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最高議會代表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最高議會代表

普爾大祭司來到書房的一個角落,那里擺著一張特殊的小桌,桌上繪制著看上去相當複雜的魔紋.接著,他取出幾塊魔晶,依次放置在魔紋的幾個節點上.當最後一塊魔晶放好之後,魔力開始沿著魔力回路快速流動開來,很快讓整個魔紋散發出了淡淡的魔法光芒.

隨著魔紋的光芒愈發明亮,一個看上去虛幻的如同鏡子一樣的光幕,在魔紋上空凝聚成型.大概就這樣又過去十幾分鍾,光幕終于再次出現了變化,漸漸顯現出來一個房間的畫面,同時一位身材干瘦的老者也走入了光幕.

"我的朋友,怎麼今天想起聯系我了,難道上一次我們討論的魔紋難題,你已經想到了解決的辦法了嗎?"坐在對面的,正是最高議會的副議長諾森.

每e種人都有他自己的圈子,就好像安度因作為一位傳奇法師,因為對藥劑學的癡迷,與藥劑師工會的∼些藥劑大師,與法蘭萊丁兩國的在藥劑學上有所成就的人,甚至與平常人們所認為的十惡不赦的壞蛋,都有一定的交情.

藥劑師們會經常召開一些聚會,共同交流在藥劑學上的問題,銘文師們也同樣有這樣的聚會.諾森與普爾,雖然一個是最高議會的副議長,一個是金度王國的大祭司,看起來似乎是不可能有什麼交集,但是因為對銘文學的共同愛好,兩個人也有著相當不錯的交情.

"真是抱歉,最近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根本沒有心思去研究那幾個魔紋."普爾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為難.

聽到普爾的話,諾森頓時心中一動,不是為了銘文學的問題,卻又主動聯系自己,顯然對方這是有什麼事情想讓自己幫忙啊.普爾大祭司那可是一位真正的聖域強者,諾森雖然不至于去刻意的巴結對方但是對于這份與聖域強者的交情也是比較看重的.

因此,諾森也沒有多想,便主動問道:"我的朋友,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嗎?"諾森說的這麼干脆,最主要的還是考慮到,如果這件事情是需要很強的實力,對方一位聖域強者也不會來找自己,所以八成還是以自己的能力可以做到的事情,比如需要一些大陸特產的魔紋材料之類的.

"是這樣的,聽說輕風平原魔法工會也就是那個黃昏之塔,是最高議會的下屬工會,不知道是不是這樣."普爾大祭司怕搞出什麼笑話,于是打算先把事情問清楚一些,畢竟以前還沒有聽說過,最高議會在輕風平原建立魔法工會的事情.

然而坐在光幕對面的諾森,聽到普爾突然提起黃昏之塔,心里卻是立刻提起了警惕.只是面對老朋友,諾森的臉上沒有表露出什麼,微笑了一下,才又用平緩的語調問道:"是的,輕風平原魔法工會,是我們在四五年前,才剛剛在輕風平原上建立的下屬魔法工會."

"哦,是這樣,最近金度王國立國慶典,邀請了輕風平原不少的勢力,黃昏之塔與在邀請之列.不過,黃昏之塔那位年輕的費雷會長雖然實力不錯,但是為人處事實在是有些問題,因為一點小事和我們搞得不太愉快.你看你是不是能通過最高議會,提醒他一下,免得影響到金度王國與最高議會的關系."普爾大祭司作為一位聖域強者,當然不可能直接向諾森訴苦,于是繞了一些圈子才把事情說出來.

其實,普爾大祭司也並沒有指望,諾森那邊下個命令,黃昏之塔的那位費雷會長就會變得對自己卑躬屈膝.不管怎麼說,那位費雷會長也是一位實力很強的聖域強者,就算只是擔任最高議會下屬魔法工會的會長,但是在最高議會中應該也是相當有地位.

