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震驚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震驚

不過,面對父親的責問,還有其他大臣們的怒視,康托利卻自信的微微一笑,說道:"父親大人不用著急,我出使輕風平原那麼久,對那費雷了解可別人多太多了.讓他向我們道歉,那就像讓太陽從西邊升起來一樣,更不用說還要讓他交出他的手下了.他能夠為了幾個水手,不顧後果的大鬧禁衛團駐地,又怎麼可能自己把自己的手下交出來呢!"

"你的意思是,那費雷無論如何,也不會接受我們的條件?"巴傑斯看著自己的兒子,臉上帶出了幾分若有所思的表情.

"既然是這樣,那干嘛還要多此一舉呢,直接開戰不就行了!"德拉諾不知什麼時候湊了過來,聽到康托利的話後,實在是有些想不明白,不由得開口追問了一句.

如果只是德拉諾詢問,康托利還真是懶得多作解釋,不過看到其他幾位軍方將領也都面露不解之se,只得是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做出了這麼大的讓步,那費雷如果還是不領情,你們覺得主和派的那幾位,還能拿得出什麼借口呢?"

聽到康托利的這個解釋,周圍眾人頓時恍然大悟,一個個看向康托利的表情都是充滿了贊賞,就差有人站出來說句"高,實在是高".而當他們看向對面主和派那邊時,眼中更是充滿了嘲諷和不屑,好像主和派已經完全落入了自己這邊的圈套中一樣.

實際上,主和派那邊的眾人,還的確是顯得比較樂觀.在他們看來,這麼大的一件事,只是讓黃昏之塔那邊道歉賠償,再把人給交出來.卻可以避免一場戰爭.黃昏之塔那位費雷會長肯定是不會拒絕的.因此,他們現在所討論的,主要就集中在賠償上邊.怎麼樣開出一份既讓金度王國有面子,又讓黃昏之塔那邊不會拒絕的賠償單.

金度王國的外交大臣佐伯森,接了國王布拉德洛的命令後.第二天一大早就帶著幾位下屬直奔黃昏之塔的使館.不過,一路上他也暗自盤算,如果一上來就說要對方道歉什麼的,估計自己未必能把人請得去.于是,他又叮囑幾位下屬,讓他們見了黃昏之塔的人後不要隨便開口,一切都要聽自己的安排.幾位下屬自然不敢反對,反正什麼事都有佐伯森兜著,不過是跟著跑一趟而已.當下是連連應是.

金度王國的王宮,距離使館區本就不遠,很快佐伯森就帶著人來到了黃昏之塔的使館.使館的大門前站了兩個人.身上穿著黃昏之塔的法師袍.正是黃昏之塔法師團的魔法師.金度王國本來給各個使館,都安排了士兵.負責門前的守衛工作,只是林立之前帶人突然離開,回來後又出了這麼一檔子事,那幾個士兵早就被趕走了.

佐伯森來到使館大門前,臉上掛著禮儀式的笑容,對門前的兩位魔法師說道:"兩位魔法師,我是金度王國外交大臣佐伯森,與費雷會長也不陌生,現在有急事要見費雷會長,麻煩兩位通報一聲."

本來,對兩個看大門的人,佐伯森也不至于這麼客氣.只是等他走到近前,才發現這兩位看大門的魔法師,居然都是傳奇法師.雖然說,傳奇級別的上邊還有聖域級別,可對于一般人來說,這傳奇級別已經就是如同神一樣的存在了.

佐伯森雖然不至于被兩個傳奇法師嚇趴下,可也不敢顯得太過無禮,畢竟即使是在金度王國,傳奇強者那也是擁有著相當高的地位的.傳奇強者就是傳奇強者,即使是看大門,那也不是隨便誰都能輕視的.

黃昏之塔的兩位魔法師,看了看佐伯森一行人,卻也沒有為難他們,其中一個點了點頭,說道:"嗯,等著,我去看看會長大人有沒有空見你們."說完話,便轉身走入了使館中.

