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異界全職業大師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底細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底細

沒過多久,八爪族的大長老海希斯,終于在四個人的期盼中到來了.海希斯看到這四個人一個比一個憔悴,頓時就被嚇了一跳,除了海奎斯之外,其他三人可都是聖域強者,什麼事情居然會讓他們都變得這麼狼狽!

而四個人看到海希斯到來,連忙也強撐著jing神,齊齊向海希斯行禮.在整個八爪族,恐怕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夠比大長老海希斯的威望更高,即使是身為大君的海格爾,在海希斯面前也要執晚輩之禮.

海希斯正打算問四個人情況,卻一下子看到了地擺著的那塊石板.而且就像四個人前邊的表現一樣,他的注意力也瞬間就全部被吸引了過去,整個人完全沉浸在了對那魔紋的研究中.

只不過,僅僅是過了幾分鍾,海希斯就從那種狀態中脫離了出來,而且也遠不像四個人那樣狼狽.很顯然,海希斯並沒有像四個人一樣,直接將jing神力全部都消耗在這魔紋上邊.

看到海希斯這樣的狀態,四個人頓時面露喜se,海格爾大君急切問道:"大長老,怎麼樣,這個魔紋您已經破解了嗎!"

而在海格爾詢問的同時,其他三個人也是滿眼的期待,等著海希斯大長老點頭.在他們看來,作為八爪族中銘文造詣最高的人,海希斯大長老一定可以破解這個魔紋,否則這個魔紋恐怕都不應該是存在于這個世界的東西了.

然而,面對著四個人期待的眼神,海希斯大長老卻是緩緩的搖了搖頭,說道:"不,這個魔紋,不是我能夠破解的.它的結構與規則已經隱隱涉及到了那飄渺的神匠領域.那是神靈的力量!"

海希斯大長老的一句話,落在其他四人的耳朵,就仿佛靈魂中響起了一聲驚雷.一瞬間完全被震懵了.他們對于那個魔紋,已經有了極高的評價,可是卻沒有想到與海希斯大長老的評價相比.仍然是低估了無數倍.

盡管海希斯大長老的銘文學造詣,在整個八爪族已經是無人能出左右,可海格爾等四人還是有也不敢相信.神匠領域,那完全是神話傳說中的存在,八爪族多少萬年的曆史上,都沒有能夠出現一位踏入神匠領域的人,一個二十出頭的人類能夠達到那樣的水平?

尤其是海奎斯,雖然是經過了一層又一層的震驚,但是反而對這一切感覺有些不真實.于是壯起膽子說道:"大長老,這個魔紋的基礎是我繪制的,只是剛剛達到大師級.而那個叫費雷的人族.僅僅就是灑了一片墨跡上去,怎麼可能讓這魔紋變成您說的那樣呢?"

的確.如果對方是jing心繪制的魔紋,那麼說多麼了不得甚至接近神匠領域,還算是多少靠譜一些.可是這個魔紋,本來是海奎斯繪制的一個大師級魔紋,就因為對方潑了片墨跡,就變成宗師級巔峰接近神匠領域的魔紋,這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聽到海奎斯的話,海格爾大君和另外兩位長老也是猛然一驚,這才想到自己等人一直專注于那個魔紋,卻忘記了那魔紋成型的方式更加匪夷所思.作為銘文師,誰不知道想要繪制一個魔紋,要耗費多大的jing力.可是按照海奎斯所說,那個人族竟然只是潑了一瓶墨水,就潑出了這樣一個接近神匠領域的魔紋,這簡直比神話還要神話.

然而,海希斯卻是微微搖了搖頭,也沒有因為眾人的懷疑而動怒,反而目光投向遠方,沉吟片刻說道:"這也不怪你們,只是你們還沒有達到那樣的層次,無法了解那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海希斯的一句話,頓時引起了四人的好奇,盡管海格爾和兩位長老都已經是資深的銘文大師,可是和大師巔峰的海希斯比起來還差遠了.而且,海希斯之所以成為八爪族的大長老,除了銘文造詣高深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的年紀.別說是八爪族了,就是整個無盡之海的海族,恐怕也沒有幾個能夠與他的年紀相比,整個黑暗年代都只是他生命中的一個片段而已.

