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複活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複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團光芒在阿奎羅尸身的前邊浮現出來,漸漸的凝聚出了一個模糊的身影.這個身影,盡管面目讓人難以辨認,但是從那衣著來看,似乎正是那等待後人來複活的阿奎羅的影像.

看到是阿奎羅的影像,阿迪曼和祖瑪知道,阿奎羅聖主留下這影像,可能是要交代後人什麼重要的事情,握著法杖的手才終于松了松.而且,盡管知道面對的只是一個影像,可兩個人還是非常恭敬的向著那影像行了一禮,就好像真正面對阿奎羅本身一樣.

而原本站在一邊旁觀的林立,也一下子來了興趣,如果能夠聽阿奎羅親口講述一些事情,顯然要比去翻閱那亂七八糟的古老資料靠譜得多.

經過片刻的等待,阿奎羅影像的魔力波動也漸漸穩定了下來,接著一聲歎息從那影像中傳出.那歎息中,透著幾分憂傷,又有幾分痛惜,仿佛是一個慈愛的老人,看到自己的孩子做出了令自己心痛的事情.

"你們不該來這里!"

阿奎羅的影像說出的第一句話,就把阿迪曼和祖瑪驚得抬起了頭來,兩個人滿眼都是不敢相信.光照會數千年來,一直都在謀劃著進入這里,複活創會聖主阿奎羅,現在阿奎羅的影像卻說不該來這里,這又是什麼意思呢!

不過,現在說話的,只是一個魔法影像而已,阿迪曼和祖瑪心里縱然有再多的疑問,也不可能去向一個影像發問.他們所能做的,就只有老老實實的繼續聽著,希望這影像能夠在接下來的留言中會給出答案.

阿迪曼和祖瑪並沒有等待多久,這魔法影像也不會去揣測聽者的心思賣關子,因此很快就又接著說道:"既然你們已經來到了這里,相信對于這個地方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也感覺到了這個地方的異常.但是,不管你們感覺到了什麼,都不要去嘗試探尋下去.這里的確隱藏著一個驚天的秘密,但是這個秘密,卻會給光照會,給金度王國,帶去毀滅性的巨大的災難."

阿奎羅的影像所說的這段話,立刻讓林立和阿迪曼他們,想到了之前發現的那座勇氣之神的神廟.從那座神廟透露出的信息來看,這個地方的確不只是鎮壓光之古神那麼簡單,不然怎麼會吸引兩位神靈先後來此,還把不朽之王那變態的人物給引了來.

而林立也隱隱感覺到,阿奎羅所說的那個驚天的秘密,搞不好就是格雷斯科把自己引向這里的目的.聽阿奎羅的意思,似乎是知道這個秘密,這讓林立頓時心里充滿了期待,說不定阿奎羅影像的下一句話,就會為自己揭開一切答案呢!

那阿奎羅的影像,在說出那段話之後,稍稍的停頓的片刻,似乎是他自己在制作這段影像時候,心情都有些難以平複.而在片刻之後,影像又用非常嚴肅的語氣,說道:"你們沒有必要知道那個秘密是什麼,也不要試圖去探尋答案,這是一片受到詛咒的海域,就連神靈都要在此隕落,那個秘密絕不是凡人可以覬覦的.在看到這段影像之後,我希望你們能夠立刻離開這里,忘掉這里的一切,永遠都不要再回來!"

聽到後邊這話,林立氣得差點一口血噴出來,什麼叫沒有必要知道那個秘密,老子來這里就是為了那個秘密啊!當然,他心里也很明白,秘密這種東西,不知道也就不知道了,如果阿奎羅真透露出一些什麼來,光照會的人未必會按照他說的永遠不再進入這里.

至于說到連神靈都要隕落于此,林立想來應該是在指那位勇氣之神了.不過,從神廟中得到的信息看,勇氣之神的隕落似乎正是光之古神造成的,這好像是和詛咒沒什麼關系,為什麼阿奎羅也要說這里是受到詛咒的呢?

不過,緊接著,阿奎羅的影像繼續說道:"或許,看到這段影像的,並不只有我光照會的後人.或許,現在的光照會,已經沒有人知道我是誰了.如果,你們對這里仍然充滿了好奇,那麼我可以告訴你們一條線索.曾經,那位鎮壓了光之古神的強大魔法師,在這片海域中的七座島嶼上,留下了七座魔法高塔.只要你們有人,能夠掌握這七座魔法高塔的奧秘,就有希望得到那位魔法師留下的遺產,其中也許就有關于這里的秘密."

阿奎羅後面的這段話,讓林立想起了發現虛靈魔紋的那座島嶼,還有在格雷斯科創造的那個世界中,所看到的不朽之王一路創造的七座魔法高塔.通過這一點,他大概也可以肯定了,阿奎羅所說的那位強大的魔法師,十有**就是不朽之王了.

