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小島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小島

普爾大祭司雖然心里很急切,但是也不好表現得太明顯了,于是也陪坐在一旁,一邊和赫爾紮閑聊,一邊等著好戲的上演.

不過,這可讓赫爾紮等最高議會的來人有些奇怪了,普爾大祭司在金度王國的地位幾乎和國王布拉德洛差不多.雖然赫爾紮代表了最高議會,可是這普爾大祭司表現的也太熱情了,在那里根本就是沒話找話的談.

說是什麼等著帶人去參加歡迎儀式,還有什麼安排休息之處等等,但這些事情本來就有專門負責的外交大臣,哪里用得著普爾大祭司親自來做.這要是不知情的人看到,還會以為普爾大祭司在巴結赫爾紮呢.

實際上,普爾大祭司心里也是很不舒服,本來與赫爾紮就不是很熟,而且一個的愛好是研究銘文學,另一個卻是喜歡研究藥劑學,這能有多少事情可談呢.可是不這麼沒有話找話的交談,普爾大祭司又不好就傻坐在這里等待,那豈不是更加讓人感覺到奇怪.

他們在樓下大廳里等了差不多有一刻鍾,終于林立滿面笑容的從樓上走了下來,語氣中帶著幾分歉意說道:"赫爾紮大師,真是不好意思,剛才被森德羅斯大師拉住討論藥劑學問題,讓你久等了."

這邊赫爾紮也站起身來,笑著說道:"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我都准備了不少問題等著問你,森德羅斯心里不定怎麼罵我呢."

寒暄幾句之後,林立好像沒有看到普爾大祭司,把赫爾紮讓到了坐位上,自己也在旁邊坐了下來,這才又問:"赫爾紮大師,這一到金度王國沒有休息就來找我一定是有什麼事情."

"當然,"赫爾紮點頭說道.

這就要談到正題了啊!一聽這個,普爾大祭司一下子來了精神,也不計較林立剛才的無視了,坐在那里挺直了身子,一方面等著好戲上演,一方面准備待會兒接受林立的道歉.

赫爾紮顧著和林立說話,也沒有注意到普爾大祭司的變化,點頭之後接著說道:"我作為最高議會出使金度王國的特使既然知道第四仲裁者已經到了這里,沒有理由不先過來報告一下啊."

"哦,"林立聽到這話,就知道那三個急于脫身的老家伙,肯定是已經把消息給公布出來了.否則的話,就算赫爾紮知道了,也不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

老實說到了這一步,林立還真是有些頭痛,盡管早就已經答應了三位仲裁者,以後會以第四仲裁者的身份,幫他們照顧一下最高議會.可是,現在自己這邊還有一大攤子事情又要改造天空之城,又要追尋不朽之王的秘密,又要提升實力完成格雷斯科的囑托,哪里有時間去管最高議會的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其實最高議會的三位仲裁者,恐怕也是考慮到了這些,如果再晚一些公布林立為最高議會第四仲裁者的消息,恐怕林立自己那邊就能夠搞出一個類似于最高議會的東西來.到了那個時候還能指望林立把重心放在最高議會這邊嗎畢竟改造一個舊的體制,要遠比重新建立一個全新的體制更加艱難.

而這個時候,坐在一旁,已經等著林立在最高議會的壓力下向自己低頭道歉的普爾大祭司,卻是臉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那個該死的家伙,居然成了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這簡直是他有生以來聽過的最不可思議的消息了.

既然對方都成了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那麼自己還能指望對方迫于最高議會的壓力向自己低頭道歉嗎?盡管普爾大祭司不是最高議會的人,但是也知道仲裁者就是最高議會的最高領導者那麼自己的那點心思肯定是不用去想了.

"哈哈,恭喜啊!費雷,我早就說了,以你的天賦和實力,僅僅做一個最高議會下屬魔法工會的會長,絕對是屈才了.你要是肯來我黑暗神殿,我這個大祭司讓給你都沒有問題,可惜你看不上啊."森德羅斯正好也從樓上下來了,聽到林立成為最高議會第四仲裁者,心里也只能是遺憾的歎氣了.

實際上很早的時候,森德羅斯就想把林立挖到黑暗神殿,尤其是確認了林立黑暗化身的身份之後,這種想法就更加的迫切了.可惜的是,最高議會到底是搶先了一步,先是讓林立成了最高議會的議員,然後又提升到了副議長,現在更是成為了與三大仲裁者並列的第四仲裁者.

