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聖主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聖主

而這件聖物,既然是多余的東西,留在手里也只是浪費,拿出去和光照會換好處才是最實際的.

見祖瑪長老接到了聖物,阿迪曼這才終于回過了神來,眼中帶著難掩的激動,扭頭向祖瑪手中看去,嘴里更是帶著幾分顫抖說道:"這,光芒之眼,我們終于拿到光芒之眼了,複活阿奎羅聖主有希望了!"

聽到阿迪曼的話,不僅是祖瑪長老,跟過來的那些金度王國的人,也都一下子忘記了之前的絕望,不約而同的歡呼了起來.雖然之前普爾大祭司,大叫著什麼帶領金度王國成就不朽輝煌,可是對于金度王國的一般人來說,顯然還是光照會更靠譜一些.

林立這個時候,也才知道光照會的那件聖物,被稱為光芒之眼.不過,叫什麼名字,對林立來說都是無所謂的,于是說道:"好了,阿迪曼聖者,這聖物已經算是物歸原主了,接下來你們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要做."

阿迪曼壓下心中的激動,從祖瑪手中接過光芒之眼,說道:"是的,接下來,我們只要找到阿奎羅聖主的尸身,將這光芒之眼放在他的身上,就可以借助光芒之眼的力量,完成複活的儀式了."

"哦,那你們繼續,我休息休息去."林立倒是干脆,眼都不眨把聖物送出去,然後仿佛什麼事情都與自己無關了,打了個招呼就徑直回到了自己的隊伍中.他也的確是需要休息一下了,盡管外表看上去沒有什麼問題,可是為了領悟那魔紋的奧秘,他的精神力在短短不到一分鍾里,那消耗的量可是相當恐怖的.這也就是他精神力龐大,換成是一般的人,這時候估計早就變成白癡了.

憑借著扭曲時間規則,林立將一分鍾的時候,放大到了幾十天的時間,並且領悟到了豐碑上的魔紋的一絲奧秘.只是領悟到一絲的奧秘,卻讓他可以將普爾大祭司那半步成神的強者解決掉,就足以看得出來這魔紋的力量有多麼強大.

而林立的收獲卻遠不止于此,那豐碑上的魔紋可是神匠級別的,盡管他只是領悟到了一絲的奧秘,可是卻等于是窺到了神匠級別秘密.就憑借這一絲的領悟,他在銘紋學領域,雖然距離神匠級別還很遙遠,可是卻也達到了一個超越宗師級別的地步.這就好像所謂的半步成神,雖然沒有登上神位,卻也脫離了聖域境界.

當然,說半步成神可能還有些誇張,但起碼也算是讓林立有了一個方向,成為神匠也只是時間問題了.就好像大海中行船一樣,沒有燈塔的指引,船只可能很快就會迷失在茫茫大海上,可是有了燈塔指引方向,船只按照指引就不會迷失方向.所以,只要林立有足夠的時間,成為神匠幾乎不會有任何的意外.

而且,別忘記了,在那七座尖頂豐碑上,還有著完整的神匠級魔紋呢,那意味的可就不是一座燈塔了,而是無數座燈塔指引出來的一條航線.

林立幾乎不需要去摸索,不用擔心會走上彎路,只需要按照這條航線一直走下去,就終有一天會順利的到達目的地的.

因此,在把聖物還給阿迪曼之後,林立首先要做的,就是讓手下去將豐碑上的魔紋,原原本本的,沒有一絲遺漏的拓印下來.有了這豐碑上的魔紋,再加上之前的虛靈魔紋,林立的手中就有了兩個神匠級魔紋.這簡直就等于是雙保險,林立這要是還不能踏入神匠境界,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在林立的指揮下,法師團的魔法師們,圍著七座豐碑就忙碌了起來.這七座豐碑都有上百米高,上邊光是魔法符文就如同繁星一樣數也數不清,那一道道的魔力通路更是密密麻麻好像蛛網一樣.

而另一邊,正在商討尋找創會聖主阿奎羅尸身的阿迪曼,看到黃昏之塔的人們,在林立的指揮下,開始拓印豐碑上的魔紋時,卻是不由得的心中一動.他丟下祖瑪長老等人,獨自又來到了林立近前,詢問道:"費雷會長,之前看到你擊敗普爾,似乎是動用了這七座豐碑的力量,想必對這豐碑上的魔紋非常了解."

