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分贓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分贓

此時經過重生的諾菲勒,身體中所爆發出來的魔力波動,已經達到了中階聖域強者的強度.那身體周圍翻滾不停的血se云霧,將整個這片空間都映成了紅se,把那冰霜鳳凰的身軀都映得好像被潑上了鮮血一樣.

看到這樣的情景,金度王國那邊的眾人也知道,現在再做什麼也不可能阻止那吸血鬼的晉升了.阿迪曼聖者倒是拿得起放得下,將手中的權杖向前一指,說道:"還愣著干什麼,正事要緊,盡快結束戰斗."

有了阿迪曼的命令,普爾大祭司和祖瑪長老也都不敢怠慢,立刻又重新開始了對冰霜鳳凰的攻擊.同時,黃昏之塔這邊,諾菲勒在魔力的波動穩定下來之後,也立刻和同伴一起又投入到了戰斗之中.

成功踏入聖域境界的諾菲勒,實力已經不遜于任何中階聖域強者.尤其是,他的力量當中,還有冰霜鳳凰的血脈力量,對于這冰霜鳳凰更是得心應手,揮手間發出一道道濃烈的血光,打在冰霜鳳凰身上便立刻侵蝕出一道深深的傷痕.而且,在戰斗的過程中,冰霜鳳凰的身體里,還在不斷的不可抑制的湧出鮮血,化為一團團血球落入到諾菲勒的鮮血世界中.

此消彼長之下,即使冰霜鳳凰已經是聖域巔峰,甚至領悟了一絲神位境界的奧秘,也架不住這麼多聖域強者的圍攻.畢竟,它還沒有真正踏入神位境界.還遠沒有達到視聖域強者為螻蟻的程度.

終于,經過幾個小時的惡戰,大量失血的冰霜鳳凰,身上帶著累累傷痕.仰天發出一聲哀鳴後,便好像流星一樣墜向了地面.

"尊敬的主人,您的仆人有一個請求.不知能否得到您的同意."剛剛結束戰斗,烏伊法魯西就來到了林立的近前.語氣中充滿渴望的說道.

林立正在通過jing神聯系,向諾菲勒了解獲得的能力,聽到烏伊法魯西的話後,點了點頭,淡淡說道:"有什麼事就說."

"尊敬的主人,我希望能夠得到那冰霜鳳凰的尸骸,以此來提升自己的實力,更好的為您效力."烏伊法魯西見諾菲勒已經踏入了聖域境界.可自己卻還在傳奇境界突破無門,心里自然也是非常著急,因此便把心思打在了冰霜鳳凰的那具尸體上.

烏伊法魯西是在諾菲勒之後,因為在一場戰斗中敗給了林立,才開始追隨林立的.盡管最初的時候,他並不是心甘情願給林立做仆從的,而是在死亡的威脅下才簽下了靈魂契約.但是,隨著之後追隨林立.開始不斷的嘗到一些甜頭,也不用像以前那樣提心吊膽躲躲藏藏,他對自己這個仆從的身份也就沒有什麼抵觸了.

而且,雖然在與林立的戰斗中,烏伊法魯西的骸骨領域被林立用聖光破壞.導致實力跌下了傳奇境界.但那個時候他的實力,再加上傳奇級別的骸骨巨龍深紅,仍然要比諾菲勒強了太多了,絕對可以稱得上是林立手下的頭號打手.

可不知什麼時候,烏伊法魯西發現,自己這個頭號打手的地位,已經漸漸離自己越來越遠了.隨著戰斗層次的提升,一些本來屬于大殺器的手段都失去了作用,比如那原本令敵人為之se變,可以召喚無窮無盡亡靈大軍的死亡漩渦,如今在聖域強者面前根本沒有一點用處.

沒有足夠的實力,就沒有資格跟隨林立去探險,不能跟著去探險,就沒有辦法得到更多可以提升自己實力的珍寶,然後實力無法得到提升,就更沒有資格去探險了.這就是一個圈,烏伊法魯西感覺自己就更在陷入這樣一個圈里.這一次或許都可以說是他最後的機會了,如果再不能讓實力達到一定的高度,那麼以後估計什麼事都沒有他的份了.

