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古神的低語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古神的低語

祖瑪長老當然也可以說,憑借光照會的實力,就算高等精靈當年統治了金度王國,也可能會讓光照會繼續存在下去.可是,他畢竟還沒有瘋,還不至于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出這種傻話.

而普爾大祭司,見祖瑪長老無話可說了,臉上的表情也更加的得意了,繼續說道:"光照會本來就是在王國的支持下才建立發展起來的,可是你們光照會卻從來沒有想著為金度王國造福,反而一心只考慮自己的利益.為了自己的利益,讓王國與輕風平原那些小勢力談什麼和平協議,現在居然還想要複活一個死去幾千年的人!"

"住口,王國為什麼在輕風平原采取和平發展的策略,難道你不知道原因嗎?複活阿奎羅聖主,是光照會內部的事務,而且也是得到了國王陛下支持的,你也是聽到國王陛下親口頒下旨意的,不會不知道這一點."祖瑪長老一邊和普爾大祭司爭辨著,一邊悄悄的注意著聖者阿迪曼那邊的情況.他之所以和普爾大祭司說這麼多,一方面是有勸說的意思,但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夠拖延時間,讓阿迪曼能夠有時間恢複實力.

"我當然知道,不就是因為他嗎?"說著到這里,普爾大祭司突然把手指向了站在遠處的林立,而且一下子情緒變得更加激動了幾分,語氣中滿是憎恨的說道:"不就是因為他嗎!你們顧忌他和那個灰燼術士,害怕自己的實力受損,就讓王國喪失國格的與他們這群不入流的勢力簽什麼和平協議.甚至,他在王國搞出那樣大的事情,毀掉了王國的第五艦隊,你們也一個個都裝作看不見."

林立一直站在遠處,即使金度王國那邊發生那樣的驚變,他也依然是處于看戲狀態.對他來說金度王國那邊不管發生什麼,那都是人家的內部矛盾,只要別沒事來招惹自己,自己這個外人就沒有必要去涉入其中.

可是看著看著,見普爾大祭司突然把手指向了自己這邊,林立心里就知道,這事情看來自己是不太可能置身事外了.只不過,對于這一點,他也並不怎麼在意.這一路過來,他早就注意到,普爾大祭司看向自己時的眼神不善了.因此從普爾大祭司拿到那件聖物他就已經預料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了.所以,面對這樣的情況,他心里一點也不驚訝,仍然是一邊看事情的發展,一邊則是在琢磨著那七座豐碑上的魔紋.

這七座豐碑上的魔紋,比起之前的虛靈魔紋還要複雜,絕對又是神匠級別的大手筆.

金度王國那邊鬧的那麼熱鬧,林立這邊卻是在想著,怎麼把這七座豐碑上的魔紋拓下來弄回去.對他來說,這七座豐碑上的魔紋才是這里最大的寶藏如果自己能夠從中領悟出一絲一毫來那才絕對是不虛此行.

而在金度王國那邊,普爾大祭司仍然遙指著林立一邊對祖瑪長老說道:"在外面的時候,你們有這樣那樣的借口,不肯替王國除掉這個障礙.到了這里本來是最好的機會,你們卻還是對他百般維護,王國就是因為有你們這樣的人,才只能困守海上,無法向大陸發展.但是現在,我擁有了這件聖物,只有我才能成為帶領王國走向不朽輝煌的人."

"你不要胡來,國王陛下也不會認同你的做法的,你只會將王國帶向毀滅!"眼見著阿迪曼遲遲無法恢複,祖瑪長老愈發的焦急了,一邊說著,一邊揮動法杖,就想要從普爾手中搶回聖物.

可是,對于擁有了聖物,實力已經達到聖域巔峰,甚至擁有一絲神威的普爾來說,祖瑪長老的做法簡直就像是飛蛾撲火一樣.還沒等祖瑪長老沖到近前,普爾就將手中的聖物一揮,一道光柱好像巨大的光鞭一樣,橫著抽向了祖瑪長老,直接將祖瑪抽得吐血著倒飛了出去.

