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就此結束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就此結束

尤其是,布拉德洛之前擺出那樣的歡迎儀式,就已經充分說明了自己對輕風平原使團的重視.德拉諾的行為,說小一點就是連他這個國王的面子都不給,說大一點就是蓄意破壞金度王國的計劃,說是王國的罪人都不為過.

一聽布拉德洛這麼說,普爾大祭司腦門上頓時青筋繃起老高,心里暗想:難道布拉德洛,還真的准備把自己兒子丟出來,討好這個叫費雷的鄉巴佬!

普爾大祭司也是關心則亂,好在祖瑪長老連忙在旁邊搭話,說道:"是啊,普爾,你那個兒子,也的確是應該帶回去好好管教管教了."

普爾大祭司正好准備和布拉德洛爭辯什麼呢,聽到祖瑪長老的話後,卻是一下子明白了過來.按理說,德拉諾犯下這麼大的過錯,就算不自殺謝罪,也得被海軍裁判廳丟到牢里蹲上幾年.可是,國王布拉德洛和祖瑪長老說什麼,讓自己把德拉諾帶回去好好管教管教,這還算什麼懲罰呢.

"三位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那麼我就來宣布處理結果了."布拉德洛國王掃了一眼坐在兩邊的三位聖域強者,接著說道:"這次的事情,起因是德拉諾任性妄為,才給第五艦隊造成這樣巨大的損失,他已經不適合繼續擔任第五艦隊的指揮官了.從今天起,免去德拉諾一切職位,令其在家閉門反省,什麼時候改掉他的性子,什麼時候再出來.至于費雷會長因此而受到的名譽損失,我們接下來會在合作談判中,給予讓您滿意的補償.不知道這樣處理,三位還有什麼意見嗎?"

不得不說,布拉德洛還真是不愧為一國之主,能忍常人所不能忍,第五艦隊都快被打沒了,居然還說給林立補償.當然,說是什麼補償名譽損失,實際上也就等于是向林立買德拉諾的命,希望林立不要再追究德拉諾的責任.

對于德拉諾是死是活,林立也並不怎麼在意,畢竟對他來說,那也不過是個螻蟻一樣的存在而已.實際在這件事情上,德拉諾真正坑的還是金度王國,林立反正又沒有吃什麼虧.而以一個螻蟻的性命,換來金度王國未來在某些方面的補償,這倒也算是一筆不錯的交易了.

因此,林立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可以,布拉德洛陛下既然這麼說了,我也就不繼續追究了,只是希望以後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情."

"費雷會長放心,以後絕對不會再有這種事情發生了."祖瑪長老連忙說道.開玩笑,看看德拉諾惹出多大的禍,整個第五艦隊都完蛋了,如果不是他父親是普爾大祭司,恐怕早就被處死了.有了這個前車之鑒,就算是傻子,恐怕也知道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了.

不管怎麼說,事情也算是有了一個結果,雖然國王布拉德洛明顯有在偏袒自己人,不過林立只要自己不吃虧,倒也懶得去和他們再多計較.

當然最郁悶的,就是國王布拉德洛了,不但第五艦隊被打廢了′還讓林立抓住了一個把柄,以後在合作談判上少不了要為此付出更多的代價.可是有什麼辦法呢,誰讓德拉諾是普爾大祭司的兒子,誰讓林立的態度關系到金度王國未來的發展呢.

普爾大祭司也覺得有點對不起布拉德洛,自己的兒子不成器,把第五艦隊都給葬送掉,而且還要讓布拉德洛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不過,普爾並沒有一切都歸咎到自己兒子身上,從心里還是認為真正要為這件事情負責的,是黃昏之塔那位費雷會長,是輕風平原那些鄉巴佬.

不過,普爾大祭司也知道,黃昏之塔那位費雷會長的態度,對金度王國在輕風平原的發展非常重要,想要找回這個面子恐怕是很困難了.

等普爾大祭司回到自己家中的時候,被他一巴掌抽暈過去的德拉諾,也已經早一步被人送了回來.

