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另一艘船上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另一艘船上

很快,胡里奧就來到了船長室,向林立報告星辰號已經做好了出航的准備.對于星辰號要去哪里,他心里已經有了猜測,畢竟自己剛剛被問到了那片海域的問題.不過,要是放在剛剛踏上星辰號的時候,他肯定會選擇立刻離開這艘船,免得和這艘船一起去送死.

但是現在,尤其是看過林立與普爾大祭司的一戰,胡里奧知道這位黃昏之塔的年輕聖域強者,可是擁有著不遜于普爾大祭司的強大實力.跟隨著這樣一位聖域強者,就算那片海域被稱為不祥之地又如何,就算那島嶼受到過詛咒又怎樣.

在夜幕的掩護下,星辰號緩緩離開了海倫娜港口的碼頭,甚至由于使用的煉金動力系統,使得星辰號的啟航連一點聲響都沒有發出.直到第二天天色漸亮,碼頭上的人們才發現,那艘體積超乎尋常的龐大戰艦,竟然就無聲無息的,一夜之間從港口碼頭消失了.

至于這件事情,會引起金度王國什麼樣的反應,已經不是林立所關心的問題了.此時的林立,正與康納里斯等人站在星辰號的甲板上,向著四季島北方那片禁區而去.

而幾乎就在同時,在距離星辰號非常遙遠的一條廢棄航線上,幾艘懸掛著海盜旗的大型戰艦,乘風破浪向著一個方向高速航行著.如果林立看到這幾艘海盜船,就驚訝的發現,這幾艘海盜船正是屬于當初在海上有過一戰的那支海盜團,為首的正是最後時刻被第五艦隊救下的那艘旗艦海魔號.

在海魔號的船長室,海盜團的三位頭領,海魔王奧姆拉以及他的兩位弟兄加爾特和肖伯納,此時卻全然沒有一絲身為傳奇海盜的那種囂張霸道,反而是一個個滿臉的恭敬與卑微.在他們的對面,一位身材干瘦的銀發老者,正背對著他們,透過船長室的窗口看著外面.

"大祭司,戰艦的航速已經提升到了最高,按照這樣的航速,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大概十天左右的時間,我們就能夠看到那座島了."在海上凶名赫赫的海魔王奧姆拉,此時卻點頭哈腰的向著那位老者報告道.

"嗯,你只要開船,帶好路,有我們在,是不會有什麼意外的."那位大祭司一邊說著,一邊轉回身來看向奧姆拉等人,正是在林立那里吃過虧的普爾大祭司.

聽到普爾大祭司的話,奧姆拉連忙把腰彎得更低了,恭維道:"是,大祭司,有您三位神靈一樣強大的聖域強者在,相信就算是遇到九頭海龍,也無法阻擋我們的前進."

原來在這船長室中,除了普爾大祭司這外,還有兩個身影正坐在原本屬于奧姆拉等人的位子上.坐在首位上的,正是當初放信號招來第五艦隊的黑袍人,此時依然如從前一樣,寬大的兜帽遮蓋著面容,讓人看不到究竟是什麼模樣.

而坐在次席的,身穿白色法袍的銀發老者,卻正是光照會的祖瑪長老.在奧姆拉向普爾大祭司報告的時候,祖瑪長老微皺著眉頭,並沒有開口插言的意思,只是目光不時的掃到普爾大祭司身上,似乎是在猶豫有些話要不要說.

普爾大祭司見另外兩人沒有開口的意思,于是接著對奧姆拉等三人說道:"你們只要用心做事情,這次的事情順利完成的話,我會代表王國方面,免除你們以往的罪行.你們三個,還有你們的那些手下,也會得到合法的身份.你們也知道,現在第五艦隊正在重建,所以就算讓你們進入王國的海軍艦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至于你們身上的詛咒,光照會的祖瑪長老也會幫你們解除的."

"多謝大祭司看得起我們,我們兄弟一定用心做事,絕不辜負您對我們的信任."聽到普爾大祭司的許諾之後,奧姆拉兄弟三人頓時面露狂喜之色,不住的向普爾大祭司道謝表忠心,就差要把心挖出來給普爾大祭司看了.