"大長老,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境界!"海格爾忍不住問道.

"那究竟是怎樣的境界,"海希斯好像自言自語般的說了一句,接著轉身看著海格爾等人,卻面帶苦笑,說道:"那個境界,就是我都無法觸摸到.不過我族之中,數千年前倒是有一位絕世的天才,也只有他或許才真正觸摸到了那層境界."

聽到這話,海格爾等人不由得臉se一變,盡管海希斯大長老沒有說是誰,可是他們身為八爪族人,對于族中的那個傳說自然是不陌生,因此腦海中立刻閃出一個人來.

海爾德諾斯,被稱為八爪族的傳奇,本是出身最下層的貧民,卻擁有著讓所有八爪族人都嫉妒萬分的銘文天賦.據說在他一百多歲時,在八爪族中還只能被稱為少年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了銘文大師,兩百多年後便一舉踏入宗師之境,最後更是達到了一種空前絕後的境界.

空前絕後,這不是什麼誇張的形容,而是大長老海希斯在與海爾德諾斯交流過銘文知識後,對海爾德諾斯的一個評價.至少在八爪族中,再沒有別的人,能夠比海希斯更有資格,做出這樣的評價.

沒有人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樣的境界,只是知道在那場席卷無盡之海的海洋大戰中,海爾德諾斯面對巨鯊族上萬巨鯊騎士,卻僅僅是隨手畫下一道魔紋,就讓整片海域都沸騰了起來.在那道魔紋的力量之下,上萬巨鯊騎士瞬間炸成粉碎,整片海域都染成了血se,海底更是裂開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大海溝.那道巨大的海溝,至今仍然散發著極其恐怖的魔力波動,成為了八爪族的一道令外敵難以逾越的屏障.

事後,也曾有人想去研究,海爾德諾斯畫下的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魔紋.可是讓所有人失望的是.那道魔紋在他們的眼中.卻在各個方面都有悖于銘文法則,幾乎不能算作是一道魔紋,簡直就像是人隨手亂畫的東西.可就是這樣一個東西.卻蘊含著讓人靈魂顫栗的力量,甚至讓人有種如見神臨的感覺.

只不過,在海洋戰爭結束之後.海爾德諾斯便離開了八爪族的海域,再也沒有人知道他的蹤跡.當然,在八爪族的傳說中,海爾德諾斯應該是踏入了神匠之境,成為了八爪族萬古以來唯一的一位銘文神匠.

"難道,那個人類銘文師,真的已經達到了那樣可怕的境界!"想到之前自己的挑釁,海奎斯的臉se不禁是青一陣紅一陣,那簡直是太丟人了.在那樣一位強大的人類銘文師面前,自己居然還有臉妄稱銘文天才!

"既在法則之外,又在法則之內.即使不如海爾德諾斯.恐怕也相差不遠了."海希斯一邊說著,一邊注視著石板上的魔紋.心里的震驚其實一點不比其他人差.他是見過海爾德諾斯的,因此海爾德諾斯有多麼強大,對于別人可能只是個傳說,對他來說卻是有著親身體會的.

"海爾德諾斯之後,我族再沒有人能夠達到那樣的境界,沒有想到一個年輕的人族銘文師居然達到了."海希斯大長老經都把話到說這個地步了,海格爾大君就是再感覺不可思議,卻也只能相信海希斯的判斷.在感歎于那人族銘文師的銘文造詣之後,他緊接著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扭頭嚴厲的向兒子海奎斯問道:"海奎斯,你老實說,事情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句也不能隱瞞,否則被我知道絕不輕饒!"

海奎斯被嚇了一跳,本想就堅持原來的說法,可是看看父親和三位長老嚴肅的表情,也只得如實說道:"父親,是這樣的,我和康托利本來在海的恩賜那里隨意游覽,後來康托利看中了一家店鋪中的海神之血.本來,他要說需要的話,我都可以給他一些,但是他可能是不好意思開口,就想自己買下那些海神之血.可是,那個叫費雷的人族銘文師,正好也要買那點海神之血,結果兩人就爭了起來."

