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汙痕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汙痕

見海奎斯那得意洋洋的樣子,林立好笑的搖了搖頭,隨手拿出一瓶很普通的海星墨水.這海星墨水,和八爪族的墨水可沒得比,應該是的繪制魔紋最普通的一種材料.想要用海星墨水繪制魔紋,往往還要加入其他的魔法材料,按照一些配方進行調配後,才能夠使用.

而林立拿出這瓶海星墨水後,也完全沒有要繪制魔紋的意思,竟然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直接將那海星墨水整瓶向地上的魔紋丟了出去.就聽得"叭"的一聲脆響,墨水瓶被摔了個粉碎,里邊的墨水也跟著是四下飛濺,一下子就把那大師級的魔紋染得一塌糊塗.

林立的這個舉動,可是一下子把所有人都給驚呆了,這在他們看來簡直太無恥了.自己繪制不出更好的魔紋,就把對方繪制的作品給弄壞掉,這不是無恥是什麼!

"你,你也是堂堂一會之長,怎麼能做出這種無恥的事情!"康托利頓時就忍不住了,本來心里對林立就極為不滿,見林立居然這樣不顧臉面,哪里還能再顧得上什麼風度.

而周圍那些人,也是紛紛指責起了林立,只是看林立的實力深不可測,才沒有人敢上前動手.尤其是這大多數人都是海族人,而海奎斯也算是海族人的驕傲,因此他們就算不敢和林立動手,但動動嘴的勇氣還是有的.

只不過,在做完這一切之後,林立卻根本沒有去搭理那些人,也沒有向海奎斯多說什麼.他徑直回到卡里柯里的商鋪,拿上了自己要買的那些東西,包括那盒海神之血,丟下幾顆魔晶便轉身離開了.

林立如此做派落在在場的眾人眼中,那可就真是相當的目中無人了.汙染了海奎斯的大師級魔紋,自己又拿不出現什麼讓人心服的作品,居然還有臉拿著東西堂而皇之的離開,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無恥的人啊.就算是那些卑鄙無恥的小人,起碼也要做一做樣子,難道這個家伙居然是真的沒有一點廉恥之心嗎!

這一下,在場的眾人頓時變得更加群情激奮,口中紛紛無比激烈的聲討咒罵著已經離開的林立.反正林立已經走了就算他們感覺到林立實力遠高于他們自己,卻也不會想到那二十出頭的年輕魔法師居然是一位聖域強者,自然咒罵起來更是口無遮攔.

而康托利這個時候,當然也不會錯過這樣一個落井下石的機會,滿臉懊惱的對海奎斯說道:"海奎斯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我應該想到的這費雷來自輕風平原那偏僻之地,行事一向蠻橫無恥,做事從來不給別人留面子.說真的,要不是我國陛下心胸寬廣,恐怕早就向他們黃昏之塔宣戰了!"

康托利接著就開始口沫四濺的講了起來,從林立如何蠻橫的因為一點小事毀掉了金度王國的第五艦隊講到最近林立又是如何不顧金度王國顏面的大鬧禁衛團駐地.當然在講這些的時候,他也一再強調了自己這邊如何顧全大局,如何不忍輕風平原生靈塗炭等等.畢竟這兩件事情,真說開了對金度王國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自然也要解釋一下王國這邊為什麼一忍再忍.

不過令人奇怪的是,在康托利講述這些,極力渲染林立蠻橫霸道卑鄙無恥的時候海奎斯卻是一聲回應也沒有只是兩眼緊盯著地上那被汙染了的魔紋.

在自己的作品被汙染的時候,海奎斯心里自然也是怒火萬丈,那可是自己剛剛親手完成的作品啊!不管是在族中,還是在其他什麼地方自己的作品一旦展示出來,無不立刻被稱贊恭維之聲所包圍.可是這一次,自己的作品,居然被人這樣當面汙染這讓他恨不得立刻出手狠狠的教訓那個不知死活的人類魔法師.

然而,憤怒的海奎斯目光在自己那被汙染的作品上掃過之後,卻突然間愣在那里一點也無法移開了.按理說那片汙跡應該是顯得極為突兀,可是在他的目光落到那汙跡上,卻突然感覺到那片汙跡與自己的魔紋居然是隱約存在著某種契合.

