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聖者出面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聖者出面

"費雷會長,不管之前那幾個水手的案件是怎麼樣的,你為什麼不通過正常的途徑來解決!你帶著手下大鬧禁衛團駐地,這就是對我金度王國尊嚴的踐踏,這個事實,你不能否認."布拉德洛強壓著心中的怒火說道.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倒真希望可以就在這里,把眼前這個該死費雷拿下.可是,他心里也明白,普爾大祭司不在,自己這邊目前可沒有能力拿下一位聖域強者.

"是嗎?"林立不由冷笑了一聲,兩眼直視著布拉德洛,毫不退讓的說道:"金度王國的尊嚴那麼重要,我黃昏之塔的人就可以隨便拿嗎!臉面這東西,是自己掙的,不是別人給的,金度王國既然覺得丟臉了,那不妨自己把這臉面掙回去."

黃昏之塔雖然只是輕風平原眾多勢力之一,可林立並不認為自己就要比金度王國低一等.金度王國既然敢抓黃昏之塔的人,不管那幾個水手重要不重要,這就已經等于是向黃昏之塔挑釁了,林立自然也不會和金度王國客氣.

"費雷會長,你知道嗎,你這是在向金度王國宣戰!"主戰派的幾位重臣當中,一位幾乎從頭到尾都在沉默的中年將軍,突然間沉聲說道.而隨著這位中年將軍的開口,王宮議事廳中頓時安靜了下來,不管是主戰派還是主和派的軍方將領,一個個都向著林立那邊怒目而視.

說話的這位中年將軍,身材高大魁梧,連鬢絡腮的胡須,看上去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他身上穿著的,是一件海藍色金絲繡邊的軍服,軍服的胸口處繪制著一個金色巨鯨的徽章.這個徽章的意義可不一般,據說是金度王國立國之時,開國的國王賜予幾個元老家族的徽章之一,可以說是象征著金度王國的最高榮譽了.

而得到巨鯨徽章的元老家族,也被金度王國的人稱為巨鯨家族,這位中年將軍正是巨鯨家族當代的族長克里迪亞.同時,他也是金度王國海軍艦隊的統帥,掌握著被稱為金度王國王牌艦隊的第一艦隊.

這第一艦隊是金度王國的王牌艦隊,因此作為第一艦隊的統帥,不管是從艦隊的實力,還是家族的傳承來講,克里迪亞都可以稱得上是金度王國的軍方第一人了.

別看克里迪亞在王宮議事廳沒怎麼發表意見,可是主戰派的這些將領,幾乎都是在按照他的意思發表意見.就連禁衛團軍團長凱特,由于兵種的原因,和海軍的關系一向不怎麼樣,卻也是對克里迪亞相當尊敬.

而在克里迪亞說出宣戰之言的同時,布拉德洛的臉色也已經徹底陰沉下來了,似乎心里對于所謂的和平已沒有了一絲期望.

實際上,別看金度王國方面,在迎接林立和輕風平原那些勢力代表的時候,甚至是以最高規格的國禮迎接.可是從內心里,包括國王布拉德洛,就沒有把黃昏之塔和輕風平原那些勢力,真正擺在與自己王國平等的位置上.這也不怪他們,畢竟金度王國在安瑞爾世界,那是和萊丁法蘭以及洛丹倫並列的人類強國,而黃昏之塔和輕風平原那些勢力只是地方勢力而已.

布拉德洛之前又是親自接見又是什麼的,所圖的就是以溫和的手段,最終達到吞並輕風平原的目的.而一旦金度王國真的吞並了輕風平原,那麼輕風平原的這些勢力,不管是黃昏之塔還是秘銀聯盟什麼的,就都要納入到金度王國的管轄范圍內了.布拉德洛又怎麼可能,真正把黃昏之塔等勢力,放到與王國同等的地位上呢.

因此,很自然的,不管是在布拉德洛的心里,還是金度王國那些大臣們的心里,黃昏之塔的顏面是置于金度王國的顏面之下的.你黃昏之塔丟臉算不上什麼,可我金度王國的尊嚴,卻是不容任何人踐踏的.