林立倒也沒有隱瞞,很坦然的說道:"阿迪曼聖者誤會了,我只是對銘文學比較感興趣,所以有些見獵心喜,想要把這魔紋拓印回去再慢慢研究.至于說對這魔紋了解,那可遠遠談不上,僅僅只是領悟了一點皮毛而已."

林立這話,可不是在謙虛,七座豐碑上的魔紋可是神匠級別的,他能夠領悟到一點皮毛,就已經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別說是他一個銘文宗師了,就是換一個神匠級別的銘文宗師來,如果從來沒有見過這豐碑上的魔紋,想要短時間搞清楚也不太可能.

阿迪曼雖然對銘文學沒什麼研究,可是只看這七座豐碑的魔紋,能夠鎮壓強大的光之古神,猜也能猜到魔紋的力量有多麼的強大.而林立能夠憑借著對這魔紋的領悟,運用魔紋的力量將半步成神的普爾大祭司干掉,那就算只是領悟的一點皮毛,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不過,阿迪曼過來找林立,可不是單純為了問這問題的,于是猶豫了一下,說道:"費雷會長,在我們最高教典中曾經有這樣的記載,說只要有人能夠掌握這七座豐碑的魔紋,就可以加快聖主阿奎羅的複活.所以,我想向請你幫個忙,能不能……"

阿迪曼的話還沒有說完,林立就連連擺手打斷,說道:"阿迪曼聖者,這可真是太看得起我了,這豐碑上的魔紋,可是真正的神匠級別的魔紋,如果我能夠掌握這樣的魔紋,恐怕也不會被那普爾逼得那麼狼狽了.這個忙,我不是不想幫,而是實在無能為力啊."

雖然被林立給拒絕了,不過阿迪曼倒是沒有著急,連忙笑著解釋道:"費雷會長,我說的不是現在,我也知道,現在讓你幫這個忙,肯定是有些強人所難了.我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夠答應,在你掌握這豐碑上的魔紋後,能夠來幫助我們複活阿奎羅聖主."

原來是要預約啊!林立明白了阿迪曼的意思.說實話,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要掌握這神匠級別的魔紋,究竟需要多長時間的研究.也許一個頓悟,什麼都明白了,也許研究幾十上百年都未必有什麼收獲.

不過,許個空頭的承諾,對林立來說也沒什麼壞處,反正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而且有了這麼一個關系,還能夠讓光照會多一層顧忌,這不管是對他自己,還是對輕風平原都會有不小的影響.

因此,林立也沒有再推脫,很是干脆的點了點頭說道:"既然阿迪曼聖者這麼說了,那麼好,我可以答應,等到我掌握這個魔紋之後,會來這里幫助複活你們的聖主."

"那可真是太感謝了,"阿迪曼根本沒有去想旁的,心里滿都是複活創會聖主的事情一聽林立答應幫忙了不管事情能不能成,就先是連聲道謝.

普爾大祭司已經被解決掉了,光之古神也變得老實了許多,因此黃昏之塔拓印魔紋的工作也非常的順利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擾.七座豐碑上的魔紋,很快就被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絲毫不漏的拓印了下來.

而這個時候,金度王國的那邊也休整得差不多了當然更多的還是在等黃昏之塔這邊完工.阿迪曼和祖瑪長老雖然受傷頗重,但好歹都是聖域強者在沒有打擾的情況下,傷勢很快就得到了恢複,盡管實力不可能恢複到巔峰,起碼不至于連動手的能力也沒有.

阿迪曼和祖瑪長老又過來和林立商量了一下,兩支隊伍離開了鎮壓光之古神的地方,向著光照會流傳下來的,創會聖主阿奎羅尸身所在的方向行去.或許是被之前普爾大祭司那半步成神的神威嚇到了,兩支隊伍在隨後的行程中,再也沒有遇到魔獸的襲擊,似乎那些魔獸都已經遠遠的逃離了這里.

