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奇怪的定位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奇怪的定位

"只是一場暴風雪嗎?"傑里梅沒有想到,佩羅所說的災堊難,會是一場暴風雪.要知道暴風雪這種天災,對于普通人來說也許是非常恐怖,但是對于傳堊奇強者來說卻並非是不可戰勝的.

不過,傑里梅轉念一想佩羅剛才講的事情,很快就想到了問題的所在.佩羅說的登島的,那可是金度王國的一支艦隊,而以金度王國的實力,在那樣一支王國艦隊中,又怎麼會少得了傳堊奇強者呢.如果說就連傳堊奇強者,都會被瞬間凍成冰雕,那麼那場暴風雪也的確稱得上是一場恐怖的災堊難了.

果然,聽到傑里梅的疑問,佩羅雖然沒有生氣,但是眼中卻透出一種"你懂什麼"的神情,而後說道:"金度王國在黑堊暗年代,能夠在無盡之海始終保持獨堊立,除了有高等精靈與海族的平衡之外,自身的實力也是很重要的,否則早就被海族或者高等精靈滅掉了.那支登島的艦隊,當時已經可以算得上是王國的王牌艦隊了,光傳堊奇強者就有近百位,一名最基層的士兵也要有十五級以上的實力.而艦隊的高層指揮官們,更是不乏傳堊奇巔峰的強者,遠不是如今那幾支艦隊的實力可以相比的."

"那麼多強者,難道就沒有人逃出來嗎?"傑里梅並不完全相信佩羅的說法,畢竟佩羅的信息也是經過了數千年時間的演化,已經是快要和什麼神話傳說差不多了,但可以肯定那支艦隊中有傳堊奇強者就是了.

"是的沒有,"佩羅搖了搖頭,似乎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微皺著眉頭說道:"那麼多傳堊奇強者,沒有一個人逃過那場災堊難.那場災堊難讓艦隊與王國失去了聯堊系,在王國再次派人前去查看時,才遠遠看到那地獄一般的情景.所有的戰艦都變成了冰雕,在戰艦的甲板上還能夠看到被冰層包裹堊著的,臉上留著各種表情的士兵.得知情況之後,王國方面立刻開始研究營救措施,可是當營救的艦隊再次進入那片海域後卻發現一切都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就連那座被冰雪覆蓋的島嶼也不見了."

"呃,也就是說什麼都沒有了?"傑里梅此時都覺得有些滑稽,說得那麼熱鬧,最後居然是什麼都沒有了,一切證據都消失了,那麼所謂的受到詛咒的島嶼,還會是真堊實存在的嗎?

佩羅看出了傑里梅的懷疑事實上這數千年來,就算是金度王國的人,也有不少人懷疑這個傳說的真堊實性.他也是成為父親的副手,開始處理王國海務的時候,才知道的更多一般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于是對傑里梅說道:"實際上在後來,王國方面還得到了不少的信息,有海商或者漁民報告說,曾經在那片海域看到過那座被詛咒的島嶼.只是,王國方面按照他們所說的,再次派人去調堊查的時候,卻總是再次撲空.所以,最後王國只好將那麼海域劃為禁區,並且在航海圖上隱去了那座島嶼的存在."

聽著那神話傳說一樣的故事傑里梅也無法分辨出真假,好在是真是假都與他自己沒有多大關系,他只要把這些都記下來,轉述給林立就能得到那珍貴的海圖.

和佩羅又聊了一會兒,傑里梅就有些坐不住了,生怕再坐下去會把剛才記住的那些東西忘掉,于是再次向佩羅提出了告辭.不過這個時候,聚會也的確是到了尾聲,因此佩羅倒也沒有再多挽留他.只是在送傑里梅離開的時候,佩羅還是又多提醒了幾遍,讓他千萬不要對那不祥之地再有絲毫的好奇.

離開了聚會,雖然已經是到了午夜時分,不過傑里梅還是立刻趕到了黃昏之塔的使館,鬼鬼祟祟的險些被人當成賊給抓起來.

