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疑點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疑點

林立雖然從格雷斯科那里學到很多東西,實力比起同等級的聖域強者還要高,但也還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擁有和真正的神對抗的實力.越級挑戰,林立倒是不怕,可越超境界的挑戰,那純粹就是自己找死了.

林共這里過來,對阿迪曼他們說是尋找魔法武器,實際上卻只是為了追尋不朽之王的線索而已.為了一條還不知道有沒有用的線索,冒著和一個可能擁有神位的強大存在死磕的風險,這買賣怎麼看都是一場虧本買賣.

"阿迪曼聖者,你心里其實也清楚,我們之間的關系,可並不怎麼融洽.恐怕你們喚醒你們的神之後,首先要對付的就是我.換成是你是我,你會繼續走下去嗎?"林立一點也沒有掩飾,將自己所擔心的說了出來.這也沒有什麼好丟人的,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情,他可不願意去做.

"費雷會長,"阿迪曼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道:"可能你誤會了,我們這一次的行動,只是為將來打個前站而已.至于喚醒神的任務,那是我們光照會將來要做的,現在我們只需要去將跌落在里邊的聖物拿回去.

"抱歉,說實話,你的這個解釋,似乎並沒有多少可信度啊."林立自然不會因為阿迪曼的一句話,就真的什麼都相信了,誰知道他們到時候會不會突然把那古神喚醒.要是真發生了那樣的事情,難道他還要去指責他們不守信用嗎,失敗者又有什麼權力去指責勝利者呢.

林立的話,讓阿迪曼顯得有些糾結,似乎在發愁要如何才能說服他.就這麼猶豫了片刻之後,見林立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煩了,阿迪曼只得無奈的說道:"費雷會長,剛才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光天使做為神的仆人,對我們的到來並不怎麼歡迎.所以,在確認神真正的態度之前,我們也不會冒險去喚醒他的."

聽到這話,林立心里就有些奇怪了,阿迪曼他們之前不是對光天使說過,來這里就是為了要喚醒他們的神嗎?阿迪曼現在的說法,怎麼聽都有種荒誕的感覺,身為神的信徒,居然還要擔心自己信仰的神醒來後六親不認?

老實說,從林立感覺,光照會這些人的信仰可真成問題,瞧瞧人家光明神殿的狂信者,為信仰獻身根本眉頭都不皺一下.可是光照會的人呢,有機會喚醒沉睡的神,居然還瞻前顧後的,這哪里像什麼信徒啊.

當然,信徒不像信徒,那神似乎也真有些問題.就像阿迪曼所說的那樣,之前那四個光天使好像確實並不承認他們信徒的身份,否則就算是不讓他們這些信徒進入宮殿,也沒有必要大打出手.

光照會和他們信仰的古神,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關系,現在讓林立真是有些搞不清楚.

光照會的信仰問題,不是林立這個外人一時半刻能想通的,而真正讓他感到可疑的,其實還是阿迪曼的態度.不管阿迪曼這一次,是要喚醒信仰的古神,還是僅僅為了取回聖物,似乎黃昏之塔的離開,對他們都是有益而無害的.畢竟,兩個勢力之間的關系,實際上並不怎麼友好,沒有了黃昏之塔的參與,阿迪曼這邊不是能夠更好的完成任務了嗎.

可是,面對林立的退意,阿迪曼卻是在想方設法的挽留,好像沒有黃昏之塔的參與,他們就無法完成這個任務一樣.這在林立看來,要麼是金度王國有什麼陷阱等著自己,要麼就是接下來會有巨大的風險,讓阿迪曼也沒有足夠的信心單獨應付.

在這種情況下,對于林立來說,自然提前退出才是最好的選擇.反正關于不朽之王的線索,也不是只有這一條,大不了等金度王國的隊伍把事情搞完了,自己再偷偷過來探索一下也是一樣.

