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有求于人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有求于人

因此,一聽到凱特又提到什麼要犯,祖瑪長龘老立刻就想到了那件事情.同時,他這心里也是暗恨不已,怎麼這群蠢貨就不長記性呢,有德拉諾那個前車之鑒還不夠嗎!

"祖瑪長龘老,您誤會了.這一次,我們可沒有冤枉任何人,星辰號的那幾個水手,襲擊毆打溫森特親王,這是有很多人可以做見證的.襲擊王室成員,這不管是在哪個國家,都是該處以極刑的重罪.我們正是因為考慮到,黃昏之塔的人畢竟是我們的客人,才沒有立即處決那幾個犯人,等著費雷會長回來再討論要如何處理.可是,費雷會長的眼中,顯然是沒有我們金度王國.

他這一回來就自己去把犯人搶走了,而且還搞出那麼大的動靜,這讓我們很被動啊."右相巴傑斯很客氣的對祖瑪說道.只不過,也僅僅是客氣,言語中卻沒有一絲妥協的意思.

幾個水手襲擊毆打親王?祖瑪長龘老一聽這個,就知道這里邊肯定有蹊蹺,當下冷聲說道:"那你告訴我,是那幾個水手跑去刺龘殺溫森特了,還是溫森特以親王之尊跑去水手們厮混的地方了."

其實,祖瑪不用問都猜得到,幾個水手有什麼膽子有什麼必要去刺龘殺一位親王.而且就算有人要刺龘殺金度王國的王室成員,也不可能選擇溫森特那個廢物.顯然,這件事情,問題還是出在溫森特那個廢物身上,背後恐怕就是王國主戰派這些人在做推手.

祖瑪長龘老的問題,巴傑斯當然沒辦法回答,而且也知道沒有回答的必要,但還是堅持說道:"祖瑪長龘老,不管怎麼說,那幾個水手襲擊毆打溫森特親王是事實.而費雷會長帶人大鬧禁衛團駐地,更是對我金度王國尊嚴的公然踐踏.面對這樣的挑釁,我們卻也只是要求,費雷會長能夠向我國道歉,並且交出那幾個犯人以及大鬧禁衛團駐地的人而已,難道這過份嗎?"

"是啊,祖瑪長龘老,這事受害的不是光照會,您自然是沒有什麼感覺.可我們金度王國的尊嚴,難道就一錢不值,可以隨意被人踐踏嗎?"緊隨在巴傑斯之後,幾位地位不遜于祖瑪長龘老的大臣,也紛紛向祖瑪長龘老表達著心中的不滿.

而作為軍方第一人的克里迪亞,這時也板著臉,沉聲說道:"祖瑪長龘老,維護金度王國的尊嚴,這是我們王**人義不容辭的責任,同時也是王國的政事,光照會要干涉王國的政事嗎?"

克里迪亞這話說得可就重了,宗教就是宗教,國家就是國家,即使是光照會與金度王國這樣的關系,宗教干涉國家的政事,也是一個相當忌諱的事情.光照會當然可以影響金度王國的決策,但那可以算是一種潛規則,誰心里都清楚,但是不能拿出來說.一旦把這事擺到台面上來,那光照會這邊明顯就理虧了.

如果是其他人這麼說,祖瑪長龘老早就暴怒了,可是這話從克里迪亞口中說出來,就算是祖瑪長龘老也得把氣憋回去.巨鯨家族是金度王國立國時的元老家族,也是傳承了數千年的古老家族了,即使是祖瑪長龘老也是要給幾分面子的.

祖瑪長龘老被克里迪亞一句話堵的夠嗆,只得掃了一眼其他眾人,冷冷的說道:"我只告訴你們一句,費雷會長即使成為金度王國敵人,也仍然是我光照會的客人."

之前普爾大祭司在地下世界,偷襲主持儀式的聖者阿迪曼,搶奪了光照會的聖物.雖然那個時候,普爾大祭司是受到了神之低語的誘惑,可也把內心深處的**都暴露了出來.祖瑪長龘老很清楚,像普爾大祭司那樣想法的人,在金度王國絕對不是少數,只是一個個都把**埋藏在了心底罷了.

