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接近神匠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接近神匠

康托利開始還不太明白,不過很快就自己想出了一個解釋,海奎斯八成是想要把這魔紋記下,當成日後找那費雷麻煩時的證據!

可誰也沒有想到,那記憶水晶在魔紋上方,急轉了一陣之後,卻突然間傳出一聲破裂的聲音,緊接著就啪的一聲徹底的炸開了.這讓海奎斯頓時有些傻眼,顯然那魔紋中所蘊含的信息,已經超出了記憶水晶的存儲極限.而這也更說明了那魔紋的級別,恐怕比起自己預想的,還要高級了不知多少.

康托利也沒有想到,記憶水晶居然沒有把那魔紋影像存下來,反而是不可思議的炸開了.當然,他可不認為,原本是在那魔紋上邊,而是覺得這可能是海奎斯在氣憤之下操作失誤造成的.

不過,康托利也不好明說,只是勸說道:"海奎斯大哥,其實這東西不用存下來,我們只要找幾個人看在這里,也完全可以作為證據的."

聽到康托利的話,海奎斯眼中一亮,不過卻並沒有像康托利說的那樣,把這魔紋就留在這里讓人看守,而是直接施展了八條魔法手臂.這八條魔法手臂,在所有人不解與震驚的目光中,圍著那魔紋的四周就轟了下去,很快就在魔紋的地面周圍轟出了一圈深槽.接著,八條魔法手臂落在邊緣上,猛然發力,隨著一聲巨響,竟然是將那帶有魔紋的地面整個都掀了起來.

"康托利兄弟,不好意思,我有急事要回去一趟,就先失陪了!"說完,海奎斯也不等康托利回話,就那麼用八條魔法手臂舉著那塊地面身形縱上半空,向著一個方向疾飛而去.

看著海奎斯離開,康托利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意.在他眼中,從海奎斯這一番表現來看,恐怕八爪族和黃昏之塔的仇是結定了!

而另一邊,海奎斯舉著那塊巨大的石板一路疾飛,來到了位于霍普拉城外不遠的一座大湖上空.這座大湖的中龘央,矗立著一座極盡奢華的宮殿,宮殿下邊沒入水中只顯現出一團巨大的陰影,顯然水面下的建築還要更加的雄偉.這座宮殿,正是八爪族的望潮宮,或者也可以說是八爪族在金度王國的使館.

海族人雖然可以在陸地上行動,但是水中的環境顯然更能讓他們感到舒服.所以其他勢力或者國家的使者都住在金度王國提供的使館,而海族人卻還是喜歡在湖泊這樣的地方建造自己的宮殿.

因此,不僅僅是八爪族擁有望潮宮這樣的宮殿其他幾個強大的海族也同樣有類似的宮殿,反正即使沒有自然的湖泊,以他們的實力也能生生挖出一座巨大的湖泊來.于是,在金度王國國都霍普拉城外面,環繞著大大小小數十座湖泊,也算是一道奇特的風景線了.

海奎斯好像流星一樣落在望潮宮的平台上兩個八爪族的守衛立刻迎了上去.看到海奎斯居然舉著一塊石板,兩個守衛眼中也不禁閃過驚訝之色,不過很快就壓了下去,上前無比恭敬的行禮道:"見過君上!"

"嗯,"海奎斯點了點頭,疾飛這一段,心情多少也冷靜一些了接著又問道:"大君和幾位長龘老有沒有回來現在在做什麼?"

"回君上,大君和幾位長龘老剛剛從赤海宮回來,現在應該還都沒有休息."八爪族守衛畢恭畢敬的回答道.

赤海宮和望潮宮一樣,是海族中另一支大族巨鯊族在金度王國的行宮.八爪族以銘文學在海族中稱雄而巨鯊族則是以強橫的戰力稱霸海洋,尤其是巨鯊族的精銳巨鯊騎士,單純戰力在無盡之海說是所向無敵也不為過.

海奎斯去找康托利的時候,他父親八爪族大君海格爾以及幾位長龘老正在巨鯊族的赤海宮中作客.海奎斯一回來,就先問父親和幾位長龘老有沒有回來實在是心里急切的一刻也不想多等了.

