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懲罰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懲罰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水晶球上居然有宗師級魔紋,那麼這原本就已經非常珍貴的水晶球,價值也絕對會因為這魔紋而再提升上百倍.而且,更重要的是,水晶球上除了這回溯時光的魔紋之外,還有更多玄奧無比的魔紋,同樣是普爾和祖瑪兩人都認不出來的.

一個水晶球就用到了這樣高深的技術,那麼普爾和祖瑪兩人心里也必須要重新估量,整個那艘星辰號戰艦所蘊含的價值了.如果說星辰號的建造中,真的有一位銘文宗師的支持,那麼他們就幾乎可以肯定,就算是金度王國最先進的煉金戰艦,恐怕都未必能夠與這艘星辰號相提並論.

不過,對于普爾大祭司和祖瑪長老的表現,林立卻並沒有如何在意,因為這時光回溯魔紋,對他來說還真算不上多麼複雜的東西.比如林立當初在黑石山脈,在圖坦卡蒙那里觀看格雷斯科與洪荒魔獸邪眼暴君大戰的畫面時,所運用到的時光道標術,就要比這時光回溯更加深奧複雜的多.

林立在這個水晶球上所使用的,雖然不是時光道標術,也無法像時光道標術那里回溯千年時光,但是回溯一年兩年的時間還是沒有問題的.

其實這個,還是林立從倒懸高塔中學來的,在蠻荒競技場的外面,就有一個用來重放戰斗畫面的水晶球.通過那個水晶球,他可以全方位的重放觀看自己之前在競技場中,與那些強大的對手戰斗的畫面,以此來提升自己的戰斗經驗.

林立在星辰號上放置這樣的一個擁有回溯時光功能的水晶球,可不是單純為了預防這種栽贓陷害的.實際上,這水晶球的真正用處,就是監視整個星辰號的運行狀態,這樣可以在出現什麼問題的時候,方便查看到問題出現的原因.只能說德拉諾太倒黴了,根本想不到林立在星辰號上,居然還放置了這樣一件變態的魔法道具.

"不,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德拉諾幾乎都要瘋了,除了當眾被人揭穿把戲的難堪之外,更多的則是一種達到極致的恐慌.因為他心里也清楚,如果水晶球呈現出的畫面被眾人采信的話,那麼第五艦隊遭受巨大損失的責任,可就只有他自己來承擔了.

就算德拉諾的父親是普爾大祭司,可平白葬送掉王國一支艦隊的罪過,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抹去的.也許,國王布拉德洛看在大祭司的面子上,不會將德拉諾處以極刑,但是以後也肯定不會讓他再在任何領域中擔任重要的職位了.同時,在整個金度王國的人民,無論是貴族還是平民的眼中,德拉諾都將是王國的罪人,畢竟他的任性毀掉了王國的一支艦隊啊.

聽到兒子居然還在那里撒潑,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普爾大祭司,終于是再也忍不住了,轉身就給了德拉諾一巴掌.這一巴掌,直接把德拉諾抽得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就沒了聲息.

不過看到這一幕,林立卻是根本沒有一絲動容,這種苦肉計真的是太沒有技術含量了.普爾大祭司那可是真正的聖域強者,雖然不是戰士,可那一巴掌如果真用全力的話,就算是座小山都能給拍碎了.現在普爾大祭司只是把德拉諾抽飛出去,抽得昏厥,顯然手下還是留力不少,畢竟不管怎麼說那還是他兒子.

"兩位,對于我拿出的這個證據,不知道可還有什麼置疑之處嗎?"林立看也沒看那被抽暈過去的德拉諾,而且是對普爾大祭司和祖瑪長老又問了一遍.

聽到這話,祖瑪長老心里暗暗苦笑,看起來自己一方這回又是只能認栽了,而且還把這樣的一個把柄送到了對方手里,以後的談判肯定也是難占上風.他為難的看了看兩方,語氣中充滿苦澀的說道:"費雷會長,事情已經很明白了,這一次的確是我們責任."