按理說,現在黃昏之塔的隊伍,和金度王國的隊伍算是暫時的合作關系.而諾菲勒這邊,已經是吸食了冰霜鳳凰的血液,那麼冰霜鳳凰的尸體也就應該是給金度王國的隊伍了,這其實也算是合作中的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烏伊法魯西也是知道這一點的,畢竟現在不是和金度王國翻臉的時候,就不能去破壞這種默契.可是,那冰霜鳳凰的尸體,實在是太讓他動心了,要知道那不僅僅是一頭洪荒魔獸的尸體,而且還是一具蘊含了一絲神位氣息尸體.

烏伊法魯西有種感覺,自己踏入聖域境界的契機,八成就在這冰霜鳳凰的尸體上了.如果自己真的能夠得到冰霜鳳凰的尸體,將其與骸骨巨龍深紅融合到一起,不但骸骨巨龍深紅的實力會飛躍式的提升,自己作為召喚者也必然會從中獲得難以想象的巨大好處.

正是出于這種考慮,烏伊法魯西即使知道事情比較難為,但還是鼓足了勇氣向林立提出了自己的請求.當然提出請求之後,他心里也是比較忐忑的,畢竟這不是向林立討要一件什麼東西,而是還要讓林立去向金度王國那邊交涉.

不過,在聽了烏伊法魯西的請求之後,林立卻似乎並沒有覺得他的請求有多過分.事實上,林立又何嘗不希望,自己的手下都能夠早一天踏入聖域境界,好為自己提供更大的助力呢.現在,諾菲勒已經踏入了聖域境界,而且一上來就已經可以與中階聖域強者比肩了.如果,烏伊法魯西這次也能夠順利踏入聖域境界,那麼自己這邊和金度王國的隊伍比起來,那也是絲毫都不遜se了.

因此,面對烏伊法魯西的請求,林立臉上根本不見有絲毫的不爽,轉向金度王國那邊的阿迪曼聖者,說道:"阿迪曼聖者.這具冰霜鳳凰的尸體,我有用處.把它讓給我,你們有什麼條件."

林立根本沒有繞一點圈子,話說得非常直接.仿佛是對那冰霜鳳凰的尸體已經是勢在必得了.當然,另外也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知道那位阿迪曼聖者.不可能為了冰霜鳳凰的尸體與自己在此時翻臉,那麼這事情就有得談了.

而且.冰霜鳳凰的尸體,如果是在金度王國的手中,雖然不能說沒有價值,畢竟那聖域巔峰的魔晶就是無價之寶了,但也絕對不是什麼無法割舍的東西.這樣一具強橫無比的尸體,也只有在亡靈法師的手中,才能夠真正體現出全部的價值.

不過,還沒等阿迪曼開口.普爾大祭司倒先急的叫了起來:"什麼,開什麼玩笑,你當那是一具普通的魔獸尸體嗎!你們那邊,已經得到了冰霜鳳凰最寶貴的血液,這尸體怎麼說也應該是歸我們所有了!"

黃昏之塔那邊有一個巫妖,普爾大祭司自然能夠猜到,林立現在要冰霜鳳凰的尸體打算干什麼了.本來讓黃昏之塔那邊的吸血鬼,因為吸食了冰霜鳳凰的血液而踏入了聖域境界.普爾大祭司心里就已經是非常的不爽了,又怎麼可能會坐視黃昏之塔再添一位聖域強者呢.

至于普爾大祭司所說的,血液是冰霜鳳凰最寶貴的東西,那就純粹是在胡扯了.什麼東西也要看誰來用,冰霜鳳凰的血液如果不是給諾菲勒吸食了.而是給了其他人得到,那恐怕還真就和垃圾差不多了.畢竟,不是誰都能夠吸收冰霜鳳凰血液中的力量的,就算是拿那血液來配制藥劑,恐怕也得宗師級別的藥劑師才能夠利用起來.

林立知道,在金度王國的這支隊伍里,真正說了算的可不是普爾大祭司,自然也就懶得去爭執什麼.因此,他根本看都沒看普爾大祭司一眼,目光仍然停留在阿迪曼聖者身上,等待著對方給自己一個答複.

阿迪曼聖者也不是傻子,普爾大祭司能夠想到的問題,他自然也早就已經想到了.雖然他沒有像普爾大祭司那樣反應激烈,但是也不代表他願意看著,黃昏之塔的隊伍實力再有提升.

