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無法無天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無法無天

德拉諾旁邊的那位中年將領,原本也是被嚇得不行,不過聽到德拉諾的提醒,頓時也反應了過來,臉色一整,頗有底氣的說道:"費雷會長,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王國禁衛團軍團長凱特*布洛克.你手下的幾名水手,因為侮辱毆打溫森特親王,嚴重觸犯了金度王國的律法,人證物證,受害人的指證具在,必須要受到王國的審判.請你現在立刻帶著這些人離開這里,我可以不追究你們沖撞禁衛團駐地的責任,否則我將視你們為入侵者進行鎮壓."

而隨著禁衛團軍團長凱特的話,之前沖出來的那些禁衛團的士兵,也呼啦一下子擋在了大門前.這些士兵雖然身上都在微微發抖,可還是一個個雙手緊握長矛,矛尖斜指前方,做好了戰斗的准備.當然,他們心里,可能也是比較相信軍團長凱特的話,認為輕風平原這些人,還不至于真的動手.

"費雷,你死心,你那幾個水手,居然敢毆打溫森特親王,這是重罪,知道嗎?你別指望他們能活著離開這里了."德拉諾的表情說不出的得意.上一次,因為沒有想到,星辰號上居然還有時光回溯的水晶球,結果吃了個啞巴虧.可是這一次,他可不相信對方還能拿出什麼東西來翻盤,被那幾個水手毆打的可是如假包換的親王.

聽到德拉諾的話,林立微微搖了搖頭,也懶得和這種人多說,直接說道:"把人給我帶出來."

"帶什麼帶,你從詛咒之地回來,難道連耳朵也不好使了嗎!我告訴你,你那幾個手下死定了!"德拉諾以林立是在對他說的,立刻囂張的大喊了起來.

然而,德拉諾和凱特,甚至連輕風平原的眾人都沒有想到,林立的話其實是對自己的手下們說的.在聽到林立的命令之後.法師團的魔法師們,根本沒有一絲的猶豫,直接就向著禁衛團駐地里邊沖去.這可都是傳奇法師們,金度王國禁衛團的那些士兵雖然也都是精銳,可在傳奇法師們的眼中和螻蟻也沒什麼兩樣.

好在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不像吞噬之主格爾那樣視人命如草芥,因此盡管施展魔法驅趕金度王國的士兵,卻並沒有過分的下死手.當然.他們的實力擺在那里,就算不下死手,那些士兵也絕好受不了.一個小小的氣爆術轟過去,直接就將十幾個士兵轟飛出去,簡直就像在打保齡球一樣.

轉眼之間,攔在前方的那群士兵,就被清掃一空,再沒有一個是站在那里的,空間中充斥著士兵們痛苦的呻吟聲.當然.能叫出來,說明他們還活著,起碼比起第五艦隊的遭遇.他們還是要幸運的多了.

而面對步步逼近的魔法師們,凱特和德拉諾不自覺得一步步後退,凱特軍團長又驚又氣的叫道:"你們,你們怎麼敢這麼做,無法無天,簡直是無法無天,你們難道想向王國宣戰嗎!"

德拉諾則是有些歇斯底里,也不知是被嚇到了,還是怎樣.狀若癲狂的大叫道:"費雷,為了幾個水手,你居然敢動手!你完了,你在給輕風平原帶去災難!你知道嗎,你在挑起戰爭!"

然而.林立卻臉色沒有一絲變化,說道:"別耽誤時間,進去把人找出來."

"是,會長大人!"法師團的魔法師們,本來還真有點猶豫.可是聽到林立的話後,卻是立刻將一切都拋到了腦後,直接向禁衛團大門沖了進去.

別看那位凱特軍團長,也是傳奇巔峰的實力,可面對著一群傳奇法師,也只是敢在嘴上叫囂而已.看到黃昏之塔的法師們直沖過來,他連忙拉著德拉諾閃到了一邊,不過嘴上還是不服軟的叫道:"好,你們夠膽,有本事今天你們就把這里拆了,我倒要看看最後哭的人是誰!"