而聽到森德羅斯的話,林立也只能面露苦笑了,這第四仲裁者聽起來好聽,可實際上那三位都說明白了,自己就是個修鍋匠,工作就是如何把最高議會這口已經腐朽得到處漏水的破鍋給修補起來,這可不是什麼輕松的工作.

林立沒有回應赫爾紮,也不知道應該要如何回應,正好一眼看到坐在眾人後邊的普爾大祭司,于是說道:"普爾大祭司,真是不好意思,剛才沒有注意到您,不知道您來這里是有什麼事情嗎?"

這個時候,普爾大祭司已經感覺自己像個小丑一樣,正還恨不得所有人都注意不到自己呢,卻沒想到林立居然把話題移到了自己身上.頓時,他的臉色顯得有些尷尬,強笑了笑,說道:"費雷會長,真巧啊,又見面了.我是陪赫爾紮議員過來,等他的事情辦完之後,我好為最高議會的使團安排歡迎儀式以及休息之處."

"哦,這樣啊,"林立點了點頭,轉回頭又對赫爾紮說道:"赫爾紮大師,別的事情以後咱們再說,不要讓這里的主人等的太久.你還是先跟普爾大祭司去參加歡迎儀式,安排好休息的地方之後,咱們再談."

"這個,好."赫爾紮還不知道林立和普爾大祭司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因此也沒有多想別的面帶歉意的轉身說道:"普爾大祭司,麻煩久等了,那我們現在還是先去把那些過場走完."

"好的,請跟我來."普爾大祭司正還想著早點離開這里呢,一聽赫爾紮的話,連忙點頭答應.

林立成為了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這個消息絕對可以說是相當轟動的,一旦要是公布出去,恐怕金度王國的立國慶典都要因此而失色不少了.不過,在林立的要求下,當時的幾個知道的人,都沒有將這個消息傳播出去.森德羅斯倒是告訴了恩洛斯,自然又引得恩洛斯好一番頓足捶胸,直道自己下手太晚了.林立被黑暗神殿當成黑暗化身,在光明神殿可同樣還有個光明之子的身份,光明神殿同樣也動過心思拉攏林立.

至于普爾大祭司,雖然當時的意圖,並沒有被別人看破,但是從內心里還是覺得自己在那時出了個大丑,自然也不會把這事情去到處宣揚.而且在他看來,林立成為最高議會第四仲裁者,對林立絕對是一件大好事,自己又何必幫著仇人去宣傳呢.

因此這件事情之後,林立倒是沒有被打擾,否則光是各個勢力的人來訪,就足夠讓他應付得焦頭爛額了.不過,在游覽過金度王國的國都之後,林立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可做了,于是又想到了天空之城倒懸高塔中的那個世界.這麼久的時間過去,也不知道那個世界的星辰號,會不會把不朽之王給追丟了呢.

反正這里已經沒什麼事情了,相信金度王國吃了那麼大的虧,也不會再有人敢去動星辰號,于是林立與經常來討論藥劑學問題的森德羅斯和恩洛斯兩人說了一聲,直接破開空間回到了遠在輕風平原的天空之城.

回到天空之城後,林立先看了一下天空之城改造的進度,之後便一頭鑽進了倒懸高塔,通過冥想之地的那道大門,再次來到了格雷斯科創造的那個黑暗年代的世界里.

林立出現的時候,還是在星辰號的船長室里,通過船長室的水晶球,可以看到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星辰號所有的航行記錄.看到幾天前的畫面里,不朽之王那模糊的身影,林立這才松了一口氣,只要沒有把不朽之王追丟,那麼最後謎底終會有被揭開的時候.如果要是把不朽之王給追丟了,這茫茫無際的大海上,林立還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如何再去尋找線索了.

在星辰號上繼續航行了兩天,就在林立以為又要繼續無聊下去的時候,卻突然感覺到前方傳來一陣非常恐怖的魔力波動.那股魔力波動中充斥著一股奇異死亡氣息,仿佛死亡中又有著一絲的生機,正是不朽之王所特有的魔力波動.

感覺到這異常的情況後,林立立刻讓星辰號全速前進,並且將用來監控周圍的水晶球的視野放大到了極限.終于,一個小島快速的在水晶球呈現出的畫面中被放大,同時在小島的上空漂浮著的身影正是不朽之王.

