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出事了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出事了

回到星辰號之後,林立也沒有多作停留,立刻下達了返航的命令.龐大的星辰號,在水手們的cao作下緩緩開動,將四周包圍船體的冰層壓得轟然崩裂,而後向著四季島的方向乘風破浪而去.

直到星辰號離開冰島三天後,冰島中心的那個巨大的地穴中,金度王國的隊伍所乘坐的飛艇才緩緩的升出地面.阿迪曼早已經感覺到,林立的氣息從冰島消失了,于是也就沒有去找林立,而是讓人cao縱著飛艇,向自己當初登陸的地方慢慢飄去.

沒錯,就是慢慢的飄,林立留給他們的這個飛艇,只是出于興趣建造起來一個樣品而已,比起地jing時代的飛艇差得老遠,而且最重要的是還沒有安裝動力爐.所以,這飛艇幾乎就等于是要靠人力的驅動了,需要那魔法師們不斷的灌注魔力,才能夠讓飛艇在天空中移動.

"阿迪曼聖者,"祖瑪長老受的傷較輕,經過這幾天的休息已經完全恢複了過來,卻突然想起一個被忽視的問題,于是立刻來到阿迪曼的艙室門前叫了一聲.

阿迪曼雖然實力比祖瑪長老要高得多,但是之前在收取聖物的時候,儀式被普爾大祭司的偷襲打斷,導致jing神力和靈魂都受到了反噬.而jing神力和靈魂,一般不容易受到了傷害,可一旦受到傷害,那問題就相當嚴重了.因此,在乘坐飛艇離開地下世界的時候,他就選擇了一間艙室恢複傷勢.

聽到祖瑪長老在外面叫門,阿迪曼從冥想中醒來,緩緩睜開雙眼,說道:"進來."

艙門吱呀一聲打開,祖瑪長老面帶憂se的走了進來,完全沒有了之前任務完成後的那種興奮.

看到祖瑪長老這樣的表情,阿迪曼都不禁有些奇怪了.不管怎麼說,這次的任務完成的也不錯,而且還得到了黃昏之塔那位費雷會長的承諾.答應ri後來幫助加快阿奎羅聖主的複活速度.可是,現在都已經准備回去了,怎麼祖瑪卻突然又變成這樣的表情呢.

"祖瑪,難道你的傷勢恢複,遇到了什麼問題嗎?"阿迪曼能夠想到了,會讓祖瑪臉se這麼差的原因,恐怕也就只有傷勢的恢複問題了.畢竟,普爾大祭司當初借助光芒之眼的力量.一下子達到了聖域巔峰,實力遠超過祖瑪長老,說不定造成的傷勢還有什麼古怪.

然而,聽到阿迪曼的問話後,祖瑪卻搖了搖頭,臉上憂se不減的說道:"阿迪曼聖者,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最初我們和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相遇後,普爾曾經傳了一個消息回去."

"你說什麼!該死.我怎麼把這個事情忘記了!"一聽祖瑪長老的話,阿迪曼頓時站了起來,焦慮的在地上來回走了幾步.口中更是恨聲說道:"普爾那個混蛋,原以為他已經不會再給我們惹麻煩了,沒想到卻漏掉了這件事情."

實際上,在和黃昏之塔相遇的時候,阿迪曼自己心里也沒存什麼好心,一方面是看林立的實力不太好對付,另一方面也是想讓黃昏之塔做炮灰.但不管怎麼說,那個時候也沒想到後面會有這麼多變化,當時就想著把黃昏之塔的人都永遠的留在這里.

正是因為這樣.當時只要普爾大祭司不和黃昏之塔直接發生沖突,阿迪曼也不會在意他做什麼小動作.畢竟在阿迪曼看來,黃昏之塔那些人,已經和死人沒什麼區別了,普爾傳不傳信息回去也無所謂.

結果.後面又發生了那麼多事情,普爾大祭司由于心中的**,被光之古神誘惑成了神仆,還是靠林立才解決了這個大麻煩.接著,加快複活阿奎羅聖主的希望.又落到了林立的身上,雙方的關系立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結果,在完成任務的興奮之下,阿迪曼也就把普爾傳消息回去事情給忽略掉了,直到現在被祖瑪長老提醒.

