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長記性  
   
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長記性

就像林立說的,不真正吃一次虧,別人說什麼都好像無關痛癢,不會留下深刻的記憶.很快,黃昏之塔這群菜鳥法師們,就終于得到了一次教訓.

在他們一次次全力轟殺遇到的魔獸之後,終于在遇到一群雪妖時,發現自己的魔力曾經不知不覺消耗掉了大半.

雖然說,林立給自己法師團的魔法師們,都配備了極品的魔法裝備,像什麼防禦類的,攻擊增幅類,快速恢複魔力的等等.特別是快速恢複魔力的魔法裝備,幾乎是讓法師團的魔法師們,在戰斗中幾乎要比同等級的魔法師多擁有數倍的魔力.

但是,這些魔法裝備畢竟不是神器,恢複魔力的速度再快,也架不住一次次毫不惜力的施放大威力的魔法.而且,冰島這樣的環境,空間中的魔法元素遠不如外界那樣活躍,這就使得魔法師們恢複魔力的速度更被降低了許多.

而這一次隊伍遇到的雪妖,可不是隨意那種可以打發掉的魔獸了.或者是因為這里的環境原因,這群雪妖中實力最差的也有接近傳奇級別的實力了,二十一二級的傳奇級雪妖更是不在少數.

一邊是魔力消耗嚴重的菜鳥法師,一邊是在這冰天雪地中擁有極大優勢的雪妖,雙方的戰斗從一開始就出現了不小的傾斜.黃昏之塔的法師團,在發出幾波攻擊之後,就不得不轉入了被動的防禦,即使負責指揮多利克想了多少辦法,卻也無法扭轉局勢.

那些雪妖,不但不停的施放著冰雪魔法,口中更是不斷發出尖利的呼嘯聲,把法師團那些菜鳥法師們吵得心煩意亂,就連魔法咒語都險些吟唱不下去.

這雪妖和其他的魔獸不同,據說雪妖的血脈中,有著深淵魅魔的血脈,每一個都生著人類女性一樣的身軀,而且絕對是非常完美的那種,前挺後翹誘惑至極.它們的尖嘯,也不是普通的呼嘯,而是帶有精神攻擊的,最容易打斷魔法師的施法.

面對這樣的敵人,那群菜鳥魔法師的表現就可想而知了,本來魔力就消耗得很厲害,現在一次施法往往要被中斷好幾次,魔力的消耗幾乎是成倍的增加.沒過多長時間,這群菜鳥魔法師們的臉色就綠了,甚至有的魔法師因為被中斷施法直接嘔吐了起來.

看到這情況,林立知道下不多了,再搞下去這群菜鳥搞不好又要走向另一個極端了.就好像當初的埃蘭,把每一絲魔力都算得極為仔細,那可同樣不是什麼好習慣.

"烏伊法魯西,把那群雪妖解決掉."林立淡淡的說道.

烏伊法魯西連骸骨巨龍都沒有召喚,干瘦的身軀向前走了兩步,舉起手中的骸骨權杖.緊接著,雪妖們所站立的地方,那冰雪瞬間變成了黑色,無數的骸骨手臂從那黑色雪地中伸了出來,將就近抓住的雪妖向地下拉扯.

這一下,那群雪妖們頓時被嚇的"花容失色",一個個表情變得無比扭曲,剛才一切的美好都被瞬間打破.它們尖利的嚎叫著,掙紮著,但是卻無法掙脫那看上去脆弱不堪的骸骨手臂,只要被一點點拉入到了地下.

沒有過一刻,所有的雪妖都消失了,那黑色的地面也漸漸的收縮起來,直至收縮成一個黑點,並最終消失得無影無蹤.而那片雪地,也恢複了之前的潔白,只是上邊多了一些凌亂的痕跡,否則根本讓人想不到之前這里發生過什麼.

看到雪妖都消失了,菜鳥魔法師也終于從震撼中回過了神來,多利克滿臉愧色走到林立近前,說道:"會長大人,對不起,是我的指揮失當,才造成這樣的結果."

