法城,有幾位甚至是幾百上千年都沒有露過面的,外人都以為他們早不知道死多少年了,卻沒有想到這一次居然都出來了.

等人都到的差不多了,眾人再次聚到了會議廳中,這些人中有十幾位是所謂的偽聖域強者,剩下傳奇巔峰的強者也有三四十位.雖然人數比起之前少了不少,畢竟不是每個勢力都有拿得出手的強者,但卻讓會議廳中充斥了一股之前沒有的令人心驚的氣勢.

就連一向眼高于頂的康托利,看到輕風平原各勢力突然拿出來的這份實力,也是不由得暗暗感到心驚.當然,驚訝也只是一瞬間,康托利心里深知一點,輕風平原這些勢力如同散沙一般強者的數量雖然不少,但不能聚集成一股力量的話,也是無法和金度王國抗衡的.

"好了,康托利特使,該來的人都已經來了,關于囚籠島的實際況,你是不是也應該給我們詳細的介紹一下."林立雖然隨意的坐在會議廳的一個位置上,但是卻讓人感覺得到,在場的眾多強者都在隱隱以他為首.

看著下邊坐著的眾多強者,康托利知道自己的任務終于到最後一關了,只要接下來自己講的信息能夠讓眾人滿意,那麼救援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不過,他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毛頭子,自然不可能把自己這邊掌握的信息,一絲不漏的都給眾人聽.

"我知道,在輕風平原上,一直都有一個關于囚籠島的傳.而現在我要告訴大家的就是,那個傳並不僅僅是個傳."康托利在心里仔細的權衡了一下,這才開口將自己掌握的信息,有選擇的向眾人講述了出來.

康托利的話,無疑驗證了林立之前對眾人所的推測,而這也讓會議廳中的眾人臉上都不由得微微變色.眾人想到自己這麼多年來,居然和一個半步成神的恐怖存在做鄰居,就算是那些踏入聖域境界的人,也不由得感到一陣後怕.

不過,對于康托利的話,也並不是所有人都相信,畢竟也只有埃爾維斯等幾個人,之前聽過林立的推測,兩相結合才相信了這個事的真實性.但是更多的人,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法,自然無法輕易的相信.

于是,在短暫的震驚之後,立刻就有人站出來質疑康托利,道:"我不想這是危聳聽,但是囚籠島就在輕風平原上,這麼多年以來,我們都知道它的詭異,但是卻始終沒有證實島上封印著上古惡龍的傳.金度王國遠在海外,難道對囚籠島的了解,竟然比我們還要多?"

自己的話被質疑了,這讓一向高傲的康托利,臉色變得有些不太好看.不過想到眼前這群人,將會是幫助自己王國隊伍脫困的關鍵,他也只能將心里不快壓了下去,然後對眾人解釋道:"我們能夠掌握囚籠島的況,起來也是一個巧合,這就要追溯到金度王國建立之初了."

金度王國是在黑暗年代之前,由一批從安瑞爾大陸遠走海外的人建立起來的.當初領導那些人遠走海外,並且在海島上建立起家園的,是被後世稱為大賢者的薩伯爾.

據,薩伯爾曾經是法蘭王國南方沿海地區,一個名叫多倫王國中的貴族領主.他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看出了安瑞爾大陸的局勢變化,知道高等精靈一族必將成為整個大陸的統治者.並且,預見到了高等精靈一族統治整個大陸後,將會對被統治的各族采取相當殘酷的高壓統治手段.

所以,薩伯爾帶著願意追隨自己的領地之民,打造了幾十艘巨大的海船,向海外避開即將到來的戰火.當然,無盡之海不是那麼好闖的,他們的行程也並非一帆風順.如果不是薩伯爾擁有著先知先覺的能力,恐怕幾十艘海船在途中不是風暴掀翻,就是被巨大的海獸撕碎了.

即使是這樣,當薩伯爾的船隊到達第一座適合生存發展的海島時,船隊已經有一半海船永遠留在了無盡之海的海底.而幸存下來的人們,則在薩伯爾的領導下,開始在海島上建造自己的家園.在建造家園的過程中,薩伯爾又親自帶領著船隊,來回海島與大陸無數次,將大量的人運來海島.

因此,在黑暗年代到來的時候,大陸上的人們有兩個地方是最向往的,一個就是在溫和手段統治下的洛丹倫王國,另一個就被稱為海外淨土的金度王國.

隨著人員的大量輸入,大賢者薩伯爾將一些有實力的人組織了起來,組成了一支拓荒隊,開始向周圍的海島擴張生存空間.而在拓荒過程中,他們發現那些原本以為從沒有人登上過的海島,居然還存在著不少上古時代留下的遺跡.金度王國的煉金戰艦的技術,就是在拓荒的過程中,從幾處地精文明的遺跡中得到的.

而關于囚籠島的信息,也正是在拓荒的過程中,薩伯爾帶領著拓荒隊,從一處疑似是泰坦遺跡的地方發現的.在那處遺跡中,他們得到了一張地圖,地圖的指向正是輕風平原的囚籠島.同時,隨地圖一同被發現的一份文獻中,告訴他們囚籠島下封印的,正是一頭實力強大的上古惡龍.

"地圖?那麼康托利特使,不知道可不可以把那份地圖拿出來,讓我們這些人看一看.畢竟這些東西都是你一個人的,我們這些人無從辨別真假,還是拿出些可信的證據比較好."剛才質疑康托利的人,突然打斷了康托利的講述,大聲的提出了要看那份地圖的要求,並且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附和.

如果僅僅只是一頭上古惡龍,金度王國至于大老遠的從海外跑來嗎?反正那上古惡龍真的脫困出來,禍害的也是輕風平原,和他們金度王國一點關系也沒有.因此,輕風平原這些勢力的人,都想知道金度王國的真正目的,而那份地圖無疑會是一個很好的線索.

為什麼又是這個家伙!康托利目光中透著幾絲怒火,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那話的人,其實只是個傳奇巔峰的老者,而且只是來自于一個並不怎顯眼的家族.

如果是放在平時,康托利根本不屑于和這種人打交道,可是現在卻不得不把所有的怒氣都咽到肚子里.

"不好意思,地圖的原件太過珍貴,現在正存放在我國王室的寶庫中,我的手中倒是有地圖的拓本,如果各位不介意的話,可以一起來看一看."康托利一邊著,一邊從手上的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卷看上去就很新的地圖!




上篇: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理由     下篇: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被囚禁的巨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