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聖者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聖者

不過,普爾大祭司在這件事情上,顯然有著自己的看法,毫不在意的說道:"祖瑪,你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輕風平原的那些勢力,難道就真的情願臣服于黃昏之塔嗎?他們之所以臣服于黃昏之塔,還不是因為沒有人能夠抗衡那個費雷.要是真的沒有了那個費雷,你看看那些勢力,肯定會立刻來巴結我們金度王國."

聽到這話,祖瑪長老心里不由得一陣苦笑,如果那個費雷是那麼好解決掉的,那還用得著搞得像現在這麼複雜嗎.一切都到簡單了,直接金度王國派出軍隊,把輕風平原整個劃入金度王國的領土不就行了.

"可是,你也知道的,費雷的身份還不僅僅是黃昏之塔的會長,更是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你難道沒有想過,如果費雷真出了什麼事情,最高議會的那三位仲裁者能善罷甘休嗎!"見普爾什麼都聽不進去,祖瑪長老都有些急了.

雖然金度王國是海上王國,幾乎就是獨立于安瑞爾大陸之外的一個世界,但是並不意味著他們對安瑞爾大陸的情況一無所知.尤其是最高議會,那可不僅僅是安瑞爾大陸的一個強大勢力,即使是對于他們金度王國來說,那也是一個凌駕于一切勢力之上的龐然大物.

如果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在這里出了什麼問題,那麼將要引發的,不僅僅是金度王國與輕風平原的戰爭,更將是光照會與最高議會的戰爭.而以最高議會和光照會的層次,他們之間如果爆發戰爭,那必將會對整個世界都產生無比巨大的影響,恐怕將不亞于黑暗年代末的那場戰爭.

然而,在祖瑪長老連最高議會都搬了出來之後,普爾大祭司卻是忽然笑而不語,既不再說什麼反對的意見,也沒有對祖瑪長老的話表示絲毫的認同.

而普爾大祭司的表現,卻讓祖瑪長老看得心里都不由打了個冷戰,隱約感覺到這位老朋友的笑容背後,似乎是隱藏著什麼非常可怕的東西.

見普爾大祭司在自己的百般勸說下,仍然是一付無動于衷的模樣,祖瑪長老只得無奈的搖頭歎息.而且,由于兩人的對話,讓這船長室中的氣氛也顯得有些沉悶,祖瑪長老于是站起身來,轉向坐在首位上的那位黑袍神秘人,語氣中透著幾分恭敬,說道:"阿迪曼聖者,馬上要進入風暴海域了,我出去巡視一下."

祖瑪長老說是去巡視,實際就是想出去透透氣,這無盡之海的風暴,哪里用得著一位聖域強者去擔心.既然怎麼也勸說不動普爾大祭司,他也就只能眼不見為淨了,省得面對面總是沒來由的去擔憂.

那被稱為阿迪曼聖者的黑袍人,從祖瑪長老與普爾大祭司爭論時,就沒有任何的表示.此時,聽到祖瑪長老的話後,更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似乎顯得格外高傲.

不過,面對對方這樣的回應,祖瑪長老臉上卻沒有一點不滿,反而又恭敬的行了一禮,這才緩步退出了那沉悶的船長室.

而旁邊的普爾大祭司,看到這樣的情景,臉上也不見絲毫的驚訝.整個金度王國,整個光照會,能讓祖瑪長老如此恭敬的人,恐怕一個巴掌就能數得過來,而這位被稱為聖者的黑袍人阿迪曼就是其中之一.

光照會有四大聖殿,分別是戰爭聖殿,生命聖殿,守護聖殿和混亂聖殿,各自都擔負著不同的職責.戰爭聖殿是光照會的矛,為光照會爭戰四方,正是由于戰爭聖殿的存在,金度王國才能在這無盡之海上,在當年高等精靈與海族的夾縫中生存下來.

生命聖殿的職責,簡單說就是治病救人,同時也有著傳播教義的功能.其實就和光明神殿的牧師們一樣,憑借著一些治療的神術,在為人們緩解病痛的同時,也讓這些人不知不覺的成為自己的信徒.

