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爭議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爭議

聽到凱特的話,布拉德洛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先沒有去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反而是追問道:"你是說費雷會長從詛咒之地回來了?"

其實,今天布拉德洛和幾位大臣商議的事情,就是針對普爾大祭司傳回來的那個消息.如果,林立和黃昏之塔的主要力量,真的無法從詛咒之地回來了.那麼金度王國是不是還要保持原有的策略,繼續采用和平的手段向輕風平原發展.

金度王國對輕風平原最大的顧慮,就是在黃昏之塔這支勢力上,尤其是林立這位聖域級別的會長.聖域強者,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就算金度王國這邊有足夠的實力壓制那樣一位聖域強者,也必然會為之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何況,林立還不只是黃昏之塔的會長,更是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要是再把最高議會給牽扯進來,那可真不是鬧著玩的.

可是,如果林立不在了呢,別看輕風平原還有位灰燼術士,可灰燼術士未必會為了輕風平原真的和金度王國死磕.畢竟,灰燼術士要的是輕風平原的平靜,而金度王國就算不搞出太大的動靜,也有的是辦法把輕風平原收入囊中.

所以,在這個時候,布拉德洛其實是已經有了改變策略的想法.當然,前提條件是,確定林立百分百再也回不來了,否則到時候可就真的難以收拾了.

聽到國王的問話,凱特稍稍愣了一下,但是旋即又情緒非常激動的說道:"是的陛下,就是黃昏之塔的那個費雷,一回來就到我禁衛團駐地去鬧事,不但搶走了關押的犯人.還打傷了無數士兵.將禁衛團駐地幾乎夷為了平地啊!"

"什麼,還有這種事情!"凱特的話,讓布拉德洛國王和其他幾位大臣.都不由得大吃一驚,甚至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而就在布拉德洛和幾位大臣,對凱特所說的事情.有些反應不過來的時候,從議事廳外面又走進了幾個人.為首的一位,正是金度王國雙相之一,主戰派的代表人物,右相巴傑斯.而巴傑斯的兒子,正是曾經出使輕風平原,光照會聖主的得意弟子,金度王國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康托利.

"無法無天,簡直是無法無天!"巴傑斯在走入議事廳的同時.嘴里還怒氣沖沖的說著,直到來到了布拉德洛國王的近前,這才恭恭敬敬的行了個禮.接著說道:"陛下.請原諒臣未經通傳擅自前來,實在是那費雷做的太不像話了.這簡直就是不把我金度王國的威儀放在眼中啊."

"哦?右相,難道你也是為了凱特他們說的事情而來,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就由你來說說."布拉德洛心里還是有些不太相信,倒不是不相信凱特將軍,只是看到德拉諾也摻合在里邊,難免覺得他們所說可能會有些誇張.

巴傑斯掃了一下德拉諾和凱特,目光轉回到國王布拉德洛身上,語氣中帶著幾分沉痛,說道:"陛下,這件事情,別說是我,現在恐怕整個王都的人,沒有不知道的.這簡直就是,我金度王國數千年來最大的恥辱啊!"

"巴傑斯大人,請先不要妄下結論危言聳聽,陛下要知道事情的詳情.究竟怎麼樣,陛下自然會有判斷."左相卡隆面se不愉的說道,顯然對巴傑斯的話頗為不滿.

卡隆身為左相,與巴傑斯同為王國宰相,按理說擁有的權力地位也不差分毫.可是,巴傑斯卻有一個好兒子,被光照會聖主選為弟子,甚至作為繼任者來培養.可以說是父以子貴,連帶著巴傑斯的地位,也顯得有些不同尋常了.這一點,卡隆就沒法比了,因此在話語權上,一直都被巴傑斯壓著一頭.

而這一次,布拉德洛國王選擇了主和派的意見,讓身為主和派代表的卡隆,在話語權的較量中難得占了一次上風.為了這一點,卡隆雖然不至于不顧國家利益,但是也不會願意這樣的局面被輕易攪亂顛覆.