而林立的性格,那是向來不肯讓自己吃虧的,自然也不會慣著金度王國的毛病.在聽到布拉德洛那**裸的威脅後,林立卻是臉色不變,若無其事的說道:"戰爭嗎?我也很期待.既然各位已經把事情說到這個份上了,那麼我會在輕風平原,等待金度王國的艦隊到來的."

林立這話一出,那可真是沒有一點回旋的余地了.布拉德洛頓時臉色一變,緊接著就從寶座兩側的走廊里,呼啦一下子沖出二三十名戰士,個個都是傳奇級別的強者,攔在了他與林立之間.同時,布拉德洛坐的那張王座,也一下子爆發出了絢麗的光芒,一道強大的魔法護罩將他保護了起來.

開玩笑,能夠當面和一位聖域強者談判,布拉德洛又怎麼可能不做點准備呢.萬一,對方突然發難,直接把他這位國王給干掉,那笑話可就搞大了,還談什麼尊嚴臉面,談什麼雄心野望.

然而,林立卻沒有一點動手的意思,冷眼看著金度王國那邊的動作.直到金度王國那邊,傳奇級別的護衛們都擺好了防禦的陣型,那張王座的魔法防禦也都催發到了極致,他才面帶不屑的說道:"布拉德洛國王,你也太小看我了,如果我真要動手,你以為就憑這些,就能擋得住我嗎?"

林立這話可一點也不誇張,別看布拉德洛前前後後的防護,看上去好像多麼的堅固,可那也只能擋得下一般聖域強者一兩次攻擊而已.林立真要是想殺掉布拉德洛,別說是用最強的世界之劍了,就是一柄光暗巨劍斬過去,都足以將這一切都打得灰飛煙滅.

而林立這麼一句話,頓時讓議事廳中的眾人都緊張了起來.

這個時候,不管是主和派還是主戰派,都同時想到了一個要命的問題,這位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似乎是從來都不按常理出牌.這要是真把他給激怒了,搞不好金度王國從國王到大臣都要換一批了.

議事廳中一瞬間變得鴉雀無聲,好像空氣都凝固了起來.而就在雙方顯得劍拔弩張的時候,突然間從議事廳外面,響起一陣腳步聲,讓議事廳中的眾人都感到格外的刺耳.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一點點的異動引起林立的誤會.

不過,緊接著,隨著那腳步聲,兩個身影一前一後走入了議事廳中.金度王國的眾人,看到來人之後卻是終于松了一口氣.因為走入議事廳的兩位,正是光照會混亂聖殿的聖者阿迪曼,而後邊緊跟著的則是祖瑪長老.祖瑪長老是高階聖域強者,而聖者阿迪曼更是接近聖域巔峰的強者,有這兩位在,那費雷還能翻起多大的浪花呢.

阿迪曼帶著祖瑪長老,走入議事廳之後頓時被里邊的情況搞得一愣,接著微皺眉頭說道:"你們這是在干什麼,都撤下去!"

禁衛團軍團長凱特,見關鍵時刻,阿迪曼這位強者來了,頓時驚喜的大聲疾呼道:"阿迪曼聖者祖瑪長老,那費雷要對國王陛下不利,還請您出手將他拿下!"

本來這禁衛團就有著守衛國都的職責,現在要是因為禁衛團的這件事情,連累國王和諸位大臣真出了什麼事,那麼凱特這位禁衛團軍團長的罪過可就大了.他就算是在這里和所有人一起死了,他的家人也絕對難逃王國的制裁.民眾要是知道這件事情估計能把他的家人都生吞活剝了.

因此看到阿迪曼來了,凱特將軍心里真是比誰都要興奮.在他看來,阿迪曼可是光照會四大聖者之一,那接近聖域巔峰的實力根本不是黃昏之塔那個年輕的會長能比的.只要阿迪曼聖者出手,那個費雷再怎麼囂張,也只能乖乖的低頭認錯.

阿迪曼和祖瑪兩人,本來是帶著隊伍乘著林立留下的飛空艇,慢慢悠悠的向著四季島這邊飛回來.可是還沒離開冰島多遠,祖瑪長老就想起了一件要命的事情,普爾大祭司之前給金度王國傳回過消息,說有把握將林立和黃昏之塔的眾人永遠留在冰島.