那是一座看上去光禿禿的小島,島的面積雖然不算小,但是上面覆蓋的都是非常低矮的植被.老實說,這樣的小島,在無盡之海何止千百萬,完全沒有一絲出奇之處.可是,不朽之王卻停在小島的上空,而且散發那樣恐怖的魔力波動,這就讓林立不得不好奇了.

而就在林立百般猜測的時候,漂浮在小島上空的不朽之王終于也有了動作.只見不朽之王仲出一只手,憑空向著那小島上一點,那無比龐大的魔力頓時湧向了小島中央.接著,就看到小島中央的空地上,一座十米左右的高塔快速的凝聚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站在水晶球前的林立,可真是被嚇了一大跳.盡管知道不朽之王的實力,很可能已經非常接近真正的神靈了,但是這種憑空造物的手段,仍然是讓林立感到震驚不已.別看聖域強者可以創造自己的領域世界,可以在自己的領域世界中創造一樣,甚至于創造出鮮活的生命.但是,那與在安瑞爾世界中造物,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就好像一個人可以憑空去想象如何如何,可回到現實中卻還要受到現實中的規則所約束.在自己的領域世界中創造一切,就如同是腦海中在憑空想象一切,但是在現實世界中造物,那可就真的是無中生有的手段了.

而在震驚之後,林立還有一個發現,就是不朽之王憑空創造出來的那座高塔,在造型上居然與自己在外面世界航行時,發現的那座孤島上的高塔非常相似.唯一的區別,就是在外面的那座高塔的,還銘刻著神匠級的虛靈魔紋.

不過,看到不朽之王造出這座塔卻沒有離開,林立就預感到不朽之王恐怕是還要做些什麼.

果然,就在片刻之後,不朽之王再次有了動作,手中快速的做出幾個魔法法印.一道道魔力在他的操縱下凝聚得如有實質一般,向著剛剛憑空造出的高塔纏繞了過去.

那每一道魔力落到高塔上,都會立刻在高塔上留下一道複雜的紋路,或者是玄奧無比的符文.

沒過一會兒,高塔的外表已經完全變了樣子,在那無數的紋路與符文的包裹下顯得無比神秘.而林立在看完這一切之後,也終于看出來,高塔外面的那些紋路與符文所組成的,正是自己怎麼都研究不透的神匠級魔紋虛靈魔紋.

本來林立就十分奇怪,什麼人會在無盡之海的孤島上,建造那樣一座銘刻著神匠級魔紋的高塔.現在終于明白了,原本這一切居然都是出自不朽之王的手,大概在安瑞爾世界的曆史上,也只有不朽之王才擁這樣的能力.

不過,這就讓林立又有了疑問,不朽之王在無盡之海留下這樣的高塔,以及神匠級的虛靈魔紋,究竟要做什麼呢.

不等林立在這個問題上多想,已經完成虛靈魔紋的不朽之王,在將魔紋激發之後,身影又如同閃電一樣向著另一個方向射去.(未完待續[本文字由破曉更新組@凡丶樂提供].,歡迎您來起點◤起點首發◢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傳說中的"媚惑天女",是可能令道德顛覆,天下混亂的強大生物.是令上古皇朝,都一度陷入混亂的禍世尤物.

秦思琴的舉止,倒有大半是受這尊"媚惑天女"的影響.同樣的,三太子的神受魂予,不知外物,雖然有好色本性在里面,但卻也有受媚惑天女的影響.

"媚惑天女"雖然號稱亂世禍水,但是本身的實力,卻極其強大.乃是天地生成的十尊古老的天女之一,神通強大!

轟!

小妖精秦思琴真氣鼓蕩,磅礴的粉紅色真氣,立即如匹練一般,倒卷而出.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兩名三仙島的弟子,慘叫一聲,立即如斷線風箏般飛出.

同一時間,另外幾名女子也飛躍而出,手掌揮灑間,雄渾的真氣簡直驚天動地,個個不在林熙之下.境界修為,還在林熙之上.

轟轟轟!

眨眼之間,十多名三仙島的弟子,統統飛了出去.

這些夢蝶館的女子,一個個長得天香國色,傾國傾城.讓人只注意到她們的美貌,而忽略掉了她們的修為.然而當她們生氣的時侯,才會讓人感覺,這些女子可並不僅僅是長得漂亮而已!

十多名的三仙島弟子,才剛剛出手,就立即飛了出去.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一時間,看得三仙島太子目瞪口呆.