而這個時候,阿迪曼心里也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說些可信的東西,林立肯定會非常干脆的轉身離開.這其實一點也不奇怪,換成是他面臨同樣的問題,心里肯定也會有諸多的疑慮.怪也只能怪普爾大祭司之前太得意忘形,透露了古神在這里沉睡的事情,甚至還說要喚醒古神.

"唉,"阿迪曼輕歎了一口氣,目光掃視了一下周圍,似乎有些話不願意讓別人聽到,當然事實上也沒有人敢偷聽他談話.作為光照會四位聖者之一,他在光照會信徒們的心目中的地位,其實與那信仰的神靈也差不多了.

同時,在阿迪曼掃視周圍的時候,看到阿迪曼這樣舉動的祖瑪長堊老,也立刻向旁邊走出幾步,就好像是在給阿迪曼望風一樣.普爾大祭司原本還打算留在那里,聽聽阿迪曼聖者要說些什麼,可是緊接著就看到了對方射來的嚴厲的目光,只好把疑惑壓在心里,乖乖的去和祖瑪長堊老走到了一起.

看到阿迪曼等人的動作,林立也不禁感到有些奇怪了,有什麼事情居然是要背著自己人的.事實上,林立也真的是想不出,阿迪曼還能夠拿出什麼東西,打消自己此刻的疑慮,除非是簽訂靈魂契約.

但是,簽訂靈魂契約,那是不可能的!對于聖域強者來說,一縷靈魂的種子,足以讓對方把自己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到了聖域境界,是很少有聖域強者,願意去與別人簽訂靈魂契約的,哪怕契約是對自己有利也不行.

而就在林立心里正在奇怪的時候,阿迪曼再次將目光轉到了他的身上,語氣微微有些低沉的說道:"費雷會長,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事實上你有那樣的顧慮也是正常的.不過在這件事情上,我們是很有誠意的,我可以告訴你一些,在光照會也極少有人知道的真相,希望能夠讓你打消顧慮."

阿迪曼也是不得不下點血本了,別人不知道宮殿里面是什麼情況,但是作為光照會聖者的他,對宮殿里邊的情況卻有著相當的了解.而且,即便是什麼都不知道,只看外面這四個光天使,也能夠猜到宮殿里邊絕不會簡單.

"哦?難道,阿迪曼聖者就不怕,我聽了之後,給你們宣揚出去嗎?"林立半開玩笑的看著阿迪曼,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顯然也對阿迪曼所謂的真相有些興趣.

而阿迪曼聽到林立的話後,也淡淡的笑了一下毫不在意的說道:"我相信費雷會長不會做那種事情.何況,費雷會長應該也清楚,在信仰面前有些事情不是你說出來,他們就會相信的."

信仰這種東西,從來都是一把雙刃劍,雖然可以讓人擁有堅定的信念但也會讓人變得盲目.即使有人能夠拿出事實來,證明他們所驚仰的都是虛妄,但他們絕大多數恐怕都會無視事實,將對方視為異端甚至綁上火刑柱燒死.

"好,那麼我就聽聽,是否有足夠的理由,讓我值得冒這個險."林立說著作出了付洗耳恭聽的樣子不過心里卻仍然盤算著,聽完之後帶手下離開這里.不管從哪方面來看,他也不認為,阿迪曼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值得自己冒那麼大的風險繼續去探索.

阿迪曼仿佛也已看透了林立的心思,不過卻並沒有絲毫的不悅,而是緩緩說道:"關于數千年前的那場大戰,之前費雷會長也聽過了,相信還沒有忘記.在那場大戰中,不但神陷入了沉睡,而且我光照會的創會聖主阿奮羅不幸隕落.但是事實上,聖主並沒有真正隕落."

盡管林立的心思已經不在這里,甚至准備聽完阿迪曼的話就告辭離開,可真聽到阿迪曼講出的這個不為人知的秘聞,還真是被嚇了一跳.按照阿迪曼的說法,豈不是說光照會的第一任聖主阿奎羅,和那個陷入沉睡的神一樣,也在這宮殿的深處?