所以,普爾大祭司只是希望,諾森那邊能夠以最高議會的名義,給那位費雷會長一些壓力把之前那些事情都當成一場誤會就算了.這樣的話,金度王國在以後與黃昏之塔的談判中,也不至于因為這件事而處處落在下風,多少也算是挽回了一些影響.

然而那邊的諾森,一聽普爾大祭司這話心里卻咯噔一下.現在的諾森,可是吃夠了林立的虧,第一次針對林立,讓林立成了最高議會的高級議員,第二次更是讓林立成了與他並列的副議長,要是再來一次的話,林立在最高議會又會達到什麼地位?

尤其是上一次的事情,最高議會三位仲裁者對林立的偏袒,恐怕整個最高議會沒有人會看不出來.因此現在的諾森,最怕的就是與林立再有什麼牽扯,搞不好他自己這副議長的位子都要保不住了.

一聽普爾大祭司居然想借自己的手,向黃昏之塔那位費雷會長施壓,諾森就知道金度王國和普爾大祭司肯定是在那小子手里吃了不小,的虧.否則的話,就憑普爾大祭司一位真正的聖域強者,怎麼也不可能拉下臉來找自己幫忙.

諾森雖然和普爾有交情,但也是因為對銘文學的研究,並不是說兩個人真就是生死之交了.諾森還不至于為了普爾,冒著丟掉副議長位子,甚至得罪三位仲裁者的風險,再去向林立發難.何況,林立如今在最高議會,也是有著副議長的頭銜,同樣都是副議長,諾森憑什麼去對他指手畫腳呢.

但是,諾森也不好直接回絕普爾,畢竟普爾也是一位真正的聖域強者,而且還是金度王國的大祭司.于是,他在臉上擠出一縷笑空,對普爾大祭司說道:"這樣啊,那好,我讓人去了解一下情況.對了,我這里還有一個會議,事情我記下了,就先聊到這里."

普爾大祭司倒也沒有看出什麼異常,而且也不認為諾森會敷衍自己,在他看來這件事情對諾森來說,應該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因此見諾森說要去開會,他也沒有多想,說道:"好的,那麼我就不多打擾了,再見.

中斷了聯系之後遠在天空花園的諾森,並沒有去參加什麼會議,而是仍然坐在桌前,看著空白的牆壁發了一會兒呆.沉默半晌,諾森突然拍桌子站了起來,口中更是罵罵咧咧道:"媽的,開什麼玩笑,費雷那小子就是個災星,老子躲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再去自找倒黴!普爾這家伙真是老糊塗了,惹誰不好,偏去招惹那個災星,自己倒黴還想要拉上我!"

有過那幾次教訓,諾森現在是半點也升不起找林立麻煩的心思,能夠保住自己這副議長的位子就謝天謝地了.他可不希望為了普爾大祭司這樣一個泛泛之交,把自己再陷到麻煩里邊,到時候別說是自己的前途了,搞不好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成問題,那可是三位仲裁者都看重的人啊!

但是,普爾大祭司這邊,卻是已經聽不到諾森的抱怨了,反而是為了這件事情終于能夠解決而欣喜不已.在他看來,林立雖然實力很強,卻也不可能不給最高議會面子,何況對方還是最高議會下屬魔法工會的會長,本身就要受最高議會管理.

因此在接下來這兩天里,普爾大祭司的心情可以說是相當不錯,還專門派人去盯著使館區那里,就等著最高議會的使團過來,讓林立為之前的事情向他道歉.

兩天之後,派去盯梢的手下,還真的跑來報告,說最高議會的使團已經到了.一聽這個消息,普爾大祭司立刻興奮了起來,連忙收拾了一下衣裝,帶了兩個隨從急匆匆去見最高議會派來的使者.

當然,對外,普爾大祭司不可能直說,自己是等著最高議會給黃昏之塔那個會長施壓,那樣就好像自己等著最高議會替自己做主一樣.

因此他的說法是,由于自己與最高議會副議長諾森關系莫逆,所以代表金度王國親自去迎接最高議會的使者.