見黃昏之塔的人是這樣的態度,佐伯森還沒有說話呢,身後的一位年輕外交官員就已經忍不住了,走前一步說道:"我們是帶著誠意來解決問題的,你們就這樣讓我們在門外等著,這是你們解決問題的態度嗎?"

聽到那年輕的外交官員的話,黃昏之塔剩下的那位魔法師還沒有開口呢,佐伯森的火一下子先冒了出來,一把將那官員拉了回來,順手就是一巴掌抽過去,口中罵道:"來的時候,我是怎麼交待你們的,誰允許你出來說話的!"

別看這整件事情,好像金度王國這邊多麼的理直氣壯,可真要說起來,包括佐伯森在內的主和派大臣們,現在可以說是有求于黃昏之塔.黃昏之塔這邊,林立如果答應金度王國提出的那些要求,那麼主和派就可以繼續維持自己的政治主張,否則就要被主戰派給壓下去了.

因此,佐伯森現在把姿態擺得很低,就是擔心一個不好,把黃昏之塔那邊給惹急了.

反倒是黃昏之塔那位魔法師,好像看不過去似的,站出來勸阻道:"這位佐伯森大人,不要動手嘛,年輕人不懂事,教訓幾句就行了."

而聽到這話,佐伯森身後那些下屬,都是不由得翻起了白眼.他們可都看得清楚,黃昏之塔這位說話的魔法師,年紀比自己這邊挨打那位還要年輕.

正這時,進去通報的那位魔法師走了出來,對佐伯森說道:"你運氣不錯,會長大人剛剛有點空閑,你跟我進來."

我運氣不錯?佐伯森心里暗自苦笑,這算是什麼事啊,自己這邊為這個吵吵了一天了,可黃昏之塔那位卻好像沒事人一樣.

佐伯森邁步往使館里走,後邊幾位下屬連忙也要跟上,卻被大門前的魔法師給伸手攔了下來.那幾人正要爭辯些什麼,佐伯森察覺之後,卻是轉回身吩咐幾個下屬在大門這里等著.實際上,之前有那個年輕官員跳出來的事情,他也不敢再把這些人帶去見林立,誰知道這里邊是不是有主戰派安排的人故意給攪事呢.

在黃昏之塔那位魔法師的帶領下.佐伯森很快就見到了林立.只是這一見面,還真是被林立的樣子給嚇了一跳.此時的林立,臉上還帶著幾分倦容.就好像一個人幾天幾夜沒合眼一樣,給人一種相當憔悴的感覺.

看到林立這付樣子,佐伯森心里卻突然間感到踏實了一些.在他看來.林立之所以這付模樣,八成是想到了大鬧禁衛團駐地的後果有多嚴重,擔心與金度王國因此而開戰,內心受到煎熬,才變得這麼憔悴.

"費雷會長,我看你臉se不太好,難道是身體有什麼不適嗎?"佐伯森故作關心的上前詢道.

林立抬手請佐伯森坐下,無jing打采的搖了搖頭,說道:"多謝關心.沒什麼大事."

聽到林立的回答,佐伯森心里暗笑,堂堂一位聖域強者.能愁成這付模樣.還說沒什麼大事呢!當然,他也不好直接說破.而是委婉的說道:"費雷會長,我這次過來,其實就是為了替你解決心中的難題的."

一聽佐伯森這話,林立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十分驚訝,兩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佐伯森一番,極為懷疑的說道:"佐伯森大人說什麼?替我解決心中的難題!"

林立昨天救回那幾個水手後,就在房間里研究那個神匠級的魔紋.如果換成是別的東西,林立別說是一夜不合眼了,就算是一個月都不合眼,也未必會感到jing神疲憊.可是這神匠級的魔紋,哪是那麼容易研究的,別看只是研究了一夜,林立消耗的jing力卻是相當恐怖的.

雖然林立是聖域強者,可那神匠級的魔紋卻已經涉及到了神靈的領域,這就好像一只螞蟻要舉起一頭大象一樣.那神匠級魔紋中包含的知識,就如同一頭身軀龐大的大象,而林立腦海中的知識就如同螞蟻那點力量似的,這兩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林立心里的難題,就是這個神匠級的魔紋,因此聽到佐伯森的話,不免顯得有些詫異,心說:難道這位金度王國的外交大臣,還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銘文神匠?

