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上路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上路

何況,就算矮人王國方面,同意了共同制造裂天者的建議,可裂天者不是魔晶炮,要制造一門裂天者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最先從星辰號上運下來的,是一輛體積龐大的鋼鐵戰車,看上去就好像坦克差不多,只是上邊沒有炮塔也沒有炮管,而是一個相當複雜的煉金法陣.而煉金法陣的中龘央動力中樞上,鑲嵌著一顆碩大的金黃色魔晶,這顆魔晶正是林立從黃金比蒙身上取下來的.

黃金比蒙擁有著超強的防禦力,甚至可以硬抗林立全力施展的世界之劍,但那樣變態的防禦力卻並不是因為黃金比蒙的身體多麼強大,而是它可以將自己與大地連為一體.所以,當初林立擊殺黃金比蒙,就是想方設法將黃金比蒙引到了空中.

黃金比蒙身上的這顆魔晶,不僅僅是有著聖域級別的龐大魔力,更蘊含著黃金比蒙與大地連為一體的奧秘.所以,林立利用這顆魔晶,和安吉拉諾制造了這樣一個擁有強大防禦力場的煉金法陣,並安裝在鋼鐵戰車上,便于這一次進行測試.這輛鋼鐵戰車,可以展開一個龐大的防禦力場,並且如同黃金比蒙一樣與大地連為一體,甚至可以硬抗聖域強者的全力一擊.

在鋼鐵戰車之後,是一件造型古怪的魔法武器,看上去如同一截鐵塔,在鐵塔的頂端則鑲嵌著一顆拳頭大的眼球.這顆眼球,是林立在格雷斯科的冥想之地,擊殺風雷獸王後得到眼球,可以發出強大的混沌雷霆,威力比起聖域魔法也不遜色.

本來,風雷獸王的這個眼球,是被放置在星辰號上的,用來當作星辰號的一件武器.而且,以那混沌雷霆的威力,這絕對可以算得上是星辰號最強大的武器之一.不過,星辰號上遲早是要裝備裂天者的,這個風雷獸王的眼球,以後也是要用到別的地方.所以安吉拉諾設計了這樣一件武器,用來最大限度的發揮混沌雷霆的威力.

再後面,就是兩門體積同樣不小的弩炮,看上去好像和一般的守城弩相差不多.

但是,如果有對銘文學研究比較深的人,看到這弩炮後絕對會被驚掉下巴,因為在弩炮的上邊,銘刻著非常複雜魔紋,恐怕每一道魔紋都有宗師級的水平.

這兩門弩炮,是林立根據星辰之怒的一些特性制造出來的,其中也融合了裂天者的一部分構思.林立拿到裂天者的圖紙很長時間了,自然也仔細的研究過,雖然沒有辦法自己制造一門裂天者出來,但是卻隱約感覺裂天者與星辰之怒似乎有些聯系.所以,他根本自己對星辰之怒的記憶,結合裂天者的圖紙,設計制造了這樣的兩門弩炮,也許無法和裂天者相比,也無法與星辰之怒相比,但是其威力恐怕比起一般的魔晶炮還要強大不少.

可惜的是,這樣的弩炮,必須林立親自參與制造才行,因為涉及到星辰之怒的一些東西,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說是說不明白的,也沒有人能夠輕易的學會.所以,這種弩炮還沒有辦法量產,自然也沒有辦法大量的裝備到星辰號和天空之城上,取代金度王國的艦炮和魔晶炮.

另外還有一些魔法裝備,有些是林產提供創意,安吉拉諾用煉金技術將其實現出來的.也有一些是安吉拉諾複制地精時代的經典煉金裝備,還有干脆就是安吉拉諾自己胡思亂想搞出來的,比如那可以讓普通人飛上天空的魔法飛翼.

飛行術對于傳奇法師來說,就像走路一樣簡單,就算是大魔導士也有漂浮術可以升到空中.但是,在那個短暫的地精時代,魔法飛翼卻是絕大多數地精必備的煉金裝備,因為地精無法學習魔法,想要飛行就只有依靠煉金裝備了.

這麼看起來,魔法飛翼的用途,似乎是有些雞肋了,畢竟傳奇法師擁有飛行術,又怎麼會用得到這魔法飛翼呢.但是要知道,飛行術雖然不是什麼高深的魔法,幾乎每個傳奇法師都會,可畢竟這是一個魔法,需要不斷的輸出魔力來維持.

