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猜測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猜測

對于主戰派的他們來說,阿迪曼在議事廳所說的話,無疑是一個驚天噩耗.如果是其他的原因,他們還可以繼續為發動戰爭努力,可光照會的態度這麼明確,他們還怎麼推動王國向輕風平原用兵呢.

一進門,幾個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歎了口氣,而後各自找位置坐下,一時間竟然是相視無語.

"之前普爾大祭司傳回信來,不是說要和阿迪曼他們一起滅掉費雷那伙人嗎?怎麼事情又變成了這個樣子."凱特將軍最先忍不住抱怨了起來.這一次的事情,他可是丟臉丟大了,本來想著可以壞事變好事,卻沒想到光照會居然來了這麼一出.

高坐首位的右相巴傑斯,此時也是緊鎖著眉頭,苦思著王宮議事廳中的那場變化.要知道,金度王國與光照會,在這無盡之海共存了數千年,雖然中間也有著種種的矛盾問題,但畢竟也都屬于內部矛盾.究竟是什麼原因,居然讓光照會置金度王國的尊嚴于不顧,去賣力的交好一個來自輕風平原的勢力呢.

而且,這並不是光照會一貫的態度,如果光照會一直就對黃昏之塔表現很友好也就罷了.可就像凱特所說的,最開始的時候,普爾大祭司還信心滿滿的要和阿迪曼聯手,將黃昏之塔那群人徹底的留在詛咒之地.由此可見,那個時候阿迪曼等光照會的人,對黃昏之塔肯定也是沒有多少了好感的,怎麼突然之間就有了這樣大的轉變呢.

這個問題,對他們主戰派來說至關重要,只有搞清楚光照會轉變態度的原因,才好對症下藥想辦法去解決.否則的話,就以光照會現在對黃昏之塔的態度,主戰派恐怕以後就要一直被主和派的壓制了.

"難道,是在那詛咒之島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那費雷毫發無損的帶著人回來了阿迪曼和祖瑪也回來了,偏偏是普爾大祭司到現在也沒有信息傳回來,你們不覺得奇怪嗎?"康托利見父親似乎忽略了這個問題,不禁面帶困惑的問了出來.

不過聽到康托利的這個問題,巴傑斯卻好像早知如此似的笑了笑,說道:"你也知道,那詛咒之地雖然可怕,但是同樣也隱藏著不少的機遇,否則光照會不會對那地方有那麼大的興趣.雖然普爾這次去,是為了配合光照會的行動,但是以他的性格既然去了,又怎麼可能空手而回呢."

雖然,詛咒之島曾經是光照會聖地的事情,即使在光照會也只有有限的幾個人知道.但是誰都知道,光照會對那詛咒之島十分感興趣,而且這數千年來不止一次嘗試想要登上島去.能這樣吸引光照會,那麼即使人們不知道詛咒之島的情況,也能夠隱約猜到那詛咒之島中,恐怕是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一直以來,沒有人能夠真正探索詛咒之島在外面的人看來最重要的原本不是有什麼危險而是一股力量讓人根本無法登上島去.而這一次,那股力量似乎是消失了光照會和普爾大祭司才終于登上了島嶼,這不管對誰來說恐怕都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即使是詛咒之島有什麼危險,但普爾大祭司那可是真正的聖域強者盡管那實力和林立比起來差著挺遠,可對于巴傑斯等人來說,那也是接近神靈一樣的強者了.因此,他們並不認為,普爾大祭司沒有跟著一起回來,會是因為出了什麼意外.

"可惜啊,這一次被光照會搶了先,那詛咒之島就算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恐怕也都被光照會的人給搬走了."想到那些關于詛咒之島的傳說,凱特有些遺憾的說道.

巴傑斯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那座島嶼什麼時候能夠登上去,只有光照會中阿迪曼那樣的元老才知道,就連康托利都無從得知,我們想要捷足先登就更不可能了.與其想那不切實際的事情,還是想想如何應對光照會態度的轉變."

"可是那費雷究竟有什麼,即便他這個年紀踏入聖域境界,顯示出了極高的天賦,可是也不至于讓光照會這樣看重."康托利一直就對林立的魔法天賦耿耿于懷,可是也不得不承認對方的魔法天賦的確是世間罕見.可是,魔法天賦這種東西,也只是對個人有用,對于一個光照會這樣強大的勢力又有什麼用呢.要知道,在光照會中,聖域強者可也不少,除了光照會聖主和四大聖殿的聖者之外面,還有祖瑪那樣的聖域級長堊老.在康托利想來,那費雷雖然魔法天賦極高,可現在的實力能和光照會聖主相比嗎,能和四大聖殿的聖者相比嗎?又憑什麼讓光照會如此看重!