可是那些人怎麼就不想一想,沒有了光照會,金度王國又會變成什麼樣呢?因此,祖瑪長龘老直接了當的把話擺在了這里.你們金度王國想要對付黃昏之塔?可以!但是,別指望光照會在這件事情上能支持你們.沒有了光照會的支持,你們金度王國又有什麼對付黃昏之塔的資本呢!

果然,一聽祖瑪長龘老如此**裸的偏袒之語,巴傑斯等人頓時都啞口無言.他們之所以主張向輕風平原開戰,就是因為覺得有光照會在背後支持,憑借光照會的聖域強者,壓制輕風平原的聖域強者,金度王國的軍隊才好去占領輕風平原.可是,沒有了光照會的支持,光是眼前這位費雷會長就不好對付,更不用說輕風平原那邊還有位凶名赫赫的灰燼術士呢.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身為光照會聖主得意弟子的康托利,終于站了出來,對祖瑪長龘老說道:"祖瑪長龘老,關于這件事情,我會原原本本向老師報告.我相信,老師的決定,一定能夠代表光照會的意思."

康托利這話一出,包括巴傑斯在內的眾位大臣們,頓時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對啊,誰能夠代表光照會,你祖瑪長龘老就算再厲害,在光照會中也只是一位長龘老而已,你的意思只能代表自己.真正能夠代表光照會的,還是光照會的聖主.而光照會的聖主,可是康托利的老師,這層關系就是祖瑪長龘老都比不了的.

雖然康托利沒有直接貶低祖瑪長龘老,可祖瑪長龘老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夠聽得出來話後面的意思.但是,這也是事實,康托利作為光照會聖主的弟子,又是預言中的救世主,下一任聖光的有力競爭者,祖瑪長龘老還真是沒得比.

而且,康托利也沒有說代表光照會支持金度王國向輕風平原開戰,只是說要把事情如實報告給聖主而已.只是,在向聖主報告的時候,康托利又會夾雜些什麼,那就誰也不知道了.因此,面對康托利的話,祖瑪長龘老也有些難以反駁.

見祖瑪長龘老沒話說了,主戰派的幾位大臣和將領,立刻又開始了對黃昏之塔霸道行為的抨擊.反正現在有祖瑪長龘老在,後邊還有聖者阿迪曼,他們不覺得黃昏之塔的這位費雷會長,敢公然做出仿害他們的事情.

然而,就在眾人一個個義憤填膺的,開始譴責林立的行為時.突然間,從議事廳後邊,傳來一個聲音頓時將所有人的聲音都給壓了下去.

"聖主的意思很明確,費雷會長是光照會的朋友,你們這是想干什麼!"隨著聲音,聖者阿迪曼和布拉德洛國王,從議事廳後邊走了出來.

費雷會長永遠是光照會的朋友?開什麼玩笑!聖者阿迪曼的話,頓時讓議事廳中再次變得寂靜一片,所有人都看向了阿迪曼那邊一個個都是滿臉的難以置信.但是,沒有一個人敢當面質疑阿迪曼的話,即使是身為聖主弟子的康托利也不敢.

外人可能還不知道,但康托利作為聖主的弟子,對于光照會中的一些情況還是非常清楚的.在光照會中,四大聖殿的聖者雖然名義上是聖主的下屬,可實際上又有著監督聖主的權力.真要說起來,這四位聖者的地位,與聖主相比,可能也就只差一絲而已.光照會的很多決議,都是需要聖主與四位聖者商討來決定,而不是聖主一個人獨斷專行.

而混亂聖殿的聖者阿迪曼由于負責的是光照會與外部的聯系之責或者可以說有種外交的職責,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阿迪曼的意思就可以代表光照會的意思了.以阿迪曼的身份,也不至于信口開河所說必然是有依據.

因此,聽到阿迪曼的話後,康托利頓時就僵在了當場.他雖然是聖主的弟子,還被稱為最有希望的下一任聖主繼任者可畢竟還沒有真正當上光照會聖主呢.而且,即使是現在的聖主對四位聖者也是相當的尊重,他康托利就算是當上了下一任的聖主,也不敢把四位聖者不放在眼里.