不是每一個傳奇法師,都像林立當年那樣,擁有近乎無窮的魔力,可以不在乎這點魔力的消耗.而魔法飛翼消耗的只是魔晶,可以讓傳奇法師在長途飛行後,仍然保持巔峰的魔力用來應對各種情況.所以,即使是對于傳奇強者來說,魔法飛翼的用處也是非常大的.

將各種煉金裝備搬下星辰號之後,林立帶著隊伍開始向著冰島的中龘央方向前進.實際上,星辰號停靠的位置,還並不是真正的冰島的陸地,而是冰島延伸出去的冰層而已.在黃昏之塔的隊伍行進過程中,他們還可以看到周圍,那被冰凍了上千年的金度王國的戰艦,甚至可以看到戰艦甲板上被冰凍的水手們.

那一艘艘被冰凍了上千年的戰艦,那被冰雪覆蓋已經看不清面目的水手們,組成了一幅詭異陰森的冰霜地獄圖.那潔白的雪,晶瑩的冰,在人們眼中已經沒有了一絲聖潔的感覺,有的只是無限的陰森恐怖.

即便是黃昏之塔那些已經踏入傳奇境界的法師們,面對這樣的場景,心里也不禁有恐懼滋生出來.畢竟,這些人,都沒有經曆過什麼大場面,雖然林立離開的那三年,黃昏之塔在輕風平原的處境也很艱難,可也沒有眼前這場景更加直觀更加震撼.

對于那些法師情緒的變化,林立也早已經感覺到了,不得不說把這些人帶出來曆練的決定太正確了.這樣的場面,就能讓他們情緒產生波動,甚至心生畏懼,那要是真的遇到了非常危險的情況,他們怎麼可能保持冷靜應對呢.

不過,林立也沒有點出來,這些菜鳥們只要經曆幾場像樣的戰斗,心理自然會成長起來,用不著自己去像個心理導師一樣去開導.

沒有多長時間,黃昏之塔的隊伍,終于穿越過了那片陰森的冰霜地獄,隊伍中的菜鳥魔法師們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氣.這個時候,黃昏之塔的隊伍才算是真正踏上了冰島的土地,盡管腳下仍然是不知多厚的冰層.

冰島的面積極大,放眼看去幾乎和大陸沒有多少區別,遠處還能看到起伏的山脈.只不過,在這冰島上的一切,都被冰雪包裹著,到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讓人直看得雙目刺痛.

在林立的命令下,隊伍暫時停了下來,進行短暫的休整.別看之前走的路途不遠,可是在那樣陰森的環境下,那些菜鳥法師們心里的壓力卻是極大的.因此,林立讓他們稍稍緩一下,免得真遇到戰斗的時候,無法集中精神投入戰斗,犯下不該犯的錯誤.

不過,在隊伍休整的時候,林立卻並沒有閑著.就連康納里斯和兩個亡靈仆從,都不知道他去做什麼了,只知道他獨自離開了隊伍,沒過多久就又從另一個方向回來了.康納里斯他們也沒有多問,知道林立要說的話自己就會說,不說也問不出什麼來.

林立回來之後,黃昏之塔的隊伍再次重整上路,向著冰島中龘央的方向緩緩前行.不過,經過短暫的休息,這些菜鳥法師樣的精神,倒是的確恢複了許多,起碼不像之前在那冰霜地獄中那樣恐慌了.

而在隊伍前進的過程中,林立把諾菲勒派了出去,提前一步打探前方的情況.使用傳奇巔峰的強者做斥候,恐怕也只有林立才做得出來,不過諾菲勒做為吸血鬼,被稱為天生的刺客,擔任斥候的工作自然也是手到擒來.

隊伍前進了大概近百里的路程,已經可以算是深入到冰島深處了,周圍視線范圍內早已經看不到海了,有的只是高低起伏的山峰.偶爾還能看到,一片片曾經用來安置流放者的房屋群落,只是絕大多數早就已經被積雪壓垮了.

諾菲勒打探情況回來,到林立的近前報告了一聲,不過林立只是回頭看了一眼那些菜鳥法師們,卻並沒有做出任何的指示,而是讓諾菲勒繼續去前方打探.