"行了,"普爾大祭司擺了擺手,頗為不耐的說道:"這些空話就不要說了,我只看結果,如果你們把事情搞砸了,我想不用我提醒你們,你們也能夠想到自己會是什麼後果!"

原本還滿臉狂喜的奧姆拉三人,聽到普爾大祭司後面的話,頓時出了一身的冷汗.什麼海魔王,什麼縱橫四海的海盜王,在聖域強者面前依然也只是螻蟻一樣的存在罷了.聖域強者想要滅掉他們,根本就不費吹灰力,伸出根手指頭都能讓他們死個幾百幾千回了.

"是,大祭司請放心,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兄弟絕不敢有絲毫的疏忽."奧姆拉強忍著跪下去的沖動,連聲向普爾大祭司保證道.

"下去."普爾大祭司沒有再多說什麼,好處也許了,威脅也說了,想這樣一群海盜也耍不出什麼花樣.

奧姆拉等三人,聽到普爾大祭司的話,仿佛得到大赦一般,一邊滿臉諂笑的不停行著禮,一邊匆忙的退出了船長室.不過剛一出門,三個人的臉色,就一下子不約而同的變得非常難看.

的確,恐怕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聽到要去那流傳了數千年的不祥之地,臉色都絕不會好看.就算是海盜,也不可能真的天不怕地不怕,關于那座受詛咒的島嶼的傳說,奧姆拉他們三個可也沒少聽過.

可是面對三位聖域強者,奧姆拉他們三個螻蟻,還有說不的權力的嗎?他們根本就不用去猜,只要是自己在那三位聖域強者面前,流露出一絲一毫不情願的表情,都不用去什麼不祥之地,絕對會立刻從這個世界消失的無影無蹤.

雖然從另一方面來說,如果這件事情最後辦成了,那麼奧姆拉他們三個可就絕對是賺大了.海盜不管在這海上多麼的風光,始終也是見不得光的,一日做了海盜,世世代代都是海盜,子子孫孫都要過著人人喊打的日子.

而只要這件事情辦成了,奧姆拉他們三個雙手沾滿鮮血的海盜,就會搖身一變成了金度王國的合法公民.甚至按照普爾大祭司許諾的,他們還可能加入王國海軍,那可比做海盜要風光的多了.

但是,收益總是與風險並存的,想要多大的收益,就要冒多大風險這個道理他們在剛踏入海盜這一行的時候就知道.他們倒不認為普爾大祭司會不履行約定,只是對于自己是否能夠承受這個風險,實在是心里沒底.

別看這邊有三位聖域強者坐鎮但是奧姆拉等人也不是傻子,他們可不認為真遇到了極大的危險,三位聖域強者會保護自己這些萬惡的海盜.別說是保護了,搞不好到那個時候,他們這些海盜還有可能被當成炮灰去送死.

想來想去,奧姆拉也想不出會什麼好的辦法來畢竟面對的是根本無法抗衡的聖域強者啊.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除了聽天由命還能做什麼呢,或者也只能在心里祈禱,祈禱那三位聖域強者不要過河拆橋.

而就在奧姆拉兄弟三人為這次的任務無比糾結的同時,海魔號旗艦的那間被搶占了的船長室中,普爾大祭司卻是滿臉笑容的與祖瑪長老談論著這次任務的細節.從普爾大祭司的表情來看,似乎對于順利完成這次的任務,他已經是胸有成竹了一般.

不過,與普爾大祭司不同,祖瑪長老的臉上卻是充滿了憂色,似乎對這次的任務並不怎麼看好.在普爾大祭司充滿興奮的長篇大論之後,祖瑪長老卻是搖了搖頭,語氣低沉的說道:"普爾,我看你還是先不要那麼樂觀那座島畢竟曾經覆滅了王國的一整支艦隊,那是你我這樣的實力都無法做到的.不管島上究竟有什麼,我能夠預感得到,這次的任務絕對不會輕松."