不止是他,連林熙在一旁也怔住了.

"這,這也太……"

這確實是太讓人意外!林熙還想著,這麼多人,自己該怎麼保護她們.敢情人家修為高超,根本不需要他保護啊!

林熙下意識的看向了上官瑤雪.

上官瑤雪身邊的這些朋友,這都是些什麼人啊!

"你們這些臭婊"子!居然還隱藏了這麼一手!——臭老頭,你還不動手!"

三太子回過頭來,沖著身後,唯一還站著的白發老者吼道.

老頭子摸了摸鼻子,神情挺尷尬的.

這事也確實挺尷尬,也挺丟臉!

他這麼一把年紀了,修為又遠高出眼前這群丫頭.沒想到,當這些"丫頭"施展年輕的身體,刷光三太子的卡時,他也陷進去了,看得目不轉晴,以至于三千萬仙羅丹花光了,連他也忘了提醒!

真是晚節不保啊!人老了,沒想到心還是沒老!

老者心中哀歎一聲,走了出來:

"各位姑娘也聽到了.不是老朽想要為難各位.只是,這是太子殿下的命令,老朽也難以違背.所謂上命下效,還希望幾位姑娘,不要讓老朽難做.也免得傷了各位."

"老頭子,說什麼話呢?難不難做,打過再說!"

秦思琴鳳眼一瞪,毫不客氣道.對于三仙島的人,她本就沒什麼好感.倚老賣老的更是如此.

"思琴,退下!"

蝶舞蘭突然喝道,神情一片凝重.

"姐姐?"

秦思琴一臉詫然.

"退下.

你不是他的對手."

蝶舞蘭道,眼睛盯著老者,一動不動.

"他終于還是出面了!"

林熙心中也是一片凝重.和蝶舞蘭一樣,他也早就發現了,這名其貌不揚,站在人群最後方的皓首老者,才是三仙島一干人中,最強大的人物.

而且強的不是一倍兩倍,最起碼十倍以上!

林熙和三太子第一次交手,沒有下殺手.就是因為顧忌這名老者.對付三仙島的人,不管是下殺手,還是不下殺手,都因為這名老者的存在,有著極大的顧忌.

"夢蝶館"內立即安靜下來,形成明顯的對峙.

"你們都退下!"

蝶舞蘭揮了揮手,走上前來:

"這位前輩,怎麼稱呼?"

"稱呼就不必了,就叫我老頭子."

老者擺了擺手,淡淡道.

"老家伙,不要廢話.趕緊拿下她們.以你的修為,對付她們綽綽有余.不要浪費時間了!"

三太子神色扭曲的叫道,滿是瘋狂.

"哼!拿下我們容易,不過,你可要想好後果了."

蝶舞蘭扭過頭來,望著三太子道.

"臭婊"子!你想嚇我.什麼後果,我們三仙島都擔待得起.我就不信了.今天還收拾不了你們這些賤人!"

三太子面容扭曲道.

"哼!小小一個三仙島,也不是什麼都擔待得起的.我倒是想跟你走,就是怕你承受不起!"

蝶舞蘭冷冷道.

"哈哈!你唬我!真當我是嚇大了."

三太子怒笑起來.

"小小一個三仙島,還真的以為自己逆天了.你想帶我們走,好!就看你有沒有這個膽子!"

蝶舞蘭手掌一翻,一枚漆黑的令牌,突然迸射而出,斜斜的插入地板.

"嚎!——"

一股黑氣,化成一頭猙獰的魔神頭顱,嚎叫著,從鐵牌中沖了出來.有那麼一刹那,整個大殿,突然如墜冰窯,所有人都冷冷的打了個寒噤,仿佛墮入了最恐怖的地獄世界一樣.

幻像眨眼即逝,大廳中很快恢複正常.然而鐵牌的上方,卻有一片光影投射出來.光影之中,兩個清楚的血色大字,如虯走龍飛,冷酷張狂:

"阿儺!"

每個看到這兩個血紅大字的人,都能感覺到一股發自靈魂中的戰栗.就好像是一頭黑暗深處的死神,盯著自己一樣.

"好強大的仙道意志!"

林熙心中暗暗吃了一驚.

鐵牌中射出的光幕,普普通通,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特別的,是寫出那兩個字的人.他將自己吞天噬地,舉世無匹的意志,賦予在這兩個字里.