原本,金度王國的隊伍有三位聖域強者,而黃昏之塔的隊伍只有林立一位聖域強者,就算林立的實力非常強大,但是金度王國那邊也有聖者阿迪曼可以對付他.雖然實際情況,並不是加減法那麼簡單,但這麼對比看得話,也幾乎可說金度王國的隊伍在實力上,是吃定黃昏之塔的隊伍了.

之前阿迪曼沒有同意普爾大祭司的提議,一個原因是不想節外生枝,畢竟聖域強者之間的戰斗可不是尋常地痞流氓打架.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想讓黃昏之塔的隊伍做炮灰,並且可以通過這種方式削弱黃昏之塔的隊伍實力,最後自己坐享漁翁之利.

但是現在,黃昏之塔居然一下子又蹦出個聖域強者來,而且那實力直逼中階聖域強者.這就是使得兩邊的實力差距,立刻就被拉近了一大截,金度王國這邊想要吃定黃昏之塔的隊伍,可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雖然只憑這樣一個聖域級別的吸血鬼,還不至于打亂阿迪曼的計劃,但這也絕對可以說得上是一個變數了.在這種情況下,阿迪曼又怎麼會願意,看到黃昏之塔的隊伍再添一位聖域強者呢.

"費雷會長,這冰霜鳳凰已經是聖域巔峰級別,它的尸體價值有多高,想必你心里也非常清楚.你說你拿去有用,可是如此珍貴的東西,誰又能沒有用處呢."祖瑪長老得到聖者阿迪曼的示意,于是上前對林立說道.

祖瑪長老只是不願意和黃昏之塔發生沖突,尤其是在目前這種情況,但並不代表心里就真的多麼向著黃昏之塔.因此,從內心里,他也同樣不希望,黃昏之塔的實力再有什麼提升.何況,這冰霜鳳凰的尸體,說是全身是寶也毫不為過,哪怕是每一片羽毛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怎麼能輕易讓給黃昏之塔呢.

金度王國方面的拒絕,早在林立的預料之中,不過開口的既然是祖瑪長老,就說明這事情還是有的談.于是,在聽了祖瑪長老的話後,林立臉上依然是帶著淡淡的微笑,說道:"說句不好聽的話,這冰霜鳳凰,的確全身是寶,但是想要把它變成為真正價值的東西,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祖瑪長老應該也知道,冰霜鳳凰的本源力量,實際上是火系規則的另一個極端,而不是水系規則.因此,即使是制作出一些魔法裝備,這樣極端的力量,也鮮有人能夠使用.那麼,它的價值又在哪里呢?"

冰霜鳳凰全身都是寶,可是無法利用起來的話,那什麼都是白扯.就好像擁有一座金山,只有拿它出去買東西,才能體現出黃金的價值,堆在庫房里價值就等于零.冰霜鳳凰尸體的各個部分,能不能被制作成魔法裝備,制作出來的魔法裝備又有沒有人能夠使用,這些問題解決不了,那冰霜鳳凰的價值估計也就只剩下收藏了.

林立的幾句話,還真把祖瑪長老說得一時有些啞口無言.冰霜鳳凰的力量,的確是太極端了,即使是那顆聖域巔峰的魔晶,恐怕也會因為這個原因,而無法在一般的煉金法陣中充當魔力源泉.盡管祖瑪長老有心說幾句硬氣些的話,但說謊可不是他的專長,話到嘴邊怎麼也說不出去.

不過,普爾大祭司可不在乎那些,一聽林立的話里好像小看了金度王國這邊,立刻惱羞成怒的說道:"費雷會長是不是管得太寬了,我們既然要這冰霜鳳凰,自然有辦法發揮出它的價值.再說了,就算我們用不掉,把它放在倉庫里爛掉,那也是我們的事情."

一聽普爾大祭司這話,就連聖者阿迪曼和祖瑪長老,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雖然這話也有一定的道理,可怎麼聽著都那麼別扭,好像說得金度王國和光照會多麼的無能一樣.盡管事實上,他們也的確像林立說的那樣,未必能夠很好的利用起這冰霜鳳凰,可也不能說得這麼**裸.

上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不死之身     下篇: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地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