本來,黃昏之塔的這些魔法師們,想的就是把幾個水手找到,然後帶出來也就完事了.可是,聽到那位凱特軍團長的叫囂,這些魔法師們的火也一下子竄起來了.身為黃昏之塔的人,什麼時候怕過事,既然你有這樣的要求,那我們就滿足你好了!

這一下,黃昏之塔魔法師們的動作,可就不再像剛才那樣克制了.就見禁衛團的駐地內,耀眼的魔法光芒不斷閃現,轟鳴聲更是此起彼伏,伴隨的則是建築物倒塌的轟響.這可真是來拆房了,從大門這邊就能看到,里邊一棟棟的建築被夷為平地,視野也隨之越來越顯得寬廣.

看到這樣的情景,軍團長凱特氣得幾乎都要吐血了,手指顫抖的指著林立,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一方面是氣憤,另一方面也是怕再說出什麼,給禁衛團引來更大的災難.他現在算是明白了,黃昏之塔這群人,根本就不是能講道理的人,做事完全不考慮後果.

而德拉諾卻完全是另一個反應,他才不在乎禁衛團的士兵們是死是活,更不在乎禁衛團會受到多大的損失.他巴不得這件事情越鬧越大,最好鬧得輕風平原和金度王國直接撕破臉才好呢.在他看來,反正這一次自己是絕對占理的,國王那邊也不會把自己怎麼樣.

很快,黃昏之塔的魔法師們,就從禁衛團的牢房里,找出了被關押的那幾名水手.好在這幾個水手,實際上也都是無足輕重的角色,所以只是受了點皮外傷,並沒有人專門去給他們上什麼酷刑.就算德拉諾那麼恨林立,也不至于把這幾名水手當成林立去收拾,反正按照律法,這幾個毆打親王的水手最後也逃不過一死.

幾名水手和德拉諾的想法一樣,都覺得自己已經是難逃一死了,卻沒有想到,傳言已經死在詛咒之地的林立居然回來了,而且為了救自己還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因此一見林立,幾名水手頓時感動的稀里嘩啦的,哽咽的都說不出話來了.

而林立見幾名水手身體沒什麼大礙,也就懶得再找禁衛團的麻煩了,于是下令收隊,准備帶著人回使館去.

"站.站住!"凱特將軍鼓起勇氣追了出來,臉紅脖子粗的指著林立等人,怒聲喝道:"費雷會長,你可想清楚,為了這麼幾個水手,你承擔得起和我金度王國開戰的後果嗎!"

"隨便了,"林立頭都沒有回,丟下這麼一句話後.帶著眾人直接返回了使館區.

看著黃昏之塔和輕風平原那些人離開的背影,凱特將軍氣得渾身發抖,真是恨不得立刻召集大軍,去把那些人全部拿下.不過,他雖然氣憤,卻還沒有被氣糊塗,黃昏之塔那位聖域強者,可是連第五艦隊都給廢掉了,自己這點人根本都不夠對方塞牙縫的.

德拉諾這時也滿臉恨意的走到了凱特將軍身邊.咬牙切齒的說道:"凱特將軍這回知道了,這群鄉巴佬根本就沒有把我們金度王國放在眼里.這件事情我們一定要稟明國王陛下,讓陛下也知道他們的真面目."

"好.也該讓這群該死的鄉巴佬知道,金度王國並不只有強大的艦隊!"凱特緊握著拳頭,看著一片狼籍的駐地,和滿地呻吟的士兵,心中的恨意一點也不比德拉諾少,恨聲說道:"看看這一次,還有誰敢替他們說話!"

實際上,在對輕風平原的采取何種策略上,金度王國內部一直都沒有統一的意見.一方以文臣為主.希望采取和平的手段向輕風平原發展,建議與輕風平原的勢力進行合作,循序漸進的將輕風平原的那些勢力同化吞並.而另一方,則是以軍方將領為主,認為根本不必繞那麼多彎.應該直接出兵輕風平原,憑借強大的軍力掃清一切阻礙,將輕風平原納入王國的統治.

金度王國的國王布拉德洛,是比較偏向于采取和平手段,所以才有了邀請輕風平原各勢力來參加立國盛典.甚至以最高規格迎接林立等人這些做法.

