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三不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三不

聽佐伯森終于說明了來意,林立坐在那里又上下打量了佐伯森一番,突然臉上露出一縷意味難明的笑容,說道:"好,既然這樣,那我就去見見你們的國王,早點把這事情解決了,省得你們再來打擾我."

見林立點頭同意了,雖然佐伯森對林立的那縷笑容感到有些不安,可起碼自己的任務算是完成了,于是立刻接著說道:"費雷會長能這麼想就好,那麼我們這就去王宮,不要讓國王陛下久等了."

實際上,如果不是林立研究一夜的神匠級魔紋,搞得精力有些難以為繼,根本就懶得浪費時間去見金度王國的國王.在林立心里,和那神匠級魔紋相比,其他什麼都是次要的,金度王國要和要戰都無所謂.

現在,他之所以同意佐伯森的邀請,更多的也就是借這機會休息一下大腦,恢複一下精力而已.當然,如果金度王國那邊有什麼過分的舉動,他也不介意再發泄一下,拆個禁衛團的駐地算什麼,拆掉金度王國的王宮才給勁呢.

林立跟著佐伯森出了使館,一行人很快就來到了金度王國的王宮,然後在王宮侍衛的引領下,來到了王宮中的議事大廳.

這個時候,王宮的議事大廳中,金度王國的國王布拉德洛,還有主和主戰的兩派大臣,都已經早早的等在這里了.主和派的那些大臣,正在向國王布拉德洛彙報,自己等人一夜研究出來的索賠清單.而主戰派的大臣們,卻是一個個嘴角帶著冷笑,看著主和派的大臣們在那里表演,心里都對最後的結果充滿了期待.

佐伯森先進到議事廳中,向布拉德洛國王行禮後,說道:"陛下,臣已經將費雷會長請來了,他此時正在外面等候您的召見."

"嗯,"布拉德洛點了點頭,面帶威嚴的抬手說道:"傳!"

緊接著,議事廳外面的王宮侍衛們,一個傳一個的開始喊:"傳輕風平原黃昏之塔會長費雷覲見!"

沒一刻,林立邁步走入議事大廳,目光在大廳中掃了一圈,最後落到了坐在王位上的布拉德洛國王身上.他走上前去,行了個尋常的見面之禮,不等布拉德洛開口,便先說道:"國王陛下找我過來,不知道是有什麼事情嗎?"

"你裝什麼傻呢,你指示手下強闖禁衛團駐地,搶走囚犯,打傷士兵,你以為就什麼事情都沒了嗎!"禁衛團的軍團長凱特,一見林立就氣不打一處來.盡管這件事情,現在成為了金度王國向輕風平原開戰的契機,對于主戰派來說算是件好事,可事情出在禁衛團身上,讓他還是有種被打臉的感覺.

"住口,凱特將軍,注意你的言辭!"布拉德洛先是斥責了凱特一句,接著目光重新落在林立身上,微皺著眉頭說道:"費雷會長,凱特將軍雖然有些激動,但他所說的,也的確是我請你過來的原因.這件事情,事關我金度王國的尊嚴,我希望費雷會長能夠給我一個交待."

布拉德洛之前采納主和派的建議,在輕風平原的事情上采取溫和手段,但並不意味著他是一個性格軟弱的國王.作為一位國王,他考慮的事情要更加全面,采取溫和的手段,只是因為這更符合金度王國的利益.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可以任由別人踐踏金度王國的尊嚴,因此在對林立說話時,語氣中也是帶著幾分惱怒和不滿.

聽出了布拉德洛語氣中的情緒,主戰派的幾位大臣自然是心中暗喜,這讓他們心里僅的一點擔憂都煙消云散了.而主和派那邊卻是一個個臉色變得有些忐忑,生怕國王陛下控制不住情緒,忘記了之前的計劃.

而面對布拉德洛的指責,林立卻是淡然一笑,毫不在意的說道:"交待?那麼,國王陛下是想要什麼交待呢?"