不過,在將祖瑪長老再次轟飛之後,普爾大祭司並沒有趁勝追擊,反而是身後那巨大的光翼幻影猛然一振,身形直向著林立這邊飛了過來.即使是有著將金度王國帶向不朽輝煌那樣的狂想,但普爾大祭司心里第一件要做的事情,顯然還是了結與林立之間的仇怨.

原本,由于實力的原因,普爾大祭司只能寄希望于聖者阿迪曼,一直想要說服阿迪曼對林立動手,可結果卻讓他非常的失望.尤其是在擊敗了光翼巨蟒之後,他明顯感覺到阿迪曼的態度有了變化,那希望就變得更加的渺茫了.

不過現在,普爾得到了光照會的聖物,實力一下子達到了聖域巔峰的境界,這讓他立刻有了極大信心,要憑借著自己的力量去了結這段仇怨.的確,聖域巔峰的境界,雖然仍然還是沒有脫出聖域這個層次,但是由于那一絲的神威,他的實力又要比一般的聖域巔峰強大不知多少倍,對付林立這樣的一個高階聖域強者,任誰都能夠看出誰強誰弱.

然而,看著普爾大祭司向自己這邊飛來,林立臉上的表情卻沒有任何的變化,仍然如同之前一樣淡然.甚至,就連他的目光,也只是輕輕一瞥,接著就又轉回到了那七座豐碑上,仿佛飛過來的不是什麼聖域巔峰的強者似的.

看到林立這樣的反應,普爾大祭司頓時被氣得火往上撞.在他想來,自己現在擁有這樣強大的實力,對方就算不被嚇得立刻下跪求饒,起碼也應該是面露震驚畏懼之色才對.可是現在呢,對方的表現,甚至讓他有種錯覺,好像自己這一身強大的力量,都只是自己的幻覺,自己還是原來那個自己一樣.

"費雷,你別再裝模作樣了,現在你心里估計已經嚇壞了.你沒有想到,最後的贏家是我!現在,我就先解決掉你,你的那些手下,也會很快去地獄陪你的."普爾大祭司高高的停在半空中,身後的光翼幻影仿佛還在微微的扇動著,在空間中激起一層層的漣漪.

而隨著普爾大祭司的到來,那股不可抗衡的神威,也一下了籠罩在了黃昏之塔的隊伍上空.別說是黃昏之塔法師團的那些魔法師了,就連康納里斯這樣的強者,甚至都有些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威力了.諾菲勒雖然已經成功的踏入了聖域境界,而且一上來就達到了中階聖域強者的實力,但是也一樣無法擺脫那股神威的壓制.

可以說,黃昏之塔這些人的表現,還是很符合普爾大祭司心里的預料的.雖然林立的淡然,讓他心里的怒火如即將噴發的火山一樣噴薄欲出,可黃昏之塔其他人的表現,還是給了他不小的信心.

不過,就在普爾大祭司正欣賞黃昏之塔眾人那驚駭的表情時,林立卻終于從七座豐碑上收回了目光,看著他淡淡說道:"怎麼,你就這麼有信心,覺得自己會是最後的贏家?"

"哈哈,怎麼,你不繼續裝著無視我的實力了嗎?不要以為你有兩件奇怪的魔法武器,就以為沒人能夠收拾得了你.和我手中的聖物比起來,你那兩件魔法武器根本和垃圾沒什麼兩樣.現在的我,已經感應到了神位的召喚,只差一步就可以成為你們只能仰視的神靈,你的那兩件魔法武器能夠做到嗎.你的實力不如我,你的魔法武器更是垃圾,你拿什麼和我比!這最後的贏家不是我,難道還會是你這個將死之人嗎!"普爾大祭司無比狂傲的咆哮道,一邊說著,一邊還緊盯著林立的表情,想要看到自己的仇人被嚇得驚慌失措的模樣.

然而,讓普爾大祭司失望的是,不管是真的還是在裝模作樣,林立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因為他的話,而生出一絲一毫的變化.林立很隨意的站在那里,伸手摸了摸鼻子,突然笑著說道:"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問一下."