而且,巴傑斯所說的,也的確讓人感覺有些危言聳聽.什麼叫數千年來最大的恥辱?金度王國立國數千年,好的壞的事情經曆過無數,再糟糕的事情也經曆過.當年,上古惡龍降臨,幾乎將金度王國從無盡之海抹去,還有什麼能比那次災難更糟糕呢!

然而,巴傑斯卻是冷哼一聲,轉頭看向右相卡隆,憤然說道:"卡隆,是你大力主張對輕風平原采取溫和手段,還邀請他們參加立國慶典.從他們到來之後,我王國從上到下,可以說沒有一點怠慢.可是他們呢,卻以為我們是怕了他們,行事愈發囂張.第五艦隊出事後,國王陛下寬宏大量,不與他們計較.可他們不但心里沒有一絲愧疚,這一回更是在我王國國都大鬧禁衛團駐地,幾乎將禁衛團駐地夷為平地,我王國尊嚴被如此踐踏,不是恥辱又是什麼."

從巴傑斯的話里,布拉德洛再次聽到禁衛團駐地如何,見巴傑斯和卡隆又要爭論起來,猛得一拍寶座扶手,沉聲說道:"你們兩個先不要爭了!巴傑斯,你說禁衛團駐地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陛下,既然凱特將軍在這里,那麼關于這件事情,我想還是凱特將軍來說比較合適."巴傑斯見火候差不多了,這才又把眾人的注意力,轉到了禁衛團軍團長凱特的身上.

"回陛下,前幾天,從海倫娜港押來了幾個襲擊溫森特親王的罪犯.經過審訊,這幾個罪犯原本是黃昏之塔星辰號上的水手,星辰號離港的時候將他們留在了港口.由于襲擊王室成員是重罪,所以我將他們關押在了禁衛團的牢房里,等待審判."說到這里,凱特不由得停頓了一下,偷眼看了看國王布拉德洛的表情.

雖然這件事情,不是像之前德拉諾那樣的栽贓.而且人證物證.受害人溫森特親王的指證俱全.但是真要深究起來,那也不是真的無懈可擊的,就看人願意不願意去深究.畢竟.一方是高貴的親王,一方是低賤的水手,這兩者能夠碰到一起.本身就容易讓人產生懷疑.

不過,國王布拉德洛所關心的,顯然不是這個案子究竟如何,而是禁衛團駐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因此他只是皺了下眉頭,並沒有追問案子的事情,沉聲說道:"接著講!"

聽到這話,凱特心里終于稍稍安心了,連忙打起jing神,臉上仍然帶著悲憤之se.說道:"可是今天,黃昏之塔的那位費雷會長突然回來,不問青紅皂白.就要把人領走.為了維護王室尊嚴.我和他據理力爭,可是他卻直接下令搶人.不但搶走了那幾個罪犯,而且還打傷無數禁衛團士兵,更是將禁衛團駐地幾乎夷為平地."

凱特的話剛一說完,議事廳中頓時一片嘩然.主戰派的那幾位大臣,早就得到了消息,因此倒是帶著幾分做戲的意思.而主和派的幾位大臣,由于今天一直在與國王商議事情,猛得聽到這樣的消息,一個個都是滿臉的難以置信.

實際上,真正重要的,不是禁衛團駐地怎麼了,而是這里是金度王國的國都,是金度王國的臉面.往嚴重了說,在這里發生的事情,不管是好的壞的,都關系到金度王國的尊嚴.而對于一個國家來說,尊嚴被踐踏,那可絕對是最嚴重的事情了,簡直就是不可原諒的.

因此,聽凱特講完之後,布拉德洛國王的臉se也顯得有些yin沉了,緊鎖眉頭對凱特問道:"你所說的,可都是實情!"

"陛下,我願向神靈起誓,我所說的全部都是事實!而且,這件事情,有禁衛團那麼多受傷的士兵作證,禁衛團的駐地如今已成廢墟,現在就擺在那里,陛下可以隨時去看."凱特沒有一絲猶豫的說道.

"陛下,那費雷實在欺人太甚,我們以禮相待,他卻當我們軟弱可欺!再這樣下去,我金度王國顏面何存,只會成為各國的笑柄!"見布拉德洛臉seyin沉,巴傑斯連忙又加了一把火.

