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差距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差距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差距



只有完全了解雙方的實力境界,林立才能夠從那激烈的戰斗中,尋找到一個最佳的契入點,真正做到在加入戰斗中,扭轉整個戰斗的不利局面.

而且還有一點非常重要的原因,林立早在黃昏之塔的時候,就已經遙遙感應到囚籠島這邊,有一股讓他覺得有些熟悉的氣息.這讓他心里充滿了巨大的疑問,同時也是他答應康托利來援助金度王國隊伍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他知道,如果自己擔心的事成為現實,那恐怕對于整個安瑞爾世界來,都是一場毀滅性的災難.

這種感覺,越靠近囚籠島,就愈發的清晰,直到林立來到囚籠島的周圍,心里對于自己的猜測已經有了八成的把握.但也正是這樣,反而還讓他更覺得難以置信,腦海中所有的信息,都因為這個感覺而沖突混亂成了一團.

"費雷會長?"康托利見林立遲遲不帶著人前去援助,而是停在這里眼看著金度王國的人苦苦支撐,心里急得就像著了火一樣.可是,他又不能抱怨,不能過分的催促,生怕惹得林立干脆撒手不管這事.

林立回頭淡淡的看了康托利一眼,眼神中頗有幾分深意,不急不緩的道:"康托利特使不用著急,我們既然答應了你,就不會坐視不管的.不過,也請你不要忘記,事先我們過的,這次援助的所有行動,都要由我來安排."

實際上誰都知道,康托利在之前給眾人講述的那些東西,肯定是真真假假,隱瞞了不少關鍵的東西.只不過,究竟康托利隱瞞了些什麼,講述的東西哪些是真,哪些又是假,就誰也不准了.

但是林立現在可以肯定,如果自己感覺得沒有錯的話,那麼康托利所隱瞞的東西,就可相當的驚人了.i只不過,金度王國為什麼隱瞞真相,又究竟在圖謀著什麼,卻是林立現在也無法推斷出來的.也許,想要知道一切,就只等到後面真正踏入囚籠島,與那被封印的恐怖存在交手後,才有可能明白了.

"是是,是我太著急了,你要如何安排請盡管,我絕不插口."康托利還算分得清輕重緩急,知道現在不是爭論的時候,如果對方真要拖延時間,爭論反而成了一個很好的借口.他也只能把滿腔的不滿,死死的壓制在心底,擺出一付聽從吩咐的樣子來.

"那好,那就麻煩康托利特使盯住囚籠島,一旦戰況發生什麼突然的變化,就立刻通知我,我現在去給他們安排一下援助時要做的事."林立轉身走回來,從康托利身邊經過時候道.而後,他不等康托利回應,便將對方丟在了那里,招呼輕風平原那些隱世強者們,到後邊去討論援助的具體細節.

而在這個時候,看過了囚籠島上聲勢驚天的戰斗,輕風平原的諸多強者們,一個個也都是神各異.埃爾維斯等六位偽聖,從戰斗中看到了真正聖域強者的力量,臉上都是無法掩飾的驚駭,根本無法想象接下來要如何支援金度王國的人.

至于其他的傳奇巔峰的強者,則更是一個個滿面驚恐,呆呆的站在那里,好像都被那戰斗的場面嚇傻了.在他們看來,這種層次的戰斗,怎麼看都不像是自己能夠插手進去的,就自己這點可憐的實力,恐怕沾到點邊都要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場.

光是那真正聖域強者戰斗時,所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勢,就讓輕風平原的這些隱世強者們感覺到了難以抵抗.i在觀察戰斗的時候,眾人在那威勢的壓迫之下,靠近戰場一步都無比的艱難.就算是埃爾維斯等六位偽聖,都是在林立後邊五六百米的距離就不能移動腳步了,至于其他那些傳奇巔峰強者就離著更遠了.

倒是那康托利,雖然同樣是傳奇巔峰的實力,可是卻能夠和埃爾維斯等人站同樣的距離上,由此可見天才之名也不白叫的.雖然這並不能代表,他的實力足以和埃爾維斯等偽聖相比,但肯定也遜色不了幾分,或許已經到了隨時可能踏入聖域境界的程度了.

老實,面對囚籠島上這樣的況,真的有不少人心里在打退堂鼓了.站在戰場的邊緣上,往前一步都無比艱難,還拿什麼去支援金度王國的人呢,難道真得拿命去支援嗎?他們可沒有那麼無私,而且就算有人無私到可以為支援金度王國付出生命,可也得付出的有價值啊.