但是,金度王國的主戰派,卻一直沒有放棄對輕風平原動武的主張.尤其是那些軍方將領,想要晉升想要榮耀,就只有獲取軍功一途,而獲取軍功就只有戰爭,自然是對開戰更為熱衷.實際上,在第五艦隊被林立廢掉之後,主戰派就一度抓住這個機會,希望國王布拉德洛改變主意.

不過,布拉德洛在權衡利弊之後,還是壓下了主戰派的聲音.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布拉德洛性格軟弱,他只是選擇了自己認為最適合金度王國的方式而已.如果這些不能達到目的,那麼他也並不會放棄用武力解決問題.

戰爭雖然是暴力手段,比得是誰的拳頭更大,可也是需要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的.尤其金度王國要的是統治輕風平原,而不是掠奪一次就完事,就更需要一個能夠讓輕風平原的民眾認可的理由了.畢竟第五艦隊的事情,雖然黃昏之塔做得過分了,可真正理虧的還在金度王國這邊.

但是這一次,別管設計不設計,黃昏之塔的水手打了溫森特親王,這是不容抹殺的事實.而黃昏之塔又為了這幾個水手,在金度王國的王都中大鬧禁衛團駐地,雖然禁衛團沒有像第五艦隊那麼慘,可這臉卻丟大了.這簡直就是**裸的在打金度王國的臉,踐踏金度王國的尊嚴,還有什麼比這更惡劣的行為嗎!

德拉諾和凱特很快就達成了一致,讓禁衛團的士兵暫時停止收拾一片狼籍的駐地,要把這一切當作黃昏之塔的罪證保留下來.接著,兩個人馬不停蹄的直奔王宮的方向而去,同時又安排了一些人,去各處通知主戰派的那些人.

片刻之後,德拉諾和凱特已經來到了金度王國的王宮大門前,為了避免顯得太過刻意,他們並沒有等那些主戰派的人過來,而是先一步求見國王布拉德洛.兩個人在王宮門前等了一會兒,有王宮侍衛進去通報,不一刻侍衛回來說國王召見,帶著兩個人就進了王宮.

兩人在去見國王的途中,向侍衛打聽了一下,才知道此時布拉德洛國王正在與大臣議事.而且參與議事的幾位大臣,正是以左相卡隆為首的主和派的幾位重要人物.聽到這個消息,兩個人不但沒有一點擔憂,反而是相視一笑,不約而同的加快了腳步.

自從布拉德洛國王決定采取和平的手段,主和派的大臣們可以說是大出風頭,幾乎處處都壓著主戰派一頭.而這一次,德拉諾和凱特,有些足夠的信心,當面給那些主和派的大臣們一記響亮的耳光.

等到進入議事廳大門前的一刻,兩個人臉上的表情立刻換了一付模樣,滿臉悲憤的就跑進了議事廳,趴在國王布拉德洛面前哭訴道:"陛下,請為我們做主啊,輕風平原的那些人太過分了!"

一聽這話,高坐王座上的布拉德洛國王,還有下邊的左相卡隆等人,頓時滿臉的莫名其妙.見兩人居然這樣失態,布拉德洛臉色一沉,怒聲說道:"站起來說話,看看你們兩個這是什麼樣子,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德拉諾,我不是讓你在家閉門反省嗎,你怎麼會和凱特將軍一起過來?"

德拉諾光顧著告狀了,卻把自己還在反省期間這事情給忽略了.雖然他父親是王國大祭司,可還不至于讓他無視國王的命令,被國王布拉德洛這麼一問,頓時愣在那里,一時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了.

"陛下,黃昏之塔的那個費雷會長,實在是太無法無天了,根本沒有把我們金度王國放在眼里啊!"見德拉諾不出聲,禁衛團的軍團長凱特立刻開口訴起苦來,倒是替德拉諾解了個圍.而且,這一次倒黴的是他的禁衛團,因此那悲憤的語氣一點也不似作偽,真可以說是情真意切了.(未完待續)rq

上篇: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等于宣戰     下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