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不詳之地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不詳之地

"這個,有什麼問題嗎?"傑里梅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如果說自己打聽那片海域,是有什麼金度王國的核心機密,或者是關系到金度王國的利益,那私人對方的目光應該透著警惕,甚至還可能流露出敵意才對.可是現在,對方的目光中卻是只有嘲諷之色,這讓傑里梅甚至自己都感覺自己像個白癡了.

被傑里梅問到的那位金度王國貴族,似乎也感覺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很快就恢複到了平常的神情,但是也沒有回答傑里梅的問題,而是帶著幾分神秘,說道:"傑里梅親王,那個地方,我想您還是不要知道的好.我先過去了,等下我為您再介紹幾位朋友."

看著拿著酒杯離開的那位貴族,傑里梅總覺得對方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這反而是更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那位貴族的表現讓他感覺到,對方不是不能說,而是不願意說,那麼那片海域究竟有什麼東西,竟然讓金度王國的人提不願意提及呢?

傑里梅當然不會就這樣放棄,在那位金度王國的貴族離開之後,他又將目光投向了聚會中的其他人,腦海中不斷的回憶著那些剛剛認識不久的人們的身份.覺得哪一位的身份,與剛才那位差不多,有可能知道那片海域的事情,他就上去攀談幾句話,並將話題最終引向那片海域.

要是在平時,以傑里梅的萊丁王國親王的身份,在這樣的聚會中肯定會非常受歡迎,每個人都巴不得能夠和他多聊幾句.可是這一次,傑里梅在這個聚會上真可以說是倍受冷落了,只要他一提起關于那片海域的話題,不出兩句,對方就會借口離開.好一點的,也就是提醒他一句不要對那片海域,有一絲一毫的好奇.

這樣的情況,讓傑里梅簡直有些抓狂,見在聚會上也問不出什麼,干脆去找聚會的舉辦者告辭,打算再去找一些夠份量的人去詢問.

舉辦這次聚會的,是金度王國海務大臣傑弗遜的兒子佩羅,同時他也在金度王國王牌艦隊第一艦隊上擔任著重要的職位.雖然他的地位,還無法與康托利,福克斯或者德拉諾相比,但是也稱得上是年輕一代中是佼佼者了.

"傑里梅親王,怎麼這麼早就要離開嗎,難道是有什麼人冒犯你了嗎,我還准備介紹幾位朋友給你認識的."聽到傑里梅親王要告辭離開,佩羅頓時有些不解,還以為是有哪個不開眼的家伙惹到了自己的這位貴客.

剛才詢問那片神秘海域的事情,傑里梅也向佩羅詢問過,但是得到的也同樣就是一個提醒而已.此時聽到佩羅的問話,傑里梅搖了搖頭,說道:"不,本來是沒有什麼的可是每個聽到我問那片海域的事情,就好像見了鬼一樣,這倒讓我更好奇了.你們都知道就我不知道,我在這里豈不是成了傻子一樣,換成是你,你會怎麼想.我也沒什麼心思參加聚會,所以提前來向你告辭,免得影響這里的氣氛."

當然傑里梅的說法也是有點誇張,實際上即便是聚會上的這些貴族們也不是人人都知道他所問的那片海域的事情.而且就算他們都知道,也不代表著有回答的義務,傑里梅這多少就有些不講理了.

不過,聽了傑里梅的解釋,佩羅也沒有多往其他方面想,而是臉上露出幾分為難之色,猶豫了半天,才又說道:"傑里梅親王,既然你想要知道,那麼我們到那邊去說.不過,在告訴你之前,我得再次善意的提醒你,希望你的好奇心能到此為止."

"哈哈,開玩笑,我就是不想在這里,只有我一個人蒙在鼓里而已.就算那片海域里有什麼驚天的寶藏,我也得有船能夠過去啊."見佩羅終于打算告訴自己答案了,傑里梅的心情也似乎好了一些,一邊跟著向大廳的角落走去,一邊開著玩笑.

