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光之宮殿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光之宮殿

"成交,那麼就各自准備.".林立說完,很干脆,的返回黃昏之塔那邊,開始讓眾人為接下來的探索做准備.

而阿迪曼這邊,普爾和祖瑪見林立離開了,立刻來到了阿迪曼的近前.普爾大祭司忿忿的看一眼黃昏之塔的隊伍那邊,收回目光後,恭敬的向阿迪曼問道:"聖者,不知道您和那個費雷談的怎麼樣了,看他那小人得志的樣子,似乎是得了什麼好處一樣."

在普爾大祭司的眼中,林立不管怎麼樣都是面目可憎的,現在見林立離開時候面色如常,就立刻覺得是阿迪曼許給了對方什麼好處.一想到這個就讓他的心里更不平衡了,因此一過來就立刻向阿迪曼詢問.

"沒什麼,只是允許他,在這里的事情結束後,可以去翻閱我們的教典而已."阿迪曼淡淡的說了一句,似乎並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然而,聽到阿迪曼的回答後,普爾大祭司卻險些失態的跳起來.他雖然和光照會一樣,也是信仰的古神薩格,但是卻並非光照會的成員,而是屬于王室這一邊的.因此,就算他身為王國大祭司,在金度王國擁有極高的地位,卻也沒有資格去翻閱光照會的教典.

雖然對普爾大祭司來說,一般也沒有什麼必要去翻閱光照會的教典,但是這種差異還是讓他有些無法接受.同樣都不是光照會的人,自己起碼還有著相同的信仰,和光照會的關系也十分的親近,都沒有資格去翻閱光照會的教典,憑什麼費雷那個小子就可以呢!

"阿迪曼聖者,這似乎有些不妥,那費雷和我們的關系,只是暫時的合作而已,說不定以後什麼時候就要正式開戰了.何況,他還是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萬一難保不會利用這個機會,搞一些針對我們的陰謀."為了不讓林立稱心,普爾大祭司把事情說得要多嚴重有多嚴重,只希望能夠說動阿迪曼改變主意.

然而,阿迪曼卻並沒有被說動,反而直接跳過了這個話題,對普爾大祭司說道:"讓他們都准備一下,等黃昏之塔那邊好了,我們就立刻出發."

普爾大祭司後邊的話頓時被堵了回去,但是又不敢對阿迪曼聖者擺臉色,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應了一聲,轉身回去隊伍那邊為出發做准備.不過,在阿迪曼那里受的氣,也自然而然的被他又轉到了黃昏之塔那邊,心里又林立的憎恨又多一層.

等普爾大祭司離開後,祖瑪長老猶豫了一下,終于也忍不住委婉的說道:"聖者,讓外人閱讀我們的教典,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哼,如果可能的話,我倒希望那個小子,真的能夠有機會去翻閱我們教典,那意味著我們這一次的任務也順利完成了.總之,進去之後,一切聽我的安排,希望不要出什麼意外."對于祖瑪長老的擔憂,阿迪曼倒是難得的多解釋了兩句,雖然答應了林立那樣的條件,但似乎心情還不錯.

的確,單看之前的四個光天使,就知道後邊的路絕不會好走.現在,有了黃昏之塔這樣的幫手,金度王國這邊完成這次任務的可能性,幾乎是得到了成倍的提升.就像阿迪曼之前對林立說的,為了複活創會聖主阿奎羅,光照會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只是把教典給人看看又算得了什麼呢.

黃昏之塔這邊,林立回到隊伍之後,讓眾人立刻開始檢查裝備,准備應付接下來可能遇到的危險.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淡淡的腥甜的血氣,突然從遠處傳了過來,接著就看到吸血鬼諾菲勒的身影,出現在了黃昏之塔的隊伍中.

來到林立的近前之後,諾菲勒不等林立詢問,就將一顆好像用水晶雕琢出來的冰藍色巨蛋,雙手奉到了林立的面前,說道:"主人,按照您的吩咐,我在冰霜鳳凰的巢棄中找到了這個."

看來自己猜測的果然沒錯!林立心中頓時一喜,接過了那顆水晶巨蛋,捧在手中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然而這一看,卻是讓林立心里不由得一沉,臉上原本浮現的喜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則是緊皺的眉頭.這顆冰霜鳳凰的蛋,完全和他預想的不一樣,如果不是對諾菲勒絕對的信任,恐怕還會以為是被中途調了包.

