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消失的吸血鬼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消失的吸血鬼

緊接著,冰風暴中的那極度的冰寒,從空間裂縫中滲入,讓他的海洋世界很快就變成了一片冰天雪地,就連那茫茫大海都被凍結了起來.

聖域強者創造的領域世界,完全是融入了自己對世界規則的領悟和掌握,因此對自己的領域世界都有著絕對的掌控力.可是現在,在那極度冰寒的入侵下,普爾大祭司很快就驚駭的發現,自己對領域世界的掌控力正在快速的被削弱,仿佛就連自己的意志都要被從領域世界中驅逐出來了.

好在千鈞一發的時刻,一股灰黯的光芒突然籠罩上了普爾大祭司的領域世界,替他阻擋住了那極度冰寒的進一步入侵.普爾大祭司知道,這是阿迪曼聖者在幫自己,當下不敢再分有絲毫分神,連忙借著這個機會,拼命的修複自己的領域世界.

相比普爾大祭司,祖瑪長老畢竟已經是高階聖域強者,領域世界也已經達到了近乎完美的程度.在那冰風暴的沖刷下,祖瑪長老的領域世界,就好像海中的一塊礁石似的,任憑風浪拍打沖刷卻巋然不動.

而表現得最為輕松的,就得說是聖者阿迪曼了,那面豎在身前的巨大灰黯光盾,就好像一個巨大的火爐一樣,那滾滾襲來的冰風暴還沒有撞到光盾上,就已經開始不斷的潰散消融了.

當然,並不是說,冰霜鳳凰的實力有多麼的不堪,那冰風暴畢竟也只是它試探性的一次攻擊而已.聖者阿迪曼,作為一位接近巔峰的聖域強者,能夠輕松的擋下這樣的攻擊,一點也不值得奇怪.也正是因為這樣,阿迪曼才能夠分出精力,照顧到實力在他們三位聖域強者中最弱的普爾大祭司.

同時,阿迪曼聖者也向林立那邊看了過去,只是這一看卻不由得心里暗暗吃驚.對于林立用一面看似尋常冰盾,抵擋冰霜鳳凰的冰風暴,阿迪曼倒還算不上多麼驚訝.畢竟之前的那次小沖突,就已經讓他看出了林立的實力不同尋常.只是現在再來看,林立所表現出來的實力,仍然是有那麼幾分超出了他的預料.

林立所施展出來的那面冰盾,並沒有如同普爾大祭司所希望的那樣,在冰風暴中瞬間被沖刷崩潰.在冰風暴的沖刷下,那冰盾反而好像滾雪球一樣,不斷的將冰風暴中的冰晶吸附上來,使得冰盾越聚越大.

這就不由得阿迪曼不驚訝了,畢竟這可不是真的滾雪球,這完全就是規則與規則之間的較量.難道那個年輕的聖域強者,居然已經可以吞噬同化冰霜鳳凰的本源規則了嗎!

阿迪曼當然不會知道,林立手中掌握著蘊含著純粹水元素規則的星辰碎片冰極,對于水元素規則的理解和掌握,遠不是一般同等級的聖域強者可比的.

事實上,如果林立專心于一兩種基本元素規則,或許實力早就已經接近甚至達到聖域巔峰了.只不過那樣的話,林立的實力肯定也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在同等級中近乎無敵,頂多也就是一個實力稍強的普通聖域強者罷了.

當然,林立此時,也並不是在吞噬同化冰霜鳳凰的本源規則.他只是利用自己對水元素規則的掌握,對冰霜鳳凰的本源規則進行了一定程度上的引導而已.就好像所謂的借力打力,或者說是順勢而為,不和冰霜鳳凰的力量正面沖突,承受的壓力自然就小了.

不過這個時候,面對強大的冰霜鳳凰,即使是聖者阿迪曼這樣的強者,也不可能太過分心.從林立身上收回目光之後,阿迪曼將手中的權杖向前一指,背後的虛空中頓時湧現出無數巨大的雷霆,一道道向著冰霜鳳凰轟了過去.

那些雷霆,一道道看著都是灰黯不堪,但是卻散發著一股凌厲陰毒的氣息.

面對冰霜鳳凰的冰風暴,那些雷霆卻好像海中游魚一樣,幾乎是毫無阻礙的從冰風暴中穿過,然後接連不斷的轟在冰霜鳳凰的身上.