而且,傑里梅說的也是事實,以萊丁王國的航海水平,能順利來到金度王國參加慶典,就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了,更不用說什麼去海上探險了.

兩人來到一處有些安靜的地方,佩羅輕抿了一口杯中的紅酒,微微皺起眉頭,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驚天寶藏?傑里梅親王,不得不說你的想象力太豐富了.可惜,那里可沒有什麼寶藏,大家之所以不願意提及那片海域,並不是他們有意要向你隱瞞什麼,實在是那片海域對于我們金度王國來說,實在是一個不祥之地啊."

"不祥之地?"這可的確是有些出乎傑里梅的預料了.他原本認為,那里如果不是隱藏著金度王國的核心機密,也應該是能夠給金度王國產生極大利益的地方,再不濟或許是什麼恐怖的海洋魔獸的聚集地,因此這些金度王國的人才不肯告訴自己.

但是,金度王國的人,將那片海域稱為不祥之地,除了那里蘊含著巨大的危險之外,還說明他們自己對那片海域也是充滿了未知.否則的話,他們就不必模糊的說什麼不祥了,有什麼海洋魔獸或者什麼樣的危險,完全可以說清.

"是的,那麼傑里梅親王,你還有興趣繼續聽下去嗎?"佩羅輕輕的晃動著酒杯中的紅酒,眼中帶著幾分笑意看著傑里梅.

老實說,如果在一般的情況下,傑里梅還真沒什麼興趣去聽了,這種不祥之地的傳說,在安瑞爾大陸一抓一大把,根本就沒有什麼稀罕的.但是,傑里梅雖然對所謂的不祥之地失去了興趣,卻對林立手中的金度王國航海圖很有興趣,因此就算沒有什麼興趣,也要打聽個清楚.

"當然,反正也沒什麼事,你就說說這所謂的不祥之地究竟是怎麼回事好了."傑里梅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做出一付洗耳恭聽的樣子,那意思好象就算佩羅講個三天三夜,他也要聽下去一樣.

看到傑里梅一定要聽,佩羅也只好無奈的聳了下肩在對面的椅子上坐順手將酒杯放到了桌上,這才說道:"其實,你也不要怪他們不告訴你,他們可能也只知道那里被稱為不祥之地,卻並不清楚更多的內情.而我,也是當初聽我的父親,對我講過那里的事情,不然我也沒有辦法告訴你太多.嚴格來說,不祥之地並不是指那片海域,而是指那片海域中的一座島嶼."

"一座島嶼?"傑里梅可是記得很清楚,之前在林立那里看得海圖上,那片海域的面積非常廣大.那麼大的一片海域,居然因為一座島嶼而成為了禁區,可見這所謂的不祥可不是說說那麼簡單啊.

"是的,那是一座受到了詛咒的島嶼,曾經也是我金度王國的領土,面積雖然不如四季島這樣廣闊,但也是王國眾多島嶼中數得上的大島了.只是由于位于北方,島上的環境比較惡劣,最初只是被做為王國的罪民流放地."大約也是很久沒有提起過那座島嶼了,佩羅說的速度很慢,好像在一邊說一邊回想著有關的信息.

雖然對于安瑞爾大陸,尤其是黑暗年代時候,金度王國幾乎就等于是安瑞爾世界唯一的一塊世外的淨土.但是,金度王國也是由人類構成的,是人就有各種各樣的**,自然也就少不了因此而觸犯王國法律的人.所以金度王國有這樣一個,用來流放罪民的流放之地,一點也不值得奇怪.

傑里梅沒有再搭話,而是靜靜的聽著佩羅繼續講述,一座用來流放罪民的島嶼,是如何變成現在的不祥之地的.當然,他已經不去想什麼寶藏了,只想把佩羅說的每一個字都印在腦海里,好回去向林立交差.

佩羅也沒打算長篇大論的給傑里梅講故事,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那不祥之島曾經的情況之後,接著很快進入了正題,說道:"那些罪民,在島上為王國開采礦產贖罪,但是據說就在數千年前,大概就是你們安瑞爾大陸所謂的黑暗年代後期.一些罪民在開采礦產的時候,竟然意外的發現了一些蘊含著強大魔力的魔法物品."