林立臉上的表情,落在金度王國眾人的眼中,那可真是要多該死有多該死.就連主和派的那些大臣,心里都有些看不過去了,要不是考慮到引發戰爭的後果,他們都想直接向黃昏之塔宣戰.反倒是主戰派,似乎顯得要冷靜得多了,畢竟他們心里十分篤定,事情發展到最後,國王陛下是絕對會向輕風平原發動戰爭的,到那個時候再算這筆帳也不遲.

布拉德洛眼中閃過一縷怒意,但終究還是沒有當場爆發出來.或許是為了壓抑怒氣,避免和林立再多說話,他將目光轉向了站在巴傑斯身邊的康托利身上.

得到布拉德洛示意的康托利,輕咳了一聲,從父親巴傑斯的身後走了出來,來到了林立的面前,不急不緩的說道:"費雷會長,我們又見面,只是這一次,你可真是給我們出了個大難題."

林立笑了笑,卻沒有說話.他答應和佐伯森過來,只是由于研究魔紋一時走入了死胡同,來這里算是換一換腦子.至于說金度王國想怎麼樣,對他來說聽或不聽都沒什麼區別,反正他是不會讓自己吃虧

見林立沒有回應自己,康托利也不惱,微微一笑,接著說道:"第五艦隊那件事情,本著友好和平的願望,國王陛下寬宏大量不與追究.可是這一次的事情,費雷會長的作法,卻超過了我們的底限.為了王國的尊嚴,我們有不惜一切代價與黃昏之塔一戰的決心.不過,國王陛下不忍輕風平原在戰火中生靈塗炭,所以決定給你一次挽回的機會."

康托利這話一說,國王布拉德洛的形象,一下子顯得無比的光輝偉岸,好像林立如果不答應金度王國將要提出的條件,就是不顧輕風平原人民死活邪惡黑暗的大反派.當然,康托利心里其實很清楚,以林立那囂張霸道的性格,是不會同意金度王國的條件的.不過做戲自然要做全套,起碼這麼一說,也順便獲得了國王布拉德洛的好感.

果然,聽到康托利把自己說得那樣悲天憫人,布拉德洛看托利的目光中,也更多了幾分贊賞.本來這件事情,讓布拉德洛還感覺有些臉上無光,別人都欺負到家門口了,自己卻因為各種顧慮而不敢輕啟戰端.可是沒有辦法,身為一國之主,要考慮的事情太多了,什麼都由著自己的心情,這國家恐怕早就被毀掉了.不過,被康托利這麼一說,布拉德洛的心里好受多了,自己不是忌憚那黃昏之塔,而是不忍心輕風平原生靈塗炭啊!

林立聽得心里卻是不禁冷笑,什麼輕風平原生靈塗炭,那也得要金度王國有那個本事才行.金度王國的海軍艦隊,那的確是在安瑞爾世界排第一位的,可那在林立這樣的聖域強者眼中,卻根本不算什麼.金度王國如果拿不出可以和林立抗衡的聖域強者,那不管派多少海軍艦隊過去,也根本都是送菜.

林立不知道金度王國還有沒有別的聖域強者,反正那位普爾大祭司已經被永遠留在了詛咒之島的地下世界.普爾那樣的水平,都能成為金度王國的大祭司,可見這金度王國就算還有聖域強者,也絕對強得有限.

當然,金度王國的背後,還有個不遜于最高議會的光照會,光是知道的四大聖殿的聖者,那就絕對都是接近聖域巔峰的強者.可是,就算是光照會全力支持金度王國,什麼聖主啊聖者長堊老全部出動,林立也根本不懼.

甚至林立都不用去求最高議會那三個老家伙,別忘了在輕風平原上,還有一位不遜于最高議會三大仲裁者的灰燼術士.別看灰燼術士對別人都十分冷淡,可是誰都不知道,他還欠著林立一個天大的人情呢,他的那具新的完美身軀,還是林立用永睆第l給煉制出來的.