雖然說隊伍並沒有什麼損傷,但是對付一群雪妖,居然就需要會長大人身邊的仆從出手,顯然是自己這些人做得不好!多利克原本還信心滿滿的,覺得這一次自己等人一定也能夠替會長大人分憂,但是現在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林立並沒有出言斥責,而是語氣淡然的說道:"知道錯在哪里了嗎?"

"是的,會長大人,是我們太想當然了,以為自己踏入傳奇境界就多了不起了,可實際上我們要學習的東西還太多了."多利克慚愧的回答道.

"好了,休息十分鍾,想想之前的問題出在哪里,然後繼續前進."林立擺了擺手,讓多利克回去安排魔法師們休息.

等到多利克回到隊伍中,開始安排魔法師們盡快恢複魔力,林立卻看著剛才雪妖們所在的地方,不禁有些出神.他到不是想那些雪妖的誘人身姿,只是想起剛才的情景,倒是有了個念頭,要不要抓點雪妖回去,讓那些魔法師們學著在干擾下施法呢?

十分鍾很快就過去了,那群菜鳥魔法師們的魔力也都恢複得差不多了,而且在休息的時候,也都聽著多利克總結了之前的問題,多少也算是得了一次教訓.

隊伍重新出發,那些菜鳥魔法師們,也隱隱與之前有了一些變化.之前的他們,不能說是不認真,但是可能從內心里,也沒有把這次探險想得多麼艱難.畢竟,他們這些人,說起來每一個都是傳奇法師,放在外面那可是相當強大的一支隊伍了.而有了之前的教訓,他們終于知道,探險不是郊游,他們這些傳奇法師,應該學的東西還太多太多了.

第十章:兩支隊伍的相遇

在隨後的進程中,隊伍又遇到了幾次魔獸的騷擾,法師團的應對也終于像了一些樣子.當然,指望他們這群菜鳥,一下都變得成身經百戰的精英,明顯還不太現實.那就只能在不斷的戰斗中,繼續磨練他們了,說不定還要為之付出鮮血甚至生命的代價.

突然,去前邊探路的諾菲勒飛了回來,來到林立的近前說道:"主人,前邊發現了一支人類的隊伍,看上去似乎是來自金度王國的."

這還真是讓林立有點意外,金度王國稱這里為不祥之地,數千年來似乎都沒有來這里探索,怎麼自己的隊伍剛剛到來,金度王國居然也派出了隊伍來探索.當然,這島嶼本來就在金度王國海域內,他們派出隊伍來探索也無可厚非,只是這樣一來自己還是免不了和金度王國的人打打交道了.

雖然意外,不過林立也沒有太當回事,讓隊伍繼續前進.反正如果金度王國的那支隊伍識相的話,各自探索各自的,或者合作也不無可能.但是,如果對方不識相,那麼林立也不介意,讓金度王國的那個傳說再添上一筆.

黃昏之塔的隊伍繼續前進很快就看到了金度王國的隊伍出現在前方,沒用林立特意下命令,法師團的魔法師們就在多利克的指揮下,快速的排出了警戒的陣型.誰都知道,在探索遺跡或者寶藏的時候,最可怕不是那些魔獸或者機關真正可怕恰恰是自己的同類.

果然,在黃昏之塔法師團變換陣列的時候,那邊金度王國的隊伍也立刻做出了反應,而且那反應明顯並不怎麼友好.一隊魔法師與戰士的組合,脫離了隊伍,向著黃昏之塔的隊伍這邊沖了過來.魔法師高舉法杖吟唱著咒語,戰士們也都利劍出鞘,根本就沒有和黃昏之塔的隊伍交談的意思,而是直接就發動了攻擊.

這支金度王國的隊伍正是光照會的聖者阿迪曼,祖瑪長老還有普爾大祭司三人,所領導的探索隊伍.

他們要比黃昏之塔的隊伍早到兩天,只是由于是在冰島的另一個方向登陸的,所以星辰號過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金度王國的那幾艘戰船.

當發現林立帶著的隊伍,居然出現在了冰島上,普爾大祭司心里真是又驚又喜.他驚訝的是,林立居然也能夠找到這座島嶼,要知道這島嶼可是會移動的,除了經常在周圍海域出沒的海盜,很少有人能夠准確的找到島嶼的位置.而他歡喜的是,在這個可以說與世隔絕的地方,居然遇到了自己想要除之後快的仇人.在這里,他不需要有任何的顧慮,不用考慮對方是最高議會的人,不用考慮金度王國與輕風平原如何如何.