按常理來說,鳳凰一族通過這種方式涅乘重生,蛋中必然會蘊含無窮的生機,正是在那無窮的生機支持下,才能夠獲得新生.然而現在,林立拿到手的這顆,冰霜鳳凰涅盤重生的蛋,卻讓他根本感覺不到一絲的生機.而且,還不僅僅是沒有重要,蛋中散發出來的,居然是一股濃濃的死亡氣息,簡直比最正宗的亡靈生物還要濃.

在這種情況下,冰霜鳳凰的這顆蛋,還有可能涅盤重生嗎?而且,還不只是能不能重生的問題,這種鳳凰蛋拿在手中,甚至讓林立感到有種毛骨悚然的詭異.仿佛蛋中散發出來的死氣,能夠滲透到人的靈魂中一樣,讓人感覺靈魂似乎都在開始腐朽了.

林立雖然並不介意,自己的手下有些亡靈生物,畢竟兩個最得力的手下就是烏伊法魯西和諾菲勒,永睆第l那里還有一支天譴騎士團.但是,像這鳳凰蛋這麼詭異的東西,他卻怎麼也沒辦法放心的留在手里.

因此,林立拿到冰霜鳳凰蛋之後,只是看了看,就又丟還給了諾菲勒.

這種滿是死氣的東西,也不知道冰霜鳳凰還能不能重生了,還是給諾菲勒這個亡靈生物拿去玩好了.

這時,金度王國那邊的隊伍已經整頓好了,列著警戒性的陣型准備開始進入宮殿.祖瑪長老特意過來打了個招呼之後,林立一聲令下,黃昏之塔的隊伍立刻緊跟在後邊,一同向著那光芒中的宮殿走去.

被光芒所籠罩的宮殿,在遠處還讓人無法看清,那光芒雖不刺眼,但卻讓宮殿始終顯得非常朦朧.等到兩支隊伍來到宮殿近前,距離大門只有數再米的時候,才算是將宮殿的模樣看得清楚……

這座宮殿給人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龐大雄偉,與其說是一座宮殿,倒不如說是一座城市.站在宮殿的大門前,兩邊都看不到邊界,外牆高有上百米,甚至頂部都已經被光芒所遮擋,仿佛山峰高聳入云一樣.

然後就是華麗,可以說是奢華到了極點而且不同于高等精靈的那種華美.這宮殿雖然也有著黑暗年代的一些風格,但總體還是更貼近于人族的喜好,讓人一看就好像是用一座金山建造成的一樣.而宮殿的外牆上還裝飾著紫金的花紋,讓原本可能會令人感到庸俗的黃金色,多了幾分莊重與絢麗.在那些紫金花紋之間,更是鑲嵌著無數碩大的寶石就好像夜空中的繁星,讓人看一眼都會覺得暈眩.

這樣一座宮殿,也不知道花費了金度王國和光照會多少財富,恐怕金度王國現在的國庫都無法與這座宮殿的價值相比,真可以說得上是富可敵國了.這要是一個普通人,只要在那牆壁上撬下一顆寶石,就足夠幾輩子盡享富貴了.

而且那一顆顆寶石,可不只是看著漂亮的,每一顆都是無盡之海特產的魔法寶石.

而那紫金花紋所使用的材料,更是用來打造魔法裝備的珍貴魔法金屬紫夜精金,每一克都價值萬金,而且往往還是有價無市.

不過這些東西,對于林立來說還算不上什麼,不至于讓他為此失態.在他看來,只有自己用得到的東西,才算是有價值的,如果是自己用不到的,那麼就算別人標出天價,那可只是一堆普通的石頭和金屬而已.何況,以他在各個領域的造詣,在無盡之海想要找幾條礦脈,也並不是什麼難事,根本沒有必要為了這些東西而驚訝.

倒是金度王國那邊,普爾大祭司看到這些東西時,似乎興奮的身體都有些發抖了,如果不是阿迪曼和祖瑪在,恐怕立刻就要下令把這宮殿都拆回去.畢竟這即使是對金度王國來說,也是一筆龐大的驚人的財富,幾乎可以讓金度王國的國力立刻再上幾個台階.

