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黑袍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黑袍

誰都知道,在金度王國,聖者阿迪曼就是站在最頂峰的幾人之一,就算是國王布拉德洛在他面前也要恭敬行禮.

聖者阿迪曼的話,可真有些出乎普爾大祭司的意料,原本不是已經默許了自己的行為嗎,怎麼現在又要阻止了呢?

"尊敬的聖者,黃昏之塔的這些人一向極為無禮,之前甚至毀掉了王國的第五艦隊,可見他們根本沒有與我們和平相處的想法."普爾大祭司有些著急的說道.本來,他還指望著,聖者阿迪曼能出現幫自己報仇的,畢竟他很清楚自己還不是林立對手.可是他卻沒有想到,眼看著雙方就要開戰了,阿迪曼卻突然開口阻止了.

阿迪曼微微皺了下眉頭,顯然是對普爾大祭司的態度有些不滿,沉聲說道:"普爾,我希望你還記得來這里是要做什麼的,不要為了一己之私,忘記了主要的任務."

阿迪曼當然不是因為不忍心,才阻止普爾大祭司的.事實上如果對面都是一群廢物,他也並不介意普爾大祭司假公濟私,將黃昏之塔那群人都干掉.

但是,阿迪曼的眼力,可不是普爾大祭司可比的.單單從剛才林立出手,他就已經看出了,對方的實力恐怕是很不簡單.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雙方還要大打出手的話,那結果很可能就是兩敗俱傷,那時還如何繼續這次的任務.

而黃昏之塔的隊伍這邊,原本也已經做好了迎戰的准備,不過在阿迪曼叫停普爾大祭司之後,林立也抬手讓法師團的魔法師們暫時停止了戰斗的准備.

其實,林立的心思,和聖者阿迪曼多少有點不謀而合.如果對面的隊伍中,只是普爾大祭司和那些雜魚的話,他根本都不會等普爾大祭司做出任何動作,直接就會下達攻擊的命令.即使是再多一個祖瑪長老,他也不會有太多的顧忌,畢竟自己手中還有星辰碎片這樣強大武器,還真不怕祖瑪和普爾聯手.

但是現在,對面除了祖瑪和普爾,又多了一個穿黑袍的神秘人,這就讓林立不能不考慮開戰的後果了.盡管他還不知道,那黑袍神秘人就是光照會混亂聖殿的聖者,但是也能夠感覺到對方的實力不比自己差.

林立還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可以單挑三位聖域強者的地步,尤其是還不能讓任何一個人逃出去,那難度可絕對不小.

于是,雙方非常默契的,暫時放下了敵意,並且表現出了談一談的意圖.金度王國這邊,聖者阿迪曼,帶著祖瑪長老和普爾大祭司,離開隊伍向黃昏之塔的隊伍那邊走去.而林立也帶著康納里斯和兩個亡靈仆從,離開隊伍迎了過去.

不管怎麼說,雙方終于還是沒有爆發沖突,祖瑪長老心里暗暗松了口氣,並向林立介紹道:"費雷會長,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光照會混亂聖殿的阿迪曼聖者."

"哦,你好,阿迪曼聖者."林立倒是沒有想到,在這里居然遇到了一位光照會的大人物.光照會的四位聖者,那可是僅次于聖主的存在,在光照會的地位可以說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了.

"嗯,"阿迪曼點了點頭,卻沒有對林立說什麼,態度顯得有些倨傲.也難怪,他踏入聖域境界多少歲月了,比起最高議會的三位仲裁者資格還要老,又怎麼會對林立這樣一個年輕人表現出絲毫的熱情呢.

倚老賣老的人,林立也見多了,因此對于阿迪曼的態度,也並沒有在意,轉向祖瑪長老問道:"祖瑪長老,沒想到我們會在這里見面,不知道你們這是准備要做什麼去呢."