只不過,等到普爾大祭司來到迎接的地點時,卻被告之最高議會的使者已經去拜訪黃昏之塔的那位費雷會長了.這個消息,讓普爾大祭司的心里愈發的篤定了,在他看來最高議會的使者,顯然是得到了諾森的交代,這是專門去找林立施壓去了.

按說這個時候,普爾大祭司就應該安心的回到家里,等著最高議會的使者帶著林立來向他道歉.不過,普爾大祭司吃了那麼大的虧,心里實在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林立吃癟了.于是,他沒有打道回府,而是帶著兩個隨從轉向去了使館區,想要親眼看看林立面對最高議會的壓力時,是如何的無奈並最終妥協的.

不要以為是聖域強者,就應該是對待什麼事情都云淡風清的,就連神靈都會因為一言不合而引發諸神之戰,何況是還沒有脫離人類范疇的聖域強者呢.尤其是,普爾大祭司和林立都是聖域強者,就好像成年人雖然不會和小孩子計較太多,但是和同樣成年人就不可能那麼大度了.

普爾大祭司擾著隨從趕到使館區,一直到了林立所在使館門前,才終于追上了最高議會的使者.最高議會這次派來出使金度王國的使者,正是專門負責最高議會對外事務的高級議員赫爾紮,隨行還有幾位議員都是傳奇法師.

赫爾紮不是第一次出使金度王國了,因此普爾大祭司對他也並不是陌生,一見面就笑著說道:"赫爾紮議員,聽到下邊人說最高議會的使團到了,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帶隊.怎麼不多等一下,我正准備帶人去迎接你們,沒想到在那邊卻撲了個空."

"哦,原來是普爾大祭司,我這次過來除了應邀參加你們的立國慶典之外,還有一些我們內部的事情要找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所以聽說費雷會長早就已經到了,我就先過來了."赫爾紮雖然只是傳奇法師,距離聖域境界還無限遙遠,但是此時代表的是最高議會,因此與普爾大祭司的對話也顯得不卑不亢.

聽到赫爾紮說,有內部的事情要找那個費雷,普爾大祭司心里頓時就是一喜.看來諾森還真是夠朋友,自己前兩天剛和他通信說了這事情,他就把事情給辦妥了!

在普爾大祭司想來,最高議會能有什麼內部的事情,至于特別在這個時候說呢,肯定是諾森已經交待過赫爾紮了,這次就是來給那個費雷施壓的.想到終于可以讓那個可恨的小子低頭了,普爾大祭司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說道:"這樣啊,不過這歡迎儀式怎麼也不能省略啊.不如這樣,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先陪你進去,等你把事情辦完了,我好立刻給你們安排歡迎儀式,以及你們休息的地方."

見普爾大祭司這麼熱情,赫爾紮都有些糊塗了,以前自己不是沒有來過金度王國,可還從來沒有見過普爾大祭司會如此熱情.不過,他也不好拒絕普爾大祭司的好意,想到自己要辦的事情也沒有什麼隱秘的,便點了點頭,說道:"好,那麼就麻煩普爾大祭司多等一等了."

"沒事沒事,那我們進去."普爾大祭司現在腦袋里已經什麼都顧不上想了,只想著一會兒那個費雷向自己低頭時的情景.

于是,赫爾紮在普爾大祭司的陪同下,走入了黃昏之塔使館的大門.一進門,就有使館的仆從迎了上來,由于使館的仆從也都是金度王國的人,因此一見陪同在赫爾紮身旁的普爾大祭司,都顧不上詢問赫爾紮有什麼事情,就趕緊向普爾大祭司行禮.

"好了,這位是最高議會的使者赫爾紮議員,有事要見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你們去給通報一聲."普爾大祭司有些越俎代庖的對那幾位仆從說道.

赫爾紮知道普爾大祭司在金度王國地位非常高,因此倒也沒有對這感覺到奇怪,見仆從已經去通報了,便帶著人在大廳里找了位子坐下等待.

上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就此結束     下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小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