德拉諾從清醒之後,就一直在等待著父親回來,想要知道事情的結果究竟是怎麼樣了.他才不在乎第五艦隊怎麼樣了,但是這個丟掉的面子,卻是讓他心里十分窩火.自己只不過是扣了對方的船而已,對方卻直接滅掉了自己手下的艦隊,這就好像不痛不癢的罵了對方一句,卻惹來了對方的一頓暴揍一樣,這口氣怎麼可能咽得下去.

"父親,怎麼樣了,國王陛下是不是要和輕風平原開戰了!"德拉諾完全想象不到,金度王國和輕風平原開戰的話,會引來什麼樣的後果,只是單純的希望能夠狠狠的教訓一下那群鄉巴佬.

一聽德拉諾這話,普爾大祭司氣得抬起手就要抽他耳光,但是手抬起來之後,卻始終沒有落下去,半天才收回巴掌,怒氣沖沖的說道:"你還有臉問,還嫌禍惹得不夠大是不是!"

本來德拉諾還真是被父親的巴掌給嚇了一跳,不過看到父親沒有真打自己,膽子不由得又大了幾分,說道:"父親,我知道是我錯了,可是我也沒有想到他的船上居然會有那種東西啊.而且,那費雷做得也太過分了啊,他要是早讓我知道有那東西,我不是早就把他的船放了嗎.可他倒好,直接派了個怪物過去,要強行把船搶回去,而且根本都沒有給我反應的時間.我看他根本就是成心的,想要借這個機會向我們王國示威."

"那又怎麼樣呢,你以後做事能不能用點腦子,第五艦隊被你搞成這個樣子,我在國王陛下面前也要跟著丟臉.好了,別再提這件事了,你這段時間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呆在家里,要是敢走出去一步,看我不打斷你的腿."普爾大祭司雖然也明白,兒子這樣不成器都是自己寵的,可這是自己的兒子啊,自己不寵著誰寵呢.因此他雖然在外面氣了一肚子氣,甚至都想到了回來要如何狠狠的收拾德拉諾,但最後也只是不痛不癢的教訓兩句完事.

"可是父親,第五艦隊現在那個樣子,我做為指揮官,總要回去看看."德拉諾才不甘心被關在家里呢,說去第五艦隊看看也只是個借口罷了,真正的目的是出去找幾個朋友好好發泄一下.

"第五艦隊?"一聽這個,普爾大祭司就氣不打一處來,指著德拉諾鼻子訓斥道:"你還敢提第五艦隊,國王陛下已經免去了你所有職位,你就老老實實給我在家里反省."

"什麼!憑什麼?那麼那個叫費雷的家伙呢,國王陛下和他要了什麼賠償?"雖然不在乎第五艦隊怎麼樣,可艦隊指揮官這個位子對德拉諾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德拉諾再三追問,才終于從父親口中,得知了事情最後處理的結果.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被免職閉門反省也就算了,國王陛下居然還要給那個費雷補償.這天下間哪有這種道理,自己的艦隊受那麼大的損失,還要補償那個罪魁禍首?

如果僅僅是自己被免去艦隊指揮官的職位,德拉諾其實倒也能夠接受,反正第五艦隊都已經那樣了,自己這個指揮官做著也沒有什麼意思不是.但是,聽到黃昏之塔那個叫費雷的,不但沒有賠償第五艦隊的損失,反而要自己金度王國給他補償,這可就讓德拉諾受不了了.

倒不是說德拉諾有多愛國,畢竟他也知道事情是自己惹出來的,如果王國因為這個事情還要給對方補償,這個消息給傳播出去,那自己以後還怎麼在這圈子里抬得起頭來.

想了半天,德拉諾雖然沒有想出什麼主意,但是卻想到了一個人,就是指點自己向父親求助的康托利.本來這個事情,普爾大祭司其實是挺丟臉的,但是德拉諾想不到那麼多.他只覺得自己的父親一出面,就讓對方停止了對第五艦隊的攻擊,那顯然康托利給出的這個主意是非常有用的.于是這一次,德拉諾又想到了康托利,問問還有沒有別的辦法,讓自己能夠出這一口氣.