"消息很快就在王國內流傳開了,只不過最初王國方面並沒有當真,只當是那些罪民又在玩什麼花樣.

倒是那些來自各地的冒險者,不只是我國的冒險者,還有來自安瑞爾大陸的,甚至來自海洋深處的海族,大量的冒險者都向那座島嶼蜂擁而去."

傑里梅雖然認真在聽,但實際上心里已經感到非常無聊了,但是當聽到佩羅說那島上發現了強大的魔法物品,頓時又變得精神了起來,連忙問道:"真的嗎,難道那里有什麼遠古遺跡?"

好在傑里梅開始就一直做出很認真在聽的樣子,這突然間表現出來的興奮,倒也沒有讓佩羅感覺到什麼異樣.佩羅慢條斯理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這才又接著說道:"那些人認為在那座島上,很可能存在著洪荒年代流傳下來的,泰坦神族的遺跡.因此那荒涼的島嶼,也一下子變得熱鬧了起來,在那一段時期,無數船只向著那座島嶼的方向開去."

"那你們金度王國呢,難道就任憑他們去那島上探索?"傑里梅都有點替金度王國著急了,全然顧不上去考慮那座島嶼怎麼就成了被詛咒的不祥之地.

"呵呵,你以為,那些人能夠在島上得到什麼嗎?"佩羅笑了笑,似乎也是對當時那些人們的瘋狂而感到可笑,接著說道:"不,他們什麼也得不到,從那個消息傳出來之後,所有登上那座島嶼的人,不管是規模多大的冒險團,不管是擁有著多麼強大實力的強者,最後都將自己的性命丟在了那座島上."

"那是,遠古遺跡哪里是什麼人都能夠探索的,就說我,當初可是親身去探索過不朽之王的天空之城,那經曆真是九死一生啊."傑里梅現在最得意的,就是自己探索天空之城的經曆.盡管他自己在那次探索行動中,基本上就是個無關緊要的角色,但是怎麼說也是走到了最後,而且還完成了探索的任務,帶回了高等精靈女王的王冠.

聽到傑里梅的炫耀,佩羅臉上立刻露出十分感興趣的表情,說道:"原來傑里梅親王還參加了天空之城的探索,我可是知道,那不朽之王的天空之城,據說是高等精靈七座天空之城中最強大的一座.不如,還是你給我講你們探索天空之城的經曆."

傑里梅雖然很想好好的炫耀一下,但是心里到底還知道什麼對自己更重要,于是擺了擺手,說道:"不要扯開話題,這個以後再說給你聽,你還是繼續說那不祥之地的事情."

"好,"佩羅無奈的點了點頭,將酒杯中剩下的美酒一飲而盡,這才又接著說道:"他們都死了,甚至連當時在金度王國非常有名的幾支冒險團,在那島上也沒有逃脫全軍覆沒的結果.事情越鬧越大,王國方面也無法再保持沉默了,于是一支王國艦隊,進入了那片海域,將數萬名士兵送上了那座島.然而,就在那些士兵們登島的時候,一場災難突然降臨了."

聽著佩羅講到這里,傑里梅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心中隱隱感覺到,那被稱為不祥之地的原因似乎就與這場災難有關.只是,什麼樣的災難,竟然會讓一片海域成為禁區,讓那島嶼成為在金度王國流傳數千年的不祥之地,他卻有些想象不出來.

"那是一場無比恐怖的暴風雪,毫無預兆的降臨在了那座島嶼上,王國的艦隊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方圓數千里轉瞬間就成了一片冰天雪地.所有戰艦來不及撤退,就被凍結在了海面上,登島的數萬士兵轉眼間成了一座座冰雕."而講到這里的時候,佩羅的語氣也沒有了平常的那種輕佻,不過也沒有多少其他的情感,畢竟那傳說已經太過久遠了.

上篇: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空白海域     下篇: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奇怪的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