諾菲勒前腳剛離開,突然隊伍周圍的小山後邊,傳來一陣嘈雜的吼叫聲與腳步聲.接著隊伍中的人們就看到,一群身高有三四米,渾身白毛的怪物,揮舞著冰錐,咆哮著向隊伍這邊沖了過來.

"那是雪怪!"黃昏之塔的隊伍中,立刻有人大聲喊道.

那些沖過來的白毛怪物,正是安瑞爾大陸極北冰原上非常有名的一種魔獸,雪怪.這些雪怪,就好像是白毛巨猿,但是實力卻要比所謂的巨猿強大太多了.成年的雪怪,實力起碼都在十五級以上,雙臂最少也有上千斤的巨力,一巴掌可以把一塊巨石拍成粉碎.

而且,雪怪還擁有著冰系的天賦魔法,可以瞬發十五級以下冰系魔法,甚至可以制造天災一樣的暴風雪.更重要的是,雪怪本身就散發著一種遲緩的詛咒,那簡直就像是一個簡單版的魔法領域,只要有人踏入那個領域中,動作立刻就會變得遲緩起來.

不過,和黃昏之塔的隊伍比起來,這群雪怪的實力還是差了不少.畢竟黃昏之塔這邊,最少也是傳奇級別的法師,即使只是偽傳奇的境界,對付這些雪怪也是綽綽有余了.

見那些雪怪翻過小山沖下來,足足有數百頭之多,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立刻結起了陣型,一個個舉起法杖做好了戰斗的准備.

按理說,這些菜鳥法師們的應對,還是比較合理的.但是林立看在眼里,卻是不禁微微搖頭,謹慎沒有錯,可太謹慎就不是什麼好事情了.那群雪怪的實力,在普通人眼里的確是相當強大了,可在傳奇強者面前卻根本不算什麼.

可是現在,就是這樣一群實力不怎麼樣的雪怪,卻讓一群傳奇法師擺出了嚴陣以待的架勢.而且,在那群雪怪越沖越近的時候,隊伍中的這些菜鳥法師們,也一個個都臉色為得極為嚴肅,甚至可以看到他們攥著法杖的手指關節都有些發白了.雖然不能說他們做錯了,但這場面怎麼看都有點滑稽,就好像一只老鼠把一只貓給嚇住了一樣.

"攻擊!"負責指揮這些菜鳥法師的,是法師團團長埃蘭的副手,同樣也是一位沒有參加過多少戰斗的菜鳥法師,叫多利克.

多利克完全就是按照教科書一樣,在雪怪群沖到理論上的最佳魔法射程後,下達了攻擊的命令.接著,一群菜鳥魔法師們,快速的吟唱著咒語,法杖上的寶石光芒閃成一片,一片恐怖的魔法風暴向著那群雪怪就席卷了過去.

這可是一群傳奇法師啊,即使還只是偽傳奇的境界,但是施放出來的魔法也不是一般大魔導士可以相比的.那恐怖的魔法風暴,瞬間就將那群倒黴的雪怪給吞沒了,根本沒有給雪怪們攻擊的機會.幾秒鍾之後,一切都消失了,不但雪怪們都灰飛煙滅,就連那小山梁都被生生轟塌了一半.

看到一輪攻擊,就消失掉了一群雪怪,那群菜鳥法師們緊接著就忍不住歡呼了起來.而指揮法師們的多利克,也快步跑到了臉色古怪的林立面前,非常嚴肅認真的報告已經消息掉了來犯的敵人.

看到這情景,林立不禁捂了一下額頭,不過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揮揮手讓多利克回去.不過,這倒是有一點好處,起碼這群菜鳥法師經過這一場戰斗,心里算是徹底的把那冰霜地獄帶來的陰霾清除掉了.

隊伍再次上路,康納里斯笑呵呵的湊到了林立近前,說道:"費雷,怎麼樣,看到這群法師的表現,不准備說點什麼嗎?"

"有什麼好說的,吃了虧,他們就會長記性了."林立沒好氣的回了一句.那群菜鳥法師們的表現,還真是讓他有些沒面子,好在這里沒有別的勢力的隊伍看笑話.

上篇: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武器     下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長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