守護聖殿類似光明神殿的宗教裁判所,以維護光照會的尊嚴為最高使命,對外審判玷汙光照會的異端,對內也有著監察的職能.可以說在光照會中,守護聖殿的權利是最大的,其他三大聖殿的人都在它的監察范圍之內.

而在四大聖殿中,擔負職能最多的,就是混亂聖殿了.要知道,一個龐大的勢力,要維持正常的運轉,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遠不是那三大聖殿單一的職能可以滿足的.比如最基本的,金錢與各種資源,可以說是一個勢力運轉所必需的養料,即使是光照會這樣的頂級勢力,也不可能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存在.

而混亂聖殿的職能之一,就是為光照會獲取各種資源,以滿足光照會這個龐然大物的健康運轉.除此之外,混亂聖殿還擔負著藥劑,銘文,煉金等各個領域的研究,為光照會招募培養各個方面的人才,提供各個知識領域的研究成果等等.

但是,這還僅僅是混亂聖殿諸多職能中的一個部分,其他還有一些不為人知的職能,比如為光照會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畢竟再偉光正的勢力,總還是要有一些陰暗的事情需要人去做.

這四大聖殿的四位領導者,被尊稱為聖者,在光照會中的地位僅次于聖主.而此時坐在海魔號船長室中,一身黑袍顯得頗為神秘的阿迪曼,正是光照會中混亂聖殿的聖者.

聖者阿迪曼,是光照會中絕對的元老級人物,在黑暗年代就已經踏入了聖域境界.

如果單純以踏入聖域境界的年代來說,阿迪曼做為聖域強者的資曆,恐怕比起最高議會的阿波菲斯等三位仲裁者還要老.

雖然說踏入聖域境界的早晚,並不一定就能成為衡量聖域強者實力強弱的標准,否則的話光照會如今恐怕早已經發展到安瑞爾大陸去了.但是作為光照會四位聖者之一,阿迪曼的實力自然也是不容小視的,即使不到聖域巔峰,恐怕也相差不遠了.

普爾大祭司雖然是屬于王國方面的人,與光照會並沒有什麼統屬關系,但是在面對聖者阿迪曼的時候,也是不自禁的多加幾分小心.剛才與祖瑪長老爭論的時候,他就怕阿迪曼開口,如果阿迪曼說要讓他放下恩怨的話,他還真不敢多說什麼.

不過,直到祖瑪長老離開船長室,阿迪曼也沒有就這件事情,發表任何的意見,普爾大祭司心里才終于是松了一口氣.

而離開船長室的祖瑪長老,一個人站在船甲板上,看著周圍無比遼闊的海面,心里的郁悶卻並沒有因此而消散半分.盡管普爾大祭司在他的面前,表現得一付胸有成竹的樣子,但是他心里卻並不看好這位老朋友.

不過,這件事情,祖瑪長老知道自己糾結也沒有用,目前最重要的還是探索那座不祥之島的任務.只是他此時絕想不到,就在距自己數千海里之外,那個讓自己頗為忌憚的年輕人,正向著與自己相同的目標而去.

龐大的星辰號,在海上以與體積極不相符的航速,向著海洋深處乘風破浪而去.而在星辰號的船長室中,林立正緊皺著眉頭,看著掛在牆壁上的巨幅海圖.在他的身後,曾經縱橫四海的大海盜胡里奧和兄弟杰克,臉上卻是帶著幾分忐忑不安的神情,目光注視著那幅海圖.

在那幅海圖上面,被稱為不祥之地的那片海域上,已經是多了幾處新的標注.實際上此時的星辰號,早已經完全偏離了預先設定的航線,將星辰號航行過的路線標在海圖上的話,就會發現星辰號已經是在這海域中繞了一個大圈子.

最初的時候,星辰號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按照胡里奧所指示的航線直奔目的地.然而,讓林立還有胡里奧都沒有想到是,當星辰號到達目的地之後,卻發現周圍依然都是一望無際的海洋,根本沒有一點島嶼的影子.