只可怡,現在有光照會的聖者阿迪曼在,普爾大祭司也只能想一想,卻不敢真的有什麼動作.雖然這里已經廢棄了,可怎麼說當初也是光照會的聖地,這些東西說起來也是光照會的財富,即使是金度王國也沒有權力去隨便動用.

終于,兩支隊伍穿過了敞開著的大門,走入了宮殿的內部.而這宮殿內部的景象,就更是奢華得讓人眼花繚亂了,說是金碧輝煌,恐怕都不足以形容宮殿中的一切.那地面,那牆壁,那屋頂,那一根根巨柱,黃金寶石,各種稀有瑰麗的魔法金屬,純粹魔法元素結晶等等,讓人甚至都不敢輕易落腳.

不過,這宮殿雖然建造的無比華麗,但是內部顯然是遭受了一場浩劫的模樣,各種裝飾擺設都非常的凌亂,而且大部分都已經被毀壞了.人們在地上經常會看到,被摔碎的明珠,還有破裂的水晶飾品,扭曲的白銀燈台或者黃金擺飾等等.

從這宮殿的奢華程度上,林立就能夠看得出,光照會在對那位神的供奉上,似乎是一點也不馬虎.如果沒有之前,與聖者阿迪曼的交談,也許林立真的會認為,光照會的信仰已經虔誠到了相當可怕的地步.但是現在,林立看著這座華麗的宮殿,回想起阿迪曼所說的那些話,卻只感到頗為諷刺.

而就當兩支隊伍,在阿迪曼聖者的帶領下,向著宮殿的深處緩緩前進的時候,突然間從前方的深處傳來一片沉重的腳步聲.緊接著,一群來自深淵的刺背地龍,從宮殿深處邁著大步向兩支隊伍沖了過來.

這些刺背地龍,與安瑞爾大陸上的地龍類似,模樣就好像是沒有雙翼的巨龍,是擁有巨龍血統的一種魔獸.這刺背地龍有著粗壯的後腿,長長的頂端如同長矛一樣尾巴,渾身披著黑青色的鱗甲,背上則是從頭到尾背著兩排尖刺.在無盡深淵中,刺背地龍算是比較常見的一種深淵魔獸,基本上前十層都能夠看到它們的身影.

對于金度王國和黃昏之塔的兩支隊伍來說,這將近百頭的刺背地龍,可真算不上什麼有力的對手.還不等刺背地龍沖到隊伍近前,一片魔法已經呼嘯著向著刺背地龍群中轟了過去,轉眼間就把它們轟得七零八落.

雖然說,這樣一群刺背地龍,對兩支隊伍根本沒有構成任何的威脅,但是阿迪曼的臉上卻變得謹慎了許多,甚至下令讓隊伍前進的速度再次放緩.

而就在有些人覺得,阿迪曼聖者有點謹慎過頭的時候,從那宮殿深處再次沖出了一群深淵惡魔.這一次出來的,是來自黑暗深淵的一群阿茲泰克,它們扇動著背後的肉翼,怪叫著向兩支隊伍撲過來.

當初林立接受圖坦卡蒙的考驗,就是進入的黑暗深淵,並且在那里也遭遇到了阿茲泰克惡魔的襲擊.那個時候,林立才只是將將摸到了傳奇境界的門檻,為了躲避阿茲泰克惡魔的追擊,也著實的用過不少辦法.不過現在,別說是林立這位聖域強者了,就是黃昏之塔法師團里的菜鳥魔法師們,要對付這些阿茲泰克惡魔也不費什麼力氣.

阿茲泰克惡魔最犀利的攻擊手段,就是不顧一切的撲到敵人近前自爆了,那自爆的威力甚至已經接近傳奇級別的魔法了.然而在這里,阿茲泰克們的自爆,卻簡直就是在替兩支隊伍節省力氣.兩支隊伍根本不用去管它們如何自爆,只把魔法防禦展開,就任憑它們自己炸個血肉橫飛了.

頂這著血肉炸彈,幾乎是在血雨的洗禮下,兩支隊伍的腳步幾乎沒有一刻停頓,直向著宮殿的深處前進著.很快,一群阿茲泰克自己就把自己給爆光了,只留下滿地滿牆的血肉,還有那深淵惡魔特有的惡臭.

上篇: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教典     下篇: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阻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