所謂的閉門反省,其實也只是個說辭而已,難道林立還真的派人,緊盯著德拉諾看看有沒有閉門反省嗎.因此,德拉諾和以前根本就沒有什麼不同,很自由的就離開了家,前往不距離不遠的宰相府,向康托利尋求幫助.

沒過多久,德拉諾就從宰相府里興高采烈的出來了,仿佛已經從康托利那里得到了什麼錦囊妙-計似的.回到了家里之後,他一點時間也沒有耽擱,向家里的仆從問了一聲,便立刻跑去見父親.

"不是讓你閉門反省嗎,你怎麼還敢給我到處跑."普爾大祭司正在翻看著一本魔法書,見兒子德拉諾冒冒失失的闖進來,當下就把臉沉了下來.

不過,德拉諾卻是沒有被父親的呵斥嚇住,而是陪著笑臉湊上前去,說道:"父親,我想到辦法了."

"想到辦法,什麼辦法,你又想給我惹什麼禍!"普爾大祭司不由得有些頭痛,自己這個兒子怎麼就不能安靜兩天呢.

"父親,您先別生氣,我想到讓那個費雷向咱們低頭的辦法了."德拉諾沒有提是康托利告訴自己的,而是把功勞都攬到了自己的頭上.

"好了,這件事情已經到此結束了,你少給我添亂就行了.我警告你,這段時間你就給我老老實實在家里呆著,別去招惹輕風平原那群人."普爾大祭司當然不會相信,自己這個不在器的兒子,能夠真的想到什麼辦法,無非就又是和上次一樣胡鬧.這要是再搞出上次那樣的事情來,自己這個大祭司恐怕也沒有臉再做下去了.

"不是的父親,這次不用我們出面,"德拉諾連忙辯解了一句,不等父親開口,就又緊接著說道:"父親,我聽說了,那個費雷的黃昏之塔,其實就是最高議會的下邊的一個魔法工會,本來應該是叫輕風平原魔法工會的.您不是和最高議會的諾森副議會長很熟嗎,只要你寫封信給諾森副議長,相信有諾森副議長出面,那個費雷再怎麼樣也得低頭向咱們認錯.

普爾大祭司不由得皺了下眉頭,顯得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行了,這件事情你就別跟著摻合了,立刻回你的房間去.這一次,你要是不給我達到十九級,就別想再踏出房門一步!"

"啊!"一聽父親的話,德拉諾的臉頓時垮了下來,想要說什麼卻又不敢,只好一步一回頭的離開了父親的書房.

不過,等到德拉諾離開之後,普爾大祭司的臉上卻是露出了一絲笑容.別看他在自己的兒子面前,做出一付已經將事情放下的樣子,但是這事情真的能夠放下嗎?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雖然已經身為聖域強者,但聖域強者也還是人,是人就有爭強好勝之心.其實別說是人了,神話傳說中的那些神靈,不也是一樣為了一些小事就大打出手嗎.普爾大祭司雖然在表面上,已經接受了布拉德洛國王的處理結果,但是心里卻也一直都憋著一股火.

都是聖域強者,憑什麼自己這邊就要吃那麼大的虧,第五艦隊被憑白毀掉了不說,反而還要為此給對方補償!雖然補償是國王布拉德洛作出的決定,但是普爾大祭司卻不能把這事當成與自己無關.自己的兒子惹得禍,自己又沒有足夠的力量壓制住那個叫費雷的人,最後只能讓國王布拉德洛出面給對方補償,這事情說出去,自己這個大祭司的面子往哪放!

對于德拉諾剛才說的那些,普爾雖然表面上毫不在意,但是心里卻也覺得這是一個好辦法.那個費雷雖然是聖域強者,但也是最高議會下屬的魔法工會的會長,對于最高議會的副議長的命令,想必也是無法拒絕的!

上篇: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懲罰     下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最高議會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