兩個人不敢想象,金度王國方面得到這個消息後,會如何對待輕風平原那些勢力的代表,以及林立留在那里的手下.他們也不敢想象,林立在回到四季島之後,在知道金度王國可能做的那些事情後,又將是什麼樣的反應.

結果,兩人也沒心情跟著飛空艇慢慢悠悠的走了,只等身上的傷勢稍稍好了一些,就立刻用最快的速度飛回了四季島.兩人回到王都之後,哪里都沒有去,就立刻來到王宮見布拉德洛,希望布拉德洛這段時間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

可是,讓兩人沒有想到的是,這一走進議事廳,卻遇到了這樣一個劍拔弩張的場景.

"布拉德洛,跟我過來."阿迪曼倒是沒有特別的表情,畢竟現在還什麼情況都沒有了解,因此叫了布拉德洛一聲,向著議事廳後邊走去.

阿迪曼那是從黑暗年代走到現在的聖域強者了,別看布拉德洛也一把年紀,可真算起輩份來,布拉德洛都沒輩了.而且阿迪曼身為光照會混亂聖殿的聖者,不管是資格還是地位,都不比布拉德洛差,因此稱呼布拉德洛也沒有那麼多的講究.

而布拉德洛國王,見阿迪曼和祖瑪進來,一顆心也終于放了下去.兩位聖域強者在這里,黃昏之塔那小子就是再厲害,也不可能在這兩位聖域強者面前傷到自己.聽到阿迪曼叫自己,他連忙撤去了寶座上的魔法防護,又下令讓身前的那些傳奇級別的護衛都退下去,而後恨恨的瞪了林立一眼,跟在阿迪曼的身後去了議事廳後邊.

阿迪曼把布拉德洛叫走了,祖瑪長老則是留在了議事廳中,看著這雙方別再鬧出什麼事情來.祖瑪先是來到了林立的近前,語氣中透著幾分親切,說道:"費雷會長,這是怎麼了,是有什麼誤會了?"

從這議事廳中的情景,祖瑪長老就知道,金度王國和林立之間,肯定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不過,只要沒有動起手來,就沒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那一切都還有的說.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林立倒不至于給祖瑪什麼臉色,只是微微搖了搖頭,語氣淡然的說道:"誤會不誤會,你就需要問他們了."

雖然從林立的語氣中,並沒有聽出什麼氣憤之類的情緒,但祖瑪長老還是微微把臉一沉,轉身向金度王國那邊的眾人問道:"各位,不知道誰可以告訴我,剛才究竟是怎麼回事."

"祖瑪長老,事實上這樣的情況,也並非是我們願意看到的.只不過,我們為了和平所做的努力,似乎並沒有得到費雷會長的認可."康托利感覺到聖者阿迪曼和祖瑪長老的態度有點不對勁,因此在徹底搞清狀況之前,並沒有**裸的叫苦告狀,而是把事情說得比較委婉.

當然,主戰派那邊的將軍們,可就是沒有康托利這麼多的想法了.他們一想到自己這邊現在有兩位聖域強者,正是拿下林立的好時候,頓時就按捺不住了.首先就是禁衛團軍團長凱特,緊隨在康托利的話之後,急切的對祖瑪長老說道:"祖瑪長老,這費雷做的太過分了,不但闖入我禁衛團駐地搶走了要犯,而且還直接將駐地夷為平地,打傷無數戰士.我金度王國的尊嚴,被他如此踐踏,他卻連道歉都不肯."

聽了凱特將軍的話,祖瑪長老的眉頭不由得緊緊皺了起來,上下打量了凱特一番,沉聲說道:"要犯?你們又在玩德拉諾玩的把戲?費雷會長是我們的客人,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客人的!"

上一次德拉諾設計栽贓星辰號,動用第五艦隊扣押星辰號,卻被林立用一個時光回溯的水晶球給揭破了.結果第五艦隊遭受那麼大的損失,金度王國這邊卻成了理虧的一方,都不好意思向黃昏之塔追究什麼,真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上篇: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三不     下篇: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有求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