"金度王國那邊的人,應該不會做什麼,我記得普爾的那個兒子,已經被免去了第五艦隊指揮官的職位,現在正在家里閉門反省.普爾就算是把消息傳回去,他那個廢物兒子也不可能做出什麼事情來."阿迪曼想了一下,對祖瑪長老說道,不過似乎也有點想要說服自己的意思.

"不管怎麼說,我想我們還是趕緊回去比較好,否則的話,恐怕那邊的人真會惹出什麼大麻煩來."對于阿迪曼聖者說的話,祖瑪長老心里也是比較認同的,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建議盡快趕回四季島去.

"嗯,反正這里的事情已經結束了,等回到船上,立刻返回四季島."阿迪曼點了點頭,同意了祖瑪長老的建議.

然而,當飛艇來到金度王國停船的地方時,阿迪曼和祖瑪卻看到了令他們無比郁悶的一幕.他們停在這里的幾艘戰船,居然已經完全變成了冰雕,而且從那上邊散發的氣息,他們感覺到,這一切正是之前那只冰霜鳳凰的傑作.

沒有了船,想要回去可就比較麻煩了,尤其是阿迪曼和祖瑪兩位聖域強者的傷勢還沒有完全恢複,想要直接飛回四季島都不可能.好在還有林立留下的這艘飛艇,否則他們就只能先留在這里了,等著兩位聖域強者實力恢複,才能想回去的辦法了.

只不過,這飛艇的速度,也絕對讓人郁悶的吐血,簡直就好像天上飄的一朵云彩,天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飄回四季島.估計,等到阿迪曼和祖瑪的傷勢都恢複了,這飛艇也未必能夠看到四季島.

而就在阿迪曼和祖瑪,為普爾大祭司曾經傳回四季島的一條信息憂慮的時候,四季島金度王國的國都,宰相府中的兩個年輕人,卻正在一邊品著美酒,一邊欣賞著一群豔麗舞女的表演.

"康托利大哥,黃昏之塔那小子,肯定是回不來了,抓到的那些人怎麼還不能處決啊."說話的,正是普爾大祭司的愛子德拉諾.自從父親離開之後,他這個閉門反省也就沒什麼人約束了.只要不到處去招搖,不讓國王陛下知道,基本還是和從前一樣zi you.

聽到德拉諾急不可耐的詢問,康托利卻是淡淡一笑,放下手中的酒杯,說道:"你著什麼急呢,既然費雷那小子回不來了,那他留下的那些人.還不是隨便我們處置?只不過,輕風平原的那些人,現在還不太相信這個消息,只有等你父親回來,讓他們徹底的死了心,咱們才好處決那些嘍啰啊."

"我看,把輕風平原那些人也一起收拾掉算了,不就是幾個傳奇巔峰的嗎,還能翻起多大的浪花來.就算大哥你不願意調動光照會的力量.只憑我在王國的人脈,要收拾他們也是易如反掌."德拉諾已經微微有些醉意,原本就不怎麼擅長思考的他.此時得意之下更是什麼都懶得去想,只想著把自己所有的仇人都直接滅掉,好出這一口憋了許多的怨氣.

但是,康托利顯然要比德拉諾考慮的多,擺手讓那群舞女退下之後,才對德拉諾說道:"德拉諾,你能不能偶爾動一下腦子,黃昏之塔那小子,可以說是死在了詛咒之島上.和我們沒有一點關系.而他留在這里的人,因為冒犯王國尊貴的親王,也肯定不會有什麼活路.但是輕風平原那些人,每一個人身後都代表著一支勢力,如果能夠收服他們.那才是真正對我們有利的事情."

被康托利訓斥了幾句,德拉諾的酒也稍稍醒了一些,雖然心里面很是不以為然,但是表現上卻不敢表現出來.雖然他的老子是王國大祭司,讓他在王國中也擁有著非常高的地位.可是和康托利這位光照會下一任聖主的候選人比起來,他這點身份顯然還是不夠看的.