任何人看到這兩個字的人,都好像間接看到了寫字的那絕世凶人一樣,靈魂會受到強大的沖擊.也幸好是間接看到,如果是直接,恐怖這里沒一個人能站直得了身軀.

"魔祖令牌!"

"三仙島"的皓首老者身軀劇震,如遭雷殛,再也沒有之前的從容淡定:

"萬魔嶺中阿儺前輩,到底是你什麼人?"

這面令牌太出名了,不止是在整個大陸地的宗派,在海外十派同樣出名.哪怕老者是仙道境的強者,在這人的威名面前,也只能低下頭顱,叫聲前輩.

"你口中的阿儺前輩,就是我的祖父."

蝶舞蘭冷冷道.

"什麼!"

晴天霹靂!

聽到蝶舞蘭的祖父是萬魔嶺中的魔祖,白發老者和三太子如遭雷擊,兩人臉色難看之極!

本來以為,眼前這名夢蝶館的館主,最多只是阿儺魔祖的婢女什麼之類的.然而沒想到,居然是血脈相連的孫女!

三太子雖然修為不高,但做為為三仙島的"三太子",眼界見識還是在的.聽到阿儺魔祖是蝶舞蘭的祖父,哪里還不知道自己捅了馬蜂窩!

萬魔嶺中的人物,可不同那些散修.不過煉氣第六,七重就敢稱尊做祖.

萬魔嶺中,那是真正集中了整個魔道世界,最強大,最恐怖的存在.散修界中那些什麼祖啊,尊啊,那是給他們掃地都不配.

阿儺魔祖,是萬魔嶺的巨頭之一,真正的心狠手辣.

這位魔道老祖年輕的時侯,就是無法無天的角色.傳說,仙道第一大派太元宮的一位長老,曾經點評他"量小心黑",就大動肝火,在魔道之中,糾集了百余巨擘,殺上太元宮的山門,轟擊太元宮的禁制,差點被他轟破禁制,殺入太元宮去.

直到最後,太元宮雖然山門禁制未破,卻也被阿儺魔祖用計,殺掉那名點評他的太元宮長老,丟了不少的面子!

此時在當年鬧得沸沸揚揚,此事驚動了許多太元宮的太上長老,和還在域外修煉的掌門.接連發下"太元追殺令"要追殺阿儺魔祖!

這件事情,差點引爆仙道和魔道的絕世戰爭,許多隱世不出的魔頭都被驚動.不過,也因此讓阿儺魔祖逃得了一命.到現在,他還是太元宮的第一通緝目標.

只不過,這個時侯,已經沒人奈何得了他了.所謂的"太元追殺令"也是形同虛設.這也是太元宮曆史上,唯一一例發出"太元追殺令",卻沒能殺死的人!

這等人物,無法無天,心狠手辣,睚眦必報,連仙道第一的太元宮都敢攻打.別說是三仙島了!

這要是讓他知道,自己的孫女被人擄走了,還不得怒火沖天,打上三仙島,殺個血流成河啊!

一瞬間,三太子和皓首老者就像石化了一樣.兩個人的臉,都變得跟鍋底一樣黑了!

"哼!"

蝶舞蘭看著兩人的反應,冷哼一聲,回過頭來,望著身後眾女道:

"姐妹們,三仙島的人說要把我們請過去,大家都說說,願不願意去啊!"

"嘻嘻,他們既然請了姐姐,那也就索性把我大家一起也請走."

大廳邊緣,一名女子手指一彈,一枚令牌立即電射而出,沒入地

"呵呵!在仙道大商盟待久了,也玩得差不多了,正愁沒地方走動,海外世界我們也想開開眼界.得了,把我一起打包帶走!"

手腕一抖,又是一枚令牌射到地上.

"小子,有骨氣,姐姐就喜歡這樣的.想把姐姐們帶走.行,就看你有沒有那個膽子了!"

手腕一抖,又是一枚令牌扔了出來.

"咯咯,三仙島這是要一統天下,唯我獨尊.這是真正的逆天啊.哪個宗派都不放在眼里.來,把姐姐也帶走."

一枚又一枚的令牌,從大廳周圍,這些十嬌百媚的女子身上,飛了出來,沒入地上.所有這些令牌,五顏六色,材質也各不相同.然而,每有一枚令牌飛出,這三仙島的一老一少,兩個人心中就要哆嗦一下.

上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最高議會代表     下篇: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空白海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