很快,兩支隊伍就來到了一片廢墟前,這里似乎曾經是一座沙漠中的宮殿,只是如今只剩下殘垣斷壁了.看到這片廢墟的時候,阿迪曼和祖瑪長老,終于是暗暗的松了口氣,這片廢墟正是資料中所記載的,創會聖主阿奎羅隕身之處.

之前普爾大祭司的事情,讓阿迪曼和祖瑪心里總感覺到,在黃昏之塔那些人面前抬不起頭來.如果這回連阿奎羅聖主的尸身都找不到,那他們可就真的沒臉再說完成什麼任務了,干脆從哪來回哪去好了.

確認廢墟中沒有什麼危險,阿迪曼讓隊伍留在了原地,然後又來到了林立這邊,邀請林立一同進入廢墟中.按理說,他們找到了地方,接下來複活阿奎羅的事情,完全就是他們光照會內部的事情了,沒有必要找林立這個外人一起進去.

不過,阿迪曼還惦記著林立的那個承諾,希望林立領悟豐碑上的魔紋後,能來幫助加快阿奎羅聖主的複活.因此,即使林立現在幫不上什麼忙,但出于對林立的尊重,阿迪曼還是邀請林立一起進去,旁觀複活阿奎羅的儀式.

林立對于阿奎羅這個創建了光照會的傳奇人物,從心里還是感到十分好奇的,何況按照阿迪曼曾經的說法,這阿奎羅似乎還和不朽之王並肩戰斗過.不管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只要是能夠和不朽之王扯上關系的,林立現在都不想錯過,因此很痛快的答應了阿迪曼的邀請.

金度王國這邊,進入廢墟的就是阿迪曼和祖瑪兩人.林立這邊也沒有帶其他的人,而是讓康納里斯和兩個亡靈仆從守在外面,以防又有什麼意外發生.畢竟這個地方,讓林立感覺是處處都透著古怪,即使光之古神的事情已經暫時結束了,可那感覺仍然沒有消除.

安排好一切之後,林立隨著阿迪曼和祖瑪,一同慢慢走入了那廢墟之中.穿過一段殘破的回廊,三個人來到了廢墟中的正殿,這正殿已經坍塌了一半,巨大的石柱倒在地上,摔得一截一截的.而越過一堆堆的殘磚瓦礫,三個人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正中央的,一個渾身干癟好像干尸一般的身影.

那個身影低垂著頭顱,身體好像完全失去了水份,就如常見的沙漠中風干的尸體一樣,干皺的皮膚緊緊的包裹在骨頭上.他身上所穿的魔法袍,有著非常明顯的黑暗年代的風格,這數千年過去仍然散發著澎湃的魔力波動,顯然也是價值不菲的珍寶級法袍.他那如同雞爪一樣枯干的右手,握著一根已經斷開的法杖,斷掉的那一截就在尸體不遠的地方,上邊鑲嵌的寶石早已經粉碎了.而同樣枯干的左手,放在大腿上,捏著一個奇怪的手勢,似乎是什麼魔法的法印.

雖然看不到干尸的面容,可是阿迪曼和祖瑪在見到干尸之後,就已經對干尸的身份確認無疑了,非常激動的三兩步搶到近前,無比恭敬的向著干尸行了一禮.

阿迪曼更是語氣隱隱有些哽噎,趴俯在地上,說道:"偉大的聖主,請原諒我們的無能,直到現在才走入這里.這數千年來,您在這里受苦了!"

林立則靜靜的站在一邊,對阿迪曼和祖瑪的表現,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看法.聖域強者靈魂不滅,這位阿奎羅聖主雖然身上已經沒有了一絲一毫的生命氣息,但是林立相信在這干尸中,應該是還保存著他的靈魂,或者是一縷靈魂印記.

阿迪曼和祖瑪在那里又是請罪又是什麼的絮叨了半天,這才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拿出了林立還給他們的聖物光芒之眼,准備開始複活阿奎羅的儀式.

不過,當阿迪曼拿出光芒之眼的時候,突然這廢墟的空間一下子暗了下來,好像從白天轉到了夜晚似的.

這個變化,可把阿迪曼和祖瑪嚇了一跳,兩個人還以為是又要出現什麼意外了,各自立刻都把法杖拿了出來.

上篇: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聖物     下篇: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複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