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神臨之地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神臨之地

而神廟的內部,殘破牆壁上還留著一些壁畫,盡管這些壁畫也都同樣殘缺不全了,但是也能夠讓人依稀看出,壁畫中所描繪的都是一些戰爭的場面.

看到這些,林立不禁有些疑惑,從神廟的建築風格,以及壁畫中透露堊出的信息來看,與光照會所信堊仰的那位光之古神,似乎並沒有太過緊密的聯堊系.難道這座神廟,不是那位光之古神所創造的嗎?這里除了光之古神,難道還會有其他的神靈存在嗎?

實際上,別說是林立疑惑了,就連阿迪曼等人在看到神廟中的一切後,也是一個個面露疑色.顯然,阿迪曼手中所掌握的信息,也無法完全解釋這座神廟的存在.

幾個人一邊看著周圍的壁畫,一路來到了神廟中堊央的大殿中,在大殿上供奉著幾尊損毀的神像,其中只有一部分依稀可以看出是那光之蛇沙加的神像.而林立所放出來的那一縷光之蛇的力量,也正是逃入了那殘破的神像中,似乎是想要依靠那神像中的信堊仰之力而獲得新生.

只不過,林立等人都感覺得到,在那些殘破的神像中,早已經沒有了一絲一毫的信堊仰之力,一切都已經變成了最普通的泥沙雕像.幾個人仔細的搜索了一遍,卻沒有找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更不用說搞清楚這神廟的來曆了.

不過林立卻並不死心,他本能的感覺這座神廟的出現,絕對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因此對神廟的探索遠比其他人更加仔細.在沒有找到明確的有用信息的情況下,林立甚至連神廟地上的瓦礫廢墟都不放過,幾乎每一片斷瓦碎石都要仔細檢堊查一遍.

見林立這樣不死心,普爾大祭司自然又是少不了一番冷嘲熱諷,對阿迪曼和祖瑪說道:"這里不過是一座很普通的廢墟罷了,像這樣的廢墟,這沙漠中不知道埋藏了多少,總不能一座座都去挖出來.有的人就是總想著不勞而獲,以為伸伸手就能撿到件寶物,可這世上哪有那麼多寶物給他撿,我看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

不過,林立根本懶得理會普爾大祭司,依然是認真的翻檢著別人眼中的一堆堆垃堊圾.反倒是祖瑪長堊老,好像有點聽不過去,向普爾大祭司勸說道:"普爾,不能這麼說,費雷會長也是想多了解一些這里的信息,萬一真的能夠找到什麼有用的線索,說不定對我們的任務也會有一定的幫助."

"祖瑪,你還替他講話,你別忘記他和我們是什麼關系,當初你在輕風平原的時候,好像也沒有少被他敲詐."普爾大祭司自然是不會聽祖瑪的,而且還把祖瑪在輕風平原的事情給翻了出來.

然而,就是普爾大祭司和祖瑪長堊老,因為林立這個外人的事情而發生小爭執的時候,林立卻突然停了下來,拿著一塊石片仔細的看了起來.

普爾大祭司見這情景,正還想再嘲諷林立幾句,卻沒想到自己這邊的阿迪曼聖者卻走了過去.這一下,在情況沒有搞清楚之前,普爾的話也只好又憋回了肚子里,等著看阿迪曼究竟想要做什麼,免得到時候連阿迪曼也給罵了.

"費雷會長,你有什麼發現嗎?"阿迪曼走到林立不遠處,適時的停下了腳步,沒有立刻去看林立找到了什麼,而是先詢問了一句.

林立倒了沒有矯情什麼,好像沒有注意到阿迪曼態度的變化,將手中的石片直接拋了過去,說道:"這上邊似乎記錄了一些什麼,不過缺損太多了,我也搞不清是什麼意思,這里邊應該還有一些這樣的石片,說不定可以提供一些線索."

阿迪曼接過那石片看了一下,石片上只有幾個古老的文字,並不是泰坦神文,而是一種古通用語的文字.經過仔細辨認之後,他也只能確定上邊的幾個字,大概是說"我們的神",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不過,林立的這個發現,也是讓阿迪曼有些欣喜,扭回頭對祖瑪和普爾說道:"還愣著做什麼,都四處找找看,還有沒有這樣帶有文字的石片."