海格爾和三位長老那是什麼樣的人物,一聽到這里就知道這事情肯定沒那麼簡單.海格爾冷哼了一聲,說道:"康托利那小子,和那個叫費雷的人族銘文師認識."

"啊!"海奎斯也不傻,只不過開始的時候,沒有把林立那樣一個人族銘文師放在眼里,後來又被那魔紋完全吸引了注意力,這才沒有往別的方面去想.可是現在聽到父親說到這個,他自己轉念一想,頓時也想到了這件事情里的問題.

海奎斯認識康托利也不是一年兩年了,兩個人的關系應該說也相當不錯,因此很清楚康托利對于銘文學其實並沒有什麼沒興趣.而海神之血,那是高階的魔紋才會用到的材料,康托利沒事要那東西做什麼?

看到海奎斯那樣的反應,即使他沒有明確的回答,海格爾等人也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了.說好聽點,是康托利想讓海奎斯替自己出頭,說的難聽一點,海奎斯這就是被人當槍使了.也就是康托利還有光照會聖主弟子這麼個身份,否則海格爾都恨不得把那小子抓來教訓一頓,任誰看到自己兒子被人當槍使,恐怕都沒有不恨的.

"你知不知道,那個人族銘文師是什麼來曆,"海希斯大長老沒有再去提康托利的事情,而是問起了關于林立的信息.海奎斯畢竟還年輕,有些事情還是要自己去體會,別人說的未必能達到很好的效果.

見大長老沒有動怒斥責自己,而是問起了那個人族銘文師的事情,海奎斯心里也終于松了口氣.他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雖然當時心神都被魔紋吸引,對于周圍的情況幾乎沒有印象,但是康托利在他身邊說的話,還多少能夠想起一點.

"聽康托利說,那個人族銘文師應該是叫費雷,似乎是來自輕風平原一個叫黃昏之塔的勢力,而且是那個勢力的會長.另外,就是好像金度王國在他身上吃過些虧,不過布拉德洛國王沒有和他計較."海奎斯回憶了半天,卻也只能想到這麼多.

雖然海奎斯說的不清不楚,可是聽到費雷和黃昏之塔這兩個名字,海格爾等人卻互相對視一眼,臉上不約而同的露了幾分古怪的表情.

"大君,海奎斯所說有這個費雷,不會就是我們之前在外面聽說的那個人."基多長老對海格爾等人說道,雖然話里是帶著幾分疑問,但是那語氣卻好像已經是確認無疑了.

海奎斯卻聽得有些莫名其妙,怎麼自己的父親以及三位長老,好像聽過那個叫費雷的人族銘文師,為什麼唯獨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呢?他見幾位長輩,好像並沒有追究自己的意思,于是壯起膽問道:"父親,那個叫費雷的人族,你們認識?"

海格爾搖了搖頭,臉上卻帶著些許的笑意,說道:"認識倒不認識,不過那費雷最近在金度王國的風頭倒是不小.恐怕沒有人不知道,金度王國在他手上可是吃了不小的虧啊."

林立第一次廢掉了金度王國一支艦隊,第二次把禁衛團幾乎夷為平地.這兩件事情的動靜可都不小,金度王國就算再怎麼想隱瞞,也不可能一點風聲都不漏出去.何況,八爪族等海族霸主,任意一個都不比金度王國的實力差,想要知道這點事情,還真費不了多大的事.結果,在各個勢力之間,金度王國這兩件丟臉的事情,也就很快的傳為笑談了.

不過,這個時候,看著那石板上的魔紋,海格爾等人卻是笑不出來了.他們似乎已經猜到,金度王國為什麼一再示弱,被人**裸的當面打臉也不肯還手了.那可是一位觸摸到神匠境界的銘文宗師,別說是銘文學發展不怎麼樣的金度王國了,就算是八爪族也不願意招惹這樣一位人物啊.

上篇: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接近神匠     下篇:第一千三百章 道歉