那灰燼術士,可是不朽之王創造的生命,身上的本事也大部分都是學自不朽之王.真要說起來,這灰燼術士比起大領主奧斯瑞克,似乎更符合不朽之王的傳承者這個身份.

況且,林立自己的手中,還有著強大的底牌,比如那強大的天空之城,比如那可以召喚冰霜巨龍辛德拉一次的龍之號角.真要是金度王國聯合光照會,向輕風平原發動戰爭,恐怕最先要生靈塗炭的,只會是他金度王國.

康托利見林立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設想八成是要現實了.而想到這里,他心里更是一陣暗喜,只要對方拒絕了金度王國的條件,自己就可以拿這個做為理由,請求老師支持向黃昏之塔開戰.到了那個時候,就憑光照會的幾位聖者,要拿下黃昏之塔這個年輕的會長,那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當然,康托利的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一絲的喜色來,而是帶著幾分沉重,接著說道:"國王陛下決定,再給費雷會長一次機會,不過費雷會長你必須要就這件事情,公開向我國致歉,並且賠償禁衛團駐地的一切損失.

另外,最重要的一點,請費雷會長交出搶走的幾個犯人,和昨天在禁衛團駐地鬧事的人."

一聽金度王國提的這三個條件,林立不禁樂了.別說砸了禁衛團駐地的法師團那些魔法師了,就是那幾個對黃昏之塔無足輕重的水手,他也不可能交出來,否則當初又何必大動干戈的去救人呢.

林立淡淡的看了康托利一眼,嘴角突然一翹,露出一縷笑容,說道:"金度王國的誠意,真是讓我感動,不過我做事有我的原則,做了的事就不會後悔,會後悔的事情就不會去做.所以,對于你們所提的這些條件,我是不會接受的."

"費雷會長,你要想清楚,這事關你黃昏之塔和輕風平原的生死存亡,你可不要因為逞一時之快,卻給你的黃昏之塔和輕風平原帶去災難."聽到林立直接就拒絕了康托利說的那些條件,主和派的左相卡隆頓時就有些急了.

雖然從內心里,卡隆對林立這樣不合作的態度,也是相當的痛恨.盡管是主和派,可畢竟他也是金度王國的左相,林立打金度王國這一巴掌,他自己也一樣是感同身受.可是即便是心里再恨,他也不希望戰爭爆發,除了考慮到對民生等問題的影響之外,更重要的是不希望自己一派再被右相巴傑斯那邊壓制下去.

而與卡隆相反,巴傑斯等主戰派的大臣們,雖然在林立拒絕那些條件後,表現得有點群情激奮的意思,可實際上一個個的眼中卻透著得意與喜色.他們心里邊,對于康托利那可真是佩服到了極點,這看起來是主戰派退了一步,可是卻把主和派的後路給堵上了,這下看主和派還有什麼話可說呢.

看局勢正在向自己希望的方向發展,康托利決定再加一把火,讓布拉德洛和主和派的大臣們徹底的無話可說,于是故作真誠的問道:"費雷會長,難道你是對哪個條件有什麼不滿嗎?我們現在在這里對話,為的就是找到一個符合雙方利益的解決辦法,你有什麼意見可以說出來嘛."

"我的意思,很簡單,第一不會交人,第二不會賠償,第三不會道歉.我這一次過來,可不是為了道歉而來的.我手下的水手,在我離開的時候,被金度王國以那麼荒誕的罪名抓捕,我倒是想要你們給我一個解釋."林立目光看向王座上的布拉德洛,語氣顯得格外理直氣壯.

媽的,搞了半天,還是自己這邊的不是了!布拉德洛聽到林立的話,一下子險些被氣得吐了血.

布拉德洛當然知道,這件事情最初肯定是有什麼隱情的.他也懷疑過,溫森特就算再怎麼廢物,那也是金度王國的親王,怎麼會和身份卑微幾個水手發生沖突?可是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和最初那件事情已經沒有多大關系了,重要的是金度王國的尊嚴不能就這麼被人踐踏.

上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震驚     下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聖者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