正在這時候,林立從前邊走了回來,將康托利支派開之後,帶著埃爾維斯等人到了遠離戰場的地方.當然,是遠離,其實也只是讓眾人感覺稍稍好受一點,並沒有完全脫離那股威勢的影響,同時也沒有離開康托利的視線.

"費雷大師,囚籠島下面的那個東西,難道真的會毀滅輕風平原嗎?會不會是金度王國的人在危聳聽?"

很顯然,開口話的這位傳奇巔峰強者,已經未戰先怯了,他的意思很明顯,如果囚籠島下的那個東西,不會真正的毀滅輕風平原,哪怕是會像當年的羅德哈特一樣,給輕風平原帶來那樣巨大的災難,他都不想再插手這件事了.

這位傳奇巔峰強者的意思,很是代表了一部分人,畢竟他們現在這個層次,壽命已經是以千年記了.對于他們來,就算是自己的家族勢力受到巨大的損失,只要他們自己還在,就終究會有複興的機會.

因此,見有人開了頭,旁邊的人立刻跟著附和道:"是啊,費雷大師,畢竟金度王國是外來者,他們的死活和我們也沒什麼關系.康托利那子,之前肯定向我們隱瞞了不少東西,我們何必冒這麼大的風險幫他們呢."

"沒錯,那子連地圖原件都不肯拿出來給我們看,肯定隱瞞的不是一點半點,搞不好這根本就是一個局,想要把我們輕風平原的力量一舉消滅."一個想象力豐富的老頭,滿臉憂慮的道.

見眾人越越是離譜,埃爾維斯都有點看不下去了,干咳了兩聲讓眾人先停了下來,這才道:"好了,大家都不要亂猜了,究竟要怎麼做,我們還是聽費雷大師的安排吧."

埃爾維斯的話,頓時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他們已經見識過了真正的聖域強者的力量,因此對于林立也同樣的產生了一些敬畏之.盡管,林立可能還沒有在眾人面前,真正的展現過全部的力量,可是就看他站在戰場邊緣的輕松表現,眾人也知道這同樣是一位,自己等人根本無法抗衡的強者.

在之前的時候,這些各個勢力的隱世強者們,不管是所謂的偽聖強者,還是傳奇巔峰的強者,對于林立這個年輕的聖域強者,其實內心里都不是很信服.

畢竟這樣年輕的聖域強者,在安瑞爾世界的曆史上都是聞所未聞的.在他們看來,林立能夠這麼年輕踏入聖域境界,肯定會有著這樣那樣的缺陷.就算是他們當中的偽聖域強者,也自認為自己憑著上千年的深厚積累,和林立這樣一個根基不穩的年輕聖域強者比起來,應該也並不會遜色.

畢竟,他們都知道,林立只不過是從加洛斯那個地方的魔法工會走出來的.他的老師安度因的身份雖然不一般,可是實力卻並不怎麼出眾,甚至為了藥劑學創造了幾乎沒有什麼前途的荊棘領域.這樣的一位不靠譜的老師教出來的學生,基礎能好才有鬼呢.

可是現在,僅僅是一個靠近戰場的距離,就突顯出了他們與林立之間的差距.盡管他們還都沒有看到林立真正出手,但是他們心里都很清楚,正是這種面對聖域強者威勢壓迫的況,才最是能夠看得出來一個人的基礎是否穩固.就好像康托利,只是傳奇巔峰的實力,卻能夠與埃爾維斯等偽聖站在一起,這就明康托利的基礎已經是到了聖域境界的邊緣了,隨時都可能一腳踏入聖域境界.

基礎是最重要的,積累上千年也未必意味著基礎多麼穩固,否則輕風平原這些老怪物們早就都踏入聖域境界了.而康托利,那可是光照會聖主的得意弟子,在光照會聖主和諸位長老的悉心調教下,根本不會出現走偏路的況,基礎自然遠不是輕風平原這些老怪物們可比的.

輕風平原的這些隱世強者們當然不會想到,真要起來林立在魔法這條道路上真正的導師,應該是已經離開了安瑞爾世界的法師之神格雷斯科.尤其是格雷斯科留在天空之城的影子,簡直就像是在手把手的指導林立了,在這種條件之下,他的基礎要是能出問題才有鬼呢.

一個基礎沒有任何問題的聖域強者,就意味著幾乎沒有任何的弱點,意味著沒有人能夠越級去挑戰他.而在場的這些人,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這點斤兩和林立之間的巨大差距.這種況下,誰還敢再去打林立的主意,在他們的心里,恐怕已經隱隱將林立擺在了一個,與灰燼術士羅蘭德差不多的位置上了.




上篇: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煉金巨艦     下篇: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魔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