從內心里,從常識上,海奎斯都不認為,對方隨手拋出的墨水,會蘊含有什麼樣的深意.可是,即使有著這樣的想法,他卻仍然無法控制自己的雙眼,目光在那片汙跡上怎麼也無法移開.

而且誰都沒有注意到,隨著注意力被那片汙跡吸引過去,海奎斯眼中的怒火竟然也漸漸被一種凝重之色所取代.漸漸的,海奎斯自己都沒有察覺到,自己的的眼中已經沒有了其他任何的東西,仿佛周圍的一切喧鬧都消失了.而唯一存在的,就是那已經被汙染了魔紋,以及魔紋中的那片汙跡.

海奎斯畢竟是一位傑出的銘文大師,即使沒有八爪族的天賦加成,其銘文學的造詣也是名副其實的大師級的.盡管他心中仍然是不敢相信,卻又實實在在的感覺到,在那片汙跡出現之後,自己的魔紋似乎也發生了一種難以解析的變化.

難道,那片汙跡還真有什麼玄奧之處嗎!隨著進一步的觀察,海奎斯心里原本的想法,也開始出現了動搖.這時,他突然想起了一個被自己忽略了的常識,對方這樣破壞自己的魔紋,為什麼沒有激起魔紋的反擊!

要知道,魔紋可不是那麼容易被破壞的,如果什麼魔紋只要潑一瓶墨水就廢掉的話,那銘文師這個職業恐怕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大家要是遇到什麼魔紋構成的陷阱或者防禦,也根本不用去費什麼心思了,直接潑一瓶墨水上去就好了.

而實際上,別說是潑一瓶墨水了,就算是用強大的魔法去轟擊,只要這魔法的力量不超過魔紋的力量,也不可能將魔紋給破壞掉.想要讓魔紋失去作用,那也是需要對魔紋的結構有著深刻的認識,掌握這個魔紋的規則和運行方式.就像去破解什麼魔法機關一樣按照正確的步驟去停止魔紋的力量運轉才行,否則的話就必然引起魔紋的強力反擊,

海奎斯所繪制的這個魔紋,那可是真正的大師級魔紋,一旦力量爆發出來,恐怕這座海的恩賜市場都要從城市里被抹去了.如果對方真的是隨意的砸了一瓶墨水,想要把這魔紋給汙染掉的話,這魔紋早就應該發出強大的反擊了.

這個常識,不僅僅銘文師知道就是絕大多數對銘文沒有了解的人也知道,可以說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但就是因為太普通了,才讓憤怒之下的海奎斯一時都沒有想起來.

而且不僅僅是他,就是周圍那些人,恐怕也沒有想到這個普通到不能普通的問題.

而現在,有了那種奇異的感覺,又想起這個常識性的問題之後海奎斯的心里可就沒辦法平靜了.先別管那片汙跡,究竟對魔紋產生了什麼影響,單單就是這個能夠不引起魔紋的反擊的事情,就足以見得那個叫費雷的人類不簡單啊!

在這種想法之下,海奎斯也顧不上去憤怒了,全部的精神力一下子都沉浸到了自己的作品之中真正身心投入的研究起了那片汙跡給魔紋帶來的影響.

在海奎斯看來,雖然自己最開始沒看出什麼來,但那只是因為自己沒有往那方面想,簡單說就是輕敵了.而憑著自己在銘文領域的造詣,真要是投入精力去仔細的研究,想要破解這個問題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然而,當海奎斯真正投入精力想要破解那片汙跡帶來的影響時卻發現事情似乎遠不像自己想的那麼簡單.他驚訝的發現,在那片汙跡的影響下,自己的魔紋從最基礎的結構上都發生了改變,而這種改變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知識領域.

海奎斯原本以為不管再怎麼改變,這個魔紋的變化,也無法脫離出自己原有的框架,頂多就是對魔紋原本的力量產生一些影響.而這個影響也許是增強,也許還是減弱畢竟一個成型的魔紋,不是隨便能夠增減東西的.