而在聽到守衛說父親等人已經回來了,海奎斯立刻是一點時間也不想耽擱,直接舉著那塊巨大的石板,一下子射入了望潮宮中.這望潮宮雖然極大,但海奎斯也是心里急切,一路幾乎是腳不沾地,舉著那石板就徑直到了父親居住的宮殿.要不是宮殿中的那些守衛都認識海奎斯,恐怕還以為是有人要來打砸宮殿呢,否則怎麼舉著那麼大一塊石板呢.

來到父親的宮殿門前,海奎斯又對門前的守衛說道:"進去通報一聲,我有急事要見大君."

雖然,以父親對他的寵愛,海奎斯就算不通報直接進去,也頂多就被呵斥幾句而已.但是這一次來金度王國的,不只是他父親八爪族大君海格爾,還有一位讓他都十分懼怕的存在.而且不只是他,就算是他父親海格爾,在那一位面前也一向都要畢恭畢敬的.

守衛進去通報,很快就走了出來,對海奎斯說道:"大君請君上進去……"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就感覺到面前呼的刮起一陣狂風,再看海奎斯已經沒有了蹤影.

等到海奎斯來到宮殿中的時候,八爪族大君海格爾,正坐一張桌前,翻看著先祖銘文筆記.聽到海奎斯進來的聲音,海格爾都沒有頭,淡淡說道:"你不是和康托利游玩去了嗎,什麼事情這麼急著見我?"

"父親,是有一件急事,我帶來一件東西,您先看看!"海奎斯一邊說著,一邊把那石板重重的放在宮殿當中的地上.那石板雖然並不是很重,可他這一路用八條魔法手臂舉過來,對他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而且,之前的時候,他為了破解石板上的魔紋,精神力就已經消耗極大了,能夠一路堅持到這里可是相當不容易了.

聽到石板落地的聲音,海格爾大君這才把注意力從筆記上收了回來,轉向了自己的兒子那邊.看到地上的石板,他不由微微皺了下眉頭,說道:"這是什麼東西看上去還是新的,你不會是又被人族奸商給騙了."

海格爾沒有看到石板上的魔紋,不是他眼神不好,而是海奎斯力竭沒有穩住,把石板給放反了.而海格爾自然也想不到,自己兒子這是把鋪街的石板摳下來了,看出那石板也就是幾十年的貨色,便以為是哪個人族的奸商把假的遺跡石板賣給了自己兒子.

"不是的父親,這個是……"海奎斯好容易把氣喘勻了,這才注意到自己把石板給放反了,只得苦笑著說道:"父親,我請您看的在另一面,只是我現在也沒有力氣把它翻過來,所以……"

"嗯?"海格爾這才注意到,自己兒子的滿臉的疲憊,而且精神力的波動也極為衰弱,簡直就是剛剛經曆了一場生死惡戰一樣,連忙問道:"你和誰動手了,難道是雷鰻族的小子!"

雷鰻族又是無盡之海中的另一支霸主級海族了,與巨鯊族不同的是,雷鰻族應該算是海族中的魔法師,擁有著操縱雷霆的魔法天賦.雷鰻族和八爪族之間,由于兩族的海域相接,所以互相之間的聯系也是最多.

八爪族出了海奎斯這個天才,雷鰻族自然也不差,有一位和海奎斯差不多,卻已經是踏入了聖域境界的天才名叫曼森.這天才與天才之間,可並不一定是惺惺相惜,反而是成為對方的更多.盡管八爪族和雷鰻族的關系不錯,可兩族各自的天才'海奎斯和曼森兩個人,幾乎是一見面就要開打.

聽到父親的話,海奎斯苦笑了一下,說道:"父親,不是曼森,您還是看看那塊石板的另一面."

海格爾見兒子堅持讓自己去看那塊石板,于是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面帶疑色的將手一揮,那塊石板就被翻了過來.本來,海格爾還認為,這樣一塊普通之極的石板能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可是當他真正看到石板上的魔紋後,卻是立刻變成了兒子海奎斯當初的狀態,整個人都一下子沉浸了進去.