自己的一番算計,最後卻落得這麼個結果,康托利心里對林立那可真是恨之入骨.可是在表面上,他卻沒有把一絲一毫的不滿放在臉上,而是一邊退回到父親身邊,一邊說道:"抱歉,阿迪曼聖者,既然這是老師的決定,那麼一切全憑您的吩咐."

"是的,費雷會長不只是光照會的朋友,也是我金度王國的朋友."在阿迪曼的話之後,布拉德洛嘴角微微帶著一縷苦笑,向下邊的眾位大臣們說道.

布拉德洛的態度,這可真是來了大轉彎啊,之前還幾乎要宣布向黃昏之塔開戰了,現在居然又把黃昏之塔的費雷會長說成了朋友.不光是主戰派的大臣們瞠目結舌,就連主和派的大臣們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可是陛下……"凱特將軍一下就有些急了,這件事情搞得這麼大,金度王國不追究黃昏之塔,那麼肯定就要在內部找個背黑鍋的.而自己這個禁衛**團長,作為主要的負責人,恐怕是逃不過背黑鍋的命運了.

布拉德洛抬手止住凱特,接著說道:"我知道,這件事情是由溫森特親王引起的.溫森特身為王室成員卻行為不端,敗壞王室聲譽,我決定給予降爵禁足以示警告.而凱特將軍,在這件事情也有失職,給予降職留用的處罰."

布拉德洛這一宣布對兩個人的處罰,議事廳中簡直可以說是一片嘩然,誰也不知道阿迪曼和布拉德洛說了什麼,居然讓布拉德洛的態度有這麼極端的變化.但是,聖者阿迪曼和國王布拉德洛都這樣了,其他人還能再說什麼呢.

而在布拉德洛國王表情嚴肅的,宣布了對溫森特親王和凱特將軍的處罰之後.阿迪曼也來到了林立的近前,態度雖然不是十分熱情,可也絕稱不上冷淡,說道:"費雷會長,真是不好意思,給你帶來了這樣的困擾."

雖然阿迪曼的態度並不十分熱情,可還是讓金度王國的那些大臣們驚得嘴都合不攏了.阿迪曼聖者算是和金度王國打交道比較多的,畢竟他負責的就是光照會的外部事務.可凡是和他接觸過的人,不管是打過多少次交道,總是莫名的有種如履薄冰的感覺,還從來沒有人見過他對誰的態度這樣溫和.

聽到阿迪曼的話,林立淡淡一笑,說道:"阿迪曼聖者客氣了,只是點小事情而已.如果沒什麼別的事情,那麼我就先告辭了."

對于開戰或者不開戰,林立本來就是個無所謂的態度.因此金度王國之前如何叫囂,他也根本就沒往心里去,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戰嘛,何必和這些人生氣呢.

"好的費雷會長,有時間我再去你那里拜訪."在林立的面前,阿迪曼說話完全沒有聖者的架子,而是平等的如同朋友一般的寒暄.

林立心里當然清楚,阿迪曼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態度,畢竟那詛咒之地還有他們光照會的創會聖主等著複活呢.幾句寒暄之後,他便在祖瑪長龘老的陪同下,仿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離開了議事大廳.

等到林立離開之後,布拉德洛國王看了一眼下邊的諸位大臣,神情中帶著幾分無奈,說道:"好了,今天就到這里,各位散了.另外,記住這次的教訓,以後都給我離黃昏之塔的人遠著點."

聽到布拉德洛國王的話後,不管是主和派還是主戰派,這些大臣們一個個都如同斗敗的公雞,垂頭喪氣的默默離開了議事廳.主戰派自然是因為戰爭打不起來而失落,主和派雖然說是趁了心意,可從王國的方面來看,也是不禁為這次的事情感到臉上無光.

不過,在眾位大臣離開王宮之後,巴傑斯和康托利,以及凱特等幾位將軍,卻是並沒有分開走.幾輛馬車一路來到宰相府大門前停下,巴傑斯等人各自從馬車里下來,相視面露苦笑,一並走入了宰相府的大門.

上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聖者出面     下篇: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