但是很快,林立就反應了過來,佐伯森顯然不可能是什麼神匠.要知道,不管是銘文還是藥劑,還是鍛造或者其他職業,只要能夠達到神匠級別,那就是真真正正的神靈了.盡管這些人,可能在成為神匠之前,都沒有什麼了不得的實力,可一旦成為了神匠,那擁有的實力絕對不會比一般的神靈弱.

可是從佐伯森的身上,林立是一絲神靈的氣息也沒有感覺到,只感覺到一股十九級的魔力波動而已.反應過來之後,林立不禁搖了搖頭,看來自己也是被那神匠級魔紋給逼瘋了.他稍稍調整了一下心情,說道:"佐伯森大人還是說你的事情,我心里的難題,可不是你能夠解決的."

佐伯森自然是想不到,把林立難住的是一個神匠級魔紋,因此還是按照自己的猜想,意味深長的一笑,說道:"費雷會長這話就不對了,要知道有些事情,不是個人的實力能夠決定的,對你而言的難題,也許在我這里就有解決的辦法呢."

媽的,這還越說越像那麼回事了,***是來玩我的,還是真的能破解神匠級魔紋!林立干脆站起身來,兩步走到佐伯森的近前,說道:"好,既然佐伯森大人這麼有自信,那就跟我上去一同參詳參詳那神匠級魔紋."

本來見林立好像一下表現的有些激動,佐伯森還以為林立要開口請自己幫忙,解決與金度王國這次鬧出來的矛盾.可是緊接著,他就聽到林立說到神匠級魔紋,臉上剛剛浮現出的笑容頓時凝固住了.

"什,什麼,神匠級魔紋?"佐伯森都有些傻眼了,別說是神匠級別的魔紋了,就算是最初級的魔紋,自己也根本是一竅不通啊.要是自己有那個本事,哪怕只是有大師級的造詣,也不用做這吃力不討好的外交大臣了.

"對啊,神匠級魔紋,我這研究了一夜,也沒有研究出個所以然來.沒想到佐伯森大人還真是深藏不露,居然有信心替我解決這個難題,快請."林立當然知道,佐伯森沒有那樣的本事,只不過自己研究了一夜,心里那股郁結之氣,也的確是需要發泄一下,這才故意要為難佐伯森.

佐伯森這才搞明白,敢情自己所謂的大事,根本就沒有被對方放在心上,人家心里的大事是說那神匠級的魔紋.他的臉上也只得露出幾分苦笑,說道:"費雷會長,怪我沒有說清楚,我這次過來,是受國王陛下的命令,請你去王宮商討事情的,可不是來研究什麼魔紋的."

"哦,這樣啊,"林立這才放過佐伯森,轉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看著對方淡淡說道:"你們國王讓你來請我,是准備就我手下那幾個水手的事情,向我道歉嗎?道歉的話就不必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也懶得和你們計較那些,你們只要以後別沒事給我找麻煩就行了."

幸虧是我來啊!佐伯森被林立說得,險些一口血噴出來,心說:這要是讓國王陛下或者主戰派那幾位聽到,恐怕根本什麼都不用說了,金度王國直接就要和黃昏之塔開戰了.

"費雷會長,你們昨天做的那件事情,讓我們金度王國在感情上很難接受.如果是換在別的地方,為了我們雙方的友好和平,也許大家還可以各自讓讓步.可是,這里畢竟是我國的國都,關系到我國的國之尊嚴,所以陛下讓我來請你過去,就是想把這件事情搞清楚,商討一個可以讓我們雙方都滿意的解決辦法."佐伯森看林立這樣子,就知道自己如果直接說要黃昏之塔道歉賠償,這位會長大人肯定不會買自己的帳,所以不管怎麼樣,還是盡量先把人請去王宮再說.

上篇: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兩派     下篇: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三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