普爾大祭司聽到這話,以為林立是想要體面一點的求饒.雖然說,就算對方跪下來求饒,自己也絕對不會放過對方,可能夠在親手將仇人干掉之前,看到仇人百般丑態,似乎也是一大樂趣.因此,他沒有立刻動手,而是冷笑著說道:"怎麼,你是想問我怎麼才能饒過你嗎?這個其實也不是沒有可能,如果你現在跪下來,發下靈魂之誓,成為我的奴仆,或許我可以讓你再多活一些時間."

讓一個聖域強者,發下靈魂之誓,成為別人的奴仆,這就簡直和讓人從跨下鑽過去沒什麼兩樣.普爾大祭司這麼說,純粹也就是為了在報仇之前,先從林立身上討點利息,實際上擺明了就是不管林立說什麼,也不會放過他.

聽到這種侮辱的話,林立還沒有什麼表示,身後黃昏之塔的眾人可不干了.不光是法師團的魔法師們,就連康納里斯這樣向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惡魔,甚至與林立沒有契約關系的安吉拉諾,都一下子被普爾大祭司的話給激怒了.

盡管有著神威的壓迫,可康納里斯等人,還有法師團的魔法師們,還是立刻都做出了攻擊的架勢,只等林立一聲令下,就算是死也要咬普爾大祭司一口的樣子.

可是,林立卻是抬了一下手,止住了身後眾人的動作,抬起頭對普爾說道:"不,我很清楚,我們之間應該是不死不休.只不過我很奇怪,你耳朵邊一直有那麼個蒼蠅嗡嗡叫,難道你就一點也不厭煩嗎?"

林立這話說得其他人都有些奇怪,可是普爾大祭司聽到這話之後,卻是立刻變得大驚失色,語氣帶著幾分震驚的問道:"什麼,你在說什麼!"

林立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一邊伸手掏了掏耳朵,一邊說道:"沒什麼,一個被囚禁了幾千年的囚犯,在耳朵邊嘟嘟噥噥個沒完沒了,實在是讓我有些煩躁.所以,我只想向你討個法子,你怎麼就受得到那蒼蠅一樣的噪音.或者,是因為你其實和他一樣令人討厭,所以你們兩個比較合拍嗎?"

"什麼!你聽得到神的低語,你怎麼可能聽得到神的低語!"普爾大祭司這一下可真得淡定不起來了,滿臉的難以置信,好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而與普爾大祭司一樣反應的,還有金度王國那邊的聖者阿迪曼.只不過,阿迪曼在震驚之余,卻是臉上露出了幾分喜色,好像在自言自語一樣的嘟囔道:"怎麼可能,他怎麼也能夠聽到神之低語,卻又不會被神之低語誘惑!"

祖瑪長老也是身受傷重,被手下的人一並抬去了阿迪曼的身邊,本來對現在的情況已經是非常絕望了.但是聽到阿迪曼在旁邊的嘟囔,他不由得奇怪問道:"阿迪曼聖者,這神之低語是怎麼回事?"

"光之古神雖然被鎮壓陷入沉睡,但是他的本能卻在不斷召喚著所有能夠進入這里的人,誘惑所有能夠聽到他低語的人成為他的神仆.普爾做出這樣的事情,我就懷疑有神之低語的原因,當然更大的原因還是心中的**."阿迪曼一邊說著,一邊看著林立和普爾那邊,在講述的同時,似乎也在對自己的識人不明而自責.

聽到阿迪曼的話,祖瑪長老卻還是有些不解,皺著眉頭問道:"這麼說的話,費雷既然也聽到了那神之低語,情況豈不是更加不妙了嗎.

一個普爾就已經讓事情很糟糕了,再多一個費雷,那麼光之古神恐怕真的會被放出來啊."

然而,阿迪曼卻搖了搖頭,眼中帶著幾分冀希的看著那邊,說道:"不,費雷能夠說出那樣的話來,說明他沒有被神之低語誘惑,而能夠抵抗神之低語的誘惑,那他的意志力該有多強大啊,說不定這一次的危機,就要靠他來化解了!"

上篇: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反水     下篇: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半步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