祖瑪長老雖然不希望雙方發生沖突,但也並不代表對林立有什麼好感,自然也不會把自己這邊的真實情況告訴林立了.聽到林立的詢問,他看了一眼林立身後黃昏之塔的隊伍,微笑著說道:"我們是受國王陛下的委托,來調查關于這座島嶼的詛咒,相信關于這里的傳說,費雷會長也應該知道了,我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那麼費雷會長,不在四季島游覽一番,十里迢迢到來這偏僻的地方,而且如此興師動眾,又是為了什麼呢?"

林立才不相信,祖瑪長老說的所謂調查詛咒的話,這詛咒的傳說都流傳了多少年了,金度王國要調查的話,怎麼早就來這里調查.不過,對方既然不願意說,林立也不能強迫,于是也說道:"呵呵,真是不好意思,我們本來只是想在海上隨便逛逛,領略一下海上的風光,卻沒想到偏離了航向,結果就跑到這里來了."

林立這話,更是明顯的瞎話,祖瑪長老聽得簡直都要被氣笑了,這就好像有人闖入了女浴室卻說自己迷路了一樣可笑.對方可是聖域強者啊,就算沒有什麼航海經驗,也不可能會在海上迷路,何況對方手里還有從自己這里敲詐去的航海資料.

"費雷會長可真是好運氣,這座島多少年來,想找到它的人都找不到,您卻因為迷路而登上了這里."祖瑪長老的意思,是笑林立編借口編得太沒有水平了,居然會拿迷路來做借口.

可是,林立卻好像完全沒有聽懂一樣,看著周圍的景色,說道:"的確,我的運氣還是不錯的,沒想到隨便登上一座島,都能夠看到如此令人沉醉的美景.祖瑪長老,如果沒有什麼事情要忙的話,不如到我那里坐坐.我帶了輕風平原特產的美酒,咱們可以邊品美酒,邊欣賞這美景."

見林立越說越不像話,祖瑪長老終于還是先忍不住了,連忙止住林立的話,說道:"好了,費雷會長,我們還是開誠布公的談一談,再說這些只能是浪費我們大家的時間."

"好啊,那麼就請祖瑪長老,先來做個示范."林立立刻順著祖瑪長老的話說道.

祖瑪長老心里暗罵林立狡猾,扭頭看了一下聖者阿迪曼,見阿迪曼並沒有反對,這才又對林立說道:"好,那麼我就直說了,我們這次探索的目標,就是這座島嶼的中央,不知費雷會長又是打算去哪里呢."

"巧了,正好我們要去的也是島嶼的中央."林立只說了一句自己的目標,至于探索的目的卻並沒有立刻說出來,而是等著祖瑪長老後面的話擺明了大家一人一句,也免得誰吃虧.

就在祖瑪長老要再次開口的時候,阿迪曼卻輕咳了一聲,說道:"這樣的文字游戲就不要再玩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沖突,我不妨告訴你我們這次探索的目的.相信關于這座島嶼的傳說,你應該已經了解到了一些.這座島被稱為受到詛咒的島嶼,數千年前曾經爆發過一場災難,無數冒險者,包括金度王國的一支艦隊,在災難中沒有一人幸存.但是在這背後還有一些事情,恐怕是外人所不知道."

"哦?願聞其詳."阿迪曼所說的那個傳說,林立從傑里梅那里已經聽過了,不過阿迪曼後面說的傳說背後不為外人所知的事情,倒是真的引起了他的興趣.

"如今,即使是在金度王國,恐怕也已經很少有人知道,這座所謂的受到詛咒的島嶼,曾經還是光照會的發源地.一手創建光照會的第一任聖主正是在這座島嶼上誕生的."阿迪曼淡淡的說出了,一個令絕大多數人都會感到震驚的消息.恐怕誰都想象不到,這座被金度王國稱為不祥之地的島嶼,居然曾經是光照會第一任聖主的誕生地!

按理說,作為光照會第一任聖主的誕生地,那麼這個島嶼在光照會甚至金度王國眼中,那就應該是聖地一樣的存在了.可是,這現實的反差也太大了,這座島嶼不但如今成了所謂的不祥之島,曾經是金度王國的放逐之地,無數罪大惡極的犯人都被放逐到了這里,幾乎讓這里成為了一個汙穢肮髒的所在.