可是現在,海奎斯發現,自己竟然已經有些不認得,自己親自繪制出來的這個魔紋了.也就是說,這個魔紋從本質上,從結構到規則,再到最後的力量性質,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全新的魔紋.如果原本的魔紋是攻擊性的,那麼現在這個魔紋可能就是防禦性的,如果原本的魔紋是水屬性,現在這個魔紋可能就是火屬性或者其他屬性的.

而且更讓海奎斯受挫的是,他現在根本無法分析出,這個以自己的魔紋為基礎,被一片汙跡改變出來的全新的魔紋,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性質和力量.現在的這個魔紋,已經變成了他從未見過的一種魔紋,而且是以他的銘文知識,都無法解析出來的.

到了這個時候,海奎斯知道自己已經輸了,盡管對方沒有真正完整的繪制一個新的魔紋出來.可是就憑著那隨手拋出一瓶墨水,讓自己的魔紋發生這樣天翻地覆的改變,這就足以說明對方在銘文領域的造詣不是自己可比的.

不過,海奎斯並不想就這樣放棄,越是分析不出這魔紋的奧秘,越是將自己的精神大量的投入進去.作為八爪族年輕一代最傑出的銘文大師,海奎斯心里的那份驕傲,讓他無法輕易放棄這樣的一個挑戰.

而在旁邊眾人,尤其是康托利看來,海奎斯身上的情緒變化,先是無比的憤怒,而後又是如同即將爆發的火山一樣壓抑,最後更是面色蒼白渾身微微顫抖,顯然這是怒極攻心的表現.

費雷啊費雷,你這目中無人的性格,終于結出了惡果,這一回你可惹到了一位惹不起的人啊!康托利心里暗喜不已,但是表面上卻沒顯露出來,反而也是滿臉的憤慨,對海奎斯說道:"海奎斯大哥請放心,不管到哪里,我都可以替你作證.這件事情完全就是那費雷無理取鬧,他自己沒本事不說,還無恥的汙染了你的作品,我們必須要他當面給你道歉."

按照康托利的想法,接下來自己和海奎斯應該是一拍即合,然後海奎斯就應該想辦法去找那個費雷的麻煩了.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海奎斯居然從始至終都沒有回應自己一聲,仿佛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

而這個時候的海奎斯,也的確是根本沒有聽到康托利的話,整個世界好像就只剩下了眼中的那個魔紋.但即使是這樣,他也沒能從那魔紋中,解析出什麼有用的信息來,甚至就連這個魔紋作用都沒能搞清楚,就更不用說深層次的東西了.

同時,海奎斯的精神力,卻在以極其驚人的速度在消耗著,仿佛那魔紋就是一個吞噬精神力的黑洞,大量的精神力投入進去,卻激不起一絲一毫的漣漪.

盡管海奎斯的精神力,比起常人要龐大無數倍,可卻也承受不出如此恐怖的消耗.僅僅就這麼看了幾分鍾的時間,海奎斯終于承受不住精神力的巨量消耗了.他一下子從那沉迷的意境中被生生的推了出來,身不由己的向後踉蹌了幾步,臉上更是露出一股疲憊之態.

"海奎斯大哥,你這是怎麼了!"康托利正站在旁邊,連忙伸手將海奎斯扶住,心里卻是一陣暗喜.沒有想到這海奎斯心胸也是這樣狹窄,居然被那費雷給氣成這樣,這要是八爪族那幾位長老看到,還不立刻去找那費雷算帳啊!

然而,海奎斯卻依然沒有回應康托利,反而是又上前兩步走了回去,並且從懷中取出一顆十六面的水晶體.這水晶體被稱為記憶水晶,可以將一些需要的影像記錄下來,並且能夠保存很長時間.

海奎斯現在已經認清現實了,這個魔紋顯然不是自己能夠破解的,于是就想用記憶水晶把魔紋整個都記下來,好回去請教族中的長老.隨著他口中默念的一句咒語,那記憶水晶脫手飛出,直飛到了魔紋的正上方,淡淡的光芒撒播開來,開始將魔紋的影像刻入水晶之中.

上篇: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銘文大師     下篇: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接近神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