胡里奧起初以為是自己推算錯了,拉著兄弟杰克好一陣的回憶,雖然的確是找出了一點記憶中的誤差,可即便修複了那點誤差,也依然不見島嶼的影子.這一下,胡里奧和杰克兩個人,心里可就平靜不下來了,生怕林立認為他們是在有意隱瞞什麼.

對于林立的手段,胡里奧和杰克可是深有體會,當初大鬧海倫娜港口的時候,他們兩人就在星辰號上邊,可以從頭到尾看過了整個戰斗的過程.為了星辰號和他們這些水手,黃昏之塔那位年輕的會長,可以將金度王國的第五艦隊給生生廢掉.這要是覺得自己兩兄弟有意欺瞞,那後果可真是讓人想都不敢去想.

不過,林立卻並沒有責怪胡里奧,而從星辰號繞了一圈之後,就皺著眉頭仔細的看著那幅海圖,似乎是想要從那上邊看出一些什麼.他能夠感覺得到,胡里奧沒有必要欺騙自己,而這前的那些推算也並沒有太大的偏差.

除了胡里奧所說的那個位置之外,林立隨後還又讓星辰號,按照傑里梅打聽到的信息,跑到了在金度王國的傳說中島嶼所在的地方,但同樣也是一無所獲.按照這兩條線索,都沒有找到那座島嶼的一點蹤影,那麼問題恐怕就出在那島嶼上邊了.

難道,那島嶼自己還會跑掉不成!雖然按照常理來說,這個想法似乎是有些荒誕,但是林立此時卻不得不開始認真的考慮這個問題了.

那麼大的一座島嶼,不會憑白無故的消息,金度王國的傳說如果流傳數千年出現了偏差,那麼胡里奧做為在海上縱橫多年的大海盜也沒理由會記錯.而且,除了這兩個線索之外,林立其實還根據自己在另一個世界中的記憶,尋找過在另一個世界應該出現島嶼的地方,可同樣也什麼都沒有找到.

仔細看著海圖,林立忽然想起,自己在那個世界中,追尋著不朽之王的蹤影的時候,看到不朽之王選擇了七座小島建造了有著虛靈魔紋的高塔.

按照記憶中的信息,林立將那幅海圖上面,將七座小島的位置一一標注了出來.他其實一直都不太明白,不朽之王為什麼選擇那樣的七座小島,因為小島在海上的分布來看,互相之間似乎並沒有什麼關聯.但是他又感覺得到,不朽之王絕不可能是隨意選擇的那七座小島,否則的話無盡之海像那樣的小島太多了,沒理由偏偏就選中了那七座.

首先,林立懷疑這七座小島,可能是構成了什麼魔法陣或者魔紋之類的東西.但是,不管是魔法陣還是魔紋,又或者是煉金法陣,魔法節點之間都必須要有魔法通路出連接,然後才能夠發揮出作用.

可這七座小島呢,在茫茫大海之上,看上去都是各自獨立的存在,難不成在海面下會有什麼魔法通路嗎?林立甚至把自己所知道,所有的魔法陣,魔紋陣列,煉金法陣都放到地圖上進行了比對,可卻沒有一種是符合的.

當然,林立也不算是什麼收獲都沒有,至少他可以確定一件事情,如果說這七座小島真的構成了什麼東西的話,那絕對已經超出了自己這個各領域宗師的理解范圍.

不過,林立並不死心,在胡里奧等人不解的注視下,拿著筆在海圖上繼續畫了起來.他畫得其實非常簡單,只是將那七座小島,用直線一座座的連接了起來.在他看來,不管是七座小島能夠構成什麼,互相之間必然是有著一種無形的聯系,用線條畫出來雖然不准確,但至少可以更加直觀來觀察.

在林立不斷的連接之下,很快海圖上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圖案,看上去像是一個不規則的多邊形.但是這樣還不夠,他又繼續用線條,將不相鄰的小島又一對對的都連了起來.

突然,林立的動作停了下來,他發現一個不知是巧合還是什麼的事情,在幾條連接線的交彙點上,正是傑里梅打聽來的那座島嶼的位置.

這個發現,讓林立不由得精神一振,即便

上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另一艘船上     下篇: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冰霜巨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