"你的意思是說,這座曾經的放逐之地,如今的不祥之地,是你們光照會的聖地?"林立雖然知道,對方作為光照會聖者,不至于在聖地的問題上說謊,但心里還是感到有些無法相信.

阿迪曼並沒有因為林立的質疑而生氣,如果換成是別的人敢質疑他,可能他早就出手教訓對方了.可是剛才,就從林立小小的露那一手,阿迪曼就知道這個年輕人是一個有資格與自己平等對話的強者.

因此,面對林立質疑似的發問,阿迪曼只是毫不在意的搖了搖頭,當然也沒有解釋,而是繼續說道:"在我光照會第一任聖主阿奎羅誕生時,這座島嶼還只是一個極為普通的島嶼,阿奎羅聖主最初也只是島嶼上的一位普通的漁民.

不過,據聖典記載,在阿奎羅聖主十六歲的時候,忽然一夜島上出現了異變,明明是深夜,卻被無盡光芒籠罩,並如同極晝一般持續了數十日.正是在這場異變中,阿奎羅聖主受到了光之神王的眷顧,獲得了神靈一般的力量."

林立自從與金度王國和光照會接觸後,就從各個方向對金度王國和光照會進行過了解.尤其是對于這個,幾乎可以與最高議會分庭抗禮的光照會,更是下了不小的工夫.雖然他對阿迪曼所說的,關于光照會第一任聖主阿奎羅的這件事情不甚了解,但是對光照會的教義信仰還是知道一些的.

光照會所信仰的是古神薩格,並且號稱是古神薩格創造了世界,還創造了遠古巨龍與泰坦神族這兩個曾經稱霸安瑞爾大陸無數歲月的強大種族.在他們的教義中描述古神薩格創造世界的那段文字中說到,"真神在混沌中醒來,說要有光,于是便創造了世界的第一縷光".他們認為光是世界的初始,因此阿迪曼口中所說的光之神王,也正是光照會對古神薩格的尊稱.

聽起來,光照會的信仰,似乎與光明神殿有些類似,但實際上兩者完全不同的.光明神殿所信仰的是聖光,是可以淨化一切邪惡汙穢的極致之光,或者也可以說信仰的是一種純粹神聖的規則.而光照會所信仰的,則是創世之光,是可以包容世間一切的光,並且認為世間一切光都承載了古神薩格的意志.

"阿奎羅聖主在極晝中,獲得了光之神王的傳承,成為了光之子,于是創建了光照會,並向世人傳播光明的教義.在隨後的數十年里,光明的信仰傳播到了每一座有人類居住的島嶼,就連金度王國王室也成為了虔誠的信徒.那時,這座島嶼,就成為了光照會的聖地,每天都會有無數的信徒,不遠萬里乘船前來朝聖."阿迪曼簡單的將光照會的由來介紹了一下,雖然臉上的表情非常平靜,但語氣中還是隱隱透著一種對那個時代的向往以及驕傲.

不過,林立卻不為所動,身為一名魔法師,基本上就等于和宗教狂熱無緣了,自然不會因此而產生什麼多余的感觸.當然,從阿迪曼的講述中,他也能夠想象得到,當年這座成為聖地的島嶼是怎樣一幅興盛的景象.只是,這一前一後的差距,也實在是太大了,讓林立對于這島上發生的事情,也更產生了許多興趣,于是說道:"那麼這座島,又怎麼成了放逐之地,最後還成了現在這付樣子呢?"

阿迪曼也知道現在不是懷念的時候,稍稍回了回神,語氣微微變得有些低沉,說道:"一切的轉變,就從一個身穿黑袍的男人突然降臨這座島嶼開始了.那個男人來到島上不久,就爆發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並且在大戰之後,鎮壓了我們所供奉的光之神王的意志."

黑袍男人?林立心里頓時一驚,一下子想到了不朽之王身上,自己不正是追尋著不朽之王的蹤跡,才找到這座偏僻荒涼的島嶼上的嗎!【

上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長記性     下篇: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一拍即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