"呵呵,祖瑪,你也太謹慎了,我們三位聖域強者聯手,這安瑞爾世界還有什麼地方是不能去的.

你就放心,那座島上,如果真有什麼是我們都無法抗衡的東西,恐怕金度王國早就已經不存在."普爾大祭司顯然沒有把祖瑪的話放在心上,反而勸說祖瑪把那不必要的擔憂丟掉,接著又說道:"而且,這次的任務,是布拉德洛陛下的意思.我們也不只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金度王國的未來,就算真有什麼危險,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其實普爾大祭司的話,也的確是有一定的道理,要知道在這個世界,聖域強者就已經是站在世界最巔峰的存在了.現在,三位聖域強者聯手,就算是面對神靈,他們也有一戰之力,在這個世界還真的很難有能夠威脅到他們的東西.

見普爾大祭司連國王陛下,甚至金度王國的未來都搬出來了,祖瑪長老也無從辯駁,只得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好,這件事情就不說了,希望能夠如你所願一切順利.不過,普爾,你能不能放下與費雷會長的恩怨,那樣真的沒有好處."

當初在囚籠島的那場戰斗中,林立所展示出來的實力,不論是自己個人的實力,還是黃昏之塔的實力,都給祖瑪長老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那座穿越空間降臨戰場的天空之城,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居然可以重創那具上古龍尸,那要是降臨到金度王國,恐怕真的會把金度王國搞得一團糟.而更讓祖瑪長老忌憚的,還不是那強大的天空之城,而是看上去實力似乎與他自己相差不多的林立.

盡管在囚籠島的那場戰斗中,祖瑪長老通過對林立的觀察,得到了對方的實力與自己這個高階聖域強者相差無幾的結論.可是不知怎麼的,他在內心里卻隱隱有種感覺,如果自己與對方交手的話,恐怕最後落敗的將會是自己.

因此在這個時候,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祖瑪長老還是想提醒普爾大祭司一句,希望這位老朋友不要因為一時之氣,而搞得最後下不了

不過面對祖瑪長老的勸說,普爾大祭司卻顯得有些不以為然.盡管之前在海倫娜港**手的時候,他吃了一個暗虧,知道自己恐怕不是林立的對手.但是在他看來,很多事情並不是個人的實力能夠決定的,就算對方的實力比自己強,自己也並非真的就拿對方沒有辦法了.

"祖瑪,我與那個費雷之間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怪只怪他行事太過囂張,本來只是一點小事,他居然毀掉了整個第五艦隊,而且最後讓我的兒子來背負所有的罪責.這種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原諒的!"面對老朋友的勸說,普爾大祭司卻回絕的非常干脆,眼中更是毫無掩飾對林立的憎惡.

在普爾大祭司看來,自己的兒子再不爭氣,也應該是由自己這個做父親的來教訓,外人要是教訓自己的兒子,那就是在打自己的臉.作為一位聖域強者,連自己的兒子都護不住,那這個聖域強者做得也太沒有面子了.

祖瑪長老聽得皺了皺眉頭,一方面是不想看著老朋友吃虧,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這件事情,影響到金度王國與光照會在輕風平原的計劃.

畢竟現在,還不是金度王國與輕風平原開戰的時機,和平是雙方目前都需要的,但金度王國絕對要比輕風平原更需要這份和平.特別是囚籠島的那份遺產,還不到取出來的時候,如果在這之前與輕風平原開戰,那麼未來想要拿加囚籠島下的遺產,必然會遇到非常巨大的阻

"普爾,黃昏之塔在輕風平原地位不同尋常,幾乎所有輕風平原的勢力,現在都臣服于黃昏之塔.你與費雷會長之間的問題,並不僅僅是你們雙方的事情,還關系到金度王國在輕風平原的發展計劃."租瑪長老也把王國利益拿了出來,希望普爾大祭司顧忌到王國的利益,能夠暫時放下這份恩怨.

上篇: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奇怪的定位     下篇: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