而跟在巴傑斯身後的,主戰派的將軍們,也一同站了出來,義憤填膺的說道:"陛下,下令,只要將那費雷和輕風平原一眾人等一網打盡,輕風平原唾手可得."

見主戰派的將軍們都開始請戰了,左相卡隆也有些急了,連忙站出來說道:"陛下,雖然這件事情,那費雷會長的確做得有些過分,但要因此開啟戰端也太草率了."

"草率?現在是我金度王國的尊嚴受到了踐踏,維護王國的尊嚴,居然被你說是草率的行為,難道一定要等到對方殺進王宮來,我們才可以反抗嗎?"巴傑斯轉身怒視卡隆,大義凜然的說道.

由于最近這段時間,國王布拉德洛采用主和派的意見,所以主和派的眾人可謂是相當出風頭.看到一直被自己壓制的政敵,借著這個機會,漸漸獲得越來越多的話語權,巴傑斯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所謂王國的尊嚴如何,那只不過是幌子,只要金度王國與輕風平原開戰,巴傑斯就等于是把卡隆再次壓制下去,並且從中獲得包括權力地位在內的種種利益.

卡隆能夠和巴傑斯平起平坐,自然也不是那麼容易被嚇住的.不過,他也沒有直接說巴傑斯的話是錯的,那樣恐怕立刻會被以輕視王國尊嚴為由攻擊.因此,他的臉上,也帶著幾分氣憤和沉痛,向著寶座上的布拉德洛國王說道:"陛下,對于這件事情的發生,我也深感痛心.可是,我們不能因為這樣,就真的什麼都不考慮,沖動的把國家的一切都賭上去啊."

"賭?你居然把為了維護王國尊嚴而戰,說成是賭!"巴傑斯立刻就抓住了卡隆的語病,准備要以此來大做文章了.

然而,卡隆卻是不慌不忙,說道:"巴傑斯,我理解你的憤怒.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們與輕風平原開戰的話,為了獲得勝利,將要付出多大的代價?那費雷可是真真正正的聖域強者,黃昏之塔更是有天空之城那樣的戰爭利器.就算我們真的能夠戰勝他們,我們又要付出多大的代價,你有沒有想過!"

布拉德洛國王選擇溫和手段,正是因為忌憚黃昏之塔的實力.所以,傳說林立他們去詛咒之地回不來了,布拉德洛立刻就召集大臣,商議要不要改變策略.而現在,傳說顯然是假的,林立不但回來了,而且還一如既往的強勢,卡隆自然也就再次提起了這些.

果然,聽到卡隆提起黃昏之塔的實力,布拉德洛的臉上也明顯露出了猶豫之se.聖域強者可不是那麼好惹的,如果金度王國拿不出足夠的制衡力量,那麼戰爭只會把自己帶入深淵.而金度王國引以為傲的強大艦隊,在聖域強者面前根本不算什麼,否則第五艦隊也不會落得那樣個下場.

不過,巴傑斯似乎是有備而來,聽到卡隆的話後,臉上不禁露出一縷不屑,說道:"卡隆大人忘了,我們金度王國可也不是一直在孤軍戰斗,光照會自然會幫助我們收拾那個費雷和黃昏之塔.卡隆大人不會認為,光照會的至高無上的聖主,加上四大聖殿的聖者,也拿那費雷沒有辦法!"

"你怎麼能肯定,光照會就一定會幫我們對付那費雷呢.你別忘記了,那費雷還有一個身份,是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光照會會不會冒著與最高議會開戰的風險,幫我們對付費雷和黃昏之塔,恐怕那不是你說了算的."卡隆一下子把皮球踢到了光照會那邊,能夠給光照會做決定的,只有光照會的那位聖主,難道現在大家把這事拿去問光照會聖主嗎?

"左相大人,難道照你這麼說,我們就被人騎到頭上也要忍著嗎!你忍得了,我們可忍不了!"卡隆的話雖然有些道理,可還是引起了主戰派那些將軍們的不滿.這些人別看官位不比卡隆,但一個個也都是手握軍權的大佬,自然不會怕了卡隆,說起話來也是毫無顧忌.

上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無法無天     下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起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