面對阿迪曼的命令,普爾大祭司即使心里再不情願,也不敢有絲毫的違背,只得隨著祖瑪長堊老一起,開始像自己之前嘲笑林立那樣,翻檢起了神廟中的瓦礫堆.

至于林立這邊,康納里斯和兩個亡靈仆從也都沒有閑著,幾乎都可以說是挖地三尺一樣,尋找著任何可能有用的線索.別說是帶著文字的石片了,就算是看到一塊石頭上有幾道劃痕,都要翻來覆去的看看那劃痕有沒有堊意義.

經過這樣一番搜索,還真被他們找到了不少東西,尤其是那帶著文字的石片,更是找出了數百塊之多.不過,即使是這樣,這數百塊石片,也無法拼湊出完整的東西,絕大部分恐怕是已經徹底的成了石粉了.

將這些石片簡單的拼湊了一下,大致能夠拼出一個石板的形狀,當然其他大部分都不存在了.林立和阿迪曼,站在缺損嚴重的石板前,仔細的辨認著上邊的文字,並且還要討論那些文字要表達的意思.

老實說,這個事情,恐怕比起找這些石片還要困難,畢竟那些語句缺少的太多了,幾乎都沒有一句完整的話.想要從這些斷斷續續,甚至說只有幾個字或者詞語中間,推測出石板上記錄的真堊實內容,那難度就可想而知了.

經過林立與阿迪曼的討論,大致從那些石片中拼湊出了一些語句.首先石板中提到無盡的光芒從東方升起,這顯然不是在說什麼日出的,在林立他們看來很有可能是在說那光之古神薩格的力量.尤其是在後邊,還提到了在無盡的光芒中,神國如何如何快速消融崩潰.然後,掌握著勇氣的偉大神靈,千萬神仆祭獻出生命,也沒有能夠阻止末堊日的降臨.

為什麼特別說掌握著勇氣的神靈,或許這座神廟就是屬于什麼勇氣之神的,而光之古神薩格突然降臨,毀滅了這個神靈的神國.至于這神國的主人,暫且稱之為勇氣之神,恐怕也沒得什麼善終,八成是和自己的神國一同隕落了.

光之古神干掉了勇氣之神,這其實並不是多麼了不得的事情,囡為古神可不是一般的神靈,古神的實力原本就要比一般的神靈強大許多.之所以稱他們為古神,就是因為他們是天生的神靈,是從有這個世界以來,就擁有神位的強大存在.或者,可以稱他們為神族,這就是一個連嬰孩都擁有神位的強悍種堊族.

而神靈就不一樣了,比如說這個所謂的勇氣之神,一般都通堊過自己努力的提升實力,最終登上神位境界擁有神位,才成為一個神靈的.這其實從神名,或者說是掌握的力量,就能夠看得出來,古神一般都是掌握著最本質的規則,而新晉的神靈往往都是掌握一些衍生規則.

如果把規則假設成一棵樹,那麼掌握這棵樹的樹枝的,比如這勇氣之神,還有速度之神,力量之神,鍛造之神,酒神等等,都是屬于新晉神靈,或者可以與古神相對稱為新神.而古神所掌握的力量,則是這棵樹的主干,比如光之古神,暗之古神,火神,水神等等.

在得到這樣一個信息之後,林立可真有點被震懵了.原本他認為,這里即使有神國降臨,應該也是光照會信堊仰的那位光之古神的神國,而那光暗雙蛇的化身也應該是光之古神創造的.不朽之王來到這里之後,摧毀了光之古神的神國,留下了這樣一片廢墟,然後還把光之古神給鎮堊壓了.

可是現在,居然又多了一個什麼勇氣之神.雖然從這神靈掌握的力量來看,應該是屬于新晉的神靈,可既然能夠擁有神國,那實力肯定也絕不簡單.那麼,這個地方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居然吸引了一位神靈,一位古神前後來到這里呢,而且還讓這兩位神靈爆發了戰爭了?