看到父親開始研究那個魔紋了,海奎斯心里也冒出了幾分期待.海格爾作為八爪族的大君,在銘文領域的造詣自然不是海奎斯可比的,而且精神力也更加的浩瀚.因此在海奎斯看來,這個魔紋雖然能夠難住自己,但是在父親的這里肯定很快就能被破解.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海格爾卻遲遲沒有從那狀態中出來,這讓海奎斯心里的期待也一分分的越減越少.同時,一股恐慌,也在海奎斯心中漸漸升起,如果連父親都無法破解這個魔紋,那麼那個叫費雷的人族,在銘文方面的造詣又該是多麼可怕呢!

十幾分鍾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終于海格爾突然悶哼了聲,臉色蒼白的向後踉蹌了兩步.海奎斯反應過來,連忙上前將父親扶住,說道:"父親,這個魔紋……"

海格爾稍稍緩了一下,站穩後對海奎斯說道:"海奎斯,這個魔紋你是從哪里得到的,為什麼我看這明明有你繪制的痕跡,卻又遠遠超過了你的境界."

海格爾自然一早就看出來了,那石板上的魔紋,有自己兒子繪制的痕跡.因此一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自己兒子有什麼突破,把這魔紋拿來讓自己評價的.可是這一深入進去,他卻發現,這魔紋的級別,可遠遠不是自己兒子能夠繪制出來的.

海奎斯也不敢隱瞞,就把自己和康托利在市場上遇到林立,然後和林立要求比試銘文知識的事情都說了再來.當然,他也沒有說是自己主動去挑釁對方,而是說看到對方銘文水平不錯,所以想要切磋一下而已.

講完之後,海奎斯忍不住又向父親問道:"父親,那麼您看這個魔紋,究竟是什麼級別的,為什麼對方只是撒了片墨水,就讓我的魔紋有了這麼大的變化."

可是聽到兒子的詢問,海格爾也只能苦笑搖頭,說道:"這個魔紋,我看還是要請基多和卡紮里兩位長龘老過來,或許才能夠看出其中的玄奧."

海奎斯頓時呆住了,關鍵還不是要請兩位長龘老過來,而是父親居然說兩位長龘老過來也只是或許能夠看出什麼!那麼,這個魔紋究竟是什麼級別,為什麼自己只是繪制了一個大師級的魔紋,對方隨便潑出一片墨跡就讓這魔紋變得這麼可怕了!

海奎斯在發呆,海格爾卻沒有耽誤時間,立刻讓人去請基多和卡紮爾兩位長龘老過來.等到海奎斯回過神來的時候,兩位長龘老已經是來到了那塊石板的近前.可是,就像海格爾一樣,兩位長龘老沉浸到對魔紋的研究中,也就十幾分鍾的時間,卻不約而同的從那狀態中脫了出來,而且也都是滿臉的疲憊.

"大君,我看還是請海希斯大長龘老過來,這個魔紋根本不是我們能夠破解的."基多長龘老滿臉苦澀的說道.他已經聽了這塊石板的來曆,一想到以銘文學見長的八爪族,竟然被一個人類銘文師給難住了,那心里的感覺可著實不怎麼美妙.

旁邊的卡紮爾長龘老,也是跟著歎了一口氣,說道:"不過,我估計,即使是海希斯大長龘老,也未必能夠破解這個魔紋,以我的經驗來看,這個魔紋的等級恐怕要到宗師級巔峰了."

"什麼,宗師級巔峰!"海奎斯覺得這簡直是不可思議,那個人類銘文師的年紀才多大,怎麼可能是一位銘文宗師呢!

八爪族也算是長生種,一般也都有千年的壽命,海奎斯算是年輕人也有三百多歲了,用在銘文學研究上也有兩百多年.以海奎斯的天賦,兩百多年才達到銘文大師的水平,在八爪族中就已經是萬年難見的天才了.而那個人類銘文師,才二十歲出頭而已,就算是在娘胎里就開始學習銘文學,也才二十幾年而已,這得是多麼恐怖的天賦才能達到宗師級別啊!

吃過那魔紋苦頭的四個人,誰也不敢再去看那魔紋了,因為目光只要一落上去就會被吸引住.而以他們現在的精神力,已經再承受不出那樣恐怖的消耗了.如果只是普通人,可能看不懂就看不懂了,可是八爪族骨子里流著銘文學的血液,如此深奧的魔紋對他們的吸引力是直透靈魂深處的,反而讓他們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上篇: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汙痕     下篇: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底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