雖然一般來說,聖域強者就已經達到了靈魂不滅的地步,但是這個靈魂不滅只是相對來說的.要知道,交戰的雙方,那可都是神一樣級別的強者,甚至只看之前的四個光天使的實力,就能夠推測到光照會所信仰的古神,很可能就是已經擁有了神位的存在.而能夠讓那古神陷入沉睡的不朽之王,實力自然也是不用多說的,那可是連毀滅之龍都能干掉的變態.

在這種神級的存在面前,即使是號稱最接近神的聖域巔峰強者,也根本就是一根手指就能撚死的螻蟻.至于那所謂的不滅靈魂,在神級的戰斗碰撞中,就更是一個笑話了,光是泄露出來的余波就足以讓任何聖域巔峰強者的靈魂灰飛煙滅了.

"你的意思是,他和你們的神一樣,也沉睡在宮殿里邊?那麼,我似乎更沒有理由留下來了?"林立本來擔心的,就是金度王國的隊伍再找個強力幫手出來.原本是擔心他們喚醒那個沉睡的神,現在居然又跑出一個創會聖主,那自己還不立刻有多遠走多遠!

能夠在那種層次的戰斗中活下來,不管是沉睡還是怎麼,都足以說明光照會那位聖主的實力絕不簡單.因此,別管金度王國這些人,是准備喚醒那個神,還是喚醒這個創會聖主,對于林立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情.

"費雷會長,請聽我說完好嗎.阿本羅聖主曾經從他的朋友那里,學到過一種秘法,那是一種可以令人死而複生的秘法,而複生的關鍵就在我們要拿回的那件聖物上.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拿回聖物,然後將阿奉羅聖主複活.至于要不要將神喚醒,我們還需要在阿奎羅聖主複活後,向他請示才行."阿迪曼為了留下林立,說出了更多的內情,希望能夠打消林立的疑慮.

光照會所信仰的神,居然被排在了那位阿本羅聖主後邊,而且看樣子就算那位阿奉羅聖主複活後,要不要喚醒他們信仰的神還不一定.林立越聽越覺得,這光照會作為一個教宗,簡直就是教宗界中的奇葩了,他們信仰的到底是那個神,還是那個聖主呢?

特別是,阿迪曼還說,是否將神喚醒,還要等阿奉羅複活之後請示一下.那意思似乎是,如果阿奮羅不同意的話,他們就不會去將信仰的神喚醒了.這算怎麼回事呢!他們的聖主什麼時候可以決定這種事情了,難道對他們來說,神不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嗎?

不過,更讓林立感興趣的,還是阿迪曼所說的,那個教會呵奮羅死而複生的秘法的所謂朋友.光照會究竟信仰誰,林立做為一個外人也沒有辦法去評價,但是這個死而複生的秘法卻絕對是不得了.

雖然安瑞爾世界是個魔法的世界,但是死亡也一樣是不可逆轉的,這個死亡不是指**的死亡,而是**與靈魂的真正泯滅.**死亡的話,可是以轉變成亡靈生物,以另一種生命形態延續下去.或者像奧斯瑞克那樣,為自己准備一具完美身體,給自己的靈魂換一個新家.但是,如果**與靈魂都沒有了呢,那就是真正的徹底的死亡了.即便是神靈,恐怕也無法讓一個徹底死去的人得到重生.

那麼,光照會的那位創會聖主阿奎羅,又是哪一種死亡呢.在那樣一場神級的大戰中,即使是聖域巔峰的強者也一樣像螻蟻一樣弱小一點點余波都足以讓他徹底的泯滅.因此,這種秘法哪怕只是讓阿本羅保留下一絲的靈魂烙印,都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奇跡之術了.

這個秘法,林立知道自己不可能問出來,而且也不覺得這秘法會對自己有什麼用處.畢竟,如果只剩下一縷靈魂烙印,然後被困在一處數千年,等著別人去複活自己,那還不如直接死了乾淨呢.但是,他對能夠創出這種秘法的人,倒是十分感興趣,所就是那個所謂的阿奮羅的朋友.

上篇: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故意的     下篇: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教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