"最高議會,那費雷是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也只有最高議會才能讓光照會突然轉變態度."一直在旁邊沉默不語的克里迪亞,一開口就點出了一個關鍵.

林立是最高議會第四仲裁者的事情,其實在場的人都知道,只不過他們一想到林立,還總是下意識的和黃昏之塔聯系起來.畢竟就連林立自己,也一直是以黃昏之塔會長的身份自居,絕少提到最高議會的事情.

而聽到克里迪亞的話,在場眾人都不由得一驚,巴傑斯更是驚道:"難道說,最高議會和光照會達成了什麼協議?"

雖然最高議會和光照會,一個在法蘭王國,一個在金度王國,兩者之間隔著茫茫無際的大海.但是,從最高議會成立以來,兩個站在安瑞爾世界巔峰的龐大勢力之間,也並不是一點來往也沒有的.

最初的時候,高等精靈在安瑞爾大陸的統治被推翻後,光照會和金度王國就曾經想過要往大陸上發展.但是那個時候,安瑞爾大陸也是個人才輩出的時代,尤其是最高議會還有法師之神格雷斯科坐鎮.結果,光照會在格雷斯科那里,自然是沒有討到一點的好處.

而等到光照會得到消息,說格雷斯科似乎已經離開了安瑞爾世界,心思就又活動了起來.可是,阿波菲斯等三位仲裁者,卻已經成為了合格的格雷斯科的接班者,又讓光照會碰了個灰頭土臉.

雖然有過這樣的兩次不愉快的接觸,不過這並沒有讓兩個勢力成為什麼死敵.

畢竟對于這樣的勢力來說,沒有永遠的敵人,只要對方不侵犯到自己的利益,做不成朋友也不至于做成敵人.因此,這反而是讓兩個勢力之間,漸漸有了一些交流.

而得到克里迪亞的提醒後,巴傑斯等人也終于不得不正視林立的另一個重要身份,那可是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啊.真要說起來,這第四仲裁者的身份,恐怕是也不遜于光照會四大聖殿的聖者了.

緊接著,他們又想到最高議會這一次,派來參加金度王國立國慶典的使者赫爾紮.尤其是,赫爾紮一來到這里,就立刻去拜訪了林立.雖然作為最高議會的使者,來到這里先拜訪第四仲裁者這算是基本的禮儀,可是在巴傑斯他們現在想來,卻不由得心生疑竇.

在他們看來,赫爾紮雖然是最高議會的使者,但是要和光照會的上層去達成什麼協議,顯然份量還有些不夠.而換成是身為第四仲裁者的林立,卻正可以與阿迪曼聖者平等對話,說不定赫爾紮的那次拜訪,就是帶來了另外三位仲裁者的意思,和光照會暗中達成了什麼協議.

"如果真是這樣,那對于我們來說,可就不是一般的麻煩了."巴傑斯臉上變得更加陰沉,手指很是用力的撚著胡須,似乎都要把胡須扯斷了.

而其他幾位大臣和將領,似乎也都想到了什麼,一個個臉上的表情已經不再是單純的氣憤了,而是更多了一種深深的憂慮.光照會和最高議會,這兩個安瑞爾世界最頂級的勢力,如果只是達成一些無關緊要的合作協議,根本用不著聖者和仲裁者這樣身份的人出面.既然現在是最高議會的第四仲裁者與聖者接觸,那麼這個協議的內容恐怕就相當了不得了.

金度王國和光照會之間,雖然共存了數千年,但是關系卻並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樣一團和氣.沒有誰願意自己的權力受到削弱和制約,王權與宗教之間,在相互依存的同時,又都想要讓自己成為真正的主導者,因此互相之間的矛盾沖突也是一直存在的.

別看光照會這樣,有接近神靈的聖主,有四大聖殿的聖者,又有祖瑪那樣的聖域級長堊老,這實力看起來似乎比最高議會都要強大了.但是,實力強不強,並不只是聖域強者的數量來決定的,金度王國立國數千年,自然也是有著相當的底蘊.

金度王國的幾大元老家族就不說了,光是王室能夠掌控王國數千年,手里又怎麼可能沒幾樣有足夠震懾力的底牌呢.

上篇: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有求于人     下篇: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關系與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