因此,普爾大祭司根本就沒有與林立交談的打算,直接向隊伍發出了攻擊的命令.雖然他也知道,對方擁有聖域級別的實力,而且比自己還要高出幾分,但是自己這邊可不僅僅是自己一位聖域強者.尤其是,自己這邊,還有一位光照會混亂聖殿的聖者阿迪曼,這可是真正聖域巔峰的強者,要收拾對方恐怕不費吹灰之力.

見普爾大祭司二話不說,就讓手下對黃昏之塔的隊伍發起攻擊,祖瑪長老頓時就急了,連忙說道:"等一下普爾,你不能這麼做,你想讓我們和黃昏之塔開戰嗎!別忘記了,那費雷還是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

然而,聽到祖瑪長老的話後,普爾大祭司卻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說道:"祖瑪,不用擔心,如果是在外面,我肯定會聽你的勸說.但是這里嘛,只要把對方都干掉,誰能知道是我們做的.最高議會又怎麼樣,沒有證據,他們也不可能找到我們頭上."

"普爾,你!"祖瑪長老見普爾大祭司不肯聽自己的勸說,只好轉向了聖者阿迪曼,說道:"阿迪曼聖者,請快阻止普爾,否則恐怕會引起我們與最高議會的戰爭啊!"

可是,面對祖瑪長老的請求,聖者阿迪曼卻並沒有開口,似乎是默許了普爾的行為.的確,不管在誰看來,金度王國這邊的隊伍,在實力上要明顯強過黃昏之塔.阿迪曼雖然和林立沒有什麼仇,可是在黃昏之塔的探索目標,很可能會和自己發生沖突的情況下,提前將這個隱患清除掉,應該是一個相當正確的選擇.

就在祖瑪長老勸說普爾大祭司的時候,金度王國的隊伍中派出的那些人,已經是沖到了最佳的交戰距離上,並且做好了攻擊的准備,戰斗可謂是一觸即發.

然而,看著沖過來的金度王國的人,林立臉上的表情卻顯得有些無動于衷,只是輕輕將一只手抬了起來指向了那群人.接著,就見金度王國派出的那些戰士,一個個好像身上突然壓了一座大山一樣,全部都撲到在了地上.而金度王國的那些魔法師,動作也一下子僵住了,口中的咒語卡在了最後一個音符上,法杖上的魔法光芒也不再閃爍,就好像時間被停止了一樣.

看到這樣的情景,普爾大祭司心中不由得大恨,沖著旁邊的眾多手下說道:"你們給我上,一個不留,全部給我干掉!"

普爾大祭司真有點不惜一切代價的意思了,哪怕是把手下這些人都砸過去,用尸體堆也要把自己的仇人堆死.也許在平常人看來,他和林立之間,也算不上什麼深仇大恨.可是對于聖域強者來說,面子往往比什麼都重要,自己的兒子被欺負了,這就和自己被打臉沒什麼兩樣.

聽到普爾大祭司的命令,隊伍中的魔法師與戰士,根本沒有一絲的猶豫,立刻擺出攻擊的陣型,向著黃昏之塔的隊伍那邊開去.

雖然說,他們都聽到了祖瑪長老與普爾大祭司的爭論,但是那種高層人物的爭論,對他們這些小卒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他們只要知道自己應該聽誰的就行了.祖瑪長老的地位雖然也很高,甚至可能比普爾大祭司還要高一些,但是畢竟不是他們的直接領導者.

不過,就在金度王國的隊伍,准備向黃昏之塔那邊發動現象大規模的攻擊時,一直沉默不語的聖者阿迪曼卻突然開口,說道:"停下來."

阿迪曼的聲音很輕,但是在每一個人的耳中都非常的清楚,聽到這話,這些人終于還是停下了腳步.盡管對他們來說,普爾大祭司才是直接領導者,但是聖者阿迪曼在他們心里,那已經是神靈一樣的存在了.

上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上路     下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黑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