在得到手下的報告後,林立中斷了冥想,讓手下將傑里梅帶到了一個房間里.他其實也沒有想到,傑里梅這事辦的效率還挺高,下午的時候才說的事情,半夜居然就已經打聽出了結果,看來這紈绔也不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見到林立之後,傑里梅立刻興堊奮的轉述起了自己打聽到的消息,幾乎是一字不落的把佩羅所說的那些複述了一遍.當然,其間他也少不了給自己表功,什麼自己靈機一動如何套出什麼消息之類的.

聽完傑里梅的轉述,林立不禁陷入了沉思,從這些信息當中不難看出,那所謂的受到詛咒的島嶼絕不簡單.一場暴風雪,將金度王國的一支艦隊瞬間冰封,上百名傳堊奇強者一個都沒有逃出來,這恐怕就是一般的聖域強者也無法做到的.

而尤其讓林立注意到的,還不是後邊這些事情,而是最開始有人發現強大的魔法物品的那個消息.恐怕那些人得到魔法物品的同時,也破堊壞了島上的什麼東西,這才引發了後面的驚變.那麼,那座島嶼上所發生的一切,會不會是與不朽之王有關呢?林立想起自己在另一個世界看到的情景,感覺自己似乎是應該親自去探索一下.

林立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看到傑里梅正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立時想起自己答應給對方的好處.不過是一份海圖而已,他還不至于為了這個賴帳,于是從無盡風暴之戒指中拿出一卷卷軸遞過去,說道:"好了傑里梅親王,這次的事情多謝了,這是給你的海圖."

"費雷大師客氣了,能夠幫到您是我的榮幸,說什麼謝不謝的,那麼這海圖我就收下了."看到林立手中的海圖,傑里梅立刻兩眼放光,雖然嘴里說著客氣話,手上的動作卻是一點也不慢,將那卷海圖接了過來.

當然對于傑里梅來說,收獲還不僅僅是這樣一份海圖更重要的是借此也獲得了林立這位年輕聖域強者的友誼.當初從天空之城回去,因為在天空之城得罪林立,他可沒少被萊丁國王責罵.而且這一次,他不但得到了珍貴的海圖,還與林立拉上了關系回去之後這絕對又是大

拿到海圖之後,傑里梅又熱情的詢問,還有沒有什麼事情是需要自己效勞的,在得到否定的答複之後,才依依不舍的離開了黃昏之塔的使館.

等到傑里梅離開,林立想了一下,揮手打開一道空間裂縫邁步跨入其中.穿過空間裂縫,他已經是回到了還停在海倫娜港口的星辰號上,之後就又讓手下去叫黑胡子胡里奧和他兄弟杰克來見自己.

傑里梅打聽到的應該算是金度王國官方的版本,因此林立打算問問胡里奧和杰克,看看他們對那所謂的不祥之地又有什麼樣的認識.

"船長,不知道找我們兄弟過來,有什麼吩咐嗎?"胡里奧見面行禮之後向林立問道.這個時候,已經是午夜時分了雖然到了傳堊奇級別以上,睡覺已經不是必須的休息手段了,但是這個時候被找過來,在他看來顯然是有什麼急事.

林立示意兩人走上前,接著指了桌上已經展開的一幅海圖,那處被稱為不祥之地的海域說道:"對于這片海域,你們知道些什麼嗎?"

胡里奧和杰克往前走了兩步,來到了桌前,只是一看林立指的位置,卻是立刻臉色驟變.胡里奧最快恢複過來,仔細又看了一下海圖,語氣中帶著幾分忐忑,說道:"是的,這片海域在金度王國被稱為不祥之地,海域中有一座據說受到詛咒的島嶼,曾經讓金度王國一支強大的艦隊葬身其中."

聽到胡里奧的回答,林立先是小小的驚訝了一下,不過轉念一想也就沒什麼奇怪的了.胡里奧怎麼說也是在無盡之海縱橫多少年的大海盜,甚至還是傳承了上千年的海盜世家,自然也會掌握不少普通金度王國人不知道的信息.