而康托利也知道,自己和德拉諾這個真正的紈绔談什麼計劃謀算,根本就是對牛彈琴,只是jing告他別壞了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懶得再去做太多的解釋.于是,他叫人來收拾殘席,站起身來對德拉諾說道:"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多管了,總之最後會讓你出這口氣的.好了,你也該回去了,否則要是被國王陛下知道,我也免不了被訓斥."

"哈哈,康托利大哥這話說的,就憑你光照會下任聖主的身份,就算是國王陛下對你也要客氣幾分的,怎麼可能會訓斥你呢.好,我回去了,可惜啊,費雷那個該死的家伙,已經看不到他的手下的下場了."德拉諾一邊恭維道,一邊晃晃悠悠的站起來向外面走去.

康托利雖然很看不起德拉諾,不過聽到對方稱自己下任聖主,心里還是相當得意的.作為光照會聖主的得意弟子,又是預言中將要擔負偉大使命的救世主,下一任聖主的寶座,還有誰比自己更有資格去坐呢?

實際上,在聽德拉諾帶來的消息,說黃昏之塔那個費雷回不來了,對于黃昏之塔留在那里的那幾個小嘍啰,康托利原本是不屑去動的.對他來說,那只不過是幾個才十五級的螻蟻而已,實在犯不上去浪費心思.

只不過,為了拉攏普爾大祭司,康托利才隨便想了辦法,找了個沒什麼本事卻有著親王頭銜的王室廢物,把那幾個小嘍啰弄了個冒犯王室的罪名,算是替德拉諾出口氣.這樣的話,將來他要繼任光照會聖主的位子,有普爾大祭司的支持,也可以更多一層保險.

真正讓康托利在意的,還是輕風平原那些勢力的代表.如果能夠把那些人收服,自己手里也多了一股屬于自己的力量,而且對于光照會和金度王國也算是大功一件.因此,他需要的,不是怎麼處置黃昏之塔那些人,而是如何讓輕風平原那些勢力代表,相信黃昏之塔已經完蛋的事實.

而這個時候,四季島海域的北方,一艘體積龐大的巨無霸,正以與體型不相符的速度,向著四季島這邊乘風破浪而來.沿途的船只,都會在那巨無霸的船身上,看到幾個同樣巨大的字,星辰號.

星辰號離開那片神秘的海域,只經過了三四天時間的全速航行,就已經遠遠的看到了四季島的輪廓.去的時候,由于要尋找冰島的位置,結果星辰號光是在那片海域中就繞了十幾天,回來的時候就不用那麼麻煩了,向著一個方向全速航行自然要快得多了.

很快,星辰號就在無數人驚駭的注視下,駛入了又變得有些擁擠的海倫娜港.林立並沒有帶著人下船,而是在船長室直接打開一道空間裂縫,帶著眾多手下穿過空間裂縫,回到了黃昏之塔在金度王國國都的使館.

不過,就在林立穿過空間裂縫,踏入使館大廳的時候,卻突然從旁邊沖過一個人來,竟然是萊丁王國的傑里梅親王.

"費雷會長,您怎麼才回來啊,出事了!"傑里梅說這話的時候,手里還拿著林立放在房間里的幾份航海資料,顯然不是特意在這里等林立他們回來的.

傑里梅手里拿著的東西,林立一眼就認了出來,不過卻並沒有放在心上.能夠他被丟在房間里的,想也知道不會是多麼珍貴的東西,只不過是對于萊丁王國這個航海界的菜鳥,可能還有一些價值而已.

因此,林立也就當作沒有看見,反而是微笑著向傑里梅問道:"原來是傑里梅親王啊,沒想到這一回來就遇到了你,不過你說出事,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呢?"

傑里梅本來是有些尷尬,畢竟這趁人不在,跑來拿人家的東西,就和偷竊沒什麼兩樣了.只是見林立並沒有在意這一點,傑里梅心里的尷尬才稍退了一些,而後有些急切的說道:"費雷會長,你這些天去了哪里,怎麼一點消息也沒有.你還不知道,你留在這里的那些手下,都被金度王國的人給抓起來了!"(未完待續)rq

上篇: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收獲不小     下篇: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警告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