"等等",就在祖瑪長老的話剛說完,普爾大祭司卻一步走了出來,眼中隱晦的透著幾分憤恨,看著林立等人說道:"費雷會長,這次的事情,的確是我管教不嚴,居然讓德拉諾做出這種事情.但是,如果你能夠早一點拿出那水晶球,向我們說明事情的真相,我們自然會讓德拉諾立刻放了你們的船和水手.可是,你卻並沒有這麼做,而是直接選擇了動用武力,給我們的艦隊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你的做法似乎也不太合適.

普爾大祭司的意思很明白,你有證據可以找我們來告狀,我們自然會讓德拉諾把扣押的船和人放掉.你卻越過我們,直接動手要把船搶回去,給金度王國造成了這麼大的損失,難道就一點責任也沒有嗎.

當然,最主要的,普爾大祭司的用意,還是想要減輕自己兒子德拉諾的責任.第五艦隊的巨大損失,不能都怪在自己兒子頭上,輕風平原的人不先講道理就直接動手,這才是讓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的真正的原因.

"不好意思,我首先關心的,是我的船,和船上水手們的安危.至于你們的艦隊怎麼樣,那應該是你們考慮的事情,要知道不管做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林立毫不在意的說道.他也的確不需要在意,聖域以下的人在他眼中都如螻蟻一般,何況是那還是金度王國的艦隊.

"好了好了,這件事情的主要責任,的確是在我們.不過,費雷會長的做法,也是有些太過激烈了,大家各退一步怎麼樣."祖瑪長老雖然也心疼第五艦隊的巨大的損失,並且對林立的做法相當不滿,但是考慮到金度王國與光照會的計劃,也只能在這個時候做起了和事佬.

"什麼各退一步,德拉諾扣押了他們的船是有錯,但是有沒有給他們造成一點傷亡?可是我們呢!"普爾大祭司並不同意祖瑪長老的說法,在他看來就算自己不是林立的對手,但是和祖瑪長老兩位聖域強者,難道還拿不下林立嗎.

林立笑了笑,揮手讓人將水晶球搬回去,接著手中拿出了太陽王權杖,說道:"我很同意普爾大祭司的話,第五艦隊充其量也只是從犯而已,真正的主使者還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

開玩笑,聖域強者的威嚴,是什麼人都能夠挑釁的嗎?德拉諾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居然敢設計陷害一位聖域強者,如果這樣都不受到懲罰的話,聖域強者的威嚴何在!

這個道理,普爾大祭司和祖瑪長老都是聖域強者,自然心里也是非常清楚的.如果德拉諾不是普爾大祭司的兒子,也許早就被丟出來交給林立隨意處理了.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普爾大祭司可能放棄自己的兒子嗎,再不長進那也是自己的兒子.而祖瑪長老,也不可能明知道會和普爾大祭司翻臉,還把德拉諾丟出來平息林立的怒火.

不過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一群王宮侍衛急急忙忙的趕到了碼頭.海倫娜港搞出這麼大的動靜,第五艦隊都被打廢了,身為金度王國國王的布拉德洛,又怎麼可能會什麼都不知道呢.

這群王宮侍衛來到了眾人近前之後,侍衛長走出來向三位聖域強者行禮之後,宣讀了國王布拉德洛的旨意,請三人前往王宮說明整件事情的起因經過.當然,原本可能沒這麼客氣,畢竟被毀掉的可是一支艦隊,可誰讓事情涉及到的是聖域強者呢.

見國王插手這件事了,普爾大祭司和祖瑪長老心里頓時松了口氣而林立的嘴角也露出一縷意味深長的笑容.

林立稍稍安排了一下星辰號的事情,之後也沒有耽誤時間,便與普爾和祖瑪兩人一起,直接往金度王國的王宮飛去.林立心里很清楚,布拉德洛作為金度王國的國王,肯定是會偏向普爾和祖瑪一方的不過想要輕易把自己糊弄過去也沒有那麼容易.

而普爾大祭司和祖瑪長老,自然也知道這件事情如果由國王布拉德洛來處理,結果應該也是會比較照顧自己這邊.換句話說,德拉諾會受到責罰但起碼不至于因為這件事情丟了小命.