"那麼,關于這個不祥之地,你們還知道些什麼?"林立接著又問道.

"實際上,我們能夠從金度王國海軍的封堊鎖中逃出去,正是因為這片海域的原因."胡里奧說到這里,臉上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或許也是對自己當初的選擇感到有些後怕.當然在當時那種情況下,落下金度王國海軍手中是必死無疑,闖那片被詛咒的海域起碼還有一絲生機.

"你們去過這片海域?"胡里奧的回答,立刻引起了林立的興趣,畢竟傑里梅所打聽到的,還是金度王國數千年堊前的事情,而胡里奧卻是從那片海域闖過來的,想必會知道一些不一樣的信息.

"是的,"胡里奧點了點頭,與兄弟杰克對視了一眼,兩人臉上都隱隱透出幾分恐懼,聲音都微微有些顫堊抖的說道:"而且,而且我們似乎還看到了,那座被詛咒的島嶼."

接著,胡里奧向林立,描述了自己所看到的那座被詛咒的島嶼.胡里奧所說的,基本上與傑里梅打聽到的沒有太大的差別,尤其是島嶼周圍被冰封的那上百艘金度王國的戰艦,就足以說明兩方面所說的正是同一樣島嶼.

"那麼,現在讓你們找那座島的話,你們還能夠找到嗎?"林立說著再次示意兩人看那海圖.畢竟那片海域雖然在無盡之海可能只占了一小部分,可實際上的面積恐怕比法蘭王國還要大,想要在那里找到一座島嶼,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特別是,林立還記得傑里梅來時說的,金度王國曾經想要營求被冰封的艦隊,可後來竟然找不到那座島嶼了.雖然以金度王國的航海技術來說,這似乎是有些不可思議,但是無盡之海的環境向來變幻莫測,那片海域說不定受到了什麼影響,產生出一些可以使人迷途的變化也並不奇怪.

胡里奧猶豫了一下,還是上前仔細的看起了那張堊海圖,同時一邊回憶自己一路逃亡所經過的島嶼,一邊按照船速時間等計算著距離.畢竟在那片海域附近根本沒有正經的航道,胡里奧也無法一下子說出島嶼的具體堊位置,只要是根據種種條件反向推算.

就這樣經過了將近兩個小時的計算,胡里奧才終于將手點在了那片海域中的一個位置上,說道:"如果我計算沒錯的話,那座島嶼應該就在這附近,也許會有一些誤差,但是也不會超過這個范圍."說著還在海圖上圈出一塊范圍來.

然而看到胡里奧指出的位置,林立的臉上卻透出了幾分疑惑的表情,因為胡里奧所指出來的位置,距離傑里梅打聽到的金度王國所認定的位置,之間竟然相差了上千海里的距離.按理說,金度王國不可能連自己的艦隊葬身何處都搞不清楚,但是據說金度王國後來還真就找不到那座島嶼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是有人說堊謊,還是說里邊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奧秘?林立一時間也無從判斷,畢竟胡里奧這邊似乎沒有欺堊騙自己的理由,而傑里梅去打聽信息也不應該有人去故意誤導他.

看來,還是要自己親自去探索一番才行啊!林立知道,關于那座島嶼的事情,能夠打聽到的也就只有這麼多了,再花多少心思也不太可能了解到更多的東西.因此,他決定不在耽擱時間,還是親自去那所謂的受到詛咒的島嶼上探索一下,看看是不是和不朽之王有什麼關聯.

有了這個念頭之後,林立立刻吩咐下去,讓水手們為星辰號做好出航的准備.接著,他再次打開空間裂縫,將烏伊法魯西和諾菲勒兩位亡靈仆從,還有康納里斯和安吉拉諾兩人,從使館帶到了星辰號上.

星辰號停在海倫娜港這段時間,早就已經將之前的損傷都修複了,而且針對戰斗時發現的問題也都進行了改進.因此說是准備,其實也沒有太多需要准備的,尤其是林立不希望星辰號離開的消息太早傳開,所以都不需要去下邊補充食物淡水之類的.

上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不詳之地     下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另一艘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