一聲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震得空氣都在劇烈顫抖,而受到攻擊的冰霜鳳凰,更是發出了一聲憤怒的鳴叫.接著,冰霜鳳凰將雙翼一拍,極度冰寒的氣息爆發出來,竟然是連空間都凍結了起來,眼看著那一道道雷霆突然間就被定在空中,並且轉眼間被冰霜包裹直向下方地面墜落了下去.

居然連雷霆都能夠凍結,難怪這冰霜鳳凰號稱可以冰封世間一切!林立雖然躲在冰盾後邊,但是對于戰場上的變化也是看得非常清楚.盡管他通過星辰碎片冰極,所掌握的水元素規則,要高于冰霜鳳凰的冰系本源規則.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還無法做到,像冰霜鳳凰那樣將冰系規則運用到極致.

不過,聖者阿迪曼的攻擊,也不是沒有一點效果,起碼讓冰霜鳳凰停下了冰風暴,使得自己這邊的眾人不至于一直被壓著打.借著這個機會,祖瑪長老和普爾大祭司,也立刻開始了對冰霜鳳凰的反擊.

普爾大祭司剛才在聖者阿迪曼的幫助下,才抵擋住了冰霜鳳凰的冰風暴,要在一般情況下這也不算什麼.可是這一回,他自己原本還想看林立的笑話,卻沒有想到自己先被搞得這麼狼狽,心里可以說是又羞又怒,因此一出手就是毫無保留的傾盡了全力.

只見隨著普爾大祭司的施法,一團烏云很快將戰斗上空的天空遮了起來,緊接著如同大海倒懸一般的暴雨傾瀉而下.這可不是一場普通的暴雨,那每一滴雨水,都凝聚著水元素規則,比起一座山峰還要沉重,恐怕落在地上瞬間就能穿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孔洞.這樣的一場暴雨,如果是落在一座島嶼上,轉眼間就能將那座島嶼從海上徹底的抹

同時,祖瑪長老也已經開始全力施為,在虛空中凝聚出一道道巨浪,連綿不斷的向著冰霜鳳凰拍打過去.每一道巨浪都好像蘊含著萬噸巨力,帶著摧毀一切阻礙的氣勢,讓這戰場的空間都在為之激蕩不已.

不過,面對三位聖強強者的攻擊,冰霜鳳凰卻沒有顯出絲毫的慌亂,背上的雙翼連拍兩下,一簇簇冰雪凝聚的羽毛被抖落下來,並如同萬箭齊發一般向著眾人疾射而去.那每一片的冰雪羽毛上,都閃爍著古老的魔法符文,散發著來自洪荒的極寒氣息,仿佛讓人看上一眼,就會連靈魂都被瞬間凍結似的.

緊接著,冰霜鳳凰那龐大的身軀,也緊隨著那無數飛射的冰雪羽毛,直向著聖者阿迪曼撲了過去.顯然,這冰霜鳳凰已經感覺到了,自己所面對的這些對手中,以聖者阿迪曼的實力最強,只要解決掉這個對手,那麼其他人根本不足為慮.

而阿迪曼見冰霜鳳凰向自己撲來,臉上也不見絲毫驚慌,身形後退的同時,手中權杖也向前連連點出,灰黯的光芒中六尊遠古神像依次浮現出來.這些遠古神像,長得面目猙獰,高大身軀甚至不遜于那冰霜鳳凰,手中各自拿著巨斧大棒利劍長矛,迎向了撲來的冰霜鳳凰.

在光照會的教義中,古神薩格在沉睡後分出無數意志,主意志就是被稱光之神王的存在,其次還是戰爭之光,守護之光,生命之光和混亂之光.光照會的四大聖殿,正是以此建立起來的,阿迪曼身為混亂聖殿的聖者,掌握的力量就是古神薩格的混亂之光.

阿迪曼召喚出來的這六尊遠古神像,都是混亂之光的力量所凝聚出來的,每一尊神像都擁有著二十五級的實力.當然,由于他們沒有獨立的意志,所以實力還無法真正達到聖域級別,大概也就是和那些偽聖差不多.

不過,一下子凝聚出六尊實力相當于偽聖的神像,阿迪曼聖者所展現出來的這份實力,就連林立看得心里不得不佩服.而且,林立還看得出來,阿迪曼所表現出來的,顯然還不是全部的實力.至于阿迪曼的真實實力究竟達到什麼程度,就連林立都有些琢磨不透.