很快,三人到了金度王國的王宮,並且在王宮侍衛的引領下,見到了臉色相當難看的國王布拉德洛.也不怪布拉德洛臉色難看,第五艦隊雖然不是金度王國的主戰艦隊,平時只擔任巡視四季島海域的職責,但畢竟也是正規的海軍艦隊.現在,第五艦隊完全就被打廢了,要不是旗艦海龍號還在,恐怕這艦隊編制都要取消掉了.

而且如果只是一般的海戰,戰艦受損了還可以拖回來修理,可是這一次林立搞得太狠了直接讓吞噬之主就吞了不少戰艦,那金度王國可是一點損失都挽回不了了.金度王國想要恢複第五艦隊的話那簡直就和重新組建一支艦隊沒什麼兩樣.

不過,雖然布拉德洛臉色不好,卻也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三位聖域強者,沒有把自己的怒火都發泄出來.深吸了幾口氣,感覺自己的情緒已經穩定了一些,他才向普爾大祭司問起了事情的整個經過.

別說林立就在跟前,就算林立不在,普爾大祭司身為聖域強者,也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說謊.因此,自己的兒子怎麼胡鬧扣押星辰號,輕風平原的人怎麼與第五艦隊發生戰斗,普爾大祭司都沒有一點隱瞞的講了出來.

當然,在講述的過程中,普爾大祭司也小,用了點心眼,比如淡化自己兒子的責任,強調林立不給自己一方調查的機會,然後輕風平原的眾人又如何對保持克制的第五艦隊大打出手等等.

而林立卻是坐在一旁靜靜的聽著,根本沒有任何要打斷插話的意思,好像普爾大祭司說的那些都與自己無關一樣.

反到是祖瑪長老,神色顯得有些著急,兩眼不時的去看國王布拉德洛的表情.畢竟第五艦隊被廢掉,損失的是金度王國的利益,真正最心疼的不是普爾大祭司,而是國王布拉德洛才對.普爾大祭司所關心的,也只有他那不成器的兒子德拉諾,可是國王布拉德洛才是這次事件真正的受害者.

因此,祖瑪長老不得不擔心,國王布拉德洛如果真的壓不住怒火,要與黃昏之塔甚至整個輕風平原開戰,那之前的一切努力可就都付諸流水了.

不過,聽完了普爾大祭司的講述之後,布拉德洛並沒有如祖瑪長老擔心的那樣爆發.雖然任誰都看得出,布拉德洛正在強壓著怒氣,但是還是毫不失禮的向林立問道:"費雷會長,不知道普爾大祭司剛才所說的,你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

"沒有,普爾大祭司說得已經很清楚了,我過來就是看看,國王陛下打算如何處理,我也好提前做個准備."林立眼皮都不抬一下,搖著頭淡淡的說道.

雖然林立的語氣非常平淡,但是誰都聽得出來,如果國王布拉德洛的處理結果,不能讓他滿意的話,那麼金度王國與黃昏之塔間的戰爭,恐怕也就無法避免了.

聽到林立的回答,布拉德洛的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但是卻語氣卻依然平和,說道:"好,這件事情,我會給費雷會長一個滿意的交待的."布拉德洛可是一國之主,現在居然說給林立一個滿意的交待,這可真的是把姿態放得相當低了.普爾大祭司在旁邊聽到這話,立刻就有些急了,連忙說道:"陛下,這件事情雖然德拉諾做得不對,可是費雷會長的做法也太過分了,第五艦隊就這樣被毀掉了,我們居然還要給他交待?"

"大祭司,你真的應該好好管一管德拉諾了,福克斯代表我和祖瑪長老去迎接費雷會長等人,這就已經表明了我們的態度.可是德拉諾,因為一點小事,不惜挑起我們與輕風平原的戰爭,這已經不是任性就可以解釋的了."布拉德洛恨林立毀掉了第五艦隊,但是同樣也氣德拉諾任意妄為.

上篇:第七百二十四章 毒霧徑     下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就此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