林立進而想到,還有那不朽之王,不遠萬里來到這地方,是不是也沖著相同的秘密?再有,格雷斯科留下的那個世界,將自己一步步引到這里來,難道也是為了那個秘密嗎?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秘密,居然會引得如此多的強者先後來此!

而另一邊,阿迪曼雖然臉色如常,可也是看著那堆石片久久不語.顯然這個信息,也是相當出乎他的意料,或者整個光照會的人,也未必有人能夠想到,他們的聖地中居然還曾經有一位神靈隕落.

"阿迪曼聖者,這個事情,不知道你怎麼看,之前你似乎也沒有和我提到過,你們的聖地中居然還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林立其實也看出來了,光照會的人對這個地方的了解,就算比自己多,但也絕對是多的有限.他問阿迪曼這話,倒也不是為了取笑什麼,而是想要借此再探一下光照會的底.

果然,聽到林立的問話後,阿迪曼不由得面露苦笑,也沒有去刻意的隱瞞什麼,而是帶著幾分坦誠說道:"費雷會長可能有些誤會了,這里雖然曾經是我光照會的聖地,但是一直以來,除了創會聖主阿奎羅,以及後來那位強大的魔法堊師,光照會中還從來沒有人踏入過這里.對于這里的一切,我們也都是通堊過阿奎羅聖主當年留下的一些筆記,才能夠了解到一些的."

"哦,"林立點了點頭,也沒有再說什麼會令阿迪曼尷尬的話.而阿迪曼的回答,也落實他的猜測,光照會對這里的了解,顯然也比自己強不了多少.而且,就算是光照會有阿奎羅的筆記,可時間已經過去了數千年,誰也不知道這里面又都發生了些什麼樣的變化.因此就算光照會掌握的信息,其實也不怎麼靠得住.

在將那些石片上的內容,完全記錄下來之後,林立和阿迪曼帶著各自的人,離開了這座殘破的神廟.只是很顯然,這座神廟中的發現,並沒有讓他們得到什麼意外的驚喜,反而是讓他們的心情都變得沉重了許多.

的確,勇氣之神已經隕落了,光之古神也被不朽之王鎮堊壓了,似乎這個地方也沒有什麼危險了.可是,誰也不能確定,那個隱藏在這里的驚天秘密,會不會隨著自己等人的到來,再次引發出什麼意想不到的變化.這個地方,不管是對于林立,還是對于阿迪曼,在這一刻都重新籠罩上了濃濃的迷霧.

離開神廟之後,兩支隊伍重新上路,阿迪曼依然是按照光照會中的古老資料,帶領著隊伍向著聖物可能存在的方向走去.

雖然說,對于光照會掌握的信息,林立已經是不怎麼相信了,但也並沒有去質疑阿迪曼帶領的方向.畢竟不管怎麼說,林立自己在這里根本就是兩眼一抹黑,而阿迪曼那邊不管靠譜不靠譜,起碼還算是有點線索的.

兩支隊伍走了不久,周圍的沙漠突然出現一個個漩渦狀的沙坑,接著就有一堊體型比馬車還要大的巨蠍,從一個個的沙坑中爬了出來,向著兩支隊伍發起了攻擊.

這些巨蠍的外形,和安瑞爾大堊陸的荒漠中堊出現的巨蠍差不多,只是通體都是泛著白光,好像身上披著銀甲一樣,可能是與這里的環境有關.而它們的實力,基本都在傳堊奇級別以上,這要是放在安瑞爾大堊陸,那可真是相當恐怖了.

只不過在這里,兩支隊伍之前已經見識都太多強大的存在了,因此對于這些傳堊奇級別的光堊明巨蠍,也沒有人表現的太過大驚小怪.

面對這堊光堊明巨蠍的攻擊,幾位聖域強者都沒有出手,而是把戰斗的事情交給了手下人去做.畢竟在這樣一個環境下,幾位聖域強者都要防備隨時可能出現的意外,天知道會不會又有一個光翼巨蟒那樣的恐怖生物冒出來.

上篇: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神廟     下篇: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七座豐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