林立在來這里的時候,就是借助了那七座小島的位置,才找到了這座冰島.那個時候,他就有這樣的猜測,覺得不朽之王布置那樣的七座島嶼,與這座冰島有著什麼隱秘的聯系.而現在阿奎羅的留言,也等于是肯定了林立的這個猜測.只不過,林立沒有想到,那七座島嶼的重要性,居然還關系到不朽之王留下的遺產,或者說關系到這里所隱藏的秘密.

只是,讓林立感到頭痛的是,那七座魔法高塔上的魔紋,可都是真正的神匠級魔紋,自己想要完全掌握七座魔法高塔,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呢.而且,這也不是光有時間就能行的,如果運氣好的話,也許一個頓悟,就把一切都看明白了.可如果運氣不好,就算盯著那魔紋看一百年,也未必能夠從中看出些什麼來.

至于阿迪曼等人,雖然對阿奎羅所提到的那個秘密也很感興趣,甚至也希望得到那個可以鎮壓古神的強大魔法師的遺產.但他們還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知道那神匠級魔紋也不是自己等人能夠領悟的.而且,出于對阿奎羅這位創會聖主的尊敬,他們也不願意去違背阿奎羅的遺命.

而正在三人對阿奎羅的這個信息,各自腦海中盤算著不同的心思時,阿奎羅的影像卻又淡淡說道:"不過,我想你們是不會有什麼機會的,他曾經說過,在未來的某一天,另一個自己會再次來到這里,也許……"

阿奎羅的影像還沒有把話說完,那維持影像的魔力卻似乎已經耗盡,影像在一陣扭曲模糊中漸漸的消散了.而隨著影像的消散,這片空間也恢複到了原本那充滿光明的樣子,就如同從夜晚又到了天明.

也許什麼?說完再消失啊混蛋!阿奎羅最後的話,讓林立想起了阿迪曼之前似乎也說過類似的,正想聽聽這位與不朽之王有過接觸的人,究竟會對此有一個什麼樣的解釋,偏偏那影像卻在這個時候消散了.

什麼叫另一個自己會再次來到這里?林立總有一種感覺,這不朽之王留下的這些話,和自己可能會有一些聯系.甚至或許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安瑞爾世界,都和不朽之王有著什麼樣的關系.

看到那影像居然就這麼消失了,林立真是恨不得沖上去,抓著那阿奎羅的尸身狠狠的搖晃,把所有的秘密都搖晃出來.幸好,在關鍵時候,他還記得旁邊還有阿迪曼和祖瑪呢,這兩位可絕對不會讓他對阿奎羅的尸身有什麼冒犯的舉動.

而阿迪曼和祖瑪,雖然對阿奎羅所說的,關于這個地方的驚天秘密,心里也有著無限的好奇.但是,他們還記得自己來這里的任務,可不是來探尋這個地方的秘密的,而是要用聖物複活阿奎羅聖主.光照會為了複活阿奎羅聖主,已經等待了數千年的歲月,因為在複活阿奎羅聖主這件事情面前,其他任何事情都要靠邊站.

看到周圍已經都恢複到了原來的模樣,阿迪曼和祖瑪也從地上站了起來,並且立刻開始為複活的儀式做准備.這個複活的儀式並不複雜,也不需要像之前收取聖物那樣准備祭壇,只是圍繞著阿奎羅的尸身布置了一個煉金法陣.

煉金法陣布置好之後,阿迪曼站到了主持儀式的位置上,將聖物光芒之眼拿了出來,然後口中開始吟唱起了冗長晦澀的咒語.而隨著咒語的吟唱,阿迪曼手中的光芒之眼,也再次爆發出了一團光芒.只是這一次,光芒之眼發出的光芒,比起之前在普爾大祭司手中要柔和許多,不管那光芒有多強,也沒有那種刺眼的感覺.

而在散發出光芒的同時,光芒之眼也從阿迪曼的手里飄浮了起來,並且緩緩的向著阿奎羅的尸身飛去.光芒之眼漸漸接近阿奎羅的尸身,並最終停留在了阿奎羅胸口的位置,然後飄浮在那里慢慢的轉動著,不斷的向著阿奎羅的尸身拋灑著光芒.

在光芒之眼的力量影響下,阿奎羅那枯干的尸體,就好像干涸的土地受到了雨水滋潤一樣,可以明顯的看到那枯樹皮一樣的皮膚,漸漸的有了一絲絲的生機.不過,這個速度非常的緩慢,想要讓阿奎羅複活,那還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呢.

上篇: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聖主     下篇: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收獲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