這時,冰霜鳳凰與那六尊神像已經混戰在了一起,那遠古神像由于是混亂之光的力量凝聚而成,所以對冰霜鳳凰的極度冰寒也有相當的抗性,倒也沒有一上來就被凍結起來.不過,冰霜鳳凰的本源力量,擁有著冰凍一切的恐怖能力,即使是光都會被凍結起來,所以六尊神像其實也只是起到一個糾纏的作用罷了.

而在六尊神像與冰霜鳳凰糾纏的時候,在聖者阿迪曼的帶領下,普爾大祭司和祖瑪長老也是火力全開,向著冰霜鳳凰不斷的宣泄著魔力,威力巨大的魔法如同狂風暴雨一樣席卷而去.

林立這邊自然也沒有閑著,不時的也丟出幾個魔法,看上去雖然都是威力駭人,但是在那精確的控制之下,在眾多攻擊中卻絕對沒有一絲的突出.倒是康納里斯和兩位亡靈仆從,可以說是全力投入到了戰斗中,沒有一點劃水的意思.

別看康納里斯和兩位亡靈仆從,都還沒有踏入聖域境界,實力比起冰霜鳳凰簡直是天差地別.但是,他們三個,也都算是老戰友了,多少次一起與強敵戰斗,互相之間早已經有了相當的默契.

雖然說在這種層次的戰斗中,以康納里斯和兩個亡靈仆從的實力,就算配合得再默契,也不可能起到什麼關鍵性的作用,但起碼還是能夠保證自身的安危的.尤其是康納里斯,當年可是掌握著陰謀與欺詐的上古魔神,渾水摸魚可是他的強項.

康納里斯揮動著永凍之刃,空間斬穿過冰霜鳳凰周身彌漫的冰晶云霧,直接斬在冰霜鳳凰的身體之上.不過,畢竟實力擺在那里,即使是突破了冰晶云霧的封鎖,那空間斬卻仍然無法真正傷害到冰霜鳳凰.

烏伊法魯西駕駛著骸骨巨龍深紅,只在戰場的外圍盤旋游走,骸骨權杖不斷的揮出各種負面詛咒.雖然短時間看可能沒有什麼效果,便是卻好像螞蟻啃大象一樣,一點點的蠶食著冰霜鳳凰的力量,或許當達到某個臨界點就會真正爆發出來.

不過讓人奇怪的是,吸血鬼諾菲勒的身影,只是戰斗之初還能夠看到,隨著戰斗的不斷進行,卻不知什麼時候從戰場上消失了.

在戰斗的時候,普爾大祭司就一直在關注著林立這邊,雖然因為分心險些吃了苦頭,但心里的仇怨還是讓他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一方面,他希望林立那邊,在冰霜鳳凰身上摔個大跟頭,另一方面也是想找個能夠說服阿迪曼聖者的理由.

在普爾大祭司想來,只要自己發現,黃昏之塔那邊有明顯出工不出力的現象,就可以說服阿迪曼聖者改變主意.畢竟,阿迪曼聖者需要的是炮灰,而不是一群坐享其成的老爺.

只是,林立怎麼會讓普爾大祭司看出破綻呢,雖然戰斗並不是十分的賣力,但卻表現得讓人無可指摘.說他沒有出力,那一個個威力強大的魔法可不是白放的,沒有達到效果只能說是冰霜鳳凰太強了.說他沒有把冰霜鳳凰吸引過去,那也只能說是金度王國這邊三個聖域強者太吸引仇恨了.

尤其是康納里斯和兩位亡靈仆從,這還沒有達到聖域境界呢,就已經是在圍著冰霜鳳凰在打了,普爾大祭司就算再想挑毛病也挑不出來.而就在這個時候,普爾大祭司突然間發現,黃昏之塔的那個吸血鬼居然不見了蹤影.

對于這樣層次的戰斗來說,一個還沒有踏入聖域境界的吸血鬼,對于整個的戰斗實際並沒有什麼影響.但是,出于對黃昏之塔的惡感,普爾大祭司立刻就感覺,黃昏之塔這很可能是要搞什麼陰謀.

抱著這樣的心思,普爾大祭司甚至有點不顧自身的安危,冒險在戰斗中分心去搜索整個戰場.突然,他發現冰霜鳳凰身上似乎是有點什麼變化,在冰霜鳳凰的脖子下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